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古堡的后夜(下)

    若要说最害怕的,自然是龚琳娜大小姐无疑……此时,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弟弟瓦利的这个管家的行为,会不会惹恼她哪位喜怒无常的可怕老师。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龚琳娜大小姐早早就已经被公孙二娘的腹交拳直接轰得昏死了去。

    但餐盘之中装着一个怪异的脑袋,并且这个脑袋还在众人的眼前突然睁开眼睛,这现场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这棵植物脑袋,竟然还是活着的!

    并且,在莱萨将之打开的瞬间,这棵植物脑袋不仅仅一瞬间睁开了眼睛,它甚至【站】了起来!

    脖子的断口处,此时生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微根须,直接将这棵怪异的植物脑袋给推了起来!

    这之后,与龚琳娜大小姐有着仈Jiǔ分相似的植物脑袋,一下子将嘴巴张开,竟是直接吐出了一根如同蚊子吸管似的舌头来……吐向了公孙二娘!

    公孙二娘自然不会将这种程度的偷袭放入眼中。

    她轻哼一声,这怪异植物脑袋所突出的吸管似的舌头,瞬间被她护体的剑气直接切成了粉碎。

    “愚昧!”公孙二娘一摆手,在护体剑气生效之后,瞬间便挥手隔空一划!

    一缕剑光,瞬间在莱萨先生的身上闪现!

    “咦?”

    这本是能够轻易分金断玉的剑光……公孙二娘也自问自己并没有手下留情然而,这片剑光直接在莱萨先生的身上划过,却无损他的分毫!

    而就在此时,怪异植物脑袋所吐出的吸管,竟是一下子将地上的龚琳娜大小姐给卷了起来拉扯!

    这棵诡异的脑袋,瞬间将龚琳娜大小姐拉扯到了自己的面前。

    见状,自觉面子有些挂不住的公孙二娘,哪能善罢甘休?

    她瞬间欺身而上,照着莱萨先生的胸膛,便士一记猛掌挥出……沉重的手掌直接印在了莱萨先生的胸膛之上,竟是分出如同拍击巨石般的声音!

    然而,这凌厉的掌击,竟未能击退莱萨先生半步!

    公孙二娘大吃一惊,身体后跃落下,皱着眉头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手掌,她只感觉手掌隐约发麻!

    拍在这家伙的胸膛时候,就如同拍打在轩辕宫正殿门前的那块断龙石上一样!

    硬!

    这个顶着俩黑眼圈的家伙,他身体的硬度,甚至超出了公孙二娘的想象!

    她突然想要试验一下,这家伙的身体,是否真的如此的坚硬,便瞬间提起了全身的功力,将之汇聚在自己的手指当中,一指点出!

    这汇聚了她最高功力的一指,走的还是以点破面的路子!

    一指出,鬼神惊!

    空气之中,此时因为公孙二娘的这一指点出,隐约地出现了一丝的扭曲。

    “主人…这个人在武术上的造诣,以人类来说,算是很不错了。”女仆小姐此时在洛老板的身边轻声说道。

    女仆小姐说不错,那应该就是不错的了……反正洛老板历来就看不出这些所谓的武功高地,武学造诣之类的,到底怎么个评价,洛老板一直处于小白水平。

    碰!

    公孙二娘的手指,此时直接点在了莱萨先生的胸膛之上这次,莱萨先生后腿了小半步,他胸膛之上的衣服也瞬间绽裂!

    却见公孙二娘此时闷哼了一声……她脸色霎时间变得煞白,额头上更是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点在莱萨先生胸膛上的手指,此时竟是……折了!

    这根手指,完全九十度似的弯曲了去!

    南小楠下意识吞了口口说……看着公孙二娘这根折成了九十度角的手指,真得是看到都感觉自己的手指隐隐作痛!

    只见莱萨先生此时冷不丁地提起了手来。

    公孙二娘顿时大惊,一下子暴退。

    然而莱萨先生却只是挥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位置,接着目无表情地道:“各位,游戏已经结束,夜也深了,如果不想要享用夜食的话,那就会去之前准备好的房间,稍作休息吧。招待不足的地方,烦请各位原谅。”

    说着,这位管家先生便推着餐车转身而去。

    南小楠此时才发现,那棵将龚琳娜大小姐卷走了的植物脑袋,此时竟然已经生长在了龚琳娜大小姐的身上!

    这棵怪异的植物脑袋,此时直接扎根在了龚琳娜大小姐的背上……而此时的龚琳娜大小姐,却如同爬虫一般,竟是趴着身体,跟随在了官家莱萨的身后,缓缓前进!

    啊!

    突然一道惨痛的叫声响起。

    竟然是一直被公孙二娘的剑气锁定而不敢乱动的唐天麟此时的唐天麟,脸色发白,脸上竟是挂满了豆大似的汗珠。

    他正抓住自己的左手……他的左手,此时血管浮现,似不受控制似的,肌肉更是不断地抽搐着。

    “唐天麟?”南小楠试探性提喊了一句。

    只见唐天麟此时勉力地抬起头来,似极为的虚弱,“完…完人……完人……”

    噗通!

    他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竟是已经昏死了过去。

    见状,南小楠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这里恐怕就数她与老唐是最熟悉的,她也不好完全不理会此时的唐天麟。

    此时,洛老板却眼神示意了下,很能够领会主人意思的女仆小姐,便也缓步走去再检查唐天麟状况之前,俱乐部的女仆小姐直接带上了白色的手套。

    公孙二娘要好许多……直接她直接握住了折断的手指,随后用力一掰,算是将指头驳正了回去。

    “老身从来……没见过能将身体锻炼到此等地步的。”公孙二娘此时惊疑不定道:“这简直比轩辕宫的【黄帝乾坤体】修炼到极致,也……”

    “或许并不是锻炼出来的。”洛老板冷不丁说道。

    公孙二娘霎时看去,满脸惊诧之色,“不是锻炼的?”

    洛老板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径直地来到女仆小姐的身边,“他怎样了。”

    女仆小姐已经翻看了几眼,此时有了判断:“大脑为了保护自己,自动切断了意识的连接了。他的左手,刚刚应该经历着某种激烈的变化,所以带来了难以承受的疼痛……看这样子,大概有十三四级吧。”

    “好痛……”南小楠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碎蛋蛋是多少级来着?

    “应该慢慢就会醒过来的了。”女仆小姐此时站起身来,将手上的白色手套脱了下来,随后一抹黑炎烧毁了之后,才淡然道:“想要快点的话,也可以尝试稍微给他施加一些外部的刺激。”

    “比如呢?”南小楠忍不住多口问了一句。

    女仆小姐此时才打量着南小楠,边说道:“你可以尝试用手指抠他的眼睛,或者用刚针刺入他的指甲缝之类。”

    南小楠顿时眨了眨眼睛……这也能叫作稍微啊?

    “当然,浸泡液氮也可以……”女仆小姐此时思索着道:“不过考虑到就地取材的原则,其实用冷水也可以的。”

    绝对不能落在这个女人的手上!

    会死的!

    绝对会被玩死的!!

    会没命的!!

    “我…我找找看有没有冷水吧。”南小楠此时冷汗涔涔道:“房间……房间应该有!肯定有!”

    “那就拜托你了。”女仆小姐微微一笑。

    “不、不客气。”南小楠露出了勉强的笑容。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将老唐拉了起来,抓住他的手臂挂在自己的肩膀上。

    “等等,你们打算…住下?”公孙二娘此时不禁皱起眉头。

    “有什么问题吗。”洛老板笑了笑道:“外面还下着雨,就算要走,等明天停雨了再走也不迟。”

    忽然间,公孙二娘感觉,如果只是将这个神秘青年当做仅仅只是与轩辕宫公主苏子君有些关系的话……恐怕是自己大意了。

    只见洛老板此时直接走出了宴会厅,后面跟着女仆小姐。

    南小楠此时扶着唐天麟,看了看公孙二娘,又看了看脚步不停的未来BOSS,便朝着公孙二娘讪讪一笑之后,直接做了搬运工。

    偌大的宴会厅之中,此时只剩下公孙二娘停留……她看了看重新掰会来的手指,眉头一皱之下,便一甩衣袖,最终也走了出去。

    ……

    ……

    大雨一直也未能停下。

    看这雨势,恐怕就算到了明天也很难停下……南小楠从窗外收回了目光,随后看了眼浸泡在冷水浴缸当中的唐天麟穿衣服的。

    真的能行?

    南小楠对此深表怀疑但她是星创大导师,而不是星创打码大牧师,晓得不多治病救人的知识……管它到底有没有用,反正她觉得自己已经是仁至义尽。

    “那么……你为什么在这里?”

    南小楠此时走出了客房的浴室,看着正盘坐在大床之上闭目养神的公孙二娘,斜眼这老娘们哪里都没有去,直接就跟着进来。

    公孙二娘缓缓打开眼睛,淡然说道:“这贼子有辱与我,老身自然不能让他如此便宜死去,老身自会好好折磨他。”

    南小楠耸了耸肩,打了个哈欠道:“那你自便啊……我和这家伙并没有多熟悉,等他醒来之后,你爱滴蜡滴蜡,爱抽鞭子就抽鞭子,与我无关哈!”

    “哼,此等玩意,也能称得上是折磨?”公孙二娘冷哼了一声。

    “是折磨啊。”南小楠眯起眼睛笑了笑道:“一种和特别的折磨手法……或许还能让老唐觉醒一些他自己一直以来都都不知道但其实存在的属性之类。”

    总感觉对方有言外之意,可却不得要领……公孙二娘此时不禁皱了皱眉头,看这就这样打算推门离开的南小楠,忽然沉声道:“且慢,你不许走。”

    “??”

    公孙二娘淡然道:“老身看众人之中,唯有你似与这贼人颇为相熟。这贼人……老身要知道他的来历。”

    南小楠张了张口道:“不就是摸了你两下吗……用得着挖人家户口本哦?祸不及妻儿老小……虽然这货还是单身狗就是了,但这也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做法啊!”

    “你…你滚吧!”公孙二娘一声冷哼。

    “好咧!”

    公孙二娘张了张口,此时南小楠早就溜得影也没有了。

    她低头一沉吟,便直接站起身来,走入浴室当中,看着浸泡在冷水之中的唐天麟,公孙二娘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机。

    二话不说,公孙二娘直接提起手掌,按在了唐天麟的额头之上,掌力催动,竟是打着直接摧毁唐天麟大脑的打算。

    可就在她掌力倾吐而出的瞬间,一股自掌心传来的灼烧感,瞬间侵入她的灵魂般,让她禁不住惨叫了一声!

    公孙二娘大惊之下,收回手中,只见掌心之中,此时已经多了一个眼睛似的伤疤。

    公孙二娘此时惊疑不定,默默注视,最终也没有再次出手,她极不甘心地呢喃着道:“真要我,杀不死你吗……”

    ……

    ……

    南小楠给自己准备了好几个的开场白,然后便厚着脸皮,敲响了洛老板所在客房的房门。

    然而房门敲了几下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回应,她试探性地将手按在了门把上……忽而,南小楠心中一动,便从领口中抽出了一把钥匙来,对着门把手的锁孔比划了几下根本对不上。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南小楠摇摇头,将钥匙收好之后,便大力敲门道。

    “洛先生,我房间里面没有纸巾啦,你这边能不能给我点用用?我急用!”

    用力过猛的关系,房门就这样被敲开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锁上。

    南小楠此时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撞开了门,“我进来啦!我真的进来啦……嗯,不在?”

    她目光从手指的缝隙之中透出,环视了房间一圈,却没见着人,只是在桌子上发现了一个还冒着些许热气的红茶杯子。

    看来是刚离开了没多久。

    “到底,去什么地方了。”南小楠皱了皱眉头,找人无果之后,只好从房间里面找了个纸巾盒子,悄悄地又溜了出去。

    她是真的需要纸巾用……但抱着纸巾盒的南小楠,却在走廊上碰到了一个失魂落魄似的家伙。

    “格尔斯医生?”

    “是你!纳尔逊的那个帮工?”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是正在给蒂芙抢救的……救不回来?”

    “救回来了。”格尔斯医生摇了摇头:“不过情况也不容乐观,能不能活过今晚,是关键。”

    南小楠哦了一声……然后该说些什么好呢?

    “对了。”格尔斯医生此时忽然说道:“有没兴趣,陪我去喝一杯?”

    “嗯?”

    ……

    ……

    在古堡尽头的密室就是那张神奇的地图最后指示的地方。

    原本培植舱已经破碎,而此时基座的位置,已经铺满了黑色的泥土此时的龚琳娜大小姐,除了脑袋之外,整个身体都被埋入了这黑色的泥土当中。

    她就像是种子一样。

    古堡的管家此时正在仔细地铺平着龚琳娜大小姐身边的黑色泥土,并且十分小心地擦拭着她脸上沾到的泥尘。

    “这应该是【精灵之乡】里的安静树吧?”

    有声音在这位管家先生的身后响起……这是洛老板的声音。

    古堡的管家也没有回头,只是点了点头道:“在那个世界,安静树传说之中是创世双女神之中的女神【歌莉坍】的一颗卵/子落入污秽的泥土之中而诞生,象征的是污秽中的纯洁……当然,应该仅仅只是传说。”

    说着,管家先生才缓缓站起身来,转身道:“其实关于安静树的传说,还有一个。”

    “愿闻其详。”

    “如果能够一直用心栽培的话,传说它会便ChéngRén。”古堡的管家此时微微一笑道:“变成那个,最想念的人。”

    “龚琳娜小姐?”洛老板好奇似地道。

    “是我的母亲。”管家先生摇摇头,旋即又道:“姐姐她,和母亲长得很像,就像是双胞胎似的。吸血鬼的生命很漫长,所以,如果龚琳娜姐姐和能够维持着年轻模样的母亲站在一起的话,一定会被人这样的认为……如果,她还在的话。”

    “所以,你才是真正的瓦利先生……”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古堡的主人,对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管家先生此时却淡然说道:“但瓦利已经死在了【棋盘】之中,倒也是一个事实……想要听吗,关于瓦利的故事。”

    “我想……”洛老板轻声道:“应该就是它,吸引我来的。”

    “那就,听我唠叨两句吧。”管家先生点了点头,“或许会说不完,因为我记性不太好……尤其是关于这部分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