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286章 强压仙官!

    这个时候,不远处有个孩童的声音喊了起来,“大家快来看呀,呼延宏那个不要脸的小官,又开始欺负新人了!”

    这声音可是不小,惊得附近的灵禽扑腾乱飞,而更远处的仙人们也被吸引,纷纷飞了过来。

    “呼延宏那混蛋就不是个好东西,我刚来仙界的时候就被他骗过,现在还对新人动上手了!”

    “老子当年从凡界带上来的金玉同心锁,也是被那狗官骗去的,不行,老子要去帮新人出头!”

    “呼延宏,你这个混蛋还有没有底限了?平时你欺骗几个新人,大家忍忍也就算了,现在倒动起刀剑,你特么还要脸不要?”

    “大家不要忙,如果呼延宏敢伤害新人,咱们等巡视星君过来了,就告死那个狗东西!”

    耳朵里听着这些叫骂,呼延宏虽然心中有些微慌乱,但手中的长剑却没有停止下来,因为他深深知道,只要自己这次在新人身上折了面子,以后再也别想收取任何好处了!

    面对一分为三刺过来的剑刃,赵大宝没有丝毫惊慌,他右手一捞,就捞住旁边一棵洗脸盆粗细的奇异大树。

    狠狠用力,就将这棵大树连根拔起,体内仙力流转,这根百米长短的大树落在他手中,竟然成为了一件霸道无比的武器!

    赵大宝将树根的那头一甩,大片的泥土被带出,遮掩了视线,同时粗大的树根将刺过来的长剑,直接给擦飞到了天上。

    这等力气如斯恐怖,附近看热闹的仙人们大多都是天仙初期、中期的境界,都忍不住倒吸凉气。

    “我滴个天,现在的新人真的是恐怖,才飞升上来就有如此巨力,竟然比我们大多数仙人都还强了!”

    “老天爷不公平呀,怎么赐给一个新人如此好的天赋?”

    “感觉我的道心要失守了,这个才飞升上来的,竟然是天仙后期的境界!我飞升上来辛辛苦苦修炼了三千年,也不过才进入天仙中期,没有道理呀!”

    “大家刚飞升上来的时候,好像都是天仙初期吧,我就从来没听说过谁飞升上来,就直接是天仙后期的。”

    “对,对,一定是天道运转到哪一环出错了,我们飞升过来的时候是天仙初期,别人却是天仙后期,看得我都嫉妒了啊!”

    呼延宏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了,欺负了千年万年的新来者,明明应该是该被乖乖揉捏的小猫,结果却变成一头可以吃人的猛虎,现在,这头猛虎开始发威,好像还不肯放过自己的样子。

    玛德,这仙界还有没有规矩,拼了!

    “空中火!”

    深吸一口气,呼延宏心中默念法诀,嘴里突然喷出来一朵如莲花大小的火焰。

    火焰悬浮在半空,很有几分灵动,内白外红,高温烧灼得附近的空气嘶嘶轻响。

    听到“空中火”这个名字,赵大宝觉得有些威胁,又有些耳熟,似乎在西游记里面红孩儿的绝招中,提到过这火焰。

    这红孩儿的三味真火厉害无比,几乎没有神仙敢正面相抗,而三味真火就是由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这三种异火构成的。

    要将威胁扑灭在萌芽之中!

    赵大宝举起巨大的树干,用带起巨量土壤的树根那头,朝着那朵“空中火”狠狠砸下。

    轰隆

    “空中火”被深深砸入地下,灰尘乱飞,地面被砸出来个大大的坑洼!

    这一下,看得呼延宏是目瞪口呆,他辛辛苦苦三千年修炼出来的“空中火”,就这样被新来的如此轻松的破解了?

    “我不信,你一个才飞升上来的凡界土著,要功法没有功法,要法宝没有法宝,就算天赋异禀,也翻不了天!”

    呼延宏被新人落了面子,此时是又狼狈又愤怒,干脆连仙规都抛在脑后,准备出狠招了。

    哪怕是仙界规定,绝对不能用仙剑法宝一类对付飞升者,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口中念念有词:“御剑术,剑来”

    一柄晶莹的飞剑从远处飞来,悬浮在他的头顶,随时出击的样子。

    见到这样的情况,赵大宝还不觉得有什么,但远处看热闹的仙人们就吃惊了。

    青玄子更是大声呼喊:“呼延宏你个狗屎,不要乱来!胆敢用飞剑对付飞升者,巡视星君不会放过你的,难道你不要命了吗?!”

    而其他仙人也纷纷乱喊着“停手”、“不可”之类的话语,想要阻止已经发狂的呼延宏。

    飞剑如果伤害飞升者性命,往往是魂飞魄散的结果,因为他们此时的魂魄比起久居仙界的仙人来,简直是太弱小了,这种结果绝对是中央天庭所不能忍受的。

    而呼延宏已经听不下去任何的劝告,他的眼睛一片赤红,里面只有可恶新来者的首级。

    他嘴巴快速念着:“玉金斩风剑,听我号令,速速取下来人首级”

    赵大宝又觉察到一丝威胁,心中忍不住讥笑对手:你丫就是个垃圾,放大招前还这样嚣张,生怕别人不知道。

    往前跨出一大步,将怀中巨树一横,用力的对着对手一扫。

    哗啦啦啦

    巨树被轮得飞起,无数的枝叶在空中乱响,然后,看热闹的仙人们就看见,悬浮在空中的飞剑被击飞,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远方。

    呼延宏被树枝抽得惨叫一声,但是又有无数的枝叶猛抽过来,他眼疾手快,像个猴儿似的,快速紧抱住一根枝桠,被巨树带上高空,样子是滑稽而狼狈无比。

    “哈哈哈,大家快看呀,呼延宏化身泼猴,爬上树啦!”有个眼尖的仙童,马上就大声嘲笑。

    而其他的仙人则唉声叹气的道:“才飞升上来的新人,力大无比不说,还上来就达到天仙后期的境界,而且还能够徒手对付飞剑,简直是闻所未闻,天道不公啊。”

    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老者,却是两眼放光的道:“你们不知道这是何种原因,我却是知道的。”

    说完,就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那神情仿佛在说:你们快来问我啊,不问,老头儿我是决计不会说的。

    果然,有仙人立即就问道:“公羊大仙,这到底是何等缘故,您倒是快些说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