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7章 王麓水

    王麓水是江西萍乡人,高小毕业后上了师范学校,在师范学校加入共青团,1929年参加红军,是从战士、班长、排长一路提升起来的红军战将。

    红军改编前,王麓水任红二师红五团政委,改编后当了很短一段时间的685团二营教导员,部队渡河到山西侯马,由于685团团长黄永胜和政训处主任邓华不和,115师调整685团领导,黄永胜被调到红一师改编的杨成武独立团任副团长,红二师老师长杨得志从抗大二期回来接任685团团长,王麓水升任685团政训处第一副主任。

    平型关战斗中,王麓水头部受重伤,送到野战救护所后很长一段时间意识不清,现在虽然并未完全痊愈,但意识早已恢复了清醒,可以勉强投入战斗了。

    历史上,王麓水在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12月13日牺牲在攻占藤县的战斗中,时任山东八师师长兼政委。

    这年,王麓水24岁。

    红小鬼萧四明在长征路上遵义会议后红军缩编,从红十五师、也就是少共国际师调到红二师,随红二师五团走完长征路。红二师、红五团的首长们都是他的老首长。现在,灵魂穿越的萧四明融合了红小鬼萧四明的记忆,这段养伤又是和王麓水朝夕在一起,关系自然是非常好的。只不过养伤期间萧四明大部分时间需要熟悉这个时代,默默观察,很少说话。

    萧四明笑笑,没有再接王麓水的话头,把梅莹塞给他的压缩饼干塞进嘴里,弯腰卸下鬼子小队长斜背着的军用皮包,打开,取出里面的地图、文件看开了。

    指挥刀、望远镜、指北针、手枪,这四样东西是日军军官的爱物。但萧四明根本就没去拿鬼子小队长这四样东西,而是先去翻地图和文件了。

    这一点,是军事指挥员必备的素质!

    小日本图谋侵华已久,绘制的军事地图比阎锡山的地图更详尽、可靠。

    日军的文件、军事地图都是日文的,得经过翻译才能看懂。

    115师改编时,有一个日文教员,叫张秀珂,是著名作家萧红的弟弟。所以,115师不少干部战士都会说几句简单的日语,比如缴枪不杀、八路军优待俘虏等。

    萧四明灵魂穿越前上大学时选修的第二外语就是日语,看这些简单的文件、地图没有任何困难。

    好在萧四明融合记忆的红小鬼萧四明原来就一直跟着父母在香港、广州、上海生活、上学,本身就会一点日语。因此,萧四明能看懂日军的地图、文件,在王麓水等老红军看来不奇怪。

    梅莹也懂日语,只不过她当八路军时间不长,不懂军事,没有先看日军地图、文件的意识。

    王麓水是不懂日语、看不懂。

    实际上,萧四明不用看日军的地图、文件,就知道现在的敌我态势。毕竟晋察冀边去反八路围攻是我军初上抗日战场时的重要战役,也是侵华日军第一次在战役性的进攻作战中失败,意义非凡。上过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某集团军作训参谋、又研究战争史的萧四明,想不研究这次战役都不行。不过,现在毕竟是抗日初期,这里没有后世的高铁、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县乡公路,城镇乡村面貌也绝不相同,纵使萧四明对华北地理了然于胸,也非得仔细研究此时的作战地图不可。不然的话,想走出大山都很难!

    八路军北上抗日时没有山西军用地图,总部向阎锡山要了一次都没要来。总部现在唯一的一份山西军事地图,还是我军打伏击从日军手里缴获的。

    可见,这个时候能得到军事地图是多么珍贵了。

    看了一会儿,萧四明抬起头,对已经他站在身边的王麓水和梅莹说到:“政委、梅姐,这股日军是109师团步兵第118旅团第136联队的。从日军的文件看,这次日军第109师团抽调部队参加对晋察冀边区的八路围攻,攻击锋芒指向了边区腹地五台县。日军可能是情报不准,以为聂政委的司令部还在五台县呢。这股日军是日军的先头侧翼搜索部队。日军主力应该是准备沿公路经上社、下社向北攻击前进,渡过滹沱河后奔袭五台县。”

    王麓水虽然不懂日语,但看地图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接过萧四明手里的地图看了一会儿,王麓水就说:“你分析的有道理,应该把这个情况立即报告聂政委!”

    聂荣臻现在已经担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了,晋察冀的干部战士们一般都称呼他聂司令员。王麓水他们隶属于115师343旅建制,称呼红一军团老政委聂荣臻时,还习惯地叫聂政委。

    没有电台,没有骑兵通信员,这里距离晋察冀军区现在的位置阜平县有那么远,怎么报告呢?

    萧四明没有再和王麓水商量,直接说到:“这地方不能再呆了!一个小队的小鬼子被全歼,不是件小事。县城的小鬼子联系不上这个小队,很可能最迟明天一早就会派大部队来寻找、报复的,我们马上就得转移。政委、梅姐,我们分下工,政委负责组织人打扫战场,务必把所有的枪械、弹药都收起来,不能遗失。梅姐立即回山洞去,做转移准备。我到前面藏山祠去,三个任务,一是这里没有发现鬼子驮载补给的大牲口,我判断小鬼子的牲口、补给都还留在藏山祠,得完成无损的缴获;二是看能不能找到藏山祠的僧人,请他们出山寻找我们的部队、游击队、工作队,向上级报告敌情。三是找些挑夫,帮助我们搬运缴获的武器弹药,弄担架抬伤员!”

    这话的语气里,有一丝命令的口吻,不象是下级向上级报告,反而有点上级向下级部署任务的味道。

    这支伤员队伍中,王麓水级别最高,是当然的领导!

    王麓水没有听出来、或者是根本不在意萧四明语气里的命令口吻。相反,一听小鬼子可能在藏山祠留有大牲口和给养,王麓水登时就两眼放光,催促到:“好,你带个人,可以互相掩护,办事也方便。一定要想法找到我们的人,把敌情通报上去。特别是小鬼子的牲口、给养,一样都不能少!送到嘴边的肉,老子一定要吃!”

    没办法,我军后勤补给困难,干部战士只要一听说能缴获敌人的补给,登时都会两眼放绿光的!

    萧四明当时就喊:“陈得胜,换日军军装,给我走!”

    陈得胜是江西兴国人,也是长征前参军的红小鬼。平型关大战时,陈得胜是685团的通信员,奉团长杨得志之命,去通知部队增援老爷庙高地时,腹部中了一枪,是贯通伤,现在也基本上痊愈了,行动虽然还不是很方便,但能参加战斗了。

    据说,陈得胜原来叫陈富财,现在这个名字是红二师老政委刘亚楼取的,意思是鼓励他坚决斗争,争取为革命胜利不断立功。

    陈得胜闻言响亮地喊了声“是”,就转身去剥那个鬼子掷弹筒班长的军服。

    萧四明马上就喊:“穿普通日军士兵的军服!”

    陈得胜小声嘟囔了一句:“穿军官的服装更威风!”

    嘟囔归嘟囔,陈得胜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窍道,日军军官少,在藏山祠留守的小鬼子一眼都能看清楚是不是伪装的。伪装普通士兵也可能很快被识破,但毕竟时间会略长一点。

    萧四明也脱下了自己的灰军装,换上了日军的外衣、大衣。

    两个人三下五除二换好衣服后,王麓水摘下鬼子小队长胸前的望远镜递给了萧四明,萧四明摆摆手没要,领着陈得胜,顺着山间小路,朝藏山祠走去。

    藏山祠坐落在山谷内,距萧四明狙击日军小队的深山沟大约只有四、五里地。

    究竟藏山祠是什么时候修建的,已不可考。现在的藏山祠是金大定十二年重修、元、明、清历代屡有修葺。

    藏山祠依山而建,坐北朝南,建筑分布于三层递高的平台上,祠前为明代“藏孤胜境”牌楼,祠内中轴线上依次布列山门、乐台、正殿、寝宫、梳妆楼,东西两侧为钟鼓楼、配殿和耳殿。除寝宫部分梁架保存金代风格外,余皆清代建筑。

    萧四明是来打鬼子的,不是来旅游的,对藏山祠的建筑风格没兴趣。

    棉军帽、皮靴、黄色大衣,皮带上挂着子弹盒、手雷,背后背着皮囊,肩上扛着三八大盖,萧四明和陈得胜就这样顺着山路,在藏山祠山门前站岗的一个日军哨兵的注视下,大摇大摆地踏上了通往山门的台阶。

    直到走到山门跟前了,那鬼子哨兵才感觉这两个人的面孔很陌生,慌忙把三八大盖一横,拦住了去路,喝问口令。

    萧四明把进入后山搜索、增援的小鬼子都击毙了,哪里会知道小鬼子的口令是什么?不过,到了这时鬼子哨兵才想起来问口令,明显晚了么。

    萧四明嘴里骂着“八嘎”,右手挥出,直接上去给那鬼子哨兵了一个耳光,打得那家伙一个愣怔,瞪着一双迷迷瞪瞪的眼睛,右手不由自主地就放开了手中的枪,条件反射地抬起手摸挨打的脸蛋。

    日军骨子里是一支法西斯军队,军官体罚士兵很正常。别说普通士兵了,就是那些尉官、佐官、将军,被上司打耳光的事儿,也屡见不鲜。

    就在鬼子哨兵被打迷糊的瞬间,萧四明一脚跨过了哨兵的身边,右臂倏然抬起,夹住了鬼子哨兵的脖子,使出全身力气狠劲儿一扭,鬼子哨兵的眼睛就鼓了出来,脸涨得黑紫黑紫的,不一会儿,身体就软了,手里的三八大盖也掉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