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闪婚神秘老公 我是木木

第218章:谁在说谎?

    “叶少辰,你不要转移话题。? ? ”慕薇薇训斥他。

    这只小猫炸了。

    叶少辰不能再激怒她了,只好乖乖承认错误,“好,我以后不这样了,你和你朋友单独吃饭的时候,我绝对不出现。”

    “不仅仅是吃饭,以后我不让你出现的时候,你都不要出现。”

    叶少辰一听,这不行,范围太大了,“那只能限于你和女性朋友之间。”

    “废话,我有男性朋友吗?!”

    “好像……是没有,但不排除以后。”

    慕薇薇一双眼眸快要冒火了,“就算以后我有男性朋友,吃一顿怎么了?天能塌吗?”

    叶少辰对这个答案嗤之以鼻,她把其他男人当朋友,可那些男人呢?南宫昊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啊”慕薇薇快被他逼疯了,尖叫了一声说,“现在都闭嘴,我不想和你说话。烦死了。”

    叶少辰抓住她的肩膀,表情严肃的说,“不许你烦我。”

    慕薇薇不甘示弱,反问他“你做了让人讨厌的事,还不许我烦?!”

    “我刚刚都道歉了,以后不会出尔反尔了。”

    “你道歉我就要原谅你吗?”慕薇薇重重的哼了一声,睁开他的双手扭过头看窗外。

    她生气叶少辰出尔反尔是一方面,更生气的是他不给自己空间,每天除了公司就是叶家,一天24个小时有一大半时间都是和他在一起,完全没有私人空间。

    叶少辰也是无奈,他打电话的时候刚从金库出来,突然很想知道这个萧汐冉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让慕薇薇开心成这样,于是打电话给保镖问了地址,没想到惹她生了这么大的气。

    气氛僵滞。

    坐在前面的两个保镖大气不敢喘一口,生怕叶少辰的怒火扩散到自己身上。

    ……

    回到叶家,慕薇薇怒气冲冲的上楼,连王管家和她打招呼都没有理睬,王叔正在纳闷,叶少辰又脚步匆忙的从他身边经过,表情焦急。

    王管家一看就知道,少爷惹少奶奶生气了。

    天呐,刚过了一段安生日子,少爷又怎么了?王管家很担心。

    慕薇薇房间门口,叶少辰耐心的敲着门,低声说,“薇薇,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你才原谅我?薇薇?”

    门‘嚯’的拉开,慕薇薇冷漠的看着他,“给萧汐冉道歉。”

    “不可能。”叶少辰想都没有想拒绝,让他给慕薇薇道歉他能做到,但是给另一个女人道歉,简直天方夜谭。

    “那还说什么?”说完,慕薇薇就要关门,却被叶少辰用手挡住。

    “换个条件。”他低头看她,眼角带着笑和几分讨好。

    慕薇薇却不妥协,“就这一个条件。”

    “她骂我骂的跟孙子似的,我还不能回嘴吗?”叶少辰有些吃味,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把自己的女人迷成这样。

    慕薇薇一提起这事就怒了,“对,是她骂你的,那谁先说看清自己位置的?你不说这话汐冉能骂你吗?她不过是想替阿妍出口气,你那么着急上火的干什么?”

    “薇薇,你脑子被她灌**汤了吗?萧汐冉只是你的朋友,我才是你丈夫,你怎么能帮着外人说话呢?”

    慕薇薇冷笑,“叶少辰,那你就认真想想,你这个丈夫做的合格吗?”

    叶少辰被她的话刺了一下,因为她戳到了他的心头,他这个丈夫从一开始就没有合格过。

    “我要睡觉休息了,请离开。”慕薇薇下逐客令。

    叶少辰当然不能就此罢手,权衡了一下轻重,他说,“把手机给我,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道歉。”

    慕薇薇心头意外,他居然肯退步?随即转身从包里掏出手机给他。

    男子汉能能屈能伸,不就是道歉吗?反正也不当着她的面,不用看她讥讽的眼神。

    叶少辰低头找到电话号码,靠在墙上深呼吸口气,摁下通话键。

    那边响了三声,手机接通,背景音有些嘈杂,不远处还传来服务员小妹的声音,“需要饮料吗?这一款是我们店新推出的……”

    “喂?阿妍,有事吗?”萧汐冉的语气很欢快。

    叶少辰望着慕薇薇,语气冷淡的说,“我是叶少辰。”

    那边愣了两秒钟,音调立刻就变了,带着几分嘲讽,“叶总?什么事儿啊。”

    “刚刚我说话太过分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哈哈,叶总这是道歉呢还是命令下属呢?有你这样道歉的吗?”

    叶少辰二话没说挂了电话,对慕薇薇说,“她说没关系。”

    慕薇薇怀疑的看着他,“真的?”

    “真的,不信你打电话问。”叶少辰把电话给她,紧张的看着她。

    慕薇薇看了他两眼,将手机装在兜里继续关门。

    “嗳,我都道歉了,你怎么还拒我于门外啊。”叶少辰忙挡住门框。

    “我今晚不想看到你。”慕薇薇嘴上这么说,语气却没有那么严肃了。

    “那你是说,明天就想看到我了?”叶少辰笑嘻嘻的问。

    “或许吧。”

    叶少辰点点头,让开门框,“那我们明早见。”

    回应他的是关闭的门声。

    好吧,有时候夫妻也需要各自的私人空间,他要渐渐适应。

    早晨,叶少辰看到坐在餐桌旁的慕薇薇,给了她一个暖洋洋的笑容,“昨晚睡的好吗?”

    慕薇薇喝了一口牛奶,平淡的说,“前所未有的好。”

    叶少辰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也不计较,不过看样子,她似乎不生气了。

    “等会儿告诉楚轩,我把东西存在了金库c区的o号保险箱里。”

    慕薇薇的表情认真起来,“你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叶少辰从兜里拿出一把镀金钥匙给她,“这是保险箱的钥匙,没有这把钥匙他们开不了保险箱。”

    “万一他们打开了保险箱,拿到了藏宝图呢?”

    叶少辰安慰她,“放心,他们拿不到,就算拿到了也是假的。而且上面的地图,我做的只有我认识,到时候他们还得来找我。”

    “好吧,希望一切顺利。”

    吃完饭,叶少辰特意把慕薇薇送到了mk公司楼下。

    当楚轩看到她桌上的钥匙时,意外的看着她,“你把钥匙都弄到手了?”

    慕薇薇面无表情的说,“其实也是巧合,你还记得上次在叶少辰书房找机关的时候,书架最上面放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箱子吗?”

    楚轩想了想,确定道,“对,我记得有一个,我觉得叶少辰不会把藏宝图放在那么明显的地方,所以就没有管,难道……”

    “就是在那个黑箱子里面,我昨晚把叶少辰用药迷晕了,小箱子的密码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里面放着关于金库保险箱的合同和这把钥匙,我想着这把钥匙应该有用,就拿出了。”

    楚轩激动的说,“当然有用,这样就少去我们很多麻烦。”

    慕薇薇假装焦急的问,“那你们什么时候动手?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我真的很想快点见到我儿子,我再也不想被你们摆布了,真是受够了这种生活。”

    楚轩拿起钥匙认真的看着,嘴上说,“不是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吗?我总要把这件事安排妥当。”

    慕薇薇尽量把戏做足,“你尽快去重新配一把钥匙,我要把这一把还回去,万一被叶少辰现我偷了钥匙就完蛋了。”

    “这种钥匙是金库自己做的,材质是特制的,全球只有一把,想要短时间内复制一把出来根本不可能。”

    “那怎么办?”

    “不怎么办,我就去用这把钥匙去开。”楚轩挑眉看了她一眼,露出奇怪的笑,“你怕什么?叶少辰现在对你非常痴迷,为了救你,都能用藏宝图来换,偷一把金库的钥匙,你还怕他会杀了你不成?”

    慕薇薇心头有一把怒火在燃烧,“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男人是什么货色难道你不清楚吗?他喜欢我只是因为我和他妻子很像,万一被他现我一直在欺骗他,拿走了他最珍贵的东西,你如果是他,会放过我吗?笑话!”

    楚轩被她的怒气怼的说不出话来,不过她说的对,如果他是叶少辰,深爱的人这么骗他,那他一定会将对方碎尸万段。

    “还有,一旦你们取到了宝藏,叶少辰现钥匙不见了,一定会第一时间怀疑到我的头上,我不能承担这样的风险,所以,我不管你采用什么办法,我给你两天时间,这把钥匙我要还回去。”

    楚轩一阵烦躁,“我知道了,你就尽量拖住叶少辰,让这几天他千万不要有去查看保险箱的念头就行。”

    “知道了。”慕薇薇愤然起身,拎起包包踩着高跟鞋走出楚轩的办公室。

    ……

    金盾公司,a市最专业也是安全系数最好的金库。地下从公司成立到现在,没有生过一起被盗事件,信誉极高。

    晚上七点是保安交班时间。

    “听说这两天不太平,你们组值夜班的时候要打起精神。”安保经理告诉带班组长。

    “你放心吧经理。”组长说。

    安保经理点点头换衣服下班,组长取出,站在进入金库的第一道门口。

    十点多,金盾公司的副经理突然来到了地下室,组长收起身上的,公事公办,“冯总,你来这里有事吗?”

    “我收到反馈,c区的通风口有问题,我去检查一下。”说着,冯经理刷脸要进去,却被组长挡住。

    “冯总,按照规定,您不能一个人进去,而且现在是晚上,您应该下班了。”

    冯总把他这个小保安没有放在眼中,“我什么时候下班,不需要你一个保安来决定,再说我只是进入看看,几分钟就出来。”

    组长仍旧坚守岗位,“不行,这不符合规定。”

    冯经理冷冷的盯着他看了会儿,突然笑了,“我记得你姓龚,家里有个刚出生的儿子,父亲还常年有病,是不是?”

    小组长警惕的望着他,“冯总,这是我的私事。”

    冯经理凑上前,意味深长的说,“小龚啊,我们都是给公司工作的,c区是我负责,明天大老板要下来检查,我不想让他挑出毛病,所以想要进去看看。你不用担心,金库下面到处是监控我能干什么?”

    小组长还是一脸的绝强,总之一句话,“不符合规定。”

    “小龚,我听说你平时工作很认真,你们经理年底就退休了,新的安保经理会在你和其他两名组长中选一个,你行我一个方便,到时候我也帮你一把,怎么样?”

    小组长眼波动了动,咬着下唇不说话。

    冯经理双手背在后面,一只匕从袖子中滑出,他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小组长还不同意,他只好铤而走险了。

    “好吧,但是你要尽快出来。”小组长妥协道。

    匕搜的又放进了袖子中,冯经理笑道,“我很快就出来。”

    刷脸,通过。外面这道厚厚的钢铁门缓缓打开,里面还有一层防爆门,小组长输入密码,防爆门也缓缓开启。

    冯经理快闪进门内,里面一片明亮,他快步走向楼梯,一直下到地下三层,这里就是他每两天巡视一次的bsp; 门锁是指纹输入,冯经理先用自己的大拇指输了一次,接着从西装里兜里取出一个纸袋,又从纸袋取出一个薄薄的人造皮肤,上面是另一位经理的指纹,他小心翼翼的将皮肤套在自己手上在门锁上输了一下。

    “嘀”绿灯闪烁,厚厚的钢铁防爆防钻门打开了。

    这里就是c区的库房,常年恒温恒湿,并配有全球先进的生物控制系统,一旦哪项指标不正常了,总控制里就会亮起红灯,所以根本不会有通风的问题。

    冯经理显然对这里很熟悉,一进c区就找到了o号保险箱。掏出两把钥匙,双手颤抖的打开保险箱,刚看到里面放着的一张旧旧的羊皮纸,一声尖锐的报警系统瞬间响起,在寂静的地下室显得很是恐怖。

    冯经理知道自己被现了,一把抓起羊皮纸塞进衣服就向外跑,可是他如何逃得走?c区还没有跨出去,一把就对准了他,同时来的还有金盾公司的大老板,以及公司总经理。

    “冯剑星,你太让我失望了。”大老板遗憾的说。

    冯剑星看形势不对,动作利索的拿出匕刺向三人。

    “嘭”大老板毫不犹豫的掏出腰间的,打在他腿上。

    冯剑星应声倒地,痛苦的**,保镖上前踢掉他手中的匕,搜出他身上的藏宝图和人造指纹。

    “哼,真给我长本事。”大老板对身边的总经理说,“找人把这里洗干净。”

    “是,老板。”

    “把他给我带上来。”

    叶家别墅。

    叶少辰洗完澡准备搂着美人入睡,接了一个电话后,情绪兴奋起来,“楚轩的人刚才行动被抓住了,我去一趟。”

    慕薇薇也有些激动,“他终于动手了,都把钥匙还回来三天了,我以为他放弃这次行动了。”

    叶少辰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这伙人对宝藏那么痴迷,总要把事情安全的万无一失才行动,却不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他系好扣子穿上裤子俯身在慕薇薇额头吻了一下,“你先睡,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噢,你注意安全。”后面的四个字完全是她随口说出,说完了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叶少辰却怔住。

    她好像是第一次主动的关心他,像是一位妻子叮嘱外出的丈夫常说的话。

    “我知道,我会平安回来的。”叶少辰深情的看她一眼,转身出门。

    半分钟后,慕薇薇“啊”的一声栽倒在**上,用辈子捂着脸自言自语,“我刚才说了什么?那不是我说的,刚刚那不是我,不是我……”

    深夜,路上的车不多。章贺开的很快,半个小时就到了金盾公司。

    大老板在门口迎接叶少辰,点头哈腰的说了句什么,叶少辰很震惊,然后急匆匆的进了公司大门,隐在街头的一辆车里又灯光闪烁,很快又暗了下去,好像在用手机。

    等进了下行的电梯,叶少辰才笑着握了握大老板的手说“多谢。”

    大老板挺直了腰板,笑道,“你我之间不用说这个谢字,再说,我还要感谢你帮我找出公司的这个败类,要不是你提醒最近有人会动手脚,我这几年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公司信誉就全毁了。”

    “你刚说了我们之间不用谢字,你却谢我。”

    “哈哈哈……好好,不说了,走吧,去看看。”

    两个人来到地下金库的办公室,冯剑星坐在一张凳子上,伤上绑了纱布,暂时止住了血。腿脚没有绑,反正他也跑不了。

    “你问吧,有事喊我。”大老板说,他深知这个江湖的道理,不该他知道的,他不想也不愿意知道。知道的秘密越多,你离死亡就越近,更何况他的生意就是帮这些富贵名人守住他们的秘密。

    叶少辰点点头,等大老板保镖出去了,才看了眼桌子上放着东西,靠在桌子边沿,双手抱胸冷酷的问他,“是谁让你来的?”

    冯剑星扭过头不说话。

    “你怎么会有我保险箱的钥匙?”叶少辰继续明知故问。

    对方冷笑一声还是不说话。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叶少辰冷笑一声,“我就是很好奇,你怎么会和楚轩勾搭上的,你们一个是香港的有钱公子哥,一个是普通白领?”

    楚轩这个名字一出口,冯剑星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

    “我不认识你说的楚轩。”他硬着头皮说。

    “冯剑星,我实话告诉你,你今天是不会活着走出金盾的,你说不说都是一个死字,但区别是,你如果说了,我就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叶少辰脸上全是阴险,冯剑星打了个哆嗦,这个男人的狠毒曾经是出了名的。

    叶少辰死死的盯着冯剑星,继续问,“我再问你一遍,你和楚轩到底什么关系?”

    冯剑星咬着牙在做思想斗争,可叶少辰却并不想给他想的机会,操起身边的一把椅子就抡了过去。

    “咚”这是金属和血肉相撞的声音,冯剑星被巨大的力道掀翻在地地上,捂着剧痛的肩膀抖,很快,单薄衣服下滑出了几道血痕,嘴里也涌出了一股血,顺着嘴角流出来。

    “还不说?”叶少辰话音刚落,又准备拿起桌边的花瓶砸向他的头,冯剑星被打懵了忙用手抱着头求饶,“我说我说,别打了。”

    他真的怕叶少辰把他活活打死在这里。

    叶少辰了然一笑,将古董花瓶放下,“早说不就好了?非得挨这一板凳。”

    冯剑星龇牙咧嘴,吐了口带着血的唾液,从地上挣扎的爬起来,坐在刚才的凳子上,喘了口气说,“我和楚轩的确认识,是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认识的。回国工作后就断了,没想到他前几天突然上我,说让我帮他做这件事,我当时一听就傻了,监守自盗是公司的大忌,被现后不仅仅是开除这么简单,我当时想都没想拒绝了。”

    说到这冯剑星停住了。

    叶少辰瞄了他一眼,幽幽的问,“那你后来怎么又答应了?”

    冯剑星顿了片刻,咬着唇说,“我在国外的时候染上了大麻,一直没有戒掉,回到国内后偶尔磕点药,家里的积蓄和工资全都买了摇头丸之类的,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楚轩用此要挟我,说如果我不帮他,就让我身败名裂。”

    叶少辰苦笑,“就为了这点好处?”

    “他还承诺,如果帮他拿到想要的东西,就替我还了三百多万的高利债,而且无偿十千克毒品给我。”

    “哈哈哈……十千克?十千克也值得你犯这样的险?厉害厉害。”

    冯剑星追悔莫及,噗通跪在地上央求叶少辰,“叶总,我什么都说了,你就放过我吧,我一定滚得远远的,永远不在a市出现,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叶少辰突然想起什么,问他,“你和楚轩熟吗?”

    冯剑星摇头,“不熟,就国外留学的时候是同班,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一次。”

    “那你知道他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在留学的时候,”叶少辰顿了顿,在后面加了一句,“关系好的男性朋友。”

    冯剑星认真回想了一下,“他当时人缘很好,要好的男性朋友很多,但是特别好的……似乎没有。”

    “你知道他喜欢男人吗?”叶少辰直接了当的问。

    “哈?”冯剑星惊讶万分,“楚轩?喜欢……男人?我,我不知道啊。”

    “那你再想想,他在学校的时候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冯剑星此时的脑子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还沉浸在楚轩喜欢男人这几个字上,但还是努力回想一阵,“好像是没有听过他有女朋友,原来是这样。”

    叶少辰无语的瞪了他一眼,从他口中一点线索都没有问出来,真想一崩了他算了。

    一个多小时后,两个彪行大汉拖着死气沉沉浑身是血的冯剑星出来,将他扔进了叶少辰的后备箱。

    叶少辰和大老板握手告别,坐上那辆车向郊外驶去。

    车子出了市中心,章贺对叶少辰说,“少爷,那辆车一直跟在后面,没有开灯。”

    叶少辰冷冷一笑说,“喜欢跟就跟着,他们不来我们演戏给谁看?”

    车子一路向东到了海边,到一个较低的海岩边停下。叶少辰指挥章贺把人从后备箱拖出来,然后直接扔了下去。

    海浪涛涛,一瞬间就没有了人影。

    “回吧,折腾这一晚,累死了。”叶少辰说。

    “是,少爷。”

    卡宴从海边离开后,一辆黑色的小车来到它的位置,下来一个人朝海里看了眼,除了泛着月光的海浪,什么都没有。

    ……

    a市楚妍公寓。

    一地的破璃碎片和水渍,还有几盆被毁坏的盆栽,以及垂死挣扎的小鱼。

    破坏者坐在沙上喘着气,失败了,又失败了,他都计划的那么周密了,专门找人在今晚黑了金盾的监控系统,找人窃取了一个经理的指纹,居然还是失败了。

    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看叶少辰和慕薇薇的反应,不像是串通好的,否则叶少辰不会给钥匙,他没有那么傻,万一成功了他将错失一大笔宝藏。

    难道是冯剑星在行动的时候被人觉了?

    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冯剑星,他会不会把自己供出来?

    正想到此,手机响了。

    迅的抓起来一看接通,“喂?”

    “老板,冯剑星死了。”

    楚轩怔住,“死了?你确定?”

    “是,我亲眼看着叶少辰把冯剑星拖进车,来到海边把他扔了下去,等他走了我过来看了眼,早就没人影了,而且把冯剑星拖上车的时候,他浑身是血,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就死了。”

    楚轩呆滞了许久,才说了声,“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楚轩觉自己浑身无力,他很少杀人,可是刚刚一个人却因为他死了,还是曾经的同学。

    他的双手也要像那些人一样,染上鲜血吗?

    难受了好一阵,楚轩又想起刚才的问题,冯剑星到底对叶少辰说了没有。

    他想给慕薇薇打电话问一下,但算算时间,叶少辰还在回程的路上,问了她也不知道。

    现在只能等天明了。

    再说这边。

    叶少辰回到叶家别墅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不想把这一身的血腥味带到**上,叶少辰钻进浴室洗了个澡才爬到**上。

    慕薇薇睡得很熟,她本来是在等叶少辰的,但是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将她圈进怀中,叶少辰很快也进入了梦想。

    清晨,慕薇薇翻了个身,感觉到搭在腰间的手,猛地回想起昨天的事情,也不管叶少辰是不是在沉睡,一把摇醒他,“昨晚怎么样?”

    叶少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嘟囔道,“我昨晚四点才回来,让我再睡会儿。”

    慕薇薇很想追问下去,但是看到他红的眼底,就有些不忍心了,悄悄的起**洗漱,**上某人唇角露出**溺的笑。

    她,似乎越来越在乎他了呢。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慕薇薇吃了早饭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叶少辰睡醒,虽然有无数次冲动想上次把他摇醒,但硬是忍住了。

    她要做一个有教养的人。

    电视上在播一部侦探片,还是慕薇薇最喜欢的那个男演员主演,看了几分钟后,她就忘了楼上的叶少辰。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将她从精彩的剧情中拉出来,翻出手机一看,是楚轩。

    她调小了电视的声音,深吸一口气接通电话。

    “喂?”声音很轻很低。

    “任务失败了,叶少辰回去有没有说什么?”楚轩的声音听起来很低落。

    慕薇薇说了声“稍等”,起身来到户外,假装语气急躁的问,“怎么会失败?你不是说没有问题的吗?”

    楚轩也怒了,“我他妈怎么哪里出了问题?叶少辰呢?”

    “还在睡觉,他快天亮的时候才回来。”慕薇薇实话实说。

    “好吧,注意观察他的态度,或许他已经知道了我是这件事的幕后主使。”

    慕薇薇语气吃惊的问,“为什么会这样?那我岂不是也要暴露?”

    “昨天晚上去取藏宝图的人被抓住了,而且……”楚轩停了片刻,“他死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招出我。”

    慕薇薇的脑子“嗡”的一下,胸口像是被压了块石头,艰难的问,“你说,他死了?”

    “对,是叶少辰杀了他,而且连夜扔进了海里。”

    慕薇薇的呼吸急促起来,死人了?有人在这个计划中死了?叶少辰不是答应过她,以后再也不杀人吗?为什么?为什么又杀人了?

    楚轩听这边没有了声音,似乎感受到了慕薇薇的惊恐和害怕。

    “阿妍,你要稳住,不管叶少辰问你什么都说不知道,他现在没有证据,唯一的人证也死了,他不能拿我们怎么样的……阿妍?阿妍?”

    慕薇薇大大的喘口气,像是从梦魇中醒来一般,轻声说,“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