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第五十六章 舞弊

    正当【蔷薇公馆】被留下的人在百无聊赖之中八卦着为什么洛先生会出席圣少女仪式评委一事的时候,市政厅之中的某位,同样带着了相同的疑问,来到了一间僻静的房间之中。、

    这人就是本届【自由之城】的城主,杜兰德先生。

    虽说是城主,但是【自由之城】并没有世袭的制度,他更加不是想【晨曦之都】的大总统那样,通过选举诞生的,也不像是【炽天之城】的教宗一样,从很久之前就会有当代的教宗开始挑人培养。

    城主是随机的当现任的城主过世,或者因为身体原因而无法适应高强度工作需要退休的时候,回由【自由之城】的【圣人】指派。

    又或者,【圣人】因为喜好,今天指派了一位城主,三天之后,再指派另外一位取代……在【自由之城】的历史上,确实发生过这种事情。

    不过现在的杜兰德城主,是在上一任城主请辞之后,被【圣人】所指派的那会儿的杜兰德先生,不过只是一家百货公司的销售部经理。

    进门之后,杜兰德看到了一名站在了窗边,眺望……或者观察着现如今【自由之城】的白衣青年。

    他以觐见着【自由之城】圣人般的态度,恭敬无比地来到了这名白衣青年的身边。

    【炽天之城】的天使,等同于【自由之城】的【圣人】。

    并且,眼前的这位,即便是在七都的至高之中,也是类似议会会长般的存在尽管,在七都的至高们之中,其实并不存在议会这种形式。

    这大概是目前七都至高们之间的一种没有直接说明的共识当然,能够知道这些,也是因为杜兰德本身作为七都管理者之一的关系。

    今日,这样的一位至高,突然走入了自己的办公室之中那会儿,杜兰德城主正在为现今【自由之城】的状况而苦恼不已。

    “大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邀请函送去【蔷薇公馆】了。”杜兰德此时斟酌着道,“根据送信回来的唐纳德的汇报,那位先生已经答应了出席仪式。”

    “嗯。”白衣青年没有回头,在随意地应了一声之后,忽然道:“你在疑惑,我为什么要邀请这样的一个人,参与重要的圣少女仪式?”

    杜兰德并没有否认,作为【自由之城】的城主,他肩上的胆子比任何的七都管理者都要沉重尤其是在【圣人】的受难复活日一事之中。

    哪怕【圣人】有错,也应该指正……这,是铭刻在自由广场上的其中一句话。

    “请大人告之。”

    白衣青年道:“那个人作为评委而出现,他的意见,最终可能会影响圣少女仪式的最终结果。”

    “怎会?!”杜兰德城主不由得惊讶万分地抬起了头来。

    他瞬间又低下了头去,生怕亵渎了对方。

    但白衣青年并未在意,反而进一步道:“如果在这次典仪之中? 甚至能够出现被那个人所真正钟爱的圣少女? 不管是对于现在的【自由之城】? 还是对于整个圣光国度来说,或许也是一件拥有积极意义的事情。”

    这次,杜兰德城主已经不是惊讶,而是……惊恐!

    他再次抬头? 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位至高? 久久不能说话。

    “忘记刚所听过的话。”白衣青年却在此时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杜兰德城主甚至看见了这名白衣青年脸上的一丝复杂的神色……杜兰德城主来不及对此作出反应,便感觉意识开始变得支离破碎? 昏昏沉沉。

    最后的最后,他依稀听到了白衣青年说话的声音。

    “……或许,我只是想要找一个可以倾述的对象? 你会忘记这些。”

    杜兰德城主的天命系统已经被暂停了? 天命日志被抽出,并且出现了一些轻微的改动。

    白衣青年最后呢喃着道:“新的【圣人】将会在圣少女之中诞生,一切顺利……一切也不顺利的话,那么下一次协议期限到来之前? 应该……”

    我们都是罪人。

    只是他心中并没有说出口的话。

    后来杜兰德城主走出了这间房间? 他开始了热情澎湃地投入到了圣少女仪式的工作之中。

    ……

    ……

    迪卢克校园长是到午饭时间的时候,才慢悠悠地来到了伊莎贝尔女士位于半山区的私人住所之中的。

    作为【自由之都学院】的高级导师,甚至还是圣仪课程的主讲导师? 伊莎贝尔女士一直都在学院拿着十分丰厚的薪水。

    两名少女将迪卢克校园长迎入了别墅之中,至于利瓦尔则是留在了门外伊莎贝尔女士,传闻之中并不喜欢成年的男性。

    她对成年的女性态度正常,特别钟爱少男与少女……另外就是特别讨厌成年男性。

    其实两名迎接迪卢克校园长的少女之中其中一个,如果利瓦尔没有看错的话,都是学院之中的学生,而且其中一个还是男孩子。

    未经人事的少年与少女,实在是纯洁得让人打从灵魂深处喜爱。

    这是伊莎贝尔女士的名言……尽管多有被诟病的地方,但【自由之城】原本就是一个风气十分开放的地方,只要信仰没有偏差,哪怕是遭到诟病也好,也不会有市政厅的人找上门来。

    更何况,这位伊莎贝尔女士,甚至是出身在【圣人之母】所在的那个家族……甚至还以【圣人之母】的名字,作为了自己的名字?

    当然,后代之中,出现和祖上相同的名字,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将这种事情作为是一种传承的家族,并不少。

    ……

    很快,两名【少女】将迪卢克校园长带到了客厅坐下。

    客厅外边的院子之中有一个大泳池,此时的伊莎贝尔导师,正在泳池之中……而且还是裸泳。

    很快,水池之中的伊莎贝尔导师便便缓缓走出,第三名的少女此时则是拿着干净的白色衣袍,来到了伊莎贝尔导师的身边,给她披上。

    迪卢克校园长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的平板电脑。

    “今日学园的股价狂泻不止,整个【自由之城】的商圈可谓是哀嚎满地。”

    听着迪卢克的嘀咕声,伊莎贝尔导师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喝了口少女佣人送上的热咖啡之后,才微微一笑道:“所以你来找我,该不会是为了像我借钱救市的吧……以我这点微薄的薪水?”

    “你有股份的嘛。”迪卢克校园长抬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你有11%学园的股份。”

    伊莎贝尔导师眨了眨眼睛道:“那好像是我的嫁妆?”

    “你嫁不出去的啦,留着没用,借我用用?”迪卢克校园长煞有介事道。

    “我好想将你钉在自由广场上。”伊莎贝尔导师目无表情地说道。

    “我就算是死也会拉上你的。”校园长好像是气急败坏般的模样,但却又是一脸的笑意。

    三名守候在旁的少女…哦,其中还有一名可爱的男孩子,这会儿就看不明白了。

    只见伊莎贝尔导师摇了摇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却在这个时候不出现,甚至到了现在才慢悠悠地来到了我的家中……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将这称之为【活该】?”

    “我有苦衷的。”校园长此时苦笑道:“人在信号区外,持续失联,你信不信?”

    “信啊。”伊莎贝尔导师随意道:“就连【圣陨】也会发生,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信的。”

    “所以你到底借不借钱嘛?”

    伊莎贝尔导师翻了翻白眼,她紧接着一声不吭地盯着迪卢克校园长的脸看校园长被看得一点儿心也不虚,随意被看。

    “算了。”伊莎贝尔导师摇了摇头,“我这次可以帮你救市……但不是以家族的名义,是我个人的名义。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说看,不管做得到,做不到,我都不打算答应你。”

    “别贫。”伊莎贝尔导师又翻了翻白眼,“这次圣少女仪式,我想要你帮我加上一个人。”

    迪卢克校园长愕然道:“表姐,说老实话,这要是开始之前,我还可以帮你舞弊一下……但这花车巡游都已经开始了,这个时候,你让我怎么帮你加人进去。”

    “你会有办法的。”伊莎贝尔导师微微一笑道:“我的条件就只有这个了,答应不答应,就随便你了。”

    迪卢克校园长不禁皱起了眉头,想了想道:“你为什么那么执着,要加人?”

    伊莎贝尔导师却嫣然一笑,她随意地看了眼身后的美少女们,“因为我发现,在我的藏品之中,最多也只是候选的圣少女……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圣少女,人家不想老了之后,心中会有遗憾嘛。”

    “这种话传出去,要送审判庭的哟?”

    “那你就等着破产吧。”

    “我最最敬爱的表姐!”迪卢克校园长这会儿激情澎湃道:“作为你唯一的亲人,我怎么会让你的人生出现遗憾……所以,你再现在的圣少女名单上面,选一个不行?”

    “我另有人选了。”伊莎贝尔导师微微一笑道:“才刚刚发现了,一个可爱的小家伙。”

    “谁?”

    “你只要给我加人就行了。”伊莎贝尔导师轻笑了声道:“别的都可以不用管。”

    迪卢克校园长道:“就算给你加人了,这次圣少女仪式,可不会那么简单让你如愿……那些至高,大概是会亲临的吧……咦,你拿着的是什么?”

    “圣少女仪式评委的邀请函。”

    迪卢克校园长诧异的张了张口,“你怎会……”

    “作为学院圣仪的主讲导师,圣仪方面的专家,我会受邀请成为评委,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伊莎贝尔导师笑了笑道:“这是前几个月就决定好了的事情。”

    校园长摇摇头,“我说了,至高们恐怕是会亲临的……这次的仪式,注定不会让你如愿。”

    伊莎贝尔导师似不欲废话似的,简单直接道:“送客……另外,将这位迪卢克先生,加入禁止访问名单之中。”

    真狠!

    校园长心中暗骂了一声,也直接说道:“最快下午有结果,但你最起码将参与者的个人资料给我!”

    就在此时,一名美少女女佣顿时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了迪卢克校园长的面前。

    “你好像是一早就准备好的?”校园长这会儿心中似不是滋味。

    伊莎贝尔导师道:“早上八点不到,你的秘书就打电话来说,要来拜访我……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你拖到了现在。”

    校园长斜眼,瞄了瞄窗外……他最后还是回家洗了个澡。

    摇摇头,迪卢克校园长去过资料,打开文件的将文件抽出,看了一眼,表情微变,“……玩这么大?”

    “怎么?也会有你害怕的事情吗?”伊莎贝尔导师眯着眼道:“你挪用学园资金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模样的吧?”

    “我大概会和你一起被送去审判庭的。”迪卢克校园长叹了口气,旋即站起了身来,将文件揣着,“等我消息。”

    “等你好消息。”

    ……

    ……

    “运气不错,这家成衣店还在呢。”

    女仆小姐将洛老板带到了一家位于主商业区尾端的成衣店之中……如果按照女仆小姐的说法,这家店,似乎不仅仅是百年老店了?

    “好像已经是第七代了。”女仆小姐看了眼成衣店内挂着的照片,稍稍算了算时间,“不过看来,手艺有被好好地继承呢。”

    能活得这位挑剔的女仆小姐的赞美,大概是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吧……洛老板对于穿衣并无太多的讲究。

    “洛…洛先生?!”

    就在此时,一道带着一丝惊喜的声音,却在二人的身后响起。

    店铺得二人组同时转过了身来,只见一名少年人此时快步地走上前来赫然是那位初到自由之城时候,共同乘坐了一辆观光车的少年,达修。

    “达修先生,你好。”洛老板微微一笑:“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到你。”

    “是啊!我刚开始还以为看错了!”少年达修看起来心情还算不错,“你们是来这里买衣服的吗?”

    “我想我应该没有手艺来这里应聘裁缝。”洛老板随意一笑道。

    达修怔了怔,旋即反应了过来,“洛先生你说话还真风趣。”

    “达修先生,你也来买衣服?”

    达修点点头,“是啊!蕾米娅马上就要参加圣少女仪式了,我们在这里订造了几套需要用的服饰,我今日是过来看看进度的……这家店,一直都有承接圣少女仪式的服饰,超受欢迎的!也不知道我们的订单有没有完成。”

    洛老板闻言一笑道:“说起来,当时好像也有答应过,要去仪式上,看看你们……现在看来,越来越让人期待了。”

    “呀,店主回来了!”达修此时飞快地说道:“先不说了,我去找店主!”

    “你先忙。”洛老板微微点了点头。

    成衣店内,只见一名三十来岁的女人,此时脸色有些疲惫地走出……见此,洛老板与女仆小姐对视了一眼。

    洛老板此时有趣地笑道:“这位成衣店的店主……和阿斯曼小姐,好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