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第八十五章 你看我扎不扎你就完事了

    从天而降的,不仅仅是龙冈,还有凯亚夫人曾经见过的那位莫吉托国王。

    此时,海量的白色小兽,如果滚球般地滚落到了终点站月台之上,很快便将聚集在这里的战斗人型淹没。

    战斗人型不是没有第一时间攻击,但却仿佛受到了一众来自生物链般的制裁就如同某款兽类的斗棋一样,最弱最小的老鼠,能够反攻强大的大象。

    白色小兽拥有能够刨开中枢塔金属甲板的锋利爪子,因此也能够轻松地刨开战斗人型的装甲,其后撕咬内部的线路。

    当一台战斗人型之上瞬间挂着几十,那只上百只的白色小兽的时候,它的命运仿佛已经受到了宣判。

    这一幕甚至惊呆了众人但并没有让空海先生有任何的犹豫。

    他没有停下杀手。

    他掌心中的雷光依然如常地吐出他早早就已经同时锁定了琉歌以及雷亚兹二人,雷球,就这样笔直地射出。

    然后,一道人影极速坠落,随后以一柄裹着了树皮的剑,直接将雷球砍开。

    轰隆隆!

    被砍开的雷球顿时在后边的两趟列车之上炸开,巨大的列车因此而炸成了两截,威力吓人终于,空海先生这次皱起了眉头。

    他不明白一件事情。

    每一次,他都没有任何的犹豫,每一次都是痛下杀手但每一次,总是会出现那么一两次的意外。

    好比他给雷亚兹注射中和药剂的那次药剂突然卡主了就已经相当的诡异。

    “所以其实是有某种力量在暗中守护着你你们吗。”空海对于自己的能力的怀疑,很快便转到了对于外部因素的怀疑尽管这所谓的外部因素,也仅仅只是他自己假设出来的。

    他此时转而看着落地后依然执剑的龙冈,此时体内对于蓝血血脉的检测功能忽然响了起来,这让空海先生一下子变得惊讶,“你的蓝血浓度一下子提升了几十倍,除了海底城皇帝之外,你比雷亚兹和琉歌的浓度还要高一些。你做了什么?”

    雷亚兹吃惊地看着龙冈事实上,他只是见过龙冈一次,那是在世界蛇的赛道之上,并且龙冈还是昏迷的状态,他只是知道龙冈是天命组织的人,除此之外知道不多但是蓝血血脉,显然不假这是空海口中说出来的。

    海底城皇帝不是说,这么长的时间以来,海底城只是诞生了自己一个蓝血血脉?

    不同于雷亚兹的吃惊琉歌此刻却是震惊之色。

    “不管我做了什么,现在都不重要吧。”龙冈此时淡道:“关键是,你要做的事情,我必然会阻止我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就这被别人杀死!”

    “你的妹妹?”莫吉托国王此时一怔,下意识地看向了雷亚兹等四人,脱口而出道:“伊斯卡还有别的孩子?是她们的哪个?!”

    “我想,应该是我了。”凯亚夫人此时苦笑了一声。

    不管是龙冈的态度,还是琉歌之前的态度,都已经说明了一件事情,她确实存在过被王国政府洗脑的事实尽然此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然而海底城王国政府植入她脑中的虚假记忆依然存在。

    如同两个人格在体内交互,此时给凯亚夫人大脑带来的负担相当的沉重要不是此时正在危及的关头,能够刺激她的本能暂且将这些放下,恐怕早就已经痛苦不已。

    “你你们真的是伊斯卡的孩子?”琉歌此刻看着凯亚夫人,甚至看向龙冈,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她甚至略有些不稳地后退了小半步,脸色刷一下白了一些。

    “有什么问题?”龙冈此时淡然地看了琉歌一眼,“琉歌皇女,我听过你当初背叛了海妖王庭,成为了海底城皇帝的奴隶。这件事情虽然在海妖族中是秘密,但王室内部多少还是有些清楚的。当然,你没听过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在我出生之前,你就已经被海底城皇帝俘虏了不是?”

    琉歌低头沉默不语。

    但雷亚兹此时却忽然冷汗涔涔,颤声道:“妈妈你,你和她,这个暴力的女人,是是姐妹吗?”

    这是他此时唯一能够理解的事情。

    但凯亚夫人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记忆没出错的话,我当时还是很小,很多东西都记不清楚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

    “虽然她也是皇女,不过琉歌皇女是母皇收养回来的。”龙冈此时摇了摇头道:“真算起来,虽有名分上的亲属关系,但我们并没有血缘上的关系。雷亚兹,你不必在意。从母皇被害,她却甘心成为海底城皇帝的玩物开始,这个家伙,就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雷亚兹似有些如释重负地暗自松了口气但琉歌此时依然沉默不语,她只是看了一眼雷亚兹,神色多少有些复杂难明。

    但很快,琉歌便恢复了常态,“不关我当初如何,我也确实曾经是伊斯卡王的女儿论身份,你们俩还需要叫我一声皇姐才对。”

    凯亚夫人一副吃了死老鼠的表情,顿时冷起了脸来至于龙冈,索性当作没有听见,直接说道:“凯亚,看好孩子这个家伙,我来对付。”

    “你你自己小心点。”或许是源自于另外一份已经复苏的记忆本能,凯亚夫人下意识地说出了关心之语。

    凯亚夫人说罢,直接护着雷亚兹与海伦二人,向后退去。

    至于空海先生,从一开始就死死地锁定着龙冈他知道,龙冈虽然在说着话,但同时也在锁定着他。

    以他对龙冈血脉浓度扫描的结果,已经可以得出龙冈的威胁性要超出之前的琉歌许多以他目前的状态,并不容易应付血脉浓度突然飙升的龙冈了。

    至于中枢塔主机,此时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就好像是在装死一样。

    没有新的指令,空海先生此时唯有坚持完成他曾经要清理一切放牧人以及放牧人后代的指令身影一闪,以超绝的速度,空海先生主动发动了进攻。

    与此同时,自知完全不是空海对手的莫吉托国王,二话不说就扑向了那些正在于洛克小兽缠斗的战斗人型战斗起来大开大合的莫吉托国王,此时正四手抓紧了一台战斗人型,当作是锤子一样抡了起来。

    嘭!!

    龙冈与空海的对决,也已经正式打响!

    只是转眼的时间,龙冈竟是已经占据了上风,手中裹着树皮的长剑一拍,硬生生地将空海给拍入了地板当中。

    这着实吓了琉歌一跳她记得不久之前,在龙冈策划救出约啊修的时候,龙冈也不是她随后就能够擒住的小角色而已。

    实力逆转的跨度太大甚至已经是量级般的变化。

    龙冈的出现,就如同一束阳光,瞬间扫除了缠绕在凯亚夫人心中的阴云。

    此时,空海先生从那地上的大坑之中爬出。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同时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左臂此时出现了一种不自然的弯曲,时分的影响他的行动。

    这毕竟只是临时种植回来的手臂,用的材料也没有多好空海索性直接将这根劣质的手臂直接扯断。

    身上无时无刻都透露着狼狈之色的空海,神色依然的平静,“看来,这次我还是没有办法完成任务。”

    龙冈此时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力量仿佛是与生俱来一样,发自内心,指挥如臂,他意外的同时,也有着一丝的窃喜。

    “不仅这次,你以后也不会有机会。”手中的圣剑自然而然地高举了起来,在力量释放的瞬间,光辉瞬间将剑刃之外的树皮直接气化,蓝色的光辉,充斥着整个终点站的月台,“我会给你一个痛快,作为对你的尊重空海先生,你一直都在凯伦大师的身边,其实最后也应该一直都在凯伦大师的身边,我们认识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愿意向你举起屠刀。”

    “你变得不一样了。”空海此时却摇了摇头,“还是从前的龙冈感觉舒服一些蓝血浓度的提升,对你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件好事。我记得有那么一句话,没有免费的午餐。在你享受这股力量所带来的便利的同时,必然需要为之付出些什么。”

    “我不需要。”龙冈摇了摇头,“没有人可以勉强我做违背我内心的事情。”

    他的双眼瞳孔当中,一圈蓝光一闪而过,额头上甚至出现了一道若影若现的字记号圣剑的光辉与此时仿佛达到了某种极致,巨大的力量在此时直接挥出!

    一击!

    庞大的力量宛如洪流般冲出,它在刹那之间便摧毁了终点站的大半月台,将数十之数的列车彻底摧毁的同时,甚至将整个地下终点站击穿!

    数十米直径的巨大洞口出现,外边的光芒散落下来,却不知道这倒地是晨曦的光,还是黄昏前的光只是显得阴沉了些。

    龙冈此时缓缓地垂下了手臂握着圣剑的手臂,此刻布满了鼓起来的蓝色血管他的手臂甚至出现了轻微的颤动。

    龙冈只当这是用力过猛的关系他此时直视着前方。

    在这种恐怖的攻击之下,空海依然没有倒下他依然还顽强地站着!

    只是强大的空海先生此时不在是毫发无损的状态他的皮肉甚至已经在龙冈的一击之下气化了不少。

    他看起来,就像是已经被剔除身体大部分血肉的骸骨一般!身体暴露出来的内在部分,竟是一众翻着银色光泽,与普通人并不相似的骨头组织或者说,这是像是骨头的骨架!

    他们,甚至还能够看见被这些骨架所保护着的器官器官的器官,每一个器官都如同零件一般,它们整齐,有序不乱地运作着,如同齿轮般,却又有着一层灰色的骨甲似的东西保护着。

    “他到底是什么”雷亚兹此刻低呼了一声。

    这完全是超出他认知范围的生物构造此时,空海先生给他的感觉,就如同是全身都是套上了一层血肉的魔能机工人偶一样。

    “不管是什么,看起来还有威胁。”龙冈此时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圣剑,“我不会让危险靠近你们的。”

    他此时一心想要守护作为妹妹的凯亚,以及作为外甥的雷亚兹这股念头,让他能够轻松催动圣剑上所蕴藏着的力量。

    可正当龙冈打算再次出手的时候,空海的身体却一下子向前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瞬间,空海先生的整个身体都碎裂了开来他的肢体,躯干,甚至是头颅的部分,此时都直接四散而开。

    就像是实验室被摔碎在地上的骨头架子般滚动着的头颅,甚至一直滚到了龙冈的脚下。

    “好了,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危险了。”龙冈此时长长地吁了口气。

    他随手将手中的圣剑刺向了空海先生的头颅直接刺穿,圣剑甚至轻松地就穿透了空海的透露,插入了地板当中。

    众人这才吁了口气哪怕是海底城的魔女,此刻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只是,随之而来,龙冈看着她的目光,却不怎么的友好。

    海底城的魔女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处境恐怕不会太好,她皱了皱眉头,正寻思着什么的时候,雷亚兹却忽然惊叫了一声,“小心!”

    刹那之间,龙冈直接朝着被圣剑钉在地板之上的空海的头颅看去,反而这头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接下来,他才看向空海散落下来的其它肢体。

    而就在这个瞬间,龙冈只感觉到腿部小腿腹处传来了一种轻微刺痛的感觉!

    他下意识低头一看,只见小腿的腿腹的位置,此时竟是出现了一根断裂了的手指手指上出现了一根长长的细针,细针此刻已经完全刺入了他的腿部当中。

    这手指,显然是空海手掌之上断裂出来的。

    “放心,我没事。”龙冈想也不想就将手指给拔了出来,看着雷亚兹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摇摇头道:“这点小伤,不碍事只是没有想到,他最后会用这种可笑的方式偷袭。”

    大概这是最后的不甘吧?

    龙冈心中暗自想到。

    “这这绝对不是什么可笑的偷袭不是。”雷亚兹此时脸色瞬间剧变,“这是这是能夺走蓝血力量的东西!龙冈先生,琉歌之前就是这样中招,才被夺走了力量的!”

    “什么?!”龙冈此刻神色一边,眼中甚至闪过了一丝慌乱。

    琉歌则是一脸黑地狠狠瞪了这个雷亚兹一眼为什么每次都要提起这件事情?!

    1:最紧过年前后事儿特别多,会比较忙,不能够保证补更

    2:补更以照旧字样为准这条的不算。

    3:所以今天晚安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