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带只天使去修仙 死磕

408章 神秘大能

    汉朝的开国之君汉高祖刘邦,在神州华夏历史上具体如何,周舟当然不知道;可眼前这个是沈老头的转世,在周舟看来还是挺不错的。

    起码这个刘邦举止有度、不卑不亢,并不像一些史书上评价的‘流氓’出身。

    虽然被自己的金龙震慑,浑身冒冷汗,但依然没有将腰弯下,保持着‘准人皇’的威严和威仪,又不失礼数。

    这家伙上辈子不就是灵识道人,在小小的坊镇上守着一个易物小店……积累了多少福源?竟然投胎成了皇帝的命?

    周大侠稍微自恋的设想一下,莫非刘邦是因为和他沾染了一丝因果的原因?

    不对啊,当时自己和沈老头呆着几个月里,还没人族气运傍身。

    时也,命也,沈老头转世能享受半辈子荣华富贵,周舟倒也是替他开心的。虽然开朝皇帝大多是劳累奔波的命,给儿孙创造环境。

    梦境中,刘邦发现这位乘龙而来的天神,有段时间没继续开口训话,抬头瞄了眼,赶紧低头。

    “嗯咳!”周舟清清嗓子,还没忘记自己的使命是什么。“汉帝刘邦,你今日已将西楚霸王围困于此地,接下来当如何?”

    刘邦一怔,低头道:“禀天神,霸王失德,天下共讨之,接下来自然是让霸王对天下谢罪。”

    这回答滴水不漏,刘邦也不是简单就能对付之辈。

    周舟眉头皱了下,木然面色,继续说道:“谢罪?你可曾忘了,霸王对你有恩?”

    “私情与大义,唯有取其重者!此乃为天下黎民百姓所想,并非刘邦贪图那共主之位!”

    好个汉帝,说的那是一个大义凌然,让周舟都差点无话可说。

    “是非曲直自在人心,你所说之事我都明了,”周舟喝问一声:“我且问你!你内心真的丝毫没有愧疚?项羽曾放你几次,你莫非忘了?”

    刘邦顿时默然,站在那像是在思索什么。

    周舟继续喝问:“怎么?不敢回答了?”

    刘邦抬头注视着天上的金龙:“他项羽放我,一为沽名,二为钓誉!后又屡次逼迫于我!又当如何说?”

    周舟:“霸王曾和你引为兄弟,推翻秦之暴政,该如何说?”

    刘邦:“我拿下咸阳丝毫不取,赠与他又如何说?”

    周舟:“霸王分封诸王,令你得了汉中蜀地,如何说?”

    刘邦:“若非我烧断栈道,恐怕今日早已是蜀中的一具骸骨!如何说?!”

    “住口!”周舟大喝一声,金龙咆哮,刘邦立刻低头,冷汗涔涔。

    账外,天蓬和小白龙同时抬头。

    高空中的紫龙似乎发现了什么,在不安地游走着,一声声嘹亮的龙吟在四面八方的隐隐传送。

    围困着大盆地的诸多军营中,有不少汉军将领心神不宁。

    刘邦梦境中。

    “天神息怒,”刘邦慢条斯理的回答着,已经没了最开始的恐慌;此时那诚惶诚恐的神色,大半都是装出来的吧。

    周舟鼻尖发出一声轻哼,看着苍白大地上站着的这个人影,暗道确实不好对付。

    不愧是能够战胜西楚霸王的汉高祖,嘴皮子就是溜。

    既然说不过,那就只能以力压人,周舟声音渐冷:“汉帝,若你当真问心无愧,为何会有本巡查使审问于你?”

    刘邦哑口无言,自然是没办法应答。这其实是周舟有些不讲理了,可说、说不过,也只能出此下策。

    周舟话音一转,变得有些温和:“你可知自身前世?”

    “前世今生之说,我向来是不信的。”刘邦淡淡地说着,再次抬头,目光平静地和周舟注视。

    估计刘邦心中也有底了,觉得这天神不断喝问自己,明明就是色厉内荏,不足为惧。

    感受到刘邦的目光,周舟也略微有些恼怒。

    “呵,那你可知,今日为何自己突然昏阙?”周舟冷声问。

    刘邦心中微凛:“莫非是天神所为?”

    “这天地间,或许谁都无法动你,你即将位及人皇,得天地庇佑。”周舟声音也越发平淡,“你可见我脚下之金龙?你位及时人皇身怀之气运,也就是如此吧。”

    刘邦默然,他知道白日时发生了什么,那突然出现的金龙,不正是此时见到的吗?

    不是虚影或是神话传说中的龙族,这金龙是货真价实的天子气运;他研究过,不会有错的。

    还是已经成型的人皇气运,凭借此金龙,面前这个天神下凡之人,完全可以取自己而代之……“阁下究竟是何人?”

    “玉帝亲封天地巡查使,司职除恶,伸张正义。”

    周舟还是这个说辞。

    他从金龙背上跃起,缓缓落地,没穿过几次的‘朝服’闪闪发光,威风堂堂。

    刘邦向后退了两步,低头,一副恭敬的模样。

    周舟已经领教了汉帝的能说会道,口舌之争自己是不能争过的,只能靠神通忽悠了。

    身影一闪,诡异地出现在了刘邦背后,声音有些飘渺:“你可知自己今后之命途?”

    刘邦本能的颤了下,额头又冒出了冷汗,看来身体是有些虚的,毕竟帝王后宫佳丽三千。

    “还请天神言明。”刘邦的身体有些僵直,站在那不敢妄动,如同芒刺在背,不安。

    “此是天机,不可泄露,”周舟在他背后说着,“你可知我今日为何现身见你?”声音又换到了左边,“可知为何我要警醒于你?”

    “还请天神明示。”

    “公事不谈,且说私事。可以实话告诉你,我与你前世有旧,也和项羽有旧,”周舟心中灵光一闪,突然知道该如何忽悠,找到了‘忽悠刘邦’之道。

    先叹了口气,面色要带着些无奈:“唉,你可知这一世,项羽为何处处放过你?”

    见此状、听此声,刘邦明显愣了下。

    若说项羽处处放过他……鸿门宴、咸阳外、蜀道前……

    周舟:“世人都说霸王沽名钓誉,养虎为患,讥讽他妇人之仁、难成大事,那你觉得,项羽杀你很难吗?”

    刘邦默然无语。

    周舟继续编:“那你觉得,我杀你很难吗?”

    刘邦低头不语,自然是默认了。

    “但我不会杀你,项羽也不会杀你,因为你前世和我、和项羽,都曾是兄弟啊。”

    周舟心中暗叹,为了救项羽,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沈老头,哥一直把你当兄弟看的……真的……

    刘邦眉目间颇多触动。

    他想起了起兵反秦的那段岁月,和项羽几次把酒言欢;想起了咸阳城外,项羽给自己一个热烈的拥抱;想起了项羽手持宝剑,画下了楚河汉界,给自己了一片江山……

    虽心怀天下,但人心总归是肉做的;周舟暗施小术,声音直抵刘邦心头。

    “你此时,明白了吗?”

    刘邦突然以手掩面,站在那继续不言语,只是轻轻吸气。

    周舟背着手,两步飞到了天空之中,仰天长叹,念了句诗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可这天下只能有一名皇帝!”刘邦抬头,道:“自我斩白蛇至今,忍辱负重、背负骂名,此时也只有这皇帝之位,才能让我光宗耀祖!”

    想起刘邦得了天下返回家乡时做的《大风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或许,刘邦还真就有这份心,才会一路摸爬滚打,从布衣平民,到了如今的地步。

    周舟缓缓点头:“今日之势,自然是你赢了,天下之主你自可得。只要我不出手,无人可阻你。”

    “那天神……”

    “我感念项羽一世英雄,不忍他死于你之手,故而下凡来寻你。”周舟目露神光,逼视刘邦,“你若能给项羽一块封地、一个王的名,他断不会对你有不臣之心。可否?”

    刘邦拳头攥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养虎为患。

    “若我不答应呢?”刘邦低声问。

    周舟悠然一笑:“我会将你气运击碎,你且试试再和楚军开战。”

    项羽的气运紫龙还在,只是此时比不过刘邦的罢了。

    “我明白了。”刘邦惨然一笑,“他项羽为何如此命好,竟然有你这样的天神护持。”

    周舟却正色道:“若今日被十面埋伏的是你,我也会出手。”

    刘邦神色稍有些触动。

    为了加深自己言语的说服力,周舟并不着急退走,反正此时在刘邦的梦境中,也不担心有什么变故。

    周舟负手而立,站在空中,继续道:“你可知秦为何而亡?”

    “秦朝苛政,惹得天怒人怨,故亡之。”

    “那只是片面。”周舟摇头。

    “还请天神示下。”

    周舟声音渐渐缥缈:“秦统一天下,杀伐杀戮过重,却不思休养生息、连年征战。有战事则有杀孽,有杀孽则会耗损国运。百年前,我曾与秦皇交手。”

    他话语一顿,刘邦顿时抬头,双眼之中满是畏惧。

    始皇帝,刘邦少年时已经威临天下、横扫六国之千古一帝。他刘邦如今也走到了这个位置,更是对这位始皇帝暗中颇为敬佩。

    没想到,这位天神竟然说和秦皇交手……

    “莫要担心什么,我无意干扰俗世王朝之事,不然秦皇百多年前已经横死。”周舟不是夸大,当时天使妹子一剑就能结果了那位大帝。

    刘邦心中更是戚戚。

    周舟:“我所说和他交手,乃是气运之争。他以秦之国运,尚不能击退我这条金龙;秦皇人虽壮年,秦国运已腐朽,便是因为杀孽太重。”

    “杀孽……”

    刘邦低头喃喃着,陷入了思索。

    在洪荒当人皇,对气运没研究肯定是不行的,刘邦隐隐知道周舟所说不错,只是之前从未想过这些。

    看刘邦已经被牵着鼻子走,周大侠也忽悠出了自己的节奏:“气运最怕什么?业障,因为两者能够相抵。我能凝出人皇之气运,此事还是有些发言权的。”

    刘邦拱手,一拜到地:“还请天神、不,还请仙师教我!”

    “帝王之术、御下之术,你已经炉火纯青;我只需告诫你三件事,你自可让所开创之王朝,延绵千年。”

    汉朝,在华夏历史上是十分重要的一个时期,毕竟后来一直有‘汉人’、‘汉族’这些称谓。

    比较前面的周八百年变成了数千年,西汉、东汉加起来,延绵千年自然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刘邦面带敬色,专心听讲。

    周舟人在空中,信口胡诌:“首重仁义,轻徭役、善待百姓;其次,休武,重农耕。你得的天下,其实已经千疮百孔,需要好好蕴养。再有,秦的苛政虽不可取,其体制有许多可借鉴之处,你可借鉴之。比如……”

    这一开口说,刘邦就听的入神了。

    周舟本来是为了加强自己言语对刘邦的影响,才会胡诌后面这段,说着说着,又扯到了‘民如水、君如舟’的理论上。

    他反正也忘记这是谁说的了,说的刘邦不断点头。

    渐渐的,周舟和刘邦都能看到,那盘旋在空中的金龙,有一丝丝金粉洒下,落入了刘邦体内,刘邦立刻察觉到了自身气运在渐渐升华。

    周舟灵光一闪,自己竟然通过这种方式,在帮助刘邦凝集气运,类似于传道……

    算了,反正项羽这种情况下翻身已经不可能,给刘邦一点好处,让他放过项羽一次,目的也算达到了。

    如果今日所说的这些,能让普通人族少受一些苦难,那也是功德一小件。

    渐渐的,刘邦眼中满是信服,看周舟的时候带上了一些尊敬。

    刘邦曾听闻,三皇五帝都有天神为师,退位之后得以成仙成神,享长生福运,自己莫非也在经历这些?

    如此一想,刘邦心中更是将周舟忽悠的话语当做了金玉良言,怕漏掉一个字。

    反正周舟说的,大多是后世总结出来的治国安邦之道,抛开洪荒的神话体系,那也是很有研究价值的。

    渐渐的,刘邦越听越入迷,周舟越说越起劲。

    梦境之外,高空中的紫龙盘踞起龙身,似乎在进行某种蜕变。

    天蓬和小白龙都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他们看了眼内账,周舟变作的玉狮子安然无恙。

    什么情况……

    “呵呵,两位小友为何在此地?”

    突兀的温润嗓音从背后响起,天蓬和小白龙同时变了面色。

    他们动作整齐、都想转身,但同时感觉自己肩膀被人轻轻摁住,全身立刻紧绷。

    何方大能?!竟然无声无息的到了他们身后!

    还喊他们小友!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可不能坏了贫道的大事,”这温润的嗓音听起来带着些苍老的感觉,天蓬和小白龙眼前一黑,同时消失不见。

    自始至终,守帐的将士半点风吹草动都没发现。

    “还有一人?”

    这神秘大能的目光落在了账内的玉狮子上,身影出现在了刘邦的床榻旁,也没惊动那些侍女。

    来人是个身影高瘦的老者,束着高高的道冠,身穿灰色道袍,道袍背上绣着两只仙鹤,仙气飘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