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第十五章 他干净的时候才好看

    南小楠忽然间感觉到没有安全感了。

    大概是因为老板出去浪,只剩下她与女仆小姐在【蔷薇公馆】的关系?

    最主要是女仆小姐的心思很难揣摩……当然老板的心思也很难揣测,但老板看起来确实比较容易相处一些?

    人还是要靠自己的,所以她一个人来到了厨房,寻找传说中的厨具,然后将它们全部星创一次,增加己方的战斗单位。

    还别说,【蔷薇公馆】厨房的厨具种类还挺齐全的,就只是菜刀就足足有七把之多。

    星创菜刀这种事情,南小楠早就已经驾轻就熟了……她不久之前似乎还星创了一把菜刀来着?

    然后南小楠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的星创术竟然失灵……不,竟然失效了!

    “怎么回事?我明明没有被封禁的感觉,施术的一切都十分良好,为什么会……”南小楠神色凝重地看着毫无反应的几把菜刀,“失效?”

    星创术是南小楠最大的依仗,也是独此一家的技术……这位它子世界学院派的魔女小姐虽然苟,但因为星创术的关系,心中其实也有着不显山露水的傲气。

    但南小楠并没有太过慌乱。

    因为她想到了那位突然失心疯了的杜兰德城主。

    杜兰德似乎就是因为无法祈祷而心态崩了的。

    杜兰德无法祈祷,利瓦尔与阿萨谢斯也是一样,那么自己的星创术失笑,是否也是同一个原因因为这次神秘的转移事件?

    南小楠心事重重地拎着几把菜刀回到了公馆的大堂,女佣克丽丽这会儿正手持着扫帚,紧张兮兮地坐在了两病号的旁边。

    不远处的柜台前,女仆小姐已经在柜面上放置了一对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

    这玩儿又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找出来的?

    南小楠将两柄菜刀收到了腰后,用裤头勒着,状若轻松地来到了女仆小姐的跟前……为什么连试管也有?

    【蔷薇公馆】这里真的能够找到这种东西出来?

    还有显微镜就很过分了啊?

    “优夜小姐,我才发现,原来我的星创术也失效了……这个地方,很古怪。”南小楠想了想道。

    女仆小姐轻嗯了一声,随意道:“这个地方有它独特的规则,一切不被着规则承认的,都不会产生作用。”

    所以你的显微镜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

    “我们已经不在圣光国度?”南小楠想了想问道。

    “可以这样说是,也可以不是。”女仆小姐面无表情,提起试管摇晃摇晃,“南小姐,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全?”

    南小楠赔笑似的道:“我是在担心老板,毕竟他一个人出去的……阿萨谢斯与利瓦尔看起来,多少有些不靠谱嘛。”

    “也是呢。”女仆小姐忽然陷入了沉思之中。

    南小楠趁机道:“优夜小姐你也觉得是吧!”

    女仆小姐却吁了口气,担忧道:“已经中午了,不知道主人有没有好好进食,欸……”

    卧槽,你担心的居然是这种东西???

    南小楠摇了摇头,目光一转,看到了被女仆小姐随意地扔在一旁的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这玩意是她从阿萨谢斯手上截留下来的,理由是留着傍身。

    但这玩意看着就像是随便砍点什么都会折断的品种……锈蚀严重的程度,甚至有种拎起就碎的感觉。

    南小楠皱了皱眉头,将铁剑拿了起来,这玩意甚至连剑鞘都没有,“这剑真的是【圣人】用过的?”

    “阿萨谢斯先生既然是这样说的,大概是的吧。”女仆小姐微微一笑。

    “这把剑看起来真的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啊?”南小楠摇摇头,反正她是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好了。”就在此时,女仆小姐忽然将两根试管的溶液倒在了一起,玻璃棒搅拌了几下之后,便将东西推出,“让卢迪克他们饮下这些药水吧,应该能让他们清醒过来的了。”

    “噫?”南小楠不禁怔了怔。

    所以你的这套工具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搞来的?

    最终,南小楠还是带着一丝疑惑,将药水送到了两病号的面前,说服了克丽丽之后,开始喂给了卢迪克与城主的男助理饮用。

    “说起来,这个男助理叫啥名字?”

    “不知道欸?”

    ……

    ……

    森林边缘的猎户小屋前。

    少女讲述的关于魔剑与恶魔的传说并不长。

    据说千年之前,有一名为恶的女巫。这个女巫最喜欢挖出纯洁男女的心脏,这是女巫强大的力量来源。

    后来大地之上出现了一名勇者,勇者使用了从湖中精灵那里得到的神剑,成功地将女巫杀死。

    只是女巫在临死之前也对勇者进行了诅咒。

    自此之后,神剑便成了魔剑,而勇者也因为诅咒便成了喜欢挖出纯洁男女心脏的恶魔……那座森林之中的湖泊,就是勇者与女巫最后的战场。

    “嗯……屠龙者最终成为恶龙,道理我懂。”阿萨谢斯听完小故事之后耸了耸肩,“但为什么所有类似的这种故事的开头,都要千年之前?”

    少女面无表情地看了阿萨谢斯先生一眼。

    这让阿萨谢斯不禁又开始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让人觉得他的智力发展又不健全,“当我没问?”

    “关于湖中魔剑的传说,是村庄一直流出下来的。”少女此时淡然说道:“你们不管去问村子中的谁,他也只能这样告诉你们……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而已。”

    “让娜小姐,你经常在森林之中打猎,碰到这个传说中的湖了吗。”洛老板好奇问道。

    少女摇摇头:“我没有碰见过,传说这个湖只会在午夜的时候才会出现。一般这个时候,我都会在家里……好了,你们吃饱了的话,就准备一下,我带你们进村。”

    说着,少女便独自一人走入了猎户小屋之中,并且锁上了门。

    他们疑惑着少女此时的举动。

    但不久之后,少女便再次从猎户小屋之中走出……走出来的少女,竟是换上了一条浅黄色的连衣裙,甚至还套上了一头长的假发。

    那种消瘦之中带着一点野性的味道消失不见了,此时少女给人的感觉便是那种精心培养出来的小小淑女。

    “你?”阿萨谢斯先生不禁张了张口。

    少女淡然道:“没什么,只是家人比较喜欢我这个样子,我不想让家人失望,仅此而已……走吧。”

    ……

    离开了森林之后,少女所居住的村庄已经距离不远了。

    大约半小时的路程之后,已经能够隐约地看到一些散落的土房子。

    少女说她家里经营了一座农场,算是村庄中比较富裕的家庭……阿萨谢斯与利瓦尔也不觉得奇怪,太过普通的家庭也养成不了少女身上这种淑女的气质。

    “你们进入了村子之后,如果有人问起,不要提起我在森林的事情。”

    “那…我们应该怎么说?”利瓦尔想了想问道。

    “你们就说自己在穿越勃艮第人的领地的时候,受到了勃艮第人的袭击。”少女想了想道:“村子的人普遍比较仇视勃艮第人,你们这样说的话,会赢得一些好感与同情。”

    利瓦尔一皱眉头:“勃艮第人的…领地?”

    圣光国度并没有领地一说……都是以七都作为行政单位划分的地区少女的话让利瓦尔不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还在圣光国度之中。

    “有什么问题?”少女此时狐疑地看了利瓦尔一眼。

    这小姑娘的戒备心真的很重。

    阿萨谢斯先生见状,连忙说道:“没什么,真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我们看起来,也不像是被袭击的样子。”

    “嗯,说的也是。”少女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旋即指了指地上的泥巴,“你们可以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被袭击的样子。”

    阿萨谢斯先生不禁张了张口,他有种感觉,自己入套了。

    “我怎么感觉,这小姑娘是故意的?”阿萨谢斯不禁苦笑了声,“小小年纪,满肚子坏水?”

    “你们在嘀咕什么东西?”少女冷不丁说道。

    “没什么!”阿萨谢斯随意一笑,旋即用手指擦了些泥尘,随后在脸上抹了几下。

    利瓦尔见状,摇摇头,便也开始让自己看起来狼狈一些,也往身上拍了一些尘土。

    洛老板则是一脸有趣地双手抹了抹,随后也在脸上轻拍了起来……感觉像是在摸脸霜似的。

    “等等,你不用。”不了少女此时却忽然皱了皱眉头。

    只见她取出了一张手帕,来到了洛老板的跟前,将手帕给他,“你擦干净一些,他们弄脏一些就可以了。”

    洛老板不由得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阿萨谢斯先生已经不能忍了似的,“这位小姐,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可以这样的大?说好的人生而平等?”

    “因为他干净的时候比较好看。”少女淡然道:“他很适合干净。”

    这会儿就连利瓦尔也有些忍不了了,重重地吁了口气。

    少女又道:“勃艮第人不会随便袭击的,但如果是商会或者敌对势力出行的贵族的话,那就另说了。你们想要让村庄的人信任,以商队或者贵族的身份出现会比较合理……你们之中,只有这个家伙看起像是贵族少爷一类的。一般来说,如果是贵族的少爷,即使在逃跑之中,也会比较注重自己的形象,可以落魄,但不可以邋遢。”

    阿萨谢斯与利瓦尔听得一愣一愣。

    阿萨谢斯甚至愕然道:“我甚至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我居然一时半会反驳不来……那么我看起来像是什么?”

    少女想了想道:“你像是那种被雇佣的中年废物佣兵吧。”

    “你……刚说了废物吧?”阿萨谢斯先生脸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他疯狂地暗示自己不应该和一个小姑娘计较。

    “我没有。”少女摇了摇头。

    见状,洛老板道:“要不这样吧,我也不是什么贵族少爷,我和阿萨谢斯先生他们也是一样,是受雇的人员……至于我们那位失踪的同伴,他才是我们的贵族老爷,你看如何。”

    少女低头想了想,“这样也可以,如果是为了寻找失踪的贵族老爷,你们上心一些,村子的人也不会感到奇怪……就这样吧。”

    洛老板笑了笑,将手帕递回给了少女。

    少女淡然道:“弄脏了,你拿着吧,我不要了。”

    说着,不等洛老板回应,少女便转身而去,走在了队伍的前头。

    阿萨谢斯此时来到了洛老板的身边,感叹着说他自己也年轻过啊,从前的确是和卢迪克齐名的【自由之都学院】的美男子,也常常会收到女生送来的手帕。

    “我开始觉得,这里恐怕不是七都的任何一个地方,甚至很有可能,已经不是圣光国度的范围。”利瓦尔的声音此时传来。

    阿萨谢斯皱了皱眉头,“你是说…所谓的贵族?”

    “不管是领地,还是贵族。”利瓦尔正色道:“这些东西都不存在于圣光国度的任何一个地方,什么也只是作为一种知识而只存在于书本之上。”

    阿萨谢斯道:“我上学的时候不怎样用工,不过倒是游历的时候听老师说过一些贵族的的事情。”

    洛老板此时好奇问道:“两位,你们对于贵族的概念不清楚吗?”

    阿萨谢斯摇摇头道:“也不能说不清楚,我们知道贵族是什么,只是从未讲过。生而为人,我们是平等的,所以圣光国度之中,人人平等……贵族这种阶级,根本不会存在。”

    利瓦尔也是一副深以为然的态度。

    洛老板道:“那就奇怪了,既然根本不存在……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利瓦尔道:“我说了,作为知识而出现在书籍之上。”

    洛老板又道:“如果没有出现过,书籍是怎么将它纪录下来……既然是知识的一种,至少它曾经出现过,不是吗。”

    “这……”阿萨谢斯下意识张了张口,旋即陷入了沉默阶段。

    他甚至看向了利瓦尔,发现利瓦尔此时也是皱眉不语的模样阿萨谢斯此时确定,利瓦尔大概和自己一样,从未思考过这方面的问题。

    既然未曾在圣光国度存在过,为何又会作为知识而出现在书籍之中……更不可思议的是,他本身似乎很容易就接受了这样的知识。

    “总感觉,能够接受这些知识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学习,而是一种似曾相识。”阿萨谢斯先生冷不丁说道。

    “这个问题先放下吧。”利瓦尔此时摇了摇头,低声道:“到了。”

    此时,前方不仅仅能够看到少女让娜,甚至能够看见旁边的田地上,有正在除草的村民……少女正在于路上遇见的村民,热情地打着招呼,似换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