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2章 鬼子来了

    第一章鬼子来了

    1937年的冬天,晋东北大地寒风呼啸,百草衰摧。

    藏山原名盂山,位于太行山西麓的盂县县城北部18公里处,因程婴救孤隐藏盂山十五年而改名藏山。

    藏山深处,一处绝壁下面,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已经枯萎了的爬墙虎、葛根等藤蔓植物。寒风扫过,枯黄的叶蔓扑扑簌簌、呜呜咽咽直响。

    一双白皙的玉手从密密麻麻的藤蔓丛中伸出,将枯萎的爬墙虎、葛根向两边轻轻分开,露出了一张眉目如画的俏脸。

    警惕地四下观察了一会儿,确认没有丝毫异常,一个齐耳短发、脖子上系着洁白的围巾、内穿白色毛衣、外穿毛料套裙、足登皮鞋的姑娘,抱着满是血污的绷带,从密密麻麻的爬墙虎藤蔓中钻了出来,在树林中向左穿行了大约150米左右,在两块突兀而出的巨石夹缝中走出,这才上了山间羊肠小道,向山下的小河边走去。

    小河尚未结冰。

    姑娘走到小河边后,放下绷带,蹲了下来,伸手往水里一试,冻得“哎呀”一声轻轻地叫了出来,赶紧把手伸到嘴唇边,用嘴里呼吸的热气哈手、取暖。

    过了一会儿,姑娘忍着手冷,蹲在小河边开始洗绷带了。

    这个姑娘叫梅莹,今年二十一岁,是印尼一个华侨富商的女儿。

    高中毕业后,梅莹回国到北大读书。“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北大、清华、南开等大学奉国民政府之命南迁,到长沙成立了国立临时大学。青春似火、一心抗战的梅莹,果断中断学业,从长沙北上,返回华北参加抗战,到了新开辟的敌后抗日根据地晋察冀边区。

    刚刚成立的晋察冀军区政治部,见梅莹文化水平高、气质好,又曾是北大的学生,就准备派她回北平开展地下工作。还没启程呢,赶上了日军对晋察冀边区的八路围攻。因为梅莹有一定的医学护理能力,军区就安排她暂时到盂县北面的藏山里照顾从军区野战医院疏散隐蔽的伤员。

    刚才梅莹走出来的绝壁下面的爬墙虎后面,是一个隐秘的山洞,里面隐蔽着从115师野战救护所、也就是刚刚改为晋察冀军区野战医院疏散转移来的36名八路军重伤员。

    日军11月8日攻占太原后,晋察冀军区和边区政府从五台转移到了阜平。位于五台县耿镇的野战医院也奉命向阜平转移,留在医院养伤的重伤员们不得不就地疏散隐蔽。没想到小鬼子动作倒快,为了解除晋察冀军民对他们后方交通的威胁,11月24日就开始发动对新生的晋察冀边区的八路围攻。形势骤然紧张起来,在五台就地疏散隐蔽的伤员不得不转移,转来转去就转到了滹沱河南岸地区。

    日军攻占盂县县城后,考虑到藏山地势险要,山大沟深,小鬼子很可能暂时间到不了那里,藏山又背靠富裕的滹沱河南岸地区,供养不成问题,又有新成立的晋察冀军区四支队和115师344旅在这一带活动,便于支援,军区就命令这支伤员队伍转进藏山里隐蔽。

    刚开始,伤员们都安置藏山里面的藏山祠里,后来为了防备日军突袭,才在一个僧人的指引下,找到了深山里的这个隐秘的山洞,安置了下来。

    之所以把这批重伤员从五台向南转移到盂县城北的藏山,除了日军八路围攻、谁也不知道日军会攻向哪里、哪里才安全的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这36名伤员,全都是115师343旅685团的,一旦伤愈,就要找115师343旅685团归队。而115师师部率343旅主力10月26日从五台南下后,打了广阳伏击战,消灭日军千余人,然后奉命转向晋西了。此时,留在正太路以北的115师343旅部队,只有685团二营组成的永兴支队,这批伤员将来伤愈后,可以就近归队。

    无论是谁,第一次见到梅莹,都会为她的美丽所震惊!

    瓜子脸,弯弯眉,挺直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深深的酒窝,高挑修长的身材,特别是那双眼睛,宛如一汪清泉,眼波流转时,就是个石人也会心醉、融化。

    难怪梅莹给伤员们换药时,伤员们就算再疼,都会咬紧牙关,强忍住不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一个个老实得象十七八岁害羞的大姑娘一样!

    正洗着呢,就感觉身后有动静,梅莹一扭头,见一个身穿灰色单军装、脚穿草鞋的年轻的八路军战士正站在身后,嘴唇乌青,却笑吟吟地看着她。

    寒冷的冬天,这个战士却不得不穿着誓师出征时的单军装、草鞋!

    这个八路军战士,梅莹很熟悉,叫萧四明,河南洛阳人,从小跟着做地下工作的父母在广州、上海生活、上学。因为叛徒的出卖,萧四明的父母死在了国民党的上海北新泾监狱。成了孤儿的萧四明,被地下党送到了江西苏区,正赶上长征前的扩红,14岁的萧四明报仇心切,报名参加红军,当了红15师、也就是著名的少共国际师的一名红小鬼。由于打仗勇敢,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萧四明,在长征路上都已经当连长了。红军长征抵达陕北后,由于减员太大,部队缩编,萧四明由连长改任排长。东征战役结束,萧四明再次因功当了连长,并被送到专门培养红军营连干部的抗大二期二大队学习。红军改编八路军时,萧四明从抗大提前毕业,回到老部队再次当了115师685团二营五连的排长。

    平型关伏击战时,685团二营五连担任突击队,杀上公路后20分钟就炸毁二十多辆日军汽车,然后就投入了与东泡池方向增援来的日军精锐争夺1363高地的激战,连长曾贤生牺牲,指导员杨俊生重伤,全连160余人最后只剩下了30余人。

    萧四明和小鬼子拼刺刀时,被鬼子刺刀从腹部刺入,刀尖从背后穿了出去,萧四明竟然猛一挺身,和小鬼子抱在了一起,从山上滚了下去,同归于尽。

    战后打扫战场时,战友们在山脚下找到了萧四明的遗体,抬去安葬时,才发现萧四明的身体有抖动迹象,应该还活着,这才送到战地救护所抢救。

    这都是梅莹听其他伤员说的,萧四明本人从没有说起过自己的事儿,也很少开口说话。

    梅莹就想不通,萧四明的生命力怎么那么强盛,被刺刀戳了个透明窟窿,本身就必死无疑,又抱着小鬼子从山上滚落,原本没有受伤的矮壮的小鬼子都摔死了,萧四明却还有一线生机!据说,当时115师野战救护所的叶青山主任看过萧四明的伤势后,直接就让人准备棺材,说这人不行了,救不活!没想到萧四明伤势恢复的奇快,一天一个样,这才不到两个月时间,竟然又生龙活虎了!

    梅莹之所以对萧四明很熟悉,还有一个很隐秘、羞于启齿的原因,就是每次拿碘酒给萧四明擦伤口时,萧四明不象别的伤员那样老实,而是敢拿眼睛盯着梅莹白里透红的俏脸和鼓鼓的胸脯看。那眼神,贼亮贼亮的,里面有太多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含义。

    梅莹那么美貌,从小到大见过的这种眼神多了去了,知道萧四明看她的眼神里有惊艳,有欢喜,有赤裸裸的占有欲,是标标准准的男人遇到心动的女人时,恨不得一口吃下去的眼神!

    每次梅莹给萧四明换药或检查时,都会被他那侵略性的眼神看得面红耳赤、心跳加快!

    最可气的是,前天梅莹给萧四明检查伤口,手按到了萧四明的腹部下端。这个萧四明,年龄不大,邪性不小,胯下那物“腾”地一下就直挺挺地竖了起来,把灰棉裤都顶起了个小帐篷,羞得梅莹扭身就走,心里直骂这家伙年龄不大坏心眼不少,标准的人小鬼大!

    有这种原因,此刻看见笑吟吟的萧四明,梅莹没来由地就脸红了一下,片刻后平定了心神,才嗔怪道:“萧四明,你又违犯纪律了!谁让你出来的?”

    梅莹不知道,红小鬼萧四明之所以能笑吟吟地站在她面前,之所以和别的八路军伤员不同,是因为后世有一个叫萧四明的特战精英、作训参谋被一道闪电劈中,灵魂穿越,与平型关战场上即将牺牲的萧四明灵魂融合,这才活了下来。不然的话,红小鬼萧四明就和历史上一样,早就成了平型关伏击战中牺牲的无名烈士了。

    现今的萧四明,身体是红小鬼萧四明的,灵魂却是后世特战精英、作训参谋萧四明的。应该说,红小鬼萧四明已经不存在了,涅槃重生的是特战精英、作训参谋萧四明了!

    萧四明笑眯眯地看着梅莹,轻声说到:“梅姐,我的伤好了,出来活动活动,躲在山洞里都快把人憋疯了!”

    梅莹顾不上洗绷带了,站了起来,拦在了萧四明面前,呵斥到:“胡闹!谁说你的伤好了?我前天检查了,伤口愈合的是不错,但绝对没有彻底好,还得巩固一段时间。赶紧回去!小鬼子都占了盂县县城了,正在四处乱窜呢,万一遇到鬼子,就危险了?”

    梅莹说话是南方口音,清脆柔软,宛如黄鹂鸣啭。

    萧四明不以为意,说到:“梅姐,不妨事的,鬼子来了更好,我等着他们来上菜呢!”

    “上菜?”

    梅莹忽灵灵的眼睛直往萧四明脸上瞅,不明白“上菜”是什么意思。

    见梅莹不懂“上菜”的含义,萧四明有点不好意思了,笑了笑,说到“上菜的意思,就是鬼子带着枪弹、牛肉罐头来送死!”。

    说完,不等梅莹再问,萧四明丢下一句“你先洗吧,我去前面看看,侦查一下敌情,顺路看看能不能抓个鬼子搞条枪去”,转身就要走。

    梅莹一下就急了,生怕萧四明跑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四目相对,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

    萧四明突然冒出了一句:“你真美!”

    梅莹抓着萧四明胳膊的手一下就松开了,又羞又气,满面红晕,胸脯起起伏伏,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还身经百战的红小鬼、抗大毕业呢,我看就是个坏蛋!”

    直到重新开始蹲下来洗绷带,梅莹的情绪才平稳下来,气哼哼地说了一句:“你敢私自行动,我就向上级报告你当逃兵!”

    逃兵的名声可是背不起!

    萧四明只好来了一句“靠”,老老实实地走到让梅莹能够看到的河边的一块空地,开始活动身子,练易筋经了。

    见萧四明老实了,梅莹就不理会他了,安安静静地继续洗绷带,洗完后,把绷带一条条挂到河边的树枝上,让阳光照晒,让风吹干。

    正忙乎呢,就听到一阵皮鞋踏在山道上发出的踢踢踏踏的声音,梅莹扭头一看,南边小河边的山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五个鬼子兵,打头的一个枪上还挑着一面让人恶心的太阳旗,一声不吭地朝她跑来。

    梅莹心里“咯噔”一声:鬼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