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193章 皇城内院!

    天色渐晚,皇城之中,一些巡逻的守城兵和禁卫兵正在巡逻。

    只见两个黑乎乎的人影,绕过许多守卫的神识搜索,出现在了一处城墙之外。

    “就是这里,白天已经探查到,这个位置是皇城防御阵法体系的最薄弱点!”吴才通过传音道。

    白天的时候,吴才已经告诉了赵大宝,他通过秘法找到皇城后面阵法最薄弱的地方,但是却被禁卫军给发现了,所以只能选择灰溜溜地走了。

    而吴才不怎么精通阵法,所以才会求助赵大宝!

    其实连赵大宝都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知道自己会阵法的,但这一切都已经是不重要了。

    既然打算帮助吴才进入皇宫后院,那他也只能选择拿出一些看家本事了。

    “我要布置一个小型的虚像阵法,这个阵法只能维持一个时辰的时间!”

    赵大宝手中道道法诀,脸色异常认真地看着吴才,“这个阵法可以起到伪装作用,不会让人发现我们的潜入,但到时间了之后,就会失去效果。”

    “所以,我们必须要在一个时辰之内搞定一切,就算没有搞定,也要撤回来,可懂?”

    赵大宝已经极其清晰的感觉到整个巨大无比的皇城内院,被一个非常庞大的防御阵法所掩盖。

    这是一种非常逆天的阵法,想要一个人完成,根本就不可能!

    以赵大宝对阵法的理解,想要布置这么大的一个防御阵法,至少要用到一百个以上阵法大师级别的人物一起出手,才能拥有着如此大的手笔,布置出这么庞大而且又坚固的阵法!

    可阵法大师也是有强有弱的。

    彼此配合之间,不可能百分百默契,所以,才可能出现阵法薄弱地方

    “嗯。”

    吴才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见此,赵大宝不再多说,花了片刻钟的时间,很快就将虚像阵法布好了。

    顿时,一道门一样的入口,就显现了出来,而在虚像阵法外面看来,却并不能看到这道门,还是与之前一样。

    看着犹如一个门一样的入口,吴才这才笑着跟着赵大宝进去了。

    蹬蹬蹬!

    很快,一队士兵很快就走了过来,但虚像阵法的存在,所以除非刻意的注意到,否则从肉眼和神识上,根本就发现不了。

    皇城内院中。

    一进来,赵大宝就能清晰地感觉到,这里面的灵气极其浓郁。这灵气的浓郁程度,和那些久不问世的秘境一般,快要实质化了!

    这时,吴才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有点像罗盘的东西,这东西一拿出来,上面的指针,就轻轻地拨动了一下。

    赵大宝当然也发现了这家伙手中的罗盘,感觉这东西跟世俗社会里的那些风水先生拿着的东西是一样。

    “这东西是?”赵大宝好奇的问道。

    吴才转身看了看赵大宝一眼,小声说道,“这东西能帮我找到师兄!”

    说着,吴才就化作一道黑影,跟着那罗盘的指示往前而去。

    赵大宝挑了挑眉,也是小心的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一处雄伟的宫殿旁,说是雄伟,其实在这皇城内院,像这种宫殿多的数不胜数,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座。

    要不是吴才拿出了三件能隐蔽两人气息和的躲避神识的宝物,他们还真不一定能这么轻易地躲避着无数道神识的扫视。

    “在这里!”

    吴才看着手中罗盘指着这宫殿后面的房子,神情多少有些激动,“师兄的气息就在这里!”

    两人出现在那罗盘所指的房子附近,而后身形一闪,直接躲在了一处假山后面。

    而后,赵大宝与吴才都是望了过去,只见房子的窗户正大开,里面雾气腾升,一道妙曼的身影出现在其中,但他们害怕被人发现,就算是躲在暗处窥视,也只能用肉眼观看。

    可是因为雾气的关系,视线非常的差,想要用肉眼看清楚里面的妙曼身体,根本就不可能。

    “啊!!”

    就在这时,一道极其高分贝的尖叫,瞬间划破了这漆黑的夜空,惊醒了不少人不说,也将赵大宝给吓了一跳。

    “尼玛,你是不是用神识了?”

    赵大宝有些无语地看着吴才,刚刚那女人还好好的,现在突然尖叫起来,这除了吴才运用了神识,还能是什么?

    “嘿嘿忍不住,忍不住!”

    赵大宝脑壳很痛,这家伙真的是个色魔,你说你远处偷看一下也就算了,这么赤果果的用神识观看,那就有点过分了啊。

    “赶紧逃吧!”赵大宝沉声道,说着就想逃离此地。

    那正在洗澡的女人这么一叫,已经惊醒了不少人了,再不跑可就完了。

    “等等!”

    吴才拦住了正准备走的赵大宝,指了指脚旁边的一团纸,因为他手上的罗盘的指针,正是直勾勾地指着那团纸。

    接着,吴才捡起纸团,拨弄开来,上面还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师弟,你不要追师兄这么紧嘛。”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纸团上面,还有一滩液体干掉后所遗留下的痕迹。

    这痕迹让赵大宝一阵恶寒,脑子里不知不觉浮现出一个痴汉,站在这个假山后院左手扶墙,右手抬枪的画面了。

    可吴才呆呆地看着这张纸上的字,丝毫没有在意上面的痕迹,他没想到自己的行动早已被师兄猜的一清二楚,而布下了一个坑让他跳。

    你妹的!

    真是气死我了!

    吴才暗暗咬牙切齿。

    但就在这时

    “大胆恶徒,竟然胆敢来庆云宫放肆,给我滚出来!”

    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巨大威压,席卷整个宫殿和四周。

    这股威压极强,能释放这么强大威压的人,一定是一位绝世强者,甚至是堪比禁卫军副队长孙进。

    “快逃!”

    吴才匆忙地收起那张纸,拉着赵大宝就开始远遁,速度奇快无比,丝毫不受刚刚的那股无敌威压所影响。

    见此,赵大宝不由暗暗心惊,因为吴才这家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比以前他所知的速度还要快上许多倍。

    以赵大宝目前的速度,恐怕都达不到这种程度。

    “小贼,哪里跑!”

    半个呼吸之下,一位老妪瞬间出现在了赵大宝和吴才刚刚所在的地方。

    而后老妪目光一冷,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朝着他们两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可纵然这老妪的修为通天,但和吴才这家伙的速度相比,还是略输一筹,根本就追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两个逃跑。

    “两只小老鼠,跑地还真是快。”老妪恼怒不已,浑身煞气凛冽。

    但这已经与赵大宝、吴才无关了。

    两人七拐八拐,很快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停了下来。

    在这漆黑的夜里,两人穿着能屏蔽神识的衣服,丝毫不用担心他们被发现。

    估计刚才要不是他们跑的时候露出了破绽,想必那个老妪也不会发现他们的行踪。

    这时,吴才再次将那张纸和罗盘从身上给取了出来,手中的道法一现,纸张立刻就自燃了。

    而后,罗盘中的指针还在扭动,吴才也是神神道道的,看起来像是在衍算着什么。

    “你确定你的那个师兄真的在这里?”赵大宝疑惑道。

    其实此刻他对吴才这个家伙口中的师兄,心里已经有些厌恶了,尼玛的,偷窥就偷窥吧,还在那里来一发是几个意思?

    本来没看见也就算了,关键是被他发现了,这就很恶寒且恶心了。

    “他知道我在找他”

    吴才叹了一口,将罗盘收了起来,神色有些黯然,“走吧,他是三天前进来过这里,这皇城内院,他应该留了不少东西。”

    赵大宝:“”

    细思极恐!

    虽然说赵大宝对吴才的那个师兄有些不感冒,但是能在三天之前,就预料到吴才会找到这里,那吴才的这个师兄到底是拥有什么神通,才能预料到这么多啊?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赵大宝沉声问道,既然在这偌大的皇城内院没有找到吴才口中的那个师兄,那待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呢?

    关键是刚才引起的动静,那个老妪虽然没直接抓到他们,但肯定会招呼其他人继续搜查的。

    吴才也知道这个道理,当即就说道:“不太安全了,我们先出去再说!”

    说着,两人就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可就在他们消失在原地的时候,一道人影渐渐地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仿佛这个男人早已和这片天地融合在了一起一样。

    “有趣,有趣,这次炼丹师比赛,还真是吸引了不少人来。”

    说着,这个男人就无声无息的走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吴才和赵大宝有惊无险地出了皇城内院,接着赵大宝撤销了虚像阵法,与吴才继续返回了休息之所。

    直到这时,吴才也兑现之前的承诺,将这次炼丹师比赛的真正目的告知了赵大宝。

    “居然是这个样子”

    听完之后,赵大宝嘴角微扬,倍感有趣。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大明圣皇举行这场炼丹师比赛的背后,竟然还有这么好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