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伴读小牧童

三百六十、这不是演习,重复一次这不是演习。

    谁见过这么乖巧的猴爷?

    谁也没见过!在所有人的印象里,这个家伙就是个泰迪,日天日地日空气。真的,没见过这么乖巧可爱的猴爷。

    坐在直升机上,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而且有问必答,没有一丁点的狂躁。

    “你不会突然攻击我们吧?”建刚抱着猴爷一条胳膊,像撒娇似的问道:“你看上去好乖。”

    “不会,但是我也不会轻易相信你们,如果在我遇到危险时,我还是会启动防御机制的。”猴爷很实诚的回答了建刚:“我们换个角度来看一下,如果你是我,然后突然被一群荷实弹打扮的跟未来战士似的人带上了一架直升机,你说你一点都不紧张吗?其实我一直以为我是个网络逃犯,可是现在看起来我比网络逃犯厉害多了。”

    “放心放心,我们现在是要回家!家里好多好多人等着你呢。”

    建刚的声音甜腻腻的,根本不像那个高冷范的矮子女王。这弄得她对面坐着的奈非天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你是干什么的?”

    猴爷指着奈非天:“也是我女朋友?”

    “别……我不是你女朋友。”奈非天捂住额头:“我虽然没有伴侣甚至没有性伴侣,但我认为我还不至于成个基佬,我没有歧视基佬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基佬都该死。”

    “很好。”猴爷点点头:“如果你也是我女朋友,我就打爆你的头。”

    建刚在旁边笑的不行,虽然性情大变,但喷壶一般的嘴却没有变化,平时哪能看到奈非天被喷成狗的场景,也就是在猴爷面前他才会怂一点,毕竟就算是失去理智的猴爷他才能打个平手,而现在这种情形状态的大破坏者,单体战斗力估计是所有大能力者里的第一名。

    “我在想啊,如果你们带我去做人体试验,我该怎么做掉你们。”猴爷虽然性子软了,但嘴子碎了:“我应该带上一捆辅导线,在你们打算用我做实验的时候,把辅导线通上电剥掉塑料皮然后捆在你们身上,让你们感受一下雷电法王的爱。”

    直升机里的其他人那是叫想笑不敢笑,憋着劲儿侧过脑袋一言不发,而奈非天则无奈的长叹一声:“他的人格肯定受到了谁的影响了,我记得他原来是骂脏话的,现在却这么贱。”

    “我认为这是幽默。”猴爷抬起头,追着回答:“其实我一直在研究幽默和人身攻击之间的差别,后来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对自己的人身攻击就是幽默,对别人的人身攻击才是人身攻击,可是我不喜欢对自己人身攻击,所以只能用这种毫无逻辑天马行空的语言让你们感觉到幽默了。”

    “行行行……”建刚连连摆手:“我们明白了……”

    “厉害了……我的哥。”奈非天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我突然有点害怕,这家伙莫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我完全感觉不到幽默,只有一股浓烈的贱气,你到底从哪学的幽默?”

    “德云社专场。”

    “行……我明白了。”奈非天竖起大拇指:“牛逼!”

    经过几道转场,猴爷重新回到了他的大本营,整个大本营今天张灯结彩的,超过两百个人在布置现场,为的就是给这个家伙接风洗尘。

    而当他打开门的一瞬间,一道黑影突然蹿了出来,嘴里高喊:“urpr……”

    但她还没喊完这句话,手里的蛋糕就被夺了过去,接着整个就扣在了她的脸上……

    当时那一刻,全场的人都愣在了那里,没人能发出一丁点声息,而被扣了一脸蛋糕的塔娜更是无比的懵逼……

    “不要惹他啊!”建刚眉头一皱:“谁允许你突然袭击的?我之前没说明白吗?”

    看到她紧张的样子,这里的人顿时明白了什么,唰的一声自觉的退后了五米远,谁也不敢靠近猴爷一步。

    就在这时,人群后头窜出来一个人,直接站在了猴爷的面前:“初心……”

    “你认错人……嗯?你也好面熟。”猴爷歪着头看着流苏:“我在哪里见过你。”

    建刚冲不明所以的流苏摇摇头,然后用力的拍拍手:“大家欢迎我们的bss回家!”

    掌声哗啦啦的响了起来,而这时一个小小的小妹子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猴爷,看了一会儿却叹了口气,回头对迪亚说:“完蛋了,我不知道怎么跟小武交代了,我爸爸已经不是我爸爸了。”

    “是,他还是。只是……”建刚歪着头看着猴爷,温婉的笑道:“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训练……让他安静的休息吧。”

    流苏还想说些什么,可建刚并没让他继续说下去,只是搂这她的腰来到一边小声絮叨了一阵,然后就让人带着猴爷去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在猴爷离开之后,建刚咳嗽了一声,看了一眼奈非天:“你说我说?”

    “我说吧。”奈非天清了清嗓子:“大家请安静一下,这里我需要跟你们说清楚几点。”

    他环视一周,除了正在收拾衣服的塔娜,其他人都站定在了那里等待着他的下文:“很好。首先,我要跟你们说一下注意事项,他现在对你们完全没有记忆,而且他具有自我防卫机制。在这里我点名批评一下塔娜,你简直胡闹!如果你刚才的行为被判定为进攻,他一巴掌能把你扇出银河系。所以千万不要再玩urpris了,可以试图跟他聊天,但不要玩你们之前玩过的小游戏。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这一声明白了说的有些战战兢兢,不过这也没办法,那家伙就是个定时,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现在能做的就是慢慢拆除他的引线。所以接着奈非天继续说道:“第二点你们要注意一下,这段时间是他人格构筑时期,你们千万不要给他灌输奇怪的东西,不然以后倒霉的是你们,他只是没有记忆了,但他**的智商和能力都还在,千万不要试图耍他玩,否则出了一切后果,自负。”

    “明白了……”

    “第三,这段恢复时期,最好也需要他自然成长,我们只要负责引导就好了,不要刻意把他引入超能力者的世界中,最好是让他停留在常规性世界上,让他先彻底了解世界的运转体系,否则对他的人格构建产生了奇怪的影响,别怪你们没好日子过。”

    “明白了……”

    “第四,在他未恢复之前,这里的事情仍然需要向我汇报,我仍然暂时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直到他恢复为止,布布,他在这段时间里你要多接触他。建刚和流苏,你们两个全程陪护。”

    “有异议!”塔娜举起手:“我也要陪护,他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公。”

    “公主殿下,你不适合,就光你是那一手urpris就足够掉资格了。”奈非天抱着胳膊:“如果他出现狂暴状态,第一时间告知我。”

    “明白了……”塔娜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后头默默抽烟的叶菲,不停的冲她使眼神。

    叶菲轻轻把烟按灭,走上前:“我同意,我继续在这里负责内勤,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她的眼神成熟了许多,虽然没像建刚一样经历世事沧桑,当当初那个骚气满满的叶菲妹妹已经成了一个懂得怎么把我自己人生的叶菲姐姐,她在很多时候都是所有人里最能够看得清前路的人,也是最能摆正自己位置的人。所以相对于其他人的悲喜交加,她却显得冷静无比,只是这种冷静反而让她看上去像个路人。

    “流苏,你去陪他聊聊吧,把你们的故事讲给他听。”建刚很大度的笑着对踮着脚看猴爷房间的流苏说道:“不要过度刺激他。”

    脱下古装穿上现代装束的流苏少了一份仙气但多了一份清新宁静的邻家感觉,看着就甜甜的,透着一股蜂蜜味的傻气。

    “好……”流苏二话不说就蹿了出去。

    而建刚笑了笑,从未猴爷准备的酒会桌子上拿下了一瓶红酒,走到叶菲身边:“叶子,外面喝一杯?”

    “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突然一阵风刮过,转过头就见猴爷披着**单,脸上用奇怪的颜料抹成了印第安人,站在桌子上叉着腰:”urpris!”

    “我的天……”建刚把酒瓶往吃惊到不行的叶菲手里一塞,转头就跑了过去……

    “你干什么呀?”

    “不是开欢迎会吗?欢迎我吗?这样会不会让你们开心一点?”

    建刚仰着头愣愣的看着傻乎乎的猴爷,突然泪水不受控制的就流出来了……她好感谢老天爷,这样的猴爷太可爱了,太招人喜欢了。只是……如果他能想起以前的事,那才是真正的完美。

    音乐响起,在猴爷带头下,气氛陡然热烈了起来,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让这帮家伙大多也都疲惫了。一下子的放松,让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high了起来。

    屋里有小疯子塔娜和猴爷这个老疯子,两个人绝对是聚会的核心,一时间闹的不可开交,整个大厅里都被奶油的味道和香槟的气味塞满。

    “这里有流苏照顾就行了,我们去外头坐坐吧。”建刚重新拿起那瓶红酒:“我们好久好久没聊天了。”

    “好吧。”叶菲瞄了瞄建刚:“走。”

    两人来到外头,高台上的月色格外好,两个娇俏的姑娘坐在平台外延,在离地两百米的地方电视塔上轻轻碰杯。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曾经以为我们的一生会一直交融在一起。”建刚抿了口红酒:“可是不知道什么,我们的生活轨迹开始发生了变化,现在甚至变得有些陌生了。”

    “是啊。”叶菲一饮而尽:“有些陌生了,也许从头到尾我们追寻的东西都不一样吧,我追求的是自我实现,而你追求的是你希望的温暖。”

    “你的语气很冷,不过正常……我们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们了。”建刚给叶菲续上一杯:“我是建刚,你是叶菲。但你不再是我的叶菲,而我也不是你的建刚了。”

    “是啊。”叶菲抿着嘴点点头:“虽然还有亲人的感觉,但心到底还是渐渐远了。不过恭喜你啊,最像假小子的那个人,成了真正的公主。”

    “也恭喜你,那个软弱无力的公主,最终成为了掌控一切的女王。”

    “而他……”建刚指着远处总部里的灯光:“那个一直以来都盛气凌人好像永远不会失败的家伙,却走过了一段我们谁都不敢想象的时光,你知道吗……如果这个世界还有谁值得我为之舍去生命,可能就只有他了。”

    “曾经是我。”

    “不再是了。”建刚笑道:“你没有感受过他在牺牲自己时的炙热,他为了能两全,选择牺牲自己的一切,我欠他的。”

    “恭喜你。”

    “也恭喜你。”

    建刚从高台跳下:“去湖边散散心吧。”

    “不了,我还有工作要处理,还要安排那家伙的恢复日程和身份。”

    两个人在黑暗中分了手,曾经抱着叶菲在冷雨夜中哭泣的建刚终于还是离开了她曾经立志要保护一生的人。

    其实并不是她们谁变了,叶菲还是那个叶菲,建刚依旧是那个建刚,只是……她们已经不再需要彼此了。叶菲成为了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女人之一,而建刚骑士也找到了愿意让她守护一生的人。

    这大概是最好的结果了,真的。

    欢乐的时光还在继续,叶菲坐在窗外看着里头欢乐的一切,然后默默的露出笑容,扣紧了西装的扣子,优雅的从侧门走了进去,绕过了人群进入了只属于她的领域。

    “任务终止。”

    黑影出现在她身后,而她却没有回头,只是不动声色的按下了能量控制仪,接着房间里的能量干扰体系开始发动,那个黑影一瞬间就被束缚住了。

    “你要干什么?”

    “听说过过河拆桥吗?”叶菲冷冷的看着他:“我暴露了,今天我已经被建刚警告了,我不能再跟你们合作了,再见。”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他回来了,你们呢?能干什么?”叶菲冷笑:“好了,跟这个世界说永别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