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懒散初唐 北冥老鱼

第三百四十四章 被“打劫”了

    “世家!又是世家!”听到长孙无忌说粮商的背后有人撑腰,连朝廷也不敢轻易得罪,李休也立刻反应过来,能够让朝廷都心生忌惮的,自然也只有世家了,另外他以前好像也听说过,长安等地的粮商背后都有世家的影子。

    “是啊,这些世家就像是一支无处不在的大手一般,哪里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影响力!”长孙无忌这时也有些感慨的道,说到世家之时,他也露出一种即痛恨又无奈的表情。

    “现在国难当头,难道还要顾忌这些世家吗,我看还是强行征用他们的粮草,大不了日后再给他们一些补偿就是了!”李休听到这里却是冷哼一声道,对于这些世家,他可没有什么好感,毕竟当初李渊之所以不肯让平阳公主与柴绍离婚,主要就是想借着柴家拉拢世家。

    “万万不可!”让李休没想到的是,他的话音刚落,却只见房玄龄竟然立刻开口阻止道,“李祭酒,秦王之前为了安抚各个世家,已经花费了不少的力气,如果现在强行征用粮商的粮食,不但会让秦王之前的努力白费,而且还会激怒世家,说不定会引来更大的乱子!”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哪来的粮食去让突厥人退兵?”李休却是有些不服气的道,他知道房玄龄说的也是实情,不过两害相权取其轻,只有度过了这次危机,日后才有机会对付那些世家。

    “我的意思是不能硬来,不如这样,由我来出面去与那些世家的人谈一谈,也许可以说服他们交出一部分粮食,等到日后朝廷有粮食了再还给他们就是了!”房玄龄再次开口道,倒不是他胆小,只是他这个年纪比较大,做事也一向求稳,因此才不愿意与世家翻脸。

    “我不认为那些粮商会主动交出粮食,房记室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李休这时却是摇了摇头道,那些粮商既然敢在这种时候囤积居奇,摆明是要发国难财,想要让这些人主动拿出粮食来,简直难比登天!

    “这……”房玄龄也明白李休的意思,事实上他也没把握说服那些世家,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他觉得这么与世家发生冲突的话,很可能会为李世民日后带来麻烦。

    “我也赞同李祭酒的话,想要让那些世家主动交出粮食是不可能的,而且时间紧急,我们也没时间与那些世家谈条件,更没时间从外地调粮,所以还是先把粮食搞到手再说吧!”这时只见一直没有开口的长孙无忌也忽然说道,对于世家,他可没有任何的好感。

    看到连长孙无忌也同意这件事,房玄龄也只能无奈的点头,随后三人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情的细节,说起来李世民不在长安,几乎所有事情都交给了长孙无忌,而除了他之外,也就只有房玄龄和李休能够在这种事上发表看法了。

    事情商议已定,一道道政令频出,很快整个长安城就开始紧张起来,一队队的士卒排着整齐的队伍跑过街道,随后将一个个粮商的仓库查封,并且强行运走将近三分之二的粮食,之所以不全部运走,主要也是考虑到长安城也需要粮食,只是这样的一来,恐怕会让日后的粮价再次飞涨,但在这种时候,也顾不得这些了。

    强行征调之下,总算是把粮食给凑够了,另外长孙无忌打开皇宫的内库,从中拿出无数的金银财宝,以及国库中大量的铜钱,不过光是这些还是不够,长孙无忌竟然带头把自己的家产都捐出来了,这让李休和房玄龄也不好不捐,结果李休只得派人通知衣娘把家里所有玻璃制品都拿出来送到长安,反正这东西在他眼里也不怎么值钱。

    只不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东西打包送给突厥人,李休心中也有一种强烈的不甘,甚至还感觉十分的羞耻,就好像是被一群强盗抢走了自己的财产似的,这也让他在心中格外的渴望大唐快点强大起来,然后把那群可恶的突厥人打的满地找牙,特别是颉利和突利这对叔侄,一定要把他们绑到火箭上,让他们尝尝飞天和自由落体是什么滋味?

    尽管心中不停的咒骂突厥人,但李休也知道这些都是小节,早点让突厥人退兵才是重中之重,毕竟以大唐现在的情况,实在经受不住任何的风波了,只有突厥人离开了,李世民才能一点点的解决掉政变引发的问题,然后把大唐打造成一块铁板,这样才有力量把现在受到的屈辱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去泾阳那些运送财物和粮草的队伍后面,还有一个规模比较小的运输队伍,这支队伍运送的却不是粮食,而是李休这段时间日夜不停制造出来的火药,只是他不敢让火药与那些粮草一起走,而是让两个队伍保持数里的距离,这样就算火药在路上发生什么事,也不会影响到那些粮草与财物。

    眼看着去泾阳的队伍离开之后,李休也十分疲惫的向长孙无忌告辞,能够做的他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没他什么事了,而且他这段时间也实在太累了,不但每天没日没夜的制造火药,而且还要去帮长孙无忌处理一些事务,根本没有回过家,搞得他现在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被掏空了一般,就好像是前世每天下班时的感觉,脑子里想的只有回家好好的睡一觉。

    说起来李休这段时间虽然全力的帮助李世民,但他与李世民之间更像是一种合作的关系,也并不是他的下属,所以他要告辞离开,长孙无忌也没理由拦着,只得让人准备了一辆马车,然后把李休送回家中,这也是他上次半夜离家之后第一次回家。

    这段时间李休虽然不在家,不过平阳公主和衣娘也经常派人去长安城中探望他,甚至有次月婵还亲自带了许多饭菜送去,虽然都凉了,但李休依然吃的很香。

    “呀~,老爷回来了!”李休刚一下马车,就看到守门的小夏兴奋的尖叫一声,随后转身就往别院里跑,她以前在家里时就负责接待外客,现在到了平阳公主的别院,也依然喜欢在大门前守着。

    当李休大步踏进别院,结果就见月婵第一个激动的迎上来道:“老爷,您……您终于回来了!”

    说到最后时,月婵的一双大眼睛也有些红了,这让李休只得笑呵呵的上前安慰了几句,随后就见平阳公主和挺着大肚子的衣娘快步走来,当看到他时也露出激动的神色,紧接着只见七娘和恨儿也冲过来,然后一头扎到他怀里痛哭不已,好像他离开了很久似的,其实他也只不过几天没回家而已。

    好不容易把七娘她们哄得不哭了,然后李休这才对月婵大声吩咐道:“月婵,去给老爷我准备几样拿手的好菜,另外还有洗澡的热水,等下我要好好的吃顿饭洗个澡,然后再睡到明天下午!”

    听到李休的吩咐,月婵也立刻答应一声,然后欢欢喜喜的跑去厨房,而这时平阳公主和衣娘也上前与李休说话,只是衣娘却是边说边哭,因为她发现短短几天时间,李休就瘦了一圈,整个人也显得很是憔悴,看起来像是换了人似的。

    看到衣娘流眼泪,李休也只得又安慰她,幸好平阳公主性格坚强,不但没有哭,反而还帮着李休安慰衣娘,最后好不容易让衣娘止住了眼泪,然后李休才带着她们进到客厅休息。

    刚一进客厅,衣娘就忙着询问李休这段时间的生活,李休也只好简单的说了一下,等到他说完之后,平阳公主才有机会开口道:“李休,前线的战事如何了,突厥人是否已经退兵了?”

    平阳公主这段时间一直呆在家中养胎,虽然知道李世民在渭水大败突厥人,但却不知道之后的情况,而且她也担心如果不能一鼓作气的把突厥人赶出去,恐怕会招来突厥人的反扑,毕竟大唐的兵力劣势实在太大了。

    “本来一切都挺顺利的,突厥人也被赶到了泾州,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颉利竟然没有死,这让突厥人的大军再次集结起来……”

    李休听到这里立刻把眼下的局势讲了一遍,连强行征用粮商的粮食也没有隐瞒,而平阳公主则听得很认真,虽然她心中对李世民依然十分的痛恨,但并不影响她对这次战事的关注,毕竟要是李世民战败的话,那么不但大唐可能灭国,中国也将战乱四起,到时受苦的还是普通百姓。

    “难怪夫君之前让人把家里贵重的玻璃器具都拿走了,原来是为了贿赂突厥人,虽然很不甘心,但只要他们能够退兵就好!”衣娘听完之后也不禁轻拍着胸口道,身为个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对战争有着本能的恐惧,所以哪怕是破了点财,她也十分的愿意。

    “没这么轻松,拿了我的东西,迟早我要把他的狗爪子砍断,而且我相信用不了两年,咱们就再也不用担心突厥人南下的问题了!”李休这时却是恶狠狠的道,自从来到大唐之后,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敲诈,虽然对方主要是敲诈大唐,但他破财也是事实,所以他把个人仇恨全都算到突厥人身上了,倒不是在乎那点钱,而是感觉这口气咽不下。

    听到李休口口声声的说要灭掉突厥人,平阳公主似乎欲言又止,不过最后却还是没有说什么,这时月婵也已经做好了饭菜,不一会的功夫,满满一桌子菜就已经送了上来,而李休也馋坏了,在长安制造火药时,吃饭都是胡乱的塞几口就去干活了,有时根本不知道吃的是什么,味道就更别说了,这也让她格外的想念家中的饭菜。

    看到李休狼吞虎咽的模样,衣娘和平阳公主也都是感到很是心疼,当下时不时的帮他挟菜,等到吃饱了之后,李休立刻感到一股倦意,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困,不过呆在长安城的这段时间根本没空洗澡,身上都快臭了,所以他只能强忍着倦意去洗澡。

    不过就在李休刚准备脱衣服洗澡,却没想到门一开,随后只见平阳公主走了进来,这让他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又有些奇怪的问道:“秀宁你怎么进来了?”

    “我……我来服侍你洗澡!”只见平阳公主脸色红红的道,虽然他们已经是夫妻了,但是像服侍李休洗澡这种事,她却还是第一次做,而且本来是衣娘想来的,只是她怀着孩子月份大了,行动很不方便,反倒是平阳公主虽然也怀着孕,但暂时还不受影响,所以就主动替衣娘来了,反正衣娘也早默认了他们的关系。

    “嘻嘻,那可太好了,不如你陪我一起洗好了!”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开口调笑道,不过他的话却只换来平阳公主的一个白眼,随后只见她上前帮李休宽衣,并且催促着赤条条的李休快点进浴桶,因为她害羞的不敢看他。

    看到平阳公主害羞的模样,李休也不禁哈哈一笑,随后这才跳进了浴桶,随后平阳公主站在李休背后,先帮他把头发解开,然后细心的帮他洗头发,说起来古代就这点不好,男人也必须留长头发,简直太难打理了,每次洗头都得花费很长时间,洗完之后还得等好长时间才干,难怪古代人的生活节奏那么慢。

    只见平阳公主打湿了李休的头发后,这才拿起旁边的胰子,仔细的李休的头发上涂抹,虽然李休发明的香皂,但香皂的碱性太大,用来洗头会让头发很涩,反倒不如胰子用起来舒服,所以这些胰子全都被李休当成了洗发用品,当然洗身子时还是用香皂。

    享受着平阳公主温柔的服侍,李休也不禁心生满足,感觉此生有这样的女子相伴,绝对是自己最大的福气,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只听平阳公主开口道:“李休,如果这突厥人退兵了,你日后有何打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