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第四十章 父母双亡,无弟无房

    贝贝从冷冻牛排上切了一块肉条出来,随后在田园犬的面前摇晃着。

    肉条就像是蚯蚓似的摆动着,然而田园犬的食欲似乎不是很高的样子……甚至没有。

    它自从被拐入了二手的电器铺之后,就一直爬在了墙角的位置,旁白甚至还有一个货架子完全地将自己收藏在这狭小而又异常安全的地方。

    “我以为自己从前已经够宅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要宅……你叫什么名字?我喊你小贝好不好?”贝贝此时蹲着,双手捧着下巴,“我叫贝贝,贝壳的贝,你好呀!”

    田园犬…刚刚有了名字的小贝像是没听见似的,甚至连垂下的耳朵都不曾抬起。

    真的是一条废狗的模样。

    但是女孩似乎是打开了说话的开关似的,自个儿自言自语起来,说些不找边际的事情最后,小贝还是没有啃牛肉条。

    忽然,外边传来了拍打闸门的声音。

    自言自语的女孩在一瞬间就站了起来,并且在起来的瞬间,将切牛肉用的刀子倒提,贴在了手臂上。

    目光也随之变得异常的冷冽。

    小贝此时双眼拉开了一道缝隙,看了一眼之后,便又继续了了无生趣。

    闸门拍打的声音还没有停下,贝贝走近,耳朵贴近了些,仔细地听着,同时又看着监控屏幕上的画面。

    外边拍门的是一个短发的妹子……贝贝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之后便将衣袖拉下,藏着手中的刀子,打开了侧门。

    “有什么事情吗?我们这里已经关门不做生意了。”贝贝看着这短发的女人抱歉地说道。

    ……

    走出来了的是一名相当年轻的女孩……这个年级,也就十九二十的样子。

    南小楠此时张口就来道:“我看你这里面还亮着灯,所以想要找些东西。”

    贝贝皱眉道:“找东西?”

    南小楠点点头,“打算弄一台二手的洗衣机啊……我下班太晚了,别的地方都关门了,正好看到这里还有点灯光,只好试一试啦。你也知道,现在晚上都要宵禁,想要买点东西都不方便。”

    “洗衣机?”

    南小楠点头道:“我才来这边工作……就在那边的城中村租的房子,东西都还没有收拾好呢!要洗的东西太多了……半自动的也行,先用着。”

    “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你想要的洗衣机。”贝贝摇了摇头。

    “这样啊……”南小楠一脸可惜地道:“那我能进去看看吗?我想看看有什么便宜又能用得着的家电……电磁炉好像也需要。”

    “没有。”贝贝还是摇了摇头,“你还是明天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吧……我要关门了。”

    “靓女,就让我看看吧?我们这些初来报道的社畜打工党很苦逼的,这么大的一家二手店,电磁炉什么的,一定有的吧?”南小楠苦哈哈地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二手电器铺里面传来了一道男人的声音……贝贝连忙看了进去,“金…老板,这里有位小姐,说想要进来买点东西。”

    “买什么东西?”

    南小楠此时趁贝贝不注意,一把探头进去,“洗衣机和电磁炉……你就是老板?行行好吧,我刚刚搬来的,住的房东抠门的要死……今晚真是不方便。”

    贝贝眉头一皱,直接就抓住了南小楠的手臂。

    “让她进来吧。”店内的男人…金老板此时却淡然说道。

    “还是老板好人!”南小楠此时笑嘻嘻地轻轻拍开了贝贝的抓住自己的手掌,直接就钻入了电器铺之中。

    “你要的东西,我们这里有。”金老板此时淡然说道:“但是这么晚了,你怎么抬回去?这个时候,你也喊不到拉货的人……晚上,街上没人。”

    “没事,不远,就对面马路,我自己能扛!”南小楠此时拍了拍自己的弘二头肌道:“自从失恋了之后,我就增肌了,下次看到前男友,我指定打死他!”

    金老板目无表情地打量着,随后缓缓地走到了一旁,从货架上翻出了一个半新旧的电磁炉,随后又指着另一边道:“电磁炉只有这个,洗衣机这里有三个,你自己看中哪个就直接扛走吧。”

    “这个多少钱?”南小楠直接指着中间的一台问道。

    “一百五。”金老板淡然道:“不讲价,要就扛走,不要就关门。”

    “老板,你这…做生意的?”南小楠张了张口。

    金老板又是一声不吭地盯着。

    南小楠只好道:“算上这个电磁炉,一百八怎样?”

    金先生却忽然问道:“你住什么地方?”

    南小楠随意道:“就马路对面的城中村,不是很远。”

    金先生淡然道:“你给我两百三吧,东西我给你扛过去。”

    南小楠此时张了张口,似有些措手不及的模样。

    与此同时,后面的贝贝正一步步缓缓地靠近而来,手掌处已经露出了凶器的光芒……刀,已然悄悄地在南小楠的身后举起。

    只听南小楠此时口一张道:“就过一条马路而已,就要收50?老板你也太坑了吧!你是不是看我外地来的,欺负人?”

    “那你说多少。”金老板淡然说道。

    “三十!”南小楠咬了咬牙,“成就这个价,不成大不了我自己扛!”

    “那就三十。”金老板点了点头。

    贝贝怔了怔,但最终还是悄悄地后退了些……刀尖,悄无声息地从南小楠的颈脖子后移开。

    只见南小楠此时笑嘻嘻地道:“反正都是了,金老板对吗……这台旧风扇算我十块钱呗?”

    “你很贪心。”金老板冷不丁说道。

    南小楠眨了眨眼睛,“女人都贪心,小女人更贪心。”

    “拿去吧。”金老板淡然说道,“还要什么,一并拿了吧,我们这里明天不一定开门。”

    “暂时没有了。”

    “贝贝,你来提这两件东西。”金老板此时直接说道:“大件我来拉。”

    ……

    手拉车的轮子碾在街砖上的声音特别的响亮……金老板自己一个拉着洗衣机走在了前头。

    “对了,我叫小楠,你呢?”

    南小楠则是与贝贝走在一块……走在了通往对面马路的行人天桥之上。

    “贝贝。”

    “好可爱的名字。”南小楠笑了笑,旋即又压低了声音道:“你这个老板,好像不怎爱说话的样子……挺凶的。”

    贝贝笑了笑道:“老板是不怎爱说话,不过人很好。”

    南小楠点点头,随意问道:“你们的二手店开很久了吧,你们是本地人?”

    “有些时候了。”贝贝也随意道:“我们也是外地来的,其实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最近城里也不安全,不敢乱跑。”

    “就是说嘛。”南小楠吐着苦水似的:“工作也难找,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了,薪水也只有一丁点…对了,听说附近的那家【壹号公馆】水浴中心招人,你知道吗?那家东西怎么样,正不正经的?”

    “这个…不是很清楚。”贝贝摇了摇头,“你想要去那种地方工作?”

    “问问嘛。”南小楠随意笑了笑。

    此时,金老板忽然停了下来,“马路过了,现在从什么地方进去?”

    “顺着着牌坊一直走进去,一百来米就到了,三楼,不高的!”南小楠飞快地说道:“就是楼道有些窄!”

    “没事。”

    没有继续说话,百来米的距离确实片刻就已经走到……是转入狭窄巷子之中的老房子,并无特别之处。

    金老板一声不吭就直接扛起了洗衣机,直接从楼道上了去,在三楼的铁门前停了下来,淡然道:“开门吧。”

    南小楠道:“你们先等一下,我收拾一下……里面有些乱!”

    只见南小楠飞快地开了门,随后直接闪身走近了出租屋之中,将门关上……不料金老板此时却忽然伸出了手掌来,抓住了门板,直接用力将门板推开。

    “你干什么!我都说了等一下!”

    南小楠瞬间如同被踩到了尾巴似的,整个人炸毛般的尖叫了声……只见金老板张了张口,旋即什么话也没有说,任由南小楠再次将门关上。

    “这女人…还挺邋遢的。”

    贝贝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金老板推开门的瞬间,她基本上就看清楚了这屋子里面的模样……确实乱糟糟的,而且还挂着了几条红色的,紫色的还有黑色的贴身衣物。

    “看来,真的只是来买东西的。”贝贝此时低声说道。

    “再看看。”金老板却淡然说道。

    贝贝默默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之后,南小楠再次将房门打开……一房一卫,甚至没有所谓的厨房,只能够直接在房间里面放一张小桌子,摆一些方便的厨具。

    窗口的防盗网上的衣物已经收下来了。

    这是典型的城中村的单人宿舍的模样……还是蹲厕的那种,阴暗,潮湿,并且闷热。

    金老板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将洗衣机扛了进去,随后动手安装了起来。

    “有点乱…不好意思哈。”

    “没关系。”

    她们在外边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女人和女人之间,似乎比较容易交流起来。

    “小楠姐,你怎么会想着自己来这里打工的?”

    “向往大城市啊。”南小楠开了瓶啤酒坐了下来,仰着头看着窗外说道:“从小就向往,不过到了大城市之后,发现其实也就那样了。”

    “家里的人?”

    “我没家人了。”南小楠摇摇头,“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说的就是我这种。”

    “对不起,我不知道……”

    “嗯。”南小楠摇摇头,眼神低迷:“没什么关系,我老早就习惯了……父母长什么样子,快不记得了。”

    “这钥匙……”贝贝此时好奇地看着南小楠脖子上系着的钥匙吊坠。

    “这个啊……”南小楠低头,伸手把弄着钥匙的吊坠,随后摇摇头,将它收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看着特别就买了。”

    贝贝没有深问。

    “已经装好了,你看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走了。”金老板此时直接走了出来,相当的干脆。

    南小楠看过了之后,表示没有问题,金老板便直接带着贝贝离开,依然显得十分的干脆。

    “谢谢啦!要是还需要什么的话,我再去找你们啊,老板!记得给我好价钱!”

    她在楼道中看着二人离去。

    ……

    ……

    楼下,金老板抬头打量着……只见贝贝此时绕了一圈回来,摇摇头道:“没什么可疑的。”

    金老板此时却直接走到了一家小卖部里头,看着柜台前的一名挂着腰包的大婶女问道:“你是这栋楼的房东?”

    “看房子的?”大婶疑惑地打量着。

    “打听个事。”金老板想了想道:“三楼的那个女人,是刚搬来的?”

    只见大婶此时皱了皱眉头,警惕地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贝贝此时连忙走了上来,亲昵地挽着金老板的手臂,甜甜笑道:“是这样的,老板娘,这个是我大哥……他刚才就碰到了楼上的那个姐姐,有点意思,所以想要打听一下。我大哥人很好的,就是家里人有些着急,他自己也着急……帮个忙呗?”

    她给老板娘塞了些咨询金……悄悄的。

    “看你们也不像坏人。”大婶笑眯眯地取了钱,随后又大叹了口气道:“说起来,这姑娘也挺惨的,在这边找房子好几天了,都嫌贵,没谈成。我见她怪可怜的,正好空出来了一间,就便宜租给她了。”

    “她身世很惨吗?”贝贝好奇问道。

    “老早就没有了爹妈,已经够惨的了。”大婶唉声叹气道:“这不,有一个谈婚论嫁的男朋友了,但早几个月前突然去世了……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也不好问不是?这姑娘还挺不容易的,那天搬东西来,楼下塞满了一堆,我好心想要帮她喊个人来扛上楼吧,她硬是自己一个人全部抗上去了,累的够呛,其实也没省几个钱。”

    贝贝与金老板对望了一眼,贝贝这时候又笑道:“那大娘,你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上班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不过这几天她早上挺早出门的,回来的时候,也就差不多这个点吧。”

    “好,谢谢你了,老板娘。”贝贝此时点了点头。

    “我这有她的电话号,你们要不要?别告诉她是我说的就行。”大神此时笑眯眯地说道。

    “不用了。”贝贝随意道:“这种东西,还是亲口问比较有诚意。打扰了,老板娘。”

    “不客气……以后常来我这小店坐啊!我这里很多姑娘经过的!”

    他们已经走远。

    ……

    ……

    饭菜是贝贝负责做的。

    一群人围着一张木桌子吃了起来,没多少的交谈。

    梅芙吃着吃着就好奇问道:“老板呢?不吃饭吗?”

    “不知道,回来之后就到小房间里面了。”贝贝摇了摇头。

    他们同时看向了金老板的小房间他从来不让人进去里面。当然,里面并没有什么秘密毕竟这二手店他们也才来不久。

    包括金先生自己也是……是最近这半月才盘下来的这家二手电器铺而已。

    “说起来,这条狗是不是……有点丑?”

    “有吗?它叫小贝!”贝贝此时抗议者道:“哪里丑了?”

    就这样说着一些不找边际的事情,像是家人般。

    声音……未能传入小小的房间之中就算传入,此时的金先生大概也不会听得清楚。

    因为他此刻正戴着耳机,而桌子上则是摆着了一个打开了的手提箱……窃听器材。

    “死蟑螂!打死你!打死你!!!还跑!还跑……死了吧!”

    “哎呀,我的脚……我的脚……”

    “一个人,吃泡面吧……当然要来片芝士啊……”

    “这垃圾剧,越来越难看了!再充会员我就是猪!”

    吃面的声音。

    忽然间,嗦嗦的声音停了下来,一片的安静。

    金先生皱了皱眉头,伸手去扭动箱子里面的旋钮……然后,一道抽泣的声音,缓缓地撞入了他的耳朵。

    冲进了他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