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望族风流 梦回故都

第349章 进京城而不入

    纪宁也不是想在纳兰吹雪面前表现的有多么像一个正人君子,他跟自己的丫鬟发生任何事情,在这年代都是被认为理所应当的,就好像贾宝玉和晴雯之间那种心照不宣的关系一样,纳兰吹雪虽然自幼孤苦,但总算是有官宦人家的出身,她对这种事也会见怪不怪。

    让她去见怪,她也没那种智计,因为纳兰吹雪本身自己就是个小迷糊。

    此时在窗外的纳兰吹雪就在想:“那姑娘就是纪宁的小丫鬟吧?她来纪宁的房间做什么?真是让人厌烦,她来了我就不能跟纪宁继续商讨到京城后的安排了……她怎么走了?她怎么看上去有些失落?”

    雨灵走了,纳兰吹雪也不好意思再进去,便动身离开了客栈。

    第二天一清早,雨灵很早就爬进自己的马车,纪宁也没去多问,车队一行往京城方向出发,队伍一行有十几辆马车,也可谓是浩浩荡荡,纪宁这边的行礼已经是很少的,唐解等人近乎都是拖家带口,到了京城后他们也不准备住在客栈里,而是准备找民居来居住,为了居住方便,一行人也是商量找几个相邻的宅院来安顿,甚至也计划让纪宁跟他们一起过去租院子。

    中午吃饭的时候,唐解又提到这问题:“……永宁,你看我们住在一起也能方便一些,以后吟诗作赋赏花问月也都是一件雅事,如果住的太远,平日里有学问上的事情要请教,总是不方便见面!”

    纪宁道:“我住在客栈里,只是为了方便,毕竟我们主仆一共才二人,住院子的话也会有些不合适!”

    “永宁,这样吧,到京城后再行定夺,即便你执意要住客栈,最后我们也找几间相邻的客栈,这样我们在一起也能方便一些!”韩玉突然补充了一句。

    纪宁登时有些尴尬,心想,谁要跟你在一起,我自己跟小丫鬟住在客栈里,虽然人流复杂了一些,但总算可以有地方落脚,去什么民居里居住,就一定比在客栈里居住要安全?

    最后纪宁也没定下来,几人也不勉强,商量了到京城后的一些安排。

    唐解和韩玉,毕竟已是参加过一次会试的人,对京城的情况有所了解,他们上次来的时候还会对京城的环境多有不了解,可现在他们的情况就要好很多,甚至在没进京城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进京城后的一些衣食住行的计划,在这点上纪宁始终有些不及。

    纪宁在才学上可以独领风骚,在算谋上也可以超人一等,但有些经验没有,他就是没有,京城没去过也就是没去过,他总不可能在进京城之前就会对京城所有的环境了若指掌,他只能先判断一些可能会遇到的麻烦,到京城后更多的是见招拆招走一步看一步。

    ……

    ……

    中午一行人休息的时间并不长,一天走六十里路,在这年头还是很赶的,即便在靠近京城这种近乎平坦的路上,走起来也不会那么顺心。

    京城检查来往车辆和行人的衙差不少,这些人都是五城兵马司的人,他们的任务除了来盘查路人维持京城治安的责任之外,更多是征收进出进城的一些苛捐杂税。

    还没到城门,基本一个商贾就要被扒三层,如果再加上城门税,一般商品过城门就要增加成本三到五成。

    但这天的官兵搜查,却不单单是搜查来往的商贾,就连很多百姓也会被拉到一边搜查一番,甚至连女眷都要扯皮许久。

    “怎么回事?”因为队伍停下来,纪宁从马车上跳下,问了一句前面的车夫。

    “纪公子,听说官兵在前面搜查乱党,官道上可能会有些麻烦,眼看这都日落黄昏了,如果不能在天黑之前到京城,恐怕只能在城外的客栈歇宿,这可就有些麻烦了!”老车夫有些着急道。

    这些车夫,都是在出了大运河上岸之后,才刚在当地找的,他们也算是京城通,有什么事问他们会很方便,他们也能知道很多外人所不知道的秘辛。

    纪宁问道:“是什么乱党?”

    “不晓得,那是官府的事情,我们哪里敢多问,这位公子,您也是往京城去赶考的考生吧?照理说您的车驾不会有事,即便在搜查人,只要是举人老爷的车驾,他们都是应付了事的,不过还是适当给点过路银子当作打赏为好!”老车夫道。

    纪宁没再说什么,他上马车继续去等候。

    车辆行驶的很慢,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后,一行人才终于到了检查设卡的地方,官兵很嚣张,上来就要喊打喊杀的,或许也是把这车队一行当作是北上经商的商贾,在知道这些人是从金陵城来的举人,他们的态度马上就变了。

    有文名的人,就是跟没文名的不一样,士农工商的社会地位是不变的,纪宁等人已经是士族阶层,而这些官兵最多只是夹在士农之间而已。

    在知道纪宁等人的身份之后,这些人的搜查更类似于敷衍了事,匆匆调查之后,纪宁便回了马车,雨灵从马车上下来也连问都没问,就给放行。

    过关卡过的倒是容易,只是耽误的时间没人给补上,天黑之前进不了京城,城门就是会关。

    当纪宁看着紧闭的城门时,有种望而兴叹的感觉,偌大的京城,居然连门口都进不去,就算是有路引和官凭也一点用都没有。

    “如果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些官兵是跟城外的客栈是一伙的,喏!”谢泰说了一句,纪宁顺着他的目光看着城外一些客栈在外迎客的伙计,纪宁也有些无奈。

    都已经在京城脚底下,却不能进城,始终会有些窝囊,住在城外和城门内的感觉也是不同的。

    “永宁,还是暂且落脚吧,我们总不能再折返回去,明早一早应该就能进城了!”唐解过来说了一句,也开始安排车队的人到周围的客栈里去。

    几人也都算是士族阶层,找客栈也会找干净体面的,尤其是气派,唐解等人也是舍得花银子的人,毕竟进京赶考三年只有一次,他们也不想太亏待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