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第二百六十章 水面之下

    后半夜的王宫,守卫依然的森严。

    一道人影此时正鬼鬼祟祟地在王宫当中缓缓心惊胆颤地行进着……伊本,真正的伊本。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处,总感觉这个地方痛得厉害他有些忘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醒来之后,就发现了自己藏身在一个大水缸当中,而和他一同混进来王宫的假公主还有另外两个家伙,都已经不见。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伊本完全处于信息闭塞的状态,但隐约中他感觉自己似乎错过了许多事情尤其是王宫的守卫看起来居然这样的森严。

    幸好身上此时穿着的是侍卫的服装啊。

    “站住!”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喝声……伊本顿时一惊,身体变得僵硬了起来。他咽了口口水,才缓缓地转过身来。

    只见六个一组的王宫侍卫,此时正手持武器而来,看情况是正好巡逻到了这里,看见了正在这里鬼鬼祟祟的伊本。

    这个伊本也是机智,此时双手放在了腰带之上,装着正在系带子的模样,脸上也换上了点头哈腰的笑容。

    那巡逻到来的侍卫们一看,便皱了皱眉头,领头的甚至微怒道:“你疯了吗?这里是王宫!”

    “太急,太急了……实在是没办法呀,兄弟。”伊本此时一脸委屈的样子,“你看我今夜一整晚都没休息过……通融一下吧?”

    “哼!”

    可这组巡逻侍卫的头头却并不相信,顿时一挥手,沉声受到:“现在王宫内巡逻的都是六个一组,你却一个人落单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样子……我怀疑你也是巨兽所变的!抓住他!”

    侍卫长一拔刀,另外的五名侍卫也齐齐亮出了兵器来!

    “你们别过来!”伊本见状,心知道这次恐怕是不能随便了事,顿时一咬牙,学着这些侍卫的样子,也是将手放在了腰间,准备亮兵器来一个鱼死网破……嗯,他腰间没有配上武器!

    “抓住他!”侍卫长一挥手!

    五名侍卫齐齐朝着伊本冲来!伊本见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似的,转身就逃……只是对于王宫并不熟悉的他,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拐入了一处死胡同似的地方当中。

    伊本怔了怔,咬了咬牙,此时也顾不上什么了,拼了命就往那墙壁爬起,在身后的侍卫追到来之前,险之又险地翻过了墙壁。

    侍卫们急忙忙地停在了墙壁之外,脸上俱都是露出了诡异的神情……侍卫长神情更像是吃了死老鼠般的难看。

    “这里是……”一名侍卫此时犹犹豫豫地朝着侍卫长看来,“前皇后的旧居……我们?”

    “该死!”侍卫长咬咬牙,“追!我们是在追犯人!不怕……你们先进去!”

    众下下属:“……”

    他们还是进去了……从别的地方,心惊胆颤地走了进去这座拥有许多传闻的宫殿当中传闻说,前皇后不仅仅是死在这里的,她死之后怨灵一直没有消失,逗留在这宫殿当中。

    ……

    ……

    伊本翻墙的时候没有翻好,他当然是决定……不会再翻一次,尽管这次没有翻好的后果是,以十分不雅的姿势自由落体,并且很痛!

    “痛痛痛……”

    扶着腰,伊本狼狈不堪地爬了起来,他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只见此地暗无灯火,不仅仅没有王宫内哪即使是晚上也通明的感觉,甚至还意外的充斥了一种冰冰冷冷的感觉。

    他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便又连忙将耳朵贴到了墙壁上,去听那墙外一边的王宫侍卫们的动静。

    不一会儿,当听到了匆忙远去的声音之后,伊本才略微松了口气。

    “这什么地方?”

    只是四周实在是太过昏暗,他根本无法看清周围的路,只能摸索着前行……黑暗总是容易让人陷入一种恐惧的氛围当中,伊本走着走着,便是有了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他总感觉身后好像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一样。

    几次回头,仿佛都看见了有一道奇异的影子从自己的面前飘过,伊本又惊又怕,竟是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在这漆黑宫殿的何处……彻底迷路了!

    就在此时,前方传来了一抹火光,伊本心中大喜,匆忙地朝着这光源走去,不料碰上的竟是一路追赶自己而来的那侍卫头头以及他的属下。

    伊本大喊倒霉,见这六名侍卫此时好像是发现了自己,拼了命似的就狂奔而来的样子,伊本不禁大叹了口气,索性不跑了,就让这几个家伙将自己抓去了算。

    他倒不是因为跑不过这几个侍卫,完全是因为自己反正也已经被侍卫看清了模样,这太阳之城身处沙漠之中,四周有巨兽出没,根本没有出走的可能,自己迟早是要被抓到的……与其四处躲藏,倒不如去吃几个月的牢饭咧!

    这太阳之城的物价高得离谱,房产更加是天价,年轻人根本混不下去,今时今日的太阳之城,年轻人的唯一出路就只有坐牢了!吃饭不用付钱,睡觉还有地方,周围的监狱之友说话又好听!

    “各位大哥!我错了!我投降!我自愿进去大牢啊……可以给个好点的牢房不?哇,不用这样热情地欢迎我吧?”

    只见六名侍卫此时根本没有停下的打算,发疯似得奔向了伊本,甚至将他直接推开……竟是一脸惊恐的模样!

    “发生了什么事情……”被推开后倒在地上的一本揉揉摔痛的地方,急忙忙地爬了起来,却是顿时到抽了一口凉气,“!!!”

    他忽然明白这些侍卫刚才到底在害怕些什么了!

    他眼前出现的,赫然是一道高大的身影…灰色,浑身毛茸茸,巨大的獠牙以及猩红的眼睛,还有……宛如恶鬼般的脸!

    在黑暗当中,面前突然出现这可怕之物,伊本本能地双眼一黑……不过瞬间,就直直接吓得倒了过去。

    扑通!

    那奇异之物,此时低头打量着倒地上一动不动的伊本,好一会儿,见伊本还是没什么反应,便索性弯腰伸出手来,直接抓住了伊本的脚腕,将他缓缓地拖入了宫殿的更深处当中。

    ……

    六名侍卫匆匆忙忙地跑出了前皇后居住的地方之后,方才齐齐松了口气,但依然还是满脸的害怕之色。

    “我都说了……里面真的很凶!你看这么多年来,也没几个愿意进去的,不说法老自己,就连侍女都不愿意进来打扫啊…”

    “我…我们现在怎么办?皇后的怨魂会不会找我们算账的……我们这样冒犯了她安息的地方。”

    侍卫们的头头此时沉声说道:“都给我听着,今晚的事情谁都不许说出去……谁要是说出去了,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这位侍卫头头一下子就抽出腰间的佩刀,狠狠地砍在了路旁的树上,刀身一下子就斩入了树干当中……不浅!

    侍卫们顿时点点头,一副守口如瓶的模样毕竟这个前皇后的故居,法老早就下了命令,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能闯入的……他们之前是为了抓人,为了立功,抓人事后也只是打算说这是在外边抓到的疑似巨兽的家伙而已!

    “奇怪……从前神庙的祭祀们不是说已经看过这里,说并没有什么的嘛,怎么前皇后的冤魂还在……”

    “闭嘴!我说了,这件事情谁都不许再说再提……看见我这边大刀了没有!”侍卫头头指着还挂在树干上的大刀说道!

    众人噤若寒蝉,不敢再多说什么,侍卫头头这之后才让这几个人分头去看看……去看看四周会不会有人发现他们偷偷溜入前皇后故居的事情,自己则是在这里守着看看。

    其实是砍在树干的大刀拔…拔不出来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这黑漆漆的宫殿,总感觉面前的黑暗就像是一只巨大不知几何的巨兽的嘴巴,此时正张大着,正吞噬着这座宫殿。

    嗯……怎么还拔不出来?

    ……

    ……

    克劳迪娅再次在真正的那位公主殿下的房间内来回不安地走动着,门外依然放置了白袍卫士,而且比之前还多了一倍的数量。

    忽然,大门打开,只见一名侍女此时拿着托盘缓缓走入……托盘上并没有食物,只是放着一个酒壶似的瓶子,另外还有一个杯子。

    克劳迪娅正要说话,脸色却不禁骤然一变,因为这侍女之后,还有一人也跟着走了进来……王国的大祭司,那个和自己的父亲模样相同,甚至连名字也一样的男人!

    大祭司依然还是一身黑袍的模样,目无表情,让人根本看不出来他的内心正想些什么.

    克劳迪娅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只见侍女将东西放下之后,便让大祭司直接叫了出去……房间里面,此时就只剩下克劳迪娅与大祭司二人。

    大祭司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将壶子中的东西倒入了杯中,然后就这样一摆,意思十分的明白……他要让克劳迪娅将杯中的东西喝下去!

    克劳迪娅心中一惊,强颜欢笑道:“这…这是什么?”

    “可以让你忘记很多烦劳的东西。”大祭司双手互持在宽大的袖子当中,也不靠近,就这样淡然说道:“喝了它,你就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很快,你就会感觉不到悲伤的事情。来,将它喝下吧。”

    大祭司的双眼仿佛有着一股不可思议的魔力,让克劳迪娅此时甚至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感觉一切的思考以及反应,都像是陷入泥沼当中,她想要挣扎,但昏沉的感觉竟是越来越强烈。

    克劳迪娅喉咙悄悄地鼓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竟是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桌子的面前,甚至手也已经将杯子举起,正缓缓地送到自己的嘴前!

    克劳迪娅顿时一惊…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手一哆嗦,便将杯子打翻了在地上……杯子流出来的,是一些浅绿色的液体,克劳迪娅此时只感觉恐怖,颤声道:“我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对不起了大祭司,辜负了你的心意。不…不过我觉得我现在其实挺快乐的,不用喝这种能够让人快乐的东西也可以……哈哈,哈哈,啊…哈哈…”

    她感觉自己也快要说不下去了,甚至想要转身就逃……但现实并不允许这一点!

    却见大祭司此时也不生气,只是默默地将杯子捡起,拎起壶子就再次倒满了一杯浅绿色的液体出来,“没关系,这里还有很多……你若是把这些也不小心打翻了,我依然还有很多……足够的多。”

    大祭司这次直接将杯子送到了克劳迪娅的面前,那种让克劳迪娅昏昏沉沉的感觉再一次袭来,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接……手是颤抖着的,似在做最后的挣扎。

    “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的公主殿下。”大祭司此刻轻生说道。

    柔和的声音与克劳迪娅记忆中的父亲的模样瞬间重叠在了一起,一瞬间就击溃了她最后的理智似的,她的手终于不再颤抖了,直接稳稳地将杯子接了过来,眼看着就要这样的喝下.

    大祭司目光也愈渐的柔和起来……突然一凝!

    只见即将将杯中液体喝下的克劳迪娅,此时竟是猛然地将手中的杯子摔向了大祭司!

    液体洒出,溅在了大祭司的黑袍之上,一下子就打湿了一片……大祭司低头看着这一身的衣服,却是缓缓地吐了口气,他看了克劳迪娅一眼。

    只见克劳迪娅的嘴唇上此时鲜血淋漓……显然,她为了让自己能够清醒一些,最后用仅剩的一点理智,狠狠地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什么喝了让人忘记快乐的东西……我看这分明就是那破【圣水】!”克劳迪娅此时豁出去了一般,脸色虽然煞白:“我亲眼看见的,是你…是你讲真正的雅曼拉娜公主给变成的怪物……是你!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圣水】……这分明就是毒药!”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大祭司的表情看起来依然的淡然。

    “什么巨兽假扮成为了公主意图混入王宫意图破坏神庙……这全部都是谎言!”克劳迪娅此时尖声说道:“我看,你…你才是真正的巨兽!你想要用【圣水】让全城的人,都像是雅曼拉娜公主一样……你,你这个魔鬼!”

    面对着克劳迪娅的指控,大祭司却是张了张口,随后竟是露出了一丝宛如苦笑般的笑容来,他声音似带着一些疲惫,缓慢说道:“我一直没发现,你的想象力原来这样的好……克劳迪娅,你些日子你到底经历过了什么。”

    “我想象力好?哼,我只是根据……等等?”克劳迪娅此时不禁一惊,已经之后整个人都陷入了恍惚的状态当中:“你…你叫我什么?”

    她的名字……他…他怎么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