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懒散初唐 北冥老鱼

第三百四十章 渭水河畔

    渭水河南岸,一片军营连绵不绝,本来这里的渭水上有几座浮桥,但大部分却已经被大军拆除,只剩下一座浮桥横跨在河面上,在桥上还放着不少引火之物,桥边有不少将士手拿火把和钢刀,看样子似乎随时都要把浮桥烧毁。

    “当下,你确定这个办法会有效?”李休骑在马上,一脸疲惫的向李世民询问道。

    这几天李休也是没日没夜的指挥李世民安排的人制造火药,不过整个火药的配方还只有他和李世民知道,这也是李世民极力要求的,为的就是保密,所以在制作火药的一些步骤时,李休也只能亲自参与到其中,结果自然累的够呛,而在他身后的军营里,到处都是人喊马嘶之声,似乎长安城所有的唐军都被集中到了这里。

    “放心吧,我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只要颉利敢来,我就敢保证他有来无回!”李世民这时却是信心满满的道,之前李休制造出大批的火药后,在他面前演示了一下,结果李世民现在对火药的信心比李休还要大。

    “秦王,火药的威力虽大,但数量毕竟有限,而且突厥人可是足足有二十万人,光是靠那点火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太放心啊!”李休这时再次皱着眉头道,李世民对火药有信心固然是好事,但太过相信火药的威力就有些唯武器论了,而古代的战争一向都是人的战争,哪怕是后世也很难说拥有先进武器的一方百分百能够获胜的。

    听到李休的话,李世民也露出沉思的表情,最后刚想开口说什么,却忽然只听对岸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紧接着就见一支狼狈无比的骑兵飞奔而来,只见这支骑兵约有千人左右,一个个都是伤痕累累满身的鲜血,大部分人似乎都带着伤,有些人背后还插着不少羽箭,看样子好像是刚刚从敌人的追杀下逃出来似的。

    随着这支骑兵的出现,只见骑兵中立刻冲出一员黑塔般的大将飞奔而来,边跑边向这边大喊道:“殿下,突厥人就在背后十里,末将幸不辱命!”

    这个冲来的大将正是尉迟恭,只见他全身上下都像是被鲜血染透了,脸上也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胡子眉毛上全都是血块,身上的铠甲上甚至还挂着一些碎肉,简直就像是一个从地狱中杀出来的恶鬼一般。

    “敬德你们辛苦了!”李世民看到冲过来的尉迟恭时,也不禁激动无比的大声道,之前他给前去纠缠突厥大军的尉迟恭下达命令,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把突厥大军引到这里来,现在这个任务他们总算是完成了,而这也意味着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小半。

    随着李世民的话音刚落,尉迟恭一马当先的冲过浮桥,随后他身后的近千骑兵也陆续冲来,不过不少骑兵刚一冲过浮桥,立刻就从马上摔落下来,更有几个掉在地上直接一动不动,这让旁边的人吓了一跳,把他们拖一边查看过后才发现,原来这几人竟然直接睡着了,这也让旁边的李休不禁感慨一声,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几天没睡觉了。

    尉迟恭直接冲到李世民面前,跳下马时他也是双腿一软,铁塔般的汉子竟然差点摔倒,不过他毕竟不是一般人,很快强打精神站直身子,从怀中拿出一道令牌向李世民正式交令。

    这时李世民也早就下了马,当下十分激动的接过令牌,然后一把扶住尉迟恭道:“敬德你辛苦了,今日若是大破突厥,你当属首功!”

    “多谢殿下,不过殿下能不能给我来碗汤饼,这三天三夜我只啃了一块干粮,现在实在没力气了,等我吃完之后,再帮殿下迎战突厥人!”这时只见尉迟恭如同锅底般的黑脸上也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道,他不同于秦琼和程咬金等人,自从当初认定了李世民,那就绝不会再有二心,哪怕李世民让他率领着几千骑兵迎敌二十万突厥人,他也没有皱一直眉头。

    “哈哈哈哈~,到这里还吃什么汤饼,我连牛肉都已经给你你准备好了!”李世民听到这里却是大笑一声,随后一挥手立刻有人抬着一个矮几上前,上面摆放着一个铜盆,里面则是煮好的牛肉,要知道在大唐想要吃牛肉可不是容易的事。

    “多谢殿下!”尉迟恭这时也快饿疯了,当下也直接盘腿坐在地上,抓起牛肉就大吃起来,虽然李休觉得饿久了直接吃牛肉对身体不好,不过看到尉迟恭如同狗熊般的身材,估计消化系统也属于非人一类,所以最后也没开口。

    别看尉迟恭刚才还说什么吃完再战,但其实他的体力也已经耗尽了,刚啃完一大块牛肉,整个人直接“碰”的一声栽倒在地桌子上,随后呼噜声就响了起来,这时立刻有人来抬着尉迟恭回去休息。

    不过也就几个士卒刚把尉迟恭抬起来,却只见李世民忽然挥手叫他们暂停一下,然后解下身后的披风,当成被子给尉迟恭盖上。结果这种举动自然赢得身后一众将士的感激,所有人都十分狂热的盯着尉迟恭,好像恨不得自己能够代替尉迟恭受到这样的赏赐。

    “好一个收买人心!”旁边的李休看到这里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低声道,对于李世民这种收买人心的举动,他几乎一眼就看穿了,不过在军队这种地方,李世民的这种举动却偏偏十分有效,这点从身边那些将领的狂热眼神上就能看出来,不过李休总感觉这种眼神有些肉麻,毕竟一群大男人用这种眼神看着另一个男人,实在很容易让人想歪。

    不过连尉迟恭这种猛将都累成这副模样,也足以说明之前战况的惨烈,而且据李休所知,尉迟恭好像一共组织了五千人左右的军队,在泾州那里与突厥人的前军打了几仗,不但生擒了突厥的重要将领,而且还消灭了不少突厥人,可是等到突厥人的大军到达后,他也只能败走,现在只逃回来一千人,至于其它人的下场自然也不用多说了。

    “来了!”就在李休沉思之时,忽然只听河对岸的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号角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凌乱的马蹄声,紧接着只见对面的路尽头出现一支身披羊皮的突厥骑兵,而随着这支骑兵的出现,越来越多的突厥人出现在视线之中,最后入目之处,几乎到处都是突厥人。

    “二十万吗,真是杀不尽的突厥狗!”李世民看着越来越多的突厥人,忽然也咬牙切齿的道,突厥人一直是悬在大唐人头顶的一把刀,而且这把刀还会时不时的落下来,每次都要让大唐出血,现在更是趁着李世民兵力空虚时突袭长安,一个搞不好就会落入到灭国的境地,这让他如何不恨?

    对岸的突厥人刚一出现,守在浮桥旁边的将士就已经下令点火,结果满是引火之物的浮桥立刻烧成一团,连接浮桥的绳子也被烧断,一片片的木板上烧着大火,然后顺着汹涌的河水顺流而下。

    渭水的河面很宽,而且河水也很深,绝不是马匹可以趟过的,这也使得这里几乎成为长安城的最后一道屏障,而对面的突厥人在到达渭水北岸之后,也纷纷停下了马匹,等候着可汗的命令。

    “对面可是大唐秦王殿下?”正在这时,只见对面突厥大军中冲出一个年轻的突厥将领,然后隔着渭水向李世民高声问道。

    “突利,没想到我们会在战场上再次见面,难道你们忘记了当初的盟约了吗?”李世民看到对方却是脸色一板高声斥责道。

    旁边的李休听到这里也很是惊讶的看向对面的那个年轻突厥将领,原来这个家伙就是突利,只见对方细眼圆脸,年纪不大但却留着一把大胡子,标准的突厥人打扮,与他那位叔叔颉利的相貌差别很大,不过上次他还和颉利闹得很僵,现在却又与颉利一起南下,看来突厥人就是突厥人,在他们眼中,大唐就是随时都可以咬上一口的肥肉。

    听到李世民的话,对岸的突利竟然难得的露出一副难堪的表情,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道:“秦王,我不和你逞口舌之争,大可汗马上就到,到时自然由他来回答你!”

    突利说完一拍马,转身竟然跑了,这让李休也不禁露出惊愕的表情,随后也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而这时旁边的李世民似乎也注意到他的表情,当下笑呵呵的扭头道:“看到了吧,突利此人不足为惧,这也是他为何一直斗不过颉利的原因,如果等到日后把颉利干掉,倒是可以扶植突利上位,到时突厥也就不足为患了!”

    对于李世民的话,李休也深以为然,虽然他也是第一次见突利,但凭他刚才的表现就知道不是个做大事的人,不过对于李世民说扶持突利掌管突厥这件事,李休却不怎么赞同,因为这种做法虽然有效,但却会为大唐留下致命的隐患,这点看看唐朝的中后期就知道了。

    正在说话之时,忽然只听又有一阵沉重的马蹄声传来,而之前的突厥大军也如水流般排开,为一支威武的骑兵让开道路,这也让李休和李世民都面带沉重,颉利终于赶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