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圣祖 盛宴之后

第四三六章 搏熊

    对于萨尔浒之战,朱由校自然不会陌生,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萨尔浒之战一直都是他惊醒的目标,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十万大军可以直接平推了林丹汗,但他还是劳师远征的带着二十万人去草原。

    就是为了不重蹈覆辙,再现萨尔浒之战这种悲剧的结果。至于这次为何只待十万铁骑,自然是以你为女真的实力比不上蒙古雄厚,来的有底蕴了。

    总的来说建州女真才三四十万人口,而他们北迁到齐齐哈尔时,走的匆忙,老弱都没带,只带了妇孺,最后直到裹挟了科尔沁部的青状和妇孺之后,整个人口体量才恢复到原来的水准。

    兵力,则在皇太极穷搜下,勉强恢复了八旗,而且还是女真蒙古的混编,至于战斗力,更是远远不如。不说装备了,单是战斗经验和士气,就远远比不上奴儿哈赤时代了。

    不过,皇太极还是要打这一仗,没办法了,民心如此,此时女真族中高层皆是年轻之人,连一个老成持重的都没有,年轻气盛可不是形容的。

    他们并没有参加过宁愿之战,只看到了皇太极的狼狈而逃,只看到了自己凭借几千几百的战力就追的那些小部族散女真四处逃跑,一连串狩猎的胜利助涨了他们的信心,而已让他们膨胀起来,觉得大明不过如此,当初也只是仗着地形有力,堵住了女真,截断了后勤退路而已。

    这次自己这方准备充分之下,肯定不会输,说不定还能重演一次萨尔浒之战,再次席卷整个辽东。

    只是,年轻的将领们斗志昂扬,但是身为首领的皇太极却是满脸忧愁,再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明军的战斗力了。

    战败之后,他一直在持续不断的探听明皇率领的这只军队,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一鳞半爪的消息,结合那名讨回来的探子提供的见闻,总算是对目前的局势有了个较为清晰的了解。

    整个大明,如今其他军队并无可虑之处,唯独明皇亲自统领的一只二十万大军,才是真正的精锐,里面拣选了就变得精锐,辅以良方训练而成,火器犀利,阵而战之,厉害的一塌糊涂。

    纵然以目前他组建的三万精锐骑兵,也是冲锋不得。而目前朝着女真袭来的这只大军,紧紧是明皇麾下的一半,而且全是骑兵,一人双马,人人都有火枪铁甲,端的是人强马壮,硬拼不得。

    “这可真是难办了。”皇太极目光看向远方,满脸的忧愁,他真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

    “这苦寒之地,人少粮少,我怎么抗衡明皇啊!”

    “人少?粮少?”

    不停念叨着,皇太极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徒然一亮,“此地距离辽东甚远,怕不是又千里之遥,而明皇大军众多,消耗肯定不少,或许可以”

    想着想着,他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

    而此时,正在中军当中的朱由校丝毫不知道,皇太极正在算计着他。十几万大军,聚集在一起行军是不可能的。

    不过如此多的人怎么协调,单说道路都没这么宽。此去虽然都是平原,但是丘陵也不少,地方也没有蒙古草原那么广阔,而且很多地方有着树林、滩地什么的,无法通过大军。

    因此,他还是以前锋,中军,殿后,以及粮草输送几个部分,其中,至关重要的粮草输送,朱由校想了想,最终还是交给最为老成持重的李捕鱼,他带来的五千火枪手都归他调用,另外朱由校还抽调了五千骑兵,一万分发了刀剑的异族辅兵给他。

    总共是两万的粮草输送部队。

    行军的路途是十分无聊的,不过东北朱由校是第一次来,而此时又是草长莺飞的六月天,正是风景最美丽的时刻,故而朱由校一路上也没闲着,在大军开辟的安全区域中,四处的游看着。

    东北他前世就没来过,而同样是第一次去的蒙古草原上除了草就是牛羊,初看新鲜,但过不了多久就会乏味,不像东北,植被丰富,各种山丘湖泊都有,风景四地都不同,走走停停的看着也很有趣。

    唯一可惜的是,他身边陪同的是一群大老爷们,而不是软萌的妹纸。

    这一日,路过一个湖泊,朱由校看见湖就想到了鱼,他是最喜欢吃鱼的,最近一段时间不是军粮就是野味,虽然也很好吃,但太粗了,此刻想到了鱼,顿时十分怀念那种鲜嫩的感觉,尤其是这种野生的湖泊中,鱼更好吃。

    “走,去捕两尾鱼,今晚打打牙祭。”朱由校招呼了一声,便带着些人脱离的大队,随后,是更多的人跟着离开,随行护卫。

    “陛下太随性了。”作为中军将领一起跟着的李陶无奈之下,也一起跟来了。

    很快,几个一起而来的,擅长捕鱼的异族猎人就下水去抓鱼,而朱由校则在四周看着,这是一弯很普通的湖泊,面积很大,看起来波光粼粼的,湖边有很多的脚印,三个、四个的脚趾印,一看就知道这里是很多野兽饮水的敌方。

    忽然,朱由校目光一转,眼神一凝,看到了些不对劲的脚印,“李陶,你看看那边。”

    顺着皇帝的手指,李陶望了过去,他只看到了一排排的脚印,“那里没什么啊,只有些脚印。”

    等等,脚印。

    说到这,李陶自己也忽然意识到了不对,这是野外的湖泊啊,又不是在城市附近,怎么可能会有人的脚印呢,就算是附近有一些部落聚集,那么没道理前锋部队的士兵不派人过来禀告。

    而且按照规矩,沿途发现的聚集部落在大军通过时,都会有士兵在旁边警戒的,地址也会做好标记,方便殿后的部队巡查。

    而很显然,此地一个也没有,那么要么是这些人临时过来的,要么他们心怀不轨,一直藏在这里。

    “陛下还请回避,让末将前去探查一二。”李陶谨慎的说道。

    “也好。”朱由校也很从善如流的同意了。很快,李陶带着一些士兵,手端着火枪,谨慎小心的朝着湖边的树林中踱步而去。

    “老大,该怎么办啊,他们就要过来了。”树立中,一处茂密的丛林后面,蹲着几个人,其中一个身材高大,身体异常的壮实,裸露在破烂布匹外的胳膊肌肉坟起,看着直接让人联想到大理石花岗岩的雕塑。

    “再等等,等他们过来干掉这几个人就逃跑。”大哥同样以女真语回答道。

    “逃跑?干吗要逃跑,大哥你看他们身上的穿着,那衣服,真的很漂亮啊,比我们前几天抢的那伙人可漂亮多了,你说他们是不是一伙的啊?”同伴傻兮兮的问道,在他眼中,明人和建州女真都是一个样子,那就是漂亮。

    “你傻了吧,这些怎么是那些建州女真呢,他们是大明人。”这大哥看起来似乎对这些很了解,一下子就分辨出了两伙人的区别。

    “大明人?大明是什么地方?”同伴瞪大着眼睛问道,而听到他们的谈话,后面乃至远处跟着一起躲藏的草丛晃动起来,他们显然也对这个大明十分好奇。

    最近这些深山老林里多出了好多押运货物的商队,他们都是寻找这样闭塞的部落交易的,而从这些人的口中,他们都来自一个神秘的地方大明。

    故而这些已经破家的战士对这个地方十分的好奇。

    “大明”首领眼神陷入了回忆,“大明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国家,非常那个非常大的国家,很漂亮,很富有,很”

    熬!

    只是,忽然一阵怒吼声打断了首领的回忆,他猛地清醒过来,抬头望去,却惊恐的发现,在那位派人来林子中搜索的,貌似首领的人身后,忽然冒出了一头巨大的棕熊,棕熊性情凶猛,从林子里猛地扑了出来,朝着那名盔甲鲜亮的人狂奔而去。

    “陛下小心!”李陶扭头看到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

    此时大部分的兵力都分散在四周,那边的林子中虽然也有,但上千公斤的棕熊普通来,可没几人拦得住,而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又投鼠忌器,不敢开枪了,没办法,棕熊离皇帝实在是太近了,而天启二式步枪又不以射程为长,他们生怕误伤到了皇帝,那自己就万死难辞了。

    相比较于其他人的惊恐,朱由校却兴奋的哈哈大笑,从扑面而来的恶臭腥风当中,他只感觉到了一种危机逼近的战栗感,那种浑身鸡皮疙瘩都竖起来的感觉,让他无比的陶醉。

    这是武者面对对手时的感觉,尽管这个对手只是一只棕熊。

    “来得好!”哈哈笑着,朱由校也脚下猛地发力,头盔一低,肩膀一耸,朝着棕熊猛然撞了过去。

    砰!

    这一撞,结结实实撞在了棕熊刚好合拢起来的两只蒲扇大手上,巨大的力道,让两人?同时晃动一二,双双后退了一步。

    吼!

    朱由校兴奋的又是一声大吼,朝着棕熊扑了过去,开始了硬碰硬的拳头交锋。

    砰砰砰!

    一连串的巨大声响,显示出激烈的刺激感,而随着棕熊怒吼连连的叫声,任谁都听得出来,这场交锋它落入了下风。

    “这尼玛还是人么?”首领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因为他本身战力强悍,在丛林中来去自如,才更加清楚这头棕熊的战斗力,两个他捆在一快或许勉强能和这头棕熊纠缠一二。

    而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竟然彻底压制住了棕熊。

    “大哥,该走了。”在首领沉浸在这场交锋中时,他的同伴扯了扯他破烂的衣服,拉着恋恋不舍的他退去了。

    而李陶等人满心都在朱由校的安危上了,根本没有注意到丛林中的那群人。

    只是,这一幕,却深深印在了首领的心中,永远也不会褪去,“强者,我蛤刺模还会再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