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第四十章 小生命

    洛邱对于黑水的印象并不多。

    虽说和黑水有过一次的交易,但也仅仅只有一次,并为算是熟客的程度。

    但即便如此,也是客人。

    俱乐部的老板对于客人,从来都会表现得礼貌。

    “这位客人所能付出的,不足以做到这一点。”

    洛邱给了黑水答案:“而他体内所能诞生出来的,也将不会是他原本的灵魂。”

    黑水茫然地微微摇头。

    洛邱此时看着那仍自敲着自己身体的他,轻声道:“这里面的只是一个借由了这具身体残留的执念以及这段时间的回忆所诞生出来的,全新的灵魂。它或许会对母亲这个概念存有很深刻的烙印,但他不会知道自己曾经是谁……它只会像是一个新生的婴儿一样。比如它现在的痛苦,只是这段时间的记忆被否定了。”

    初生。

    或许从他见到了沈美缓的那一刻,就如同所有生灵诞生之初,把第一眼看见的当作是至亲。

    “不对……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他会拒绝她母亲?”黑水试图去反驳。

    但她的此时的认知无法媲美能够观察得到灵魂世界的俱乐部老板。

    “我说了,它是从残留的执念和这段时间的共同回忆之中诞生的。那些都是它成长的养分……”洛邱忽然看了沈美缓一眼。

    这位处于迷茫和不知所措的母亲此时呆呆地低着头,像是听不到任何的事情。

    她或许应该能够听见的,只是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

    “既然是它成长的养分,自然天生就带着了刘家辉部分的烙印。”洛邱看着黑水,轻声道:“所以它,本能地会反感。即使它还不懂得思考太深,却能够感受得到。”

    “因为初生,它无法用正确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即便痛苦了……”洛邱顿了顿,仿佛也在思考着最为合适的话,“即便痛苦了,恐怕也只懂得伤害自己了吧。”

    即便痛苦了,恐怕也只懂得伤害自己了吧。

    言在耳,在她的耳中,很清晰地传入了沈美缓的耳中……她的心中。

    她猛地一下抬起了头来。

    他的脑袋依然在疯狂地撞击着地板,却忽然间撞到了柔软的东西……撞到了那只曾经抓起过来他的手,那只握过了他的手。

    “够了。”沈美缓低泣着,“够了。”

    她抽了一下鼻子,深呼吸了一口气,就这样抱紧了这个他的脑袋,“够了……不要再伤害自己了。”

    那是他听过最温柔的声音,让他身体停了下来的声音……让它停止了哭泣的声音。

    “够了。”她又轻声说了一句……一句又一句,“够了。”

    黑水不忍看着一幕,她下意识地转过了头去……听着这个女人,以温柔的语气,以仿佛是在给闹别扭不愿意睡去的孩子讲故事的声音,轻轻道:“别哭了啊,妈妈很普通,妈妈也会害怕……所以,别哭了啊。”

    他不动了,就这样静静地呆在了母亲的怀中。

    没有心跳的他却能够听见这具温暖的身体之中传来的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它没有太多的记忆,但却仿佛曾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样的心跳声。

    即使忘记了……但是身体一样残留着这种感觉。

    那是他还在她的身体之中,还在那温暖的胎中,在充满了羊水的,天下最安全的空间之中,所听到过的,能够让他安稳的声音。

    他在母亲的身体内,所听到的,来到这个世间上的第一道的声音。

    妈妈的心跳声。

    在那腐烂的喉咙里面,在那或许更加腐烂的身体之中,在仅有黑水以及洛邱所能够听到的,它那即将崩溃的世界之中,有什么冲破而出。

    它在沈美缓的怀中,像是第一次学会了开口说话的幼儿般开着口。

    它喊:妈。

    妈。

    ……

    “它……它稳定下来了。”

    黑水不知为何,只感觉松了口气。

    或许还有一点的庆幸。

    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位苦痛的母亲,她却是暗叹了一口气。未几,黑水忽然走到了洛邱的身边,低着头轻声说道:“我想向你买一样东西。”

    说着,她便咬了咬牙,低着头从洛邱的身边走开……她并没有走远,不过是走到了一旁的另外一部游乐中心的机子旁边。

    洛邱看了一眼这对母子……这个初生的灵魂经历了灾难,远比之前还要更加美丽一些。洛老板甚至不舍这一份美丽,不愿意挪开自己的脚步。

    只是……有客人要谈生意了,他不得不暂时离开。

    还好并不远。

    “黑水小姐,不知道您想要买些什么?”

    面对着客人的时候,他总是这样的专心……即便那个初生的灵魂对他的吸引力此时要更大一些。

    黑水此时却问道:“它现在不会死去了吧?”

    洛邱点了点头道:“不仅不会,还会更加强壮一些……灵魂是很奇妙的东西,它或许会下一刻死去,但它也或许会在下一刻重生。嗯……如果用修道这方便来解释的话,大概就像是破而后立吧。当然,我对修道的事情其实一窍不通,不破不立这样的话也只是看了一些杂谈的书学会的,希望不会在黑水小姐的面前班门弄斧。”

    班门弄斧?这确实不是在讽刺吗?

    黑水淡然地看了这位俱乐部的老板一眼,尽管她可以很清楚地听出来,对方真的是有着近乎苛刻一样的谦卑,并且诚实。

    可是她还是听着很……不爽。

    “那……那他的身体?”

    “会继续腐烂,但还能够保留行动的能力。”洛邱想了一会儿道:“但腐烂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会停止下来……这是沈美缓的购买力所能够达到的最大程度了。”

    黑水吁了口气,点了点头,脸上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她此时看着洛邱,看着这男人并没有倒影着任何东西的双眼。忽然之间,她把她的衣领拉开。

    黑色的连衣裙与白皙的肌肤,仿佛形成了这世界上最鲜明也是最美丽的对比。

    当衣服缓缓褪下,来带胸口之前的时候,黑水才停下了手……她用手指就在自己的胸口上,轻轻地划过。

    指上射出的锋利的指甲,残忍地在这片无暇的肌肤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伤口裂开,殷红色的血便开始冒出……但与此同时,一点点宛如金汁般的液体,也同时伴随着红色的鲜血流出。

    黑水脸上露出一点的疲态。她咬了咬牙,以手掌覆盖在伤口上,片刻之后,她才松开了手掌,把它伸在了洛邱的面前。

    她的掌心之中,一滴如同泪珠般的金色珠子,缓缓浮动着。

    “一滴精血,够不够。”

    “黑水小姐的一滴精血,价值巨大。”洛邱这时候点了点头,却道:“可黑水小姐,您还没有说,到底想要买什么?”

    黑水淡然道:“你们不是无所不知?为何还要问我?”

    “我明白了,尊敬的客人。”洛邱躬身示意。

    那滴精血就这样浮动在半空之中,脸色变得苍白的黑水此时转过了身去,开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洛邱打量着这滴精血的时候,忽然道:“看来黑水小姐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讨厌人类。”

    “你错了,我对人类一向没有好感。”她微微地侧着头,“她对我来说,仅仅只是一个母亲的身份。”

    “这样……”洛邱微微一笑。

    大概是……妖也有情吧。

    “一个问题。”黑水忽然也问道:“你们,总是那样以不对等的信息来欺骗顾客吗?”

    “黑水小姐为何这样说?”

    黑色冷笑道:“不是吗?一开始,你们就没有对她说那是她的另外一个儿子,这不就是不公平了吗?还是你以为,如果她知道了这是另外的一个儿子,就不愿意做这次的交易了?所以才保留?”

    但黑水没有听到马上的答案。

    她摇了摇头:“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你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做善事的地方,就这样吧。”

    她不选择去看到最后……她能够感觉到这个俱乐部能够很好地给出她需要的东西。

    可当她快要离开这家游乐中心的时候,却听到了这样的话。

    “如果直到死了,也没有再和自己母亲创造回忆的机会……对他,也是否公平。”

    这样的,回应。

    仿佛是叹息声。

    出门前的这一刹那,听到了这样的回应,黑水下意识地慢下了自己的脚步。

    她忽然不懂,不懂这位模样看起十分年轻,却拥有着恐怖能力的老板了。

    他……是在怜悯他吗?

    从一开始。

    黑水不知道,她也想不明白。她和自己说过,是不会向这个地方提出交易要求的。可讽刺的是,那言犹在耳的决心,才没多久就被自己亲手打破。

    低着头,黑水离开了这个地方……一滴精血对她来说,对于现代给予妖类生存的环境来说……

    总之,她将迎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虚弱。

    ……

    ……

    洛邱把早就被扔到了地上的打乌龟机子的锤子捡了起来,取了纸巾,把上面弄脏了的地方抹干净。

    沈美缓还想是不在意……她现在只是在意着她怀抱之中的他。

    不管到底是他还是它,她只知道……这也是她的孩子。看着它闭着眼睛,沉沉睡去的样子,沈美缓轻轻地拎起了他的手指。

    就像是她才刚刚生下家辉和家杰这两兄弟的那一天,第一次抓起兄弟俩小小的手掌的那一天。

    可洛老板还是走到了她的面前。

    洛邱蹲下了身来,这动作一下子就惊动了这位母亲。她惊恐地看着靠近过来的洛邱,正打算说话的瞬间,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

    连说话的能力也仿佛被夺取了般。

    她惊恐地看着洛邱把手掌放在了它的胸膛上,从这里面抓去出来了一点点纯白色的光芒……沈美缓想要摇动自己的脑袋,她想要睁大自己的眼睛,她想要阻止这一切。

    可她依然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

    却见洛邱打量着那最终抓取成型,停留在他掌心之中的纯白色光球,露出了痴迷的目光。

    良久,当沈美缓已经留下绝望泪水的时候,洛邱才轻声道:“别怕,会变好的。”

    他把手中的光球,一下子打入了沈美缓的肚子之中光球一瞬间没入,彻底消失不见!

    沈美缓终于恢复了自己的行动能力,她一下子便愤怒地紧抓了洛邱的手臂,“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已经这样了,你难道还不能放过他吗?”

    “听。”

    洛邱解开了她的手,翻过来抓住,然后缓缓地她的手掌送到了她的肚子,贴了上去,“听和感受。”

    沈美缓一怔,猛一下抬头。

    “感觉到了吗?”洛邱轻声道:“这个小生命。”

    她感觉到了那种作为女人才能够感觉到,也曾经感觉到的感觉……那种小生命正在她体内酝酿的感觉。

    ……

    如果有来生。

    还做你的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