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广播 纯洁滴小龙

第九十九章 不好玩

    “你认识我?”

    “认识,当然认识。”男子笑了笑,“哦,是我疏忽了,只是你还不认识我,不过,我的那块血玉,还在你那里吧。”

    血玉?

    苏白终于明白了过来,当初自己接到现实任务去调查二十年前的清华投毒案时,曾遭受到一个听众的袭击,只是那个听众被自己仗着地狱火散弹的优势给杀死了,自己也从对方那里缴获得到了一枚血玉;

    那时候苏白就清楚,这个被自己杀死的听众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真正的幕后主使,还是另外一个人,只是后来王雪放弃了最终的复仇,也留下了自己侄女的性命,自己一个人在天雷之下烟消云散获得了解脱,也使得这个幕后主使人一直没有露出水面,苏白也就没继续搭理这一茬,毕竟听众之间互相有仇的,简直不要太多太多。

    “现在,想起来了吧。”男子把墨镜放入了自己口袋里,“我叫徐嘉诚,其实,我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以这样子的一种方式见面,而你的进步,让我也觉得有些惊讶。”

    话音刚落,徐嘉诚的身形直接出现在了林舟身前,一只手直接掐住了林舟的脖子,随即两个人飘浮在了水面之上。

    林舟双脚悬空,脸色逐渐从蜡黄转变成青红色,显然是憋得受不了了,他想要挣扎,但是他的挣扎对于徐嘉诚来说,显得那么的苍白和无力,哪怕你活了百年,哪怕你青春永驻,依旧不是真正资深听众的实力!

    “你这老东西,明明已经和我达成了协议,为什么还要故意把其他人也牵扯进来,你葫芦里,到底是的什么药!你真当我们这种人是那么容易让你揉捏得不成?”

    徐嘉诚一脸平静地质问着,听众之间的仇恨是属于听众之间自己的事情,他们本就有着自己的圈子,但是,每个听众其实在心底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他们是神,他们这个圈子里,都不再是普通人,现在,这个普通人自以为活得时间长一点却想要脚踩两条船,简直就是小看了所有的听众。

    林舟表情痛苦,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苏白叹了口气,身形当即在原地消失,直接冲撞向了徐嘉诚,当真是来去如风!

    徐嘉诚仿佛背后长眼一般,手一甩,林舟的身体被摔到了河岸边,而后转身,胸前出现了一道白虎图腾,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磅礴的气势呼啸而下,直扑苏白。

    双方就这么突兀却又自然地交手了!

    苏白的右臂上一道道清晰的血色纹路显现,整个人的气势也是陡然提升,毫无花哨地一拳,却仿佛打出了一种柔和跟美感。

    “砰!”

    下方的江面瞬间波涛翻滚。

    苏白跟徐嘉诚一起倒退一段距离,这短暂的接触,双方都没用全力,也算是一种试探,但至少是表面上看起来,双方是一种平分秋色。

    徐嘉诚脚踩在水面上,带着一抹蔑视的神态扫了苏白跟岸上的林舟一眼:

    “他是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狐狸,妄图将我们听众当猴耍,你也愿意被耍么?”

    “不不不,我对他说的那个东西,不是很感兴趣,那个东西我也没有非拿到不渴的必要;

    但是,你似乎忘记了,我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一笔账要算的,我现在对你出手,也不算是违背恐怖广播的规定,因为,你之前曾打算弄死我,现在的我,只是打算复仇。”

    苏白倒是没有跟徐嘉诚那样衣袖飘飘很是潇洒地脚踩水面浮浮沉沉,他是结结实实地落在了水里,下半身基本都在水位以下。

    因为苏白觉得这样更接地气,都要开始打架了,好浪费气力装个逼在水面上飘着,这是脑子进水了么?

    “你真的有这么幼稚?我当初是想让人杀了你,但是你不是没死么,而且还拿走了我的血玉,总的来说,也是你占得便宜,所以现在,你是打算再个乖么?”

    徐嘉诚的眼睛眯了起来,老实说,他对苏白并没有太大的关注,自从那次事情之后,那个鬼放弃了找自己的姨娘寻仇转而灰飞烟灭,自己姨娘的一件心病也算是去除了,整个人也变得开朗了许多,身体也不断得好转起来,这个结果,是徐嘉诚比较满意的一个结果,哪怕他因此遗落了血玉,他也觉得自己没亏,他对自己姨娘的感情几乎等同于苏白对小家伙,足以可见这种*****的情缘孽债到底有多深。

    徐嘉诚也是发现了林舟的秘密,在苏白之前其实就在天津那边找到了林舟,只是那时候徐嘉诚为一件现实任务所拖累,所以也仅仅是和林舟谈好了条件答应等自己有足够时间时去帮他一起去找当初古镜失落的地方,但之后徐嘉诚事情比较多,现实任务遭遇了一些挫折,终于完成之后又很快地进入到了下个故事世界之中,等从故事世界里出来,还得跟自己的姨娘再温存一段时间,这样子一来,时间就耽搁了,而本来在天津的林舟也南下来到了上海,徐嘉诚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来搜索林舟,却没想到人家居然就回到了自己家附近,也算是一种灯下黑吧。

    至于徐嘉诚为什么诺埃尔急切地想要那面镜子,其实原因很简单,他自己当然和苏白一样,不需要长生,也用不着靠这种方式去获得长生,但是他的姨娘是普通人,她需要,她的容颜,她的一切,徐嘉诚都想替自己姨娘永久地保存下去。

    就是不知道徐嘉诚是否见到了刚才一幕,是否见到了眼耳口鼻都在溢出蜡油的林舟形象,当然了,以徐嘉诚的缜密心思应该不至于没发现那件东西获得长生的副作用,若是明知如此还继续想要拿到古镜从而让自己姨娘以类似于腊尸的姿态“青春永驻”的话,这份爱,当真是畸形得可怕。

    “废话,就不多说了,拿出点你的真本事,我们来练练。”苏白松了松自己的脖子,老实说,从上个故事世界里回来,先是看见一年后的自己大发神威,种种强化的运用跟发展都对苏白产生了极大的刺激跟顿悟,再加上还截胡了血尸的一部分力量,苏白现在有种“锦衣夜行”的感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真的有点事手痒痒很想找个人来练练。

    但是苏白又不能无缘无故地在现实世界里去寻找那些实力值得自己一战的听众去单挑,这样子因果关系先不说,对方是否愿意也是两说,眼下,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对方还和自己有明显的因果关系,实力又很强劲,当然不能错过。

    那枚血玉,苏白没带在身上,但是以现在的境界和视野去回想起来,那枚血玉明显是一枚本命武器,但是应该只是融合了一半,或者叫融合失败了,算是一件残次品,这也可以从侧面说明,徐嘉诚的实力应该至少也是一名融合了本命武器的强者,那枚血玉,只能算是他的一个试验品,既然能够很大方地送给别人当杀人的报酬,应该可以说明徐嘉诚自己已经找到了更适合的法器融合了。

    苏白脚下几平米江面刹那间冰封,随着苏白双手的抬起,一根根冰刺从水面之下冲出来,而且是从徐嘉诚脚下冲出来,显然,是徐嘉诚的自大跟装逼给了苏白这种偷袭的机会。

    “神经病!”

    徐嘉诚很难以理解苏白的动机,相较于苏白对自己出手的正当性,他确实必须有所收敛,当初自己找人下杀手,也是为了卸掉大半的因果关系,如今这么长时间以来,苏白没死反而因祸得福,按照正常的因果关系来看,他对自己出手就算是纯粹是为了出气也是正当的,自己如果正儿八经地反击下杀手就真的得把以前故意卸掉的因果关系重新背到身上了,那么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直接亲自出手杀了苏白?

    不过,也就仅限于这一次了,这一次自己可以收敛一下,等这次之后,自己和他之间就没什么因果关系了,该还的也都还了,恐怖广播那里也不会再计较了。

    徐嘉诚脚下一跺,一阵白色的光圈扩撒出去,直接震碎了靠近自己的冰锥。

    与此同时,苏白已经再度近身,苏白全身上下,鲜红的血线是那么的明显,仿佛点缀在他身上的道道符文,但是这些血线却仿佛是有生命力一样,硬生生地将苏白的力量跟速度给提升出了一个质的飞跃。

    徐嘉诚双手伸出,掌化利爪,扣住了苏白的双肩,他想要把苏白制服住然后再离开,然而,下一刻,一抹讶然之色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对方身上的血线竟然攀附到了自己双手上,带来一种剧痛感,自己的双手在刹那间一阵麻痹,而对方就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靠近了他。

    “砰!”

    苏白的膝盖重重地砸在了徐嘉诚的小腹位置,徐嘉诚本来可以在刚才召唤出本命武器来格挡,但是他略微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算是主动硬生生地承受了苏白这一击。

    鲜血,自徐嘉诚嘴角溢出,此时的他,真的是略显狼狈,他弯着腰,不停地咳嗽着,防御全部解除,就这么“干干净净”地站在苏白面前。

    “不好玩。”苏白有些意犹未尽地说道。

    “呵,早点受了你这一击,我们之间的因果关系,早点了结。”徐嘉诚重重地喘了口气,然后伸手擦去了嘴角的血渍,指了指下方岸边的林舟,“你说你对那镜子没兴趣,那就请你不要打搅我做我想做的事情,可以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