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第六十四章 【玉玲珑】

    事情并没有如红孩叙述的那般发生。

    当初古泽与王巴丹显然在这峰顶之上并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也就意味着,当时王巴丹对红孩说谎了。

    “这是古泽的内心世界倒影,是他的记忆片段,基本上不会出错的。”南小姐one此时想了想道:“或许,其实你从来没有了解过你的这个好姬友?”

    她本因为红孩会就此暴起,这位大小姐就像是一个不稳定的计时炸弹……人不稳定,体内的力量也不稳定,像是一座不知道爆发周期的活火山。

    但红孩此时却没有她所想那般,反而是皱起了眉头,神色甚至各位的冷静……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你看我做什么。”红孩察觉到了南小姐one的视线,直接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南小姐one耸耸肩,随意道:“没,想知道你在想什么而已。”

    红孩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之,旋即自言自语似的低声说道:“你觉得,如果只是被巴丹打了一下,会是一种痛苦的回忆吗。”

    南小姐one眨了眨眼睛道:“假设他很爱你的好姬友……会?”

    “你不是假设古泽喜欢的是我吗。”红孩冷静问道。

    不对劲……这小妞不对劲!

    居然从这小妞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儿暴躁的东西。

    南小姐one不禁试探性地问道:“那么,你是怎么想的?”

    红孩直接道:“在外边,古泽痛苦倒地不起,从他的神情看来,他所梦到的必然是一些可怕,痛苦的回忆。如果这一幕并不是他痛苦的根源,那么让他痛苦的根源是什么。”

    “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发生呗。”南小姐one轻笑了声,越发有趣地打量着这个火云市的大小姐,“等等,那是谁?”

    总是喜欢乱瞄的南小姐one,此时忽然伸手一指。

    只见峰顶的一棵桃花树下,竟是不知合适,站着了一名女子,身穿着类似祭祀的服饰,脸上佩带着纯白的面具……显得庄严。

    但作为女性,南小姐one很容易就看到这女人那被圣洁的祭祀之服所掩盖着的汹涌澎湃。

    “玉玲珑。”红孩则是露出一抹诧异之色,“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但并不给她们多想的时间……在平台上的少年,忽然缓缓地吁了口气,仿佛收拾好了心情般。

    只见他随手在平台上摘下了一束娇艳的【朝阳花】,便打算离开。

    转身的瞬间,少年与桃花树下的女人的目光,不期而遇了……古泽不禁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只见桃花树下的女人此时往少年招了招手,示意少年过去少年脸上露出了一抹犹豫之色,却很快散去,变得木然。

    当古泽到来时候,【玉玲珑】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直接转过了身,往一个地方走去古泽依旧神色木然,缓缓地跟上。

    南小姐one与红孩不禁对视了一眼。

    她们并不用在意会被这里的【玉玲珑】发现只要不被古泽在这里的意识发现,那么这个梦境就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古泽…认识你的二娘?”南小姐one不禁诧异。

    “据我说知,他们应该不会有交集。”红孩则是淡然道:“还有,玉玲珑从未过门,她最多也就是牛大广在外边的情妇而已。”

    好家伙,这怕不是个假的红孩,这样也没有生气。

    南小姐one本还打算继续在她爆炸的边缘试探,怎料红孩此时已经直接跟了上去南小姐one也未有暂时放弃这种想法。

    ……

    【玉玲珑】与古泽,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峰顶,却是往另一边下山的方向走去大概的位置,应该是【玉神社】的背面。

    直到一个诡异的山洞之前。

    山洞的四周,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封条……山洞之前,还有一个小小的水潭,水潭之中耸立着一块人高的大石,大石上打满了绳结,每一个绳结之上又是挂着了一个奇特的四角铃铛。

    此时,站着水潭的边缘,【玉玲珑】忽然伸出了手指,指向了那山洞的洞口。

    古泽这个时候,仿佛已经失去了自主的能力,目光呆滞地在【玉玲珑】的指引之下,缓缓地走入了潭水之中,竟是直接往那诡异的洞口走去。

    可是很快,古泽却停了下来他人站在了水潭之中,脸色渐渐出现了一抹挣扎之色。

    【玉玲珑】没有做什么,只是默默地观察着。

    而古泽,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脸色的挣扎之色越发的浓郁……甚至,似乎马上就要清醒过来一般。

    猛然,古泽浑身颤抖了一下,随后浑身爆发出了一抹血色之光……在这血色之光中,更是隐约看到了一张恐怕的虚影。

    宛如修罗般,那虚影的出现,竟是让镇石上的四角铃铛疯狂地摇动了起来。

    不仅如此,即便是远处窥视着这一幕的南小姐one与红孩,也不禁露出了凝重之色……对比起红孩此时的惊疑不定,南小姐one更多则的是心惊。

    这里不过是古泽梦中回忆的地方,无根无垠……可那血色修罗般的虚影出现的瞬间,居然能动摇她的意志!

    只见在血色之影的覆盖之下,古泽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仿佛已经不是他,仿佛依然还是他,只见他双目充斥着血色之光……镇石上的四角铃铛摇动的更加的疯狂了。

    砰!

    霎时间,四角铃铛竟是纷纷碎裂!

    就在此时,古泽直接跳出了水潭,扑向了【玉玲珑】。

    【玉玲珑】此时却不慌不忙地后撤了数步,白皙的手掌自宽大的袖子之中伸出,指间更是夹着了一叠金色的符篆。

    符篆自【玉玲珑】的手中激射而出,这水潭四周贴满了的符咒也仿佛被激活了似的,同步生亮。

    射出的金色符篆,在空中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咒印,不由分说就直接印在了古泽的身上!

    就在这一瞬间,咒印的力量与古泽身上的血气碰撞,阵阵的风雷之色响起,四周霎时间狂风大作。

    相互抗衡,仿佛任一方也无法讨好的局面。

    然而就在此时,【玉玲珑】却从怀中取出了一面青铜古镜,双手推出,那古镜瞬间射出了七色花光。

    在古镜的照耀之下,古泽体外的血色虚影渐渐不支最终,血色的虚影化作了一缕血光,没入了古泽的眉宇之间。

    水潭的水纹在荡漾着,古泽此时也跌落水中,只留下小半张脸庞露出。

    “【冥河】的血灵将血脉?”【玉玲珑】这边缓缓地收拾这古铜镜,同时打量着此刻的古泽,忽然轻笑了声,“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冥河】的后裔……这可就有趣了。”

    ……

    “她说的什么……什么【冥河】后裔?”红孩不禁皱了皱眉头。

    与【玉玲珑】对抗时候的古泽,让她无比的陌生这个她域外战场战队的队员,竟然还有着这种不为人知的强大力量。

    南小姐one此时想了想道:“你还不知道吧,古泽的母亲,原本就是【冥河】古国的子民……这里,【玉玲珑】口中的血灵将血脉,大概率是源自于他那位【冥河】的母亲…或者她母亲的家系吧。”

    红孩摇摇头道:“我只知道他的姐姐,古泽很少提及自己家里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南小姐one直接把锅甩了出去,“马警官无意中查到的……我这里还有一个瓜,你要不要吃?是关于你好姬友的姑姑王小晴的哟!”

    “晴阿姨?”红孩愕然抬头。

    反正是藏不住的事,南小姐one丝毫没有隐瞒的打算,直接在红孩的耳边附耳道:“古泽,还有古瑶,恐怕是王巴丹姑父之前就和别人生下的孩子哟!”

    “什么?!”

    ……

    ……

    水潭边缘,【玉玲珑】似在等待古泽的醒来。

    而南小姐与红孩,这会儿也在等待接下来的发展只是她们还有别的讨论的事情关于古泽与王家的事情。

    “没想到,古泽与晴阿姨的丈夫,还有这一层关系……”红孩低头轻咬着拇指指甲,“巴丹知道这件事情?”

    “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南小姐耸耸肩道:“反正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哪怕是挂名,也是八竿子打不着,不算事。”

    “古泽呢?他知道吗?”红孩又道。

    南小姐one眨了眨眼睛,“你该不是想,古泽接近王巴丹,是为了向王家报复之类的狗血剧本把吧?他就算想要复仇,对象也只是王小晴而已。”

    “真的只是巧合吗。”红孩若有所思。

    南小姐one道:“反正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看来,古泽应该是不知道,至少目前他失去了记忆。至于古瑶……她也死了,知道不知道,也无所谓了。”

    红孩却道:“你刚说,晴阿姨的丈夫……也就是古泽的父亲,是死在了【噬心蛊】之下的,对吗?”

    “是这样没错,有问题?”

    “而这种【噬心蛊】只有古素素才能控制,可是古素素几年前已经是病逝了,但【噬心蛊】并没有发动,也就是说古素素致死也没有想过要对付古泽的父亲。”

    “不错。”南小姐one点点头:“但最终东区的分局长还是死在了这种蛊毒之下,就是说,有懂的【冥河】古国制蛊之法的人,炼化了古素素的精血,夺取了蛊虫的控制权,继而控制了东区的分局长。”

    红孩却冷不丁皱眉道:“奇怪,你明明一直和我在一起,为什么能知道那么多事情?”

    因为南小姐two这会儿正在听老板讲八卦……而老板,刚好从陵园回来。

    同步的!

    她给红孩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可红孩此时却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忽然凝重了些,“你说,【玉玲珑】为什么一眼就认出来古泽体内的血脉来历?”

    “为什么……为什么?”南小姐one不禁怔了怔,旋即心中一动:“你想说什么?【玉玲珑】,该不会也是出身【冥河】古国吧?【玉神社】不是已经立足在火云数百年了?”

    红孩正色道:“【玉神社】应该没有问题,每一代的大祭都必须要经历多重的考验才能继承……有问题的,是【玉玲珑】的母亲。因为我知道,【玉玲珑】的母亲,就是出身【冥河】古国,而且地位恐怕不低。我娘就曾经说过,【玉玲珑】的一手鬼符之术,可圈可点,相当诡秘,与【冥河】皇族的秘术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南小姐one顿时脑洞大开。

    她此时观察着正在等待着古泽醒来的【玉玲珑】,忽然一拍脑袋,“按照你所说的,假设【玉玲珑】与【冥河】古国有关,她甚至还懂得【冥河】的秘术……该不会,在背后控制东区分局长的人,就是她?”

    “她?”红孩顿时皱起了眉头。

    南小姐one此时大脑瞬间活跃了起来,飞快地道:“或许只是一次巧合,但这次巧合却让【玉玲珑】在这里与古泽相遇了,甚至乎让她知道了古泽的来历所以,她会去调查古泽的身世。以【玉神社】在火云扎根已久的势力,要调查一个平民学生的身世并不难吧?”

    红孩在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南小姐one嘴不停:“你想,只要顺藤摸瓜,古泽的父亲是谁,母亲是谁都能查到……甚至,盗走古素素的尸体,夺取【噬心蛊】控制权的人,兴许也是【玉玲珑】?”

    “她为什么要做这些?”

    南小姐one耸耸肩道:“简单,控制了东区分局长就等于控制了整个东区分局……在火云市,若要说有什么是你娘没有绝对把控权的,恐怕就只有独立存在的火云警局了吧?我不清楚你母亲与【玉玲珑】之间的关系有多恶劣,但想来【玉玲珑】并不会介意自己的手上,能多出一张能对付你母亲的底牌?”

    红孩不予置否,目光却忽然一亮,“古泽醒了!”

    ……

    “你…你是什么人?”

    醒来之后的少年,茫然地看着自身的环境他看见了,那身穿着祭师服饰的女人,不禁一阵的紧张。

    “我是【玉神社】的祭祀。”女人此时淡然说道:“你被这洞穴之中封印的邪灵诱惑了,差点酿成了大祸,不知道吗。”

    “邪灵…大祸?怎么会……”少年愕然转身,看着身后那黑漆漆的洞穴,心中没由来地冒出了一股凉意……那里面,仿佛真的有什么可怕之物。

    少年此时用力地甩了甩脑袋,只感觉浑身无力似的,下意识道:“我…我怎么会被邪灵看中?”

    女人缓缓说道:“或许是因为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它……你叫什么名字,家中有什么人,邪灵看中的,应该是你体内的血脉……你有特殊的血脉,如果你不希望邪灵盯上你的话,最好能如实相告。否则,我也无法帮你。”

    古泽张了张口,听着这女人的声音,渐渐失声……甚至有种,很愿意与她倾述的冲动。

    “我…我叫古泽。”少年呢喃着道:“我和姐姐相依为命,母亲几年前就病死了,我不知道我父亲是谁……”

    “我需要知道更多,关于你母亲的事情。”女人轻声说道,“来,过来我的身边,仔细地告诉我……”

    “好的……”

    ……

    ……

    【碧游】会所。

    跟着自称玉老板的妖娆女子,王夫人来到了一处静室之中……古色古香的环境让王夫人稍稍有些放松,但却未曾放松警惕。

    她只是知道,迎接玉老板的会所负责人,叫作裴玉楼……是一个身材容貌,丝毫不输于玉老板的狐媚女子。

    此时,只见裴玉楼拍了拍手掌,顿时屋外便有好些身穿着白袍,白布蒙面,白布上刻着记号的女子,缓缓走入。

    这些白衣女子手上各自捧着一些精美的锦盒盒子,最终摆在了桌子上,一共四个。

    “玉老板,根据你下的订单,我们把东西给你找到了……刚刚送到。”裴玉楼此时轻笑了声,“要点点吗。”

    只见玉老板此时却忽然看了王夫人一眼,淡然道:“打开吧。”

    王夫人不禁心中一怔……她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玉老板是无比的忌惮她知道,这个玉老板可是铁罗刹的头号大敌。

    一咬牙,王夫人毅然上前,将其中一个锦盒缓缓打开。

    她看了进去,手中的锦盒盖子,却差点没有拿稳掉落!

    “这是什么!”

    只见这锦盒之中所装的,赫然是一只只极为恶心狰狞,甚至还在相互蚕食着的……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