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圣祖 盛宴之后

第五百章 神由人造(大结局)

    炎黄历4302年,天启六十五年!

    嘀呜嘀呜!

    火车的汽笛声尖锐的响起,而后庞大的车头速度缓缓减慢,驶入站台当中,随后慢慢停下来。

    此刻,站台上正有一大堆人迎接着。按理说,为了方便管理,一般人只能在出站口迎接,但很显然,这个迎接团队的领头人很不一般,不一般当几乎整个大明帝国无人能及。

    他正是大明帝国当今的太子朱慈燃!

    他是张皇后的第一个儿子,在前面,张皇后连生三个女儿,让人大呼不可思议,好在这第四胎是个儿子,不然在群臣的逼迫下,皇帝真的要和其他女人生儿子了。

    生下了嫡长子后,其他后妃陆续的也有子嗣诞生,其中不乏男婴皇子,但是谁都知道,这个皇位继承已经毫无悬念了,不说皇帝的感情,就算是为了帝国考虑,这个太子的位置也不会落到其他人头上。

    晃晃悠悠几十年过去了,太子年纪渐长,等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先是被扔去当兵,随后更是一路升迁,最后以军功得以单独驻扎一地,左右当地国事,随后又被丢到了西伯利亚、东北、离州、乃至美洲去历练。

    尽管过程九死一生,但终究他挺了过来,没有辜负圣皇的一片期盼,能力成长到了所有人一致认可的程度,随后,便开始了监国生涯,而这一监国,便是十五年,太子也三十多岁的壮年,到了将近五十岁的中老年男子了。

    如此显赫的身世,如此超卓的能力,当今世上,能够得他迎接的,出来孙承宗和徐光启这两位已经故去的帝国功臣外,在世的,只有一位。

    “朱慈燃见过叔父。”太子一看到火车上下来的人,连忙上去行礼。

    “哈哈,老臣参见太子殿下,殿下何苦舟车劳顿,来这里迎接。”朱由检看到太子后,脸色明显欣喜很多,哈哈大笑道。

    “反正监国无事,不若早点来看看叔父,叔父身体可好?这次来了就不要走了吧,离州的封地就交给慈烺堂弟吧。”太子关切的说道。

    “摁,我正有此意,本来还想看看能不能熬死我儿子,到时候直接传位给这混小子的嫡长子,好多传承一代,不过怕他忍不住作乱,还是传给他算了。”人老后,朱由检也混不吝了,什么话都敢说。

    “叔父!”太子有些哭笑不得的劝道,“慎言,慎言。”

    “慎言什么,我就是这个样子,皇兄都不由得我的,没事没事。”朱由检笑哈哈的说道,说道圣皇的时候,他显然一脸的孺慕之情,显然地兄长感情深厚,也是,兄弟感情不深厚,怎么可能培养出他这样一个老混账出来。

    年轻时还好,信陵君朱由检还算谦恭,但是自从风暴大难不死,发现离州后,他就放荡了很多,行事无所顾忌,也幸好朱由校包容,才让他能如此行事,也正是这样,他越老就越混账,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编排,让人恨得牙痒痒,却发作不得。

    “倒是你,小染子。”朱由检斜睨太子一眼,稍微熟络后,也没那么多的礼仪了,开始满嘴跑火车,“怕你是没有这个胆子造我皇兄的反了,估计身体也熬不死我皇兄,看来没有机会当这个皇帝了。”

    “叔父!”太子哭笑不得的喊道,“您又不是不知道,侄儿我对太子的位置就很满意了,可不敢去接这个皇位,父皇多次说要传位给我,我都不敢接,这的是怕啊!”

    这倒是事实,圣皇从十年前开始,就像传位,奈何面对如此庞大的帝国,远超所有朝代的国度,太子楞是吓到了,连连推辞,多大三遍,根本不敢登基。

    “是啊,这大帝国,出了我皇兄,还真没人能弄得下来,太大了啊!”朱由检也感慨了下,“别说你了,秦皇汉武估计都没胆子接下来。”

    “是啊,父皇真是太伟大了,不愧是古今第一人。”太子也跟着感慨。

    两人虽然说话,但是脚步不停,很快就上了一辆蒸汽马车,突突突的冒着白气往前走着。

    街道上,这样的马车并不多,更多的还是四轮马车,几十年的发展,已经让四轮马车非常的完善,各种各样的款式都有,交通也在这样的发展下,非常的良好了,整个街道车辆虽多,但却秩序井然。

    “哈哈,看看这些排队的家伙,当时整个京师可没有这么好的素质,那还是皇兄下来死命令,让骆养性那家伙意一年之内改果然,再看到又插队的,就割了他的卵子,让他当帝国最后一名太监。”

    朱由检看着街道上不论干什么都排好队的良好秩序,说起了里面的典故来,各种曾经发展过程中好笑、心酸的事情,被一一摆出来,充满了历史的沧桑感。

    太子在一旁听得,颇为神往,恨不得自己也扑到那个时代中,为大明的崛起,贡献自己的力量。可惜他出道的时候,帝国局势已经稳定,各地秩序都已建立,他也只能在秩序的框架中玩耍,算不得上什么。

    “对了,骆养性这家伙现在还没死吧。”

    “没呢,骆公现在在家休养呢,家中的封地也都交给了儿子搭理,自己则长住京师。”

    这几乎是每一名封君最后的选择了,他们成长和荣耀,都在京师,晚年回到这里,而已算是落叶归根了,当然,用这种形式表情自己的忠心这种伎俩,就不足道了。

    一边说着,朱由检一边和太子聊着,渐渐的,蒸汽马车就来到了皇宫当中。

    “这是什么?”看到城门出挂着的圆柱形玻璃球体,朱由检惊奇的问道,里面的光芒让他无比的好奇。

    “这个是灯泡,是直流电机发电后点亮的,叔父你看,那边有个巨大的烟冲,正是蒸汽发电厂,电是从那里来的。”太子解释道。

    “真是神奇啊!”朱由检摇头晃脑道,满脸的惊喜。

    两人边走边看着,路上很快就碰到了其他人,有前几任的首辅洪承畴、卢象升、孙传庭,也有现任首辅李子玉,至于其他的各个耋老大臣,更是数不胜数。

    这些老大臣并非是养老,他们也是有职责在身的,所谓的三老院便是为他们设立的,在里面发挥自己积累的智慧和经验。

    “嚯,这么多人,看来今天的事情不小啊!”朱由检惊奇的道,然后一边和其他的老头打着招呼。

    “哈哈,你这老混账也来了,当真是稀奇啊。”当过一任大都督的孙传庭直接毒蛇道。

    “哼哼,你个兵败潼关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我。”朱由检也好不客气的反驳。

    当初孙传庭任大都督的时候,路过潼关,恰好见当地城防军正在剿灭一伙子叛匪,结果手痒之下,他亲自上去指挥,结果兵败,这成了他一生的痛,如今被旧事重提,自然脸色难看。

    “哈,总比你这被暴风吓尿了裤子的封君强。”

    “那也没有你海战失败来的丢脸。”

    “你还…”

    “你也”

    “好了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揭短,不怕小辈们笑话么。”卢象升赶忙过来劝说道,说着他瞟了眼当今首辅李子玉和太子。

    再说下去,他的黑历史也被牵连出来了。

    相对于在场的人来说,这两人的确是小辈,看小辈的笑话他们很乐意,但是被小辈看就不乐意了,当下两人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停了下来,然后又有说有笑了,真的跟不记仇的小孩子一样。

    “你知道这次是干什么么?”

    “不知道啊,难道是波斯那边有什么乱子,还是美洲那么,要和英法开展么?”

    “这些由内大都督府处理就好了吧,不用这么隆重吧,你看,所有的三老都出来了。”

    不一会,众位老人就为这隆重的场面所疑惑,全部三老都出来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等到仪官将他们引领到目的地皇极殿的时候,场面却令他们一惊,只见多年未曾现身的老太监刘若愚颤巍巍的出现在大殿当中,见到众人后,用一种悲凉的语气,慢慢宣读的着一封圣旨。

    这是一封传位的圣旨,将皇位传给当今太子朱慈燃。

    这种传位方式,谁都没有见过,也非常的突然,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只是,皇帝权威终究凌驾于天,尽管只是一封留下的圣旨,而本人没有出面,但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遵守了。

    “臣等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耋老大臣都跪下来了,包括朱由检,他们终于明白自己被请出来的意义了,见证新皇帝的登基。再也没有比他们的认可来的更加稳固的登基仪式了。

    “我这就成皇帝了?”朱慈燃满脸的迷茫,只是一个转身,自己就当皇帝了?

    “只是,父皇呢?”

    是啊!皇帝呢?

    当新皇帝登基的诏书发布到这更大明帝国势力范围内时,无数人都在问这句话,而以为圣皇身死,还爆发了一场战争。

    美洲,和小亚细亚,泰西同时从两边发难,意图侵吞领土,然而,这一场战争,却因为圣皇朱由校在君士但丁堡的一座天帝观内突兀而现,而令整个军队崩溃,故而战事草草结束,损失惨重。

    这一次受挫,令多年来泰西的准备付诸东流,至少二十年内是不敢挑起战事了。

    “最后一座天帝观也完成了。”朱由校看着眼前的道观,满心快慰,然后他又回头看了看远处碧蓝的天空,那下面笼罩的是地中海。

    “欧洲诸国因为我的出现,也受挫严重,至少二十年内是不敢挑衅大明了,我也可以安心了,燃儿,这是父皇最后能为你做的了。”

    “走吧!回京!”朱由校对身后的王常月和张显庸说道。

    “是,陛下!”两人欣喜激动的应道,显然,他们知道这次回京是意味着什么。

    大道,来了。

    炎黄历4307年,继圣五年,圣皇天启突兀现身京师,飘然一现后,随即消失,而当年八月十五中秋月圆之夜,去忽然从皇宫中传出圣皇驾崩的消息。

    当夜,圆月斗大如银盘,上有无数烟霞笼罩,无数异兽呈现,白日更是日月同辉,太阳上有弥漫,此种天象,呈现了半月之久,天下皆可见。

    而就在八月十五夜晚,天坛深处的天帝观总部离奇自燃,最后焚毁,随后,被誉为当世神仙,天帝观的开创者,王常月和张显庸两位前辈也失踪。

    无数的记载,无数的史料,无不表明,这短短的半个月中,发生了什么。

    更加诡异的是,在这异象纷呈的半个月中,所有第一代的功臣、名将、封君,几乎每晚都会做一个梦,圣皇天启一声黑色冕服,站在一尊巨大的门前,对他们招手,大门的牌匾上有三个字南天门。

    而在之后的一年当中,几乎所有跟随朱由校南征北战,分理阴阳的重臣名将,纷纷离世,无疾而终,而他们的尸体,也都是无火自燃,化为一捧灰尘,当真是神异的无可附加。

    冥冥之中的一处地方,朱由校站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前,看着无数云端的建筑,幽幽的飘过一句话,“神由人造啊!”

    (全书完!)

    【作者题外话】:好吧,就这样结束吧,尽管不想,但一来工作转岗,最近很忙,估计没什么时间写了,二来成绩太差,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还是要多谢大家的支持。

    尤其是嚣张达叔书友,盛宴会记得和你的约定的,在我下一本书里面,会有一个叫达叔的配角,希望你喜欢。

    最后,盛宴再次鞠躬拜谢,一直以来支持的众位书友们,多谢支持,我们下本书在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