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倾我至诚

第三百九十章 再次上门

    “还真是…周逢游,因病缺席全球总决赛,他真的放弃总决赛来照顾阿姨了…”秦郁无比震撼地对我说道,

    “怪不得斗鱼老板会让他签约在斗鱼直播,可能是心里有些愧疚吧,”我对秦郁问道,

    “也许吧…”秦郁说道,

    “不过这样的人,你要怎么说服他来咱们战队打职业,”秦郁问道,

    我挠了挠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比较难的样子,主要是他放弃打职业是受到了好友去世的打击,而现在又有好友亲人的羁绊,他心里负担可能比较重,难说得通啊,现在我是绝对相信他有这个打比赛的实力了,”

    “那你刚才已经答应了下来,明天还是要过来说的啊,”秦郁对我说道,

    “嗯…我今晚得好好想想,”我说道,

    ……

    当天晚上,我和秦郁回到宾馆以后,已经是十一点了,比秦郁预期的时间还要晚了一个小时,

    我躺在宾馆的床上,将手枕在脑袋后面,知道围棋哥的实力,的确是一个让人开心的事情,可是逐渐一想,我才发现并没有那么乐观,

    先抛开我说服他加入我们战队的成功率,他在S2的时候有冠军实力,可放到现在,如果长久时间没玩LOL,那技术肯定下跌得夸张,就拿同时期的WE来说,除了厂长还奋斗在一线,其他队员尽管每天还在直播,都在玩LOL,但是要他们重组WE,那恐怕连在LSPL征战都困难,

    职业选手,一旦退役失去了打职业的那种紧张感,训练自然会松懈下来,这一松懈,造成的后果就是实力疯狂下跌,

    这与LPL的大环境有关系,

    如果LPL是一个穷逼赛区,大家想着都是打好游戏才能赚钱,那么LPL赛区会非常厉害,即便退役了,那些职业选手也没有别的渠道来钱,那么他们就会依旧保持竞技水平,寻求别的机遇,

    但现在LPL富得流油,只要打出名堂,有粉丝,哪管实力好不好,职业选手在比赛上混一混,打出点名气,再退役,谁还会去回忆以前打职业的奋斗时光,谁还想继续没日没夜的练习LPL,

    所以职业选手退役,技术下滑严重,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毕竟,就连在役的职业选手,实力下滑都有找代练的现象,各种直播平台上,满屏幕都是跻身于韩服王者的退役选手,但又有几个是真的,

    不说没有一个,起码百分之九十五不是真的,掺杂的水分,太多,

    所以我如果以这样的一种观念去想,也许围棋哥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厉害,他现在天天下围棋,可能实力下滑到连钻石都打不过了,

    而且他看上去年龄不小,可能比Marin还大,最少五五开,这样一种年龄,真的能继续打职业吗,

    “你怎么摇头叹气的啊,又想到什么烦心事了吗,”秦郁把外套脱掉,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边长裙睡衣,坐在我旁边问道,

    我把我刚才心里想到的东西都告诉给秦郁听了,秦郁点头附和道:“说的也是,退役很久之后,确实实力会下滑,我以前待在斗鱼的知道,知道那些退役的职业选手都找过代打,”

    我悠悠地说道:“要是这个围棋哥,还能有个韩服王者八百点以上的实力,就好了,”

    秦郁笑道:“怎么可能,韩服王者八百点,LPL的队伍随便选,这个实力已经相当了不起了好不好,”

    “说的也是,韩服王者八百点,国内队伍应该直接报价五万一月了,而国服的王者八百点呢,可能月薪几千块,那些个职业队都要考虑考虑,”我摇头叹息道,

    我转过头,揽着秦郁的腰,说道:“算了,怎么说围棋哥也有这个潜力,现在战队收不到人,也只能争取一下他了,没有谁比他的选择更好,明天的事,明天再去想吧,现在正事要紧,”

    秦郁好奇地看着我,说道:“什么正事啊,”

    我嘿嘿一笑,说道:“今天在车上的时候,我就满脑子想着一些骚姿势,想和你用一下,”

    “我不用,不会,”秦郁将头一转,头发拂过我的鼻尖,带着的香气闻得我心痒痒的,

    我连忙说道:“我可以教你啊,你不是瑜伽大师嘛,”

    秦郁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我练瑜伽是为了保持身材和身体健康,不是用在这方面的,”

    我对她说道:“你不答应我可就霸王硬上弓了啊,”

    “我就不答应,你这是王八硬上弓,你就算得到我人,你也得不到我的心的…”秦郁抿唇笑道,

    “得到你的人就行了,还管心干嘛,心是什么罩杯的,”我嘿嘿一笑,朝着秦郁扑了过去,

    ……

    第二天,我睡得正香,就被秦郁几个巴掌扇醒来了,

    “喂,醒醒,该起床了,”秦郁在我耳边说道,

    我抬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极不情愿地说道:“几点了,为什么就起来,”

    我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才九点,

    昨天晚上我和秦郁折腾到凌晨三点才睡的…为什么要起这么早啊…

    “九点钟就起来啊,你咋精力这么好,”我翻了个身,抱着枕头继续睡着,

    “要去围棋哥家里吃饭啊,你忘了,”秦郁没好气地说道,

    她这么一说,我才重新想了起来,

    “那就再让我睡一会,”我倦意难当地说道,

    “我都让你睡了俩小会儿了,我都穿好衣服,洗漱完,化好妆了,你起不起来,,”秦郁语气一变,

    我没吭声,继续睡,

    秦郁突然把被窝一掀,我翻个身,背对着她,房间里反正有空调,暖和得很,有没有被子无所谓,

    秦郁此时把窗户打开,外面的冷风吹得我浑身打了个颤,秦郁突然把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脖颈处,她手冰凉的,一下子就把我冷得坐起来了,

    “你特么的…当我没起床气是吧,”我瞪着秦郁说道,

    秦郁穿着一件灰色的中型长度风衣,刚好到臀,头发被她全数竖起,扎了一个精致小巧的丸子头,脸上略施淡妆,口红薄涂,五官显得更加精致了,她脖子处围了一个黑色的围巾,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短裙灰色保暖裤袜,一双修长的美腿无论是在夏天还是冬天,都格外出彩夺目,

    “怎么样,你还能过来打我,”秦郁弯下腰,露出一口洁白的皓齿,表情十分得意地看着我说道,

    我迅速扑到她面前,作势就要掀开她的裙子,和她好好谈一笔几亿的项目,

    秦郁一把将我手拍打开,重新把裙子捋整齐,边扎着被我弄乱的头发边瞪着我说道:“你找死是不是,”

    我一步步朝她逼近,丝毫不惧地说道:“你能拿我怎么样,”

    秦郁转身拿起了桌子上的剪刀,上下瞟了我一眼,随后瞪着我说道:“你再过来一下试试,,还不去洗漱,我就自己一个人出去玩了,懒得和你废话了,”

    我忽然感觉下面一凉,说道:“好好好,我去洗漱,放下剪刀,我们有炮好好说,不是,有话好好打,亏的人不止我一个,你别想不开,”

    “还不快点去,,”秦郁柳眉一扬,瞪着我说道,

    随后,我屁颠屁颠的跑到浴室洗漱完,然后穿好衣物,和秦郁一起出门了,

    “别的女生都是越来越温柔,偏偏你就越来越暴躁,”和秦郁并肩走在去地铁的路上,我感慨道,

    “怎么,上完我以后就开始嫌弃我了,现在分手还来得及,”秦郁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道,

    “你看看你,又开始暴躁了,我又没说不好,”我赶紧说道,

    秦郁颇为傲娇地哼了一声,说道:“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口是心非,没一个好东西,”

    看着秦郁这一副拽样,皱起了眉头,随后我捏着自己的鼻子,模仿着她的语气说道:“哎哟,没一个好东西,是谁昨天晚上说‘你…你别…你轻点…我…我现在还不行…我…我舒服死了,’什么好东西让你舒服死了,”我大为不解地看着她,

    秦郁听后俏脸一红,连忙把围巾捂上下巴,左右看了一眼,随后对我又踢又打,脸上羞愤难当,说道:“你要死啊,”

    我哈哈一笑,说道:“放心,没人听见,咱们讲道理嘛,”

    “我不去了,你自己去,气死我了,”秦郁一噘嘴,加快脚步朝前面走着,

    我连忙把秦郁的手放自己的上衣口袋里让她挽着,说道:“好了,不开玩笑了,看你难得害羞一次,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你个头,”秦郁红着脸咬着唇,拍了我的脑袋一下,

    ……

    中午十二点,我和秦郁一路轻车熟路的到了围棋哥的家里,

    这一次,外面的那只狗终于没冲我们俩吠了,

    大厅里放了一张稍微大一点的桌子,四方桌,恰好能坐四个人,

    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有七八个菜,从菜相上来看,这几个菜都显得好清淡,不太符合我和秦郁这种南城人的口味,不过毕竟是人家盛情招待,也是一番好意了,

    围棋哥自己一个人坐在桌子的一边,脸上的表情仍然是直播时的那种呆滞样子,永远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高领秋衣配短裤,仍然是迷之搭配,

    “妈,我就说你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还不让我吃,原来是有客人,”围棋哥语速有些偏慢,目光并不友好地看着我们说道,

    我和秦郁赶紧在桌子处给我们留着的座位面对面坐下,

    “那个…”

    “我是不可能和你们去打职业的,”

    我话还没说完,围棋哥再次抢话先说了,

    我尴尬一笑,说道:“不是,我是想问…逢游哥,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不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