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广播 纯洁滴小龙

第九十六章 一语八十年

    “大人,车牌号也在上面,小的可以去继续帮大人查下去。?”

    刘福全献殷勤道。

    他现在这个样子,跟以前在荔枝跟前跑腿儿的胖子差不多,无非就是想找大树靠靠,想能收获一点庇护以及一些好处,要知道苏白用不上的法器,对于他这个级别来说,足以有大用的。

    只是,刘福全跟胖子比起来,差太多了,当然,就算是现在的苏白,跟荔枝也暂时没什么可比性。

    “不用了,我自己找时间去查,我现在手头上暂时没有没清理掉的东西,也拿不出什么给你,暂且先给你2oo故事点吧,你想要兑换什么我现在就帮你兑换出来。”

    既然知道了是颖莹儿,那么苏白倒是不需要刘福全继续帮自己查下去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如果颖莹儿真的和那个男人有很密切的关系,甚至就是刘福全的小学同学的话,那么自己只需要顺着颖莹儿那条线调查下去,也就自然而然地可以顺蔓摸瓜把那个男人给挖出来。

    不过,那个男人少说现在也一百岁了,而且并非是耄耋老人,一个将近百年时间永葆青春且一直没有脱离社会的人,得经历了多少事情?积累了多少智慧?

    这样子的一个人,哪怕是从心性上来讲,估计连普通的听众都比不上他吧,毕竟听众的经历,更多的是一种短时间内的刺激跟催,而那个男人,则是有着长时间的沉淀和思考,两者之间,其实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个不急,这个不急,大人,小的前不久刚刚结束一个故事世界,距离下一个故事世界也有一阵子,这些事情,小人暂且不急的。”

    刘福全摆了摆手,然后欲言又止地看了看苏白的手机。

    苏白点了点头,“那么,加个微信吧,有需要的时候,可以联系我。”

    这也算是一种口头承诺了,虽然没什么具体严格的效应和约束,但已经算是大部分低级听众可遇不可求的。

    添加好了微信,刘福全就很识趣地把手机相片给了苏白,同时把那些资料都留在了苏白这里,恭恭敬敬地出了事务所,还帮苏白把垃圾桶里的垃圾袋给带了下去。

    苏白点了一根烟,没抽,就夹在手中,香烟袅袅,有些刺目,苏白却浑然不觉。

    刘福全对自己这么奉承,并非是刘福全天生下贱,而是人真的到被逼急了的时候,为了活下去,真的可以什么事情都可以去做,刘福全这种心态,无非就是诸多低级听众的一种本能寻求庇护的手段和反应而已,就如同自己当初其实也曾幻想过能否可以得到来自荔枝的庇护一样。

    至于,颖莹儿?

    苏白又看了看手机里的照片,这个很精致也很特别的女人,居然也有着这样子的一种迥异出身么,那还真是更有趣了。

    命运的线,很是玄奇,本以为再也不会有瓜葛就算是在一家店里碰面都懒得绕过货架站在一起说话叙旧的两个人,居然又要碰面了。

    苏白没急哄哄地大晚上地再出去找颖莹儿,而是跟小家伙躺在床上看了会儿动画片,随后搂着小家伙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来时,精神奕奕,先去厨房做了顿早餐,然后跟小家伙一起吃了。

    小家伙不吵不闹,又有吉祥这个保姆,苏白确实很省心,只是苏白忽然也有些觉得这个侦探事务所,真的是有些名不其实,不过虽然生活空间小了,但是跟自己在乎的人在一起,也够了。

    除了吉祥比较不满意想要晒太阳还要另外找地方以外,苏白跟小家伙倒是对现在居住的地方没什么不满的。

    小家伙吃了早餐,就很乖地一个人坐在地毯上玩玩具,吉祥趴在一边看着他,以防止他会出什么意外。

    苏白没直接出去,而是蹲在吉祥身边,一边看着小家伙自顾自地在那里玩一边小声开口问吉祥:“那天的女人在门口留下高跟鞋时,你感应到了么?”

    吉祥点了点头。

    苏白也点了点头,吉祥能感应到,那就没什么问题了,猫的灵觉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比人高得多得多,苏白跟那个女人面对面没现什么异常,可能是对方身上有隐藏气息的法器,当然,苏白越来越偏向于近战体系的强化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当对方不是对自己有杀意同时也不准备对自己出手攻击时,苏白想要自然而然地察觉到对方隐藏着的气息确实有些困难,换做和尚胖子他们倒是容易得多;

    不过既然吉祥能够感应到,苏白也就放心了,估计吉祥那个时候不出手也是因为它觉得那个女人不会对屋子里的小家伙产生什么威胁所以懒得动而已,如果那个女人不光是在门口留下了那一双高跟鞋而是打算推开门进事务所的话,估计猫爪子也就下来了。

    吉祥可不管那个女人明显可疑的行为是否会对苏白产生什么影响,作为一只猫,它的性情一直很死板,就比如当初跟着苏白回来兴冲冲地给苏白送门派卡的红衣男号,直接被吉祥不管不顾地一爪子拍得魂飞魄散一样,在一定程度上,这只猫眼里只有小家伙一个人,连苏白,都只是一个附带品而已。

    伸手在吉祥毛茸茸的头上摸了摸:“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会儿。”

    吉祥很反感别人真的把自己当宠物,但是对于苏白平时这种没事儿做摸两把的行为也懒得抗议和反感了,因为它现当苏白没事做摸摸自己之后,小家伙居然也会有样学样地偶尔爬过来摸摸自己的头或者摸摸自己的尾巴,很显然,小家伙是在跟他爹学习,吉祥也乐得承受。

    车子开出来停在了路边,苏白拿出手机翻了翻,微信里倒是没有颖莹儿的好友,不过苏白记得自己曾导入过颖莹儿的号码的,只是最近手机换得比较厉害,等苏白从云备份里下载下来后,果然找到了颖莹儿的电话,当即拨打了过去,

    良久那边才有人接听了:

    “苏先生?”

    很显然,颖莹儿是把自己的客户名单都处理得很好。

    “是我,你现在在哪里,方便出来见见面么?”

    “不好意思苏先生,因为我个人的一些私事,所以我的工作室暂时关闭一段时间,如果您有需要的话,可以在这里预约,等我处理好了私事重新运营工作室时我会第一个给您打电话通知您来。”

    “但是我现在想你了,陪我喝杯咖啡,可以么?”

    颖莹儿没想到苏白会忽然说这种话,她是一个善于把自己的美丽表露出来的女人,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能够很轻易地挑逗起男人骨子底的那抹冲动,但是却也能把控住它,所以颖莹儿很清楚,以苏白的性格,绝对不是那种因为寂寞了所以想要找女人的男人。

    “抱歉,苏先生,真的是有些不方便。”颖莹儿还是拒绝了。

    在苏白看来,这应该跟那个男人有关系,那个男人这次回上海,应该是为了看自己以前一起插队的知青朋友最后一眼的,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是活了将近百年也不老的话,那么他确实很不方便长时间都留在同一个区域,上海显然是他二十年前待的地方,他继续待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会遇见以前认识或者是见过的那些人,身份其实是很容易暴露的。

    “就不能通融一下么?”苏白这个时候已经准备放弃最直接的方式了,看来还是要费一些功夫去查一查颖莹儿的一些底细。

    “那……好吧,我把我的位置给你,我正在和我一个朋友喝着咖啡,苏先生不介意的话,可以来。”

    “嗯。”

    苏白有些意外,颖莹儿先拒绝后答应,显然是受到了某种意见的左右,不过很快地址就用短信形式来了,距离不是很远,是一家露天咖啡馆。

    …………

    “爸,你不该让我同意他来的。”放下了电话,颖莹儿有些不解地看向身边年纪跟她差不多的男子,“我跟您说过他的事情,他不是普通人。”

    “答不答应其实都一样的。”男子端起咖啡,面朝着江面,抿了一口咖啡,“你昨天还说你又碰到他了,但是没什么过多的交集,但是今天忽然他又主动找你,说明他可能是现了什么;既然他不是普通人,在这个城市里,他想找到你在什么地方,也不过是多花费一些时间而已。”

    “但是,爸,这对你来说很危险,你的身份……”

    男子摇了摇头,站起身,双手撑着栏杆,远眺江面,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知道我这次为什么会回来么?”

    “看您当初一起下乡的朋友最后一面。”颖莹儿说道。

    男子点了点头,“其实不光是为了看他,还有一个原因。”男子沉默了一会儿,感叹道:“快八十年了,姑娘,你知道么,八十年前,你爹那会儿也刚参军没多久,那时候,也差不多是站在这个位置,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地方吧,

    那边的江面上,全是日本人的军舰,

    那个炮声,

    真的响啊…………”(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