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14章 轻取县城

    盂县县城并不大!

    内城是隋朝时候修的,外城是明朝嘉靖十一年修的。到明万历年三十四年,内城外城同时大修,盂县县城的格局就固定了下来,至此未变!

    从外城东门到内城东门,沿东关大街直行就是。

    抗战前,盂县因为煤矿开采,因为正太铁路运输便利,经济发展不错。日军攻占盂县县城前,东大街一街两行全都是生意铺子,有字号的商铺多达数百家。可惜,鬼子来了,县城能跑的人都跑了,东大街两边的商铺多数关门。一些没有跑的、或者是放心不下又返回来照看生意的,此时也早早关门了,满大街空荡荡的。

    天黑的真快,一会儿工夫,暮色已转换成了夜色,新月升上了天空,繁星满天。

    因为要方便鬼子巡逻队夜间到外城巡逻,内城东门夜间不关闭,城门口插着两支大火把,火把下各站着一个鬼子哨兵。

    知道了日军的口令,萧四明率队到内城东门的时候,一点麻烦都没有,两个鬼子哨兵稀里糊涂地就被扭断了脖子,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刚进东门,迎面就遇到了一队去外城巡逻的鬼子,不多不少,刚好五个。

    萧四明用日语抢先喝问:“口令!”

    带队的鬼子曹长条件反射地回答到:“加贺!回令!”

    萧四明用日语说了声“能登!”。

    鬼子曹长见后面有伤员担架,有拉伤员的毛驴车,心里惊异,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呢,没想到带队的少尉阁下理都没理他,与他擦肩而过。

    鬼子曹长自觉地侧身避让,带着巡逻队站到了路边,给这队匆匆归来的皇军勇士们让路。

    让鬼子曹长想不到的是,刚从巡逻队士兵身边走过的少尉阁下,突然翻脸了,一扭身,拔出了战刀,举起后平平地挥去,刀锋扫向了最后那个巡逻兵的脖子。

    霎时间,一颗人头咕噜噜滚到了地上,无头尸体也轰然倒下,鲜血喷得满地都是。

    骤逢突变,鬼子曹长愣愣地还没反应过来呢,正在走路的皇军士兵突然转向,手里的刺刀刺向了站在路边让路的鬼子巡逻队剩余四人,“噗嗤、噗嗤”声音响起,四个鬼子嘴里冒血、腹部同时被刺入至少两把刺刀,满脸疑惑地倒在了地上。

    几个赶毛驴的老百姓跑了过来,把鬼子的尸体拖到路边,拣起了鬼子的枪,解下了鬼子腰间挂着子弹盒的皮带,拿回毛驴车上去了。

    进了内城,上午领着陈得胜进城侦查的那个老乡就走到了前面,领着队伍直奔日军大队部所在的县政府和鬼子运输中队驻扎的第一高小。

    内城的机关单位早就撤了,鬼子进城后来不及建立维持会,不存在日伪机关,盂县城内城就如同死城一般宁静。

    日式皮靴踏在县城的街道上,咔咔直响,声音在寂静的夜晚传的很远。

    到日军大队部驻扎的县政府时,见门口两个鬼子哨兵站的笔直笔直的,隔着院墙就听见里面传出鬼子的嚎叫声、皮鞭抽在人身上的响声和被抽打的人的惨叫声。

    看见萧四明他们过来,两个哨兵一下就打起了精神,大声喝问口令。

    萧四明回答了口令后,走到哨兵们跟前时,借着月色,打眼望去,见哨兵的肩章是步兵的红色肩领章,与刚才一路遇到的辎重兵的深蓝色肩领章不同,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真的象王麓水说的那样,这盂县城里除了日军的运输队外还有步兵战斗中队或小队?

    心里咯噔归咯噔,都到这个时候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萧四明哪里会犹疑么,面带微笑,对两个日军哨兵说自己的小队今天打了个恶仗,损失很大,询问军医在哪里。

    抗战初期的日军常设师团和特设师团,每个师团都有四个野战医院。但野战医院都随师团、旅团行动,步兵大队只有三个军医四个卫生兵,中队就只有四个卫生兵了。单独行动的小队,能从中队分到一个卫生兵。

    萧四明这样一说,已经放松了警惕的日军哨兵也变得热络了,把枪收了起来,向少尉阁下敬礼,报告说大队的军医随大队长阁下开拔了,这里没有军医。

    说完,两个日军哨兵就垂下头,按日本人的礼仪习惯,恭恭敬敬地说“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这一低头,日军大队部门口的两个哨兵,就没能再抬起头来。几把明晃晃的刺刀分别从他们的腹部刺入,刀尖从后背露了出来。

    解决了哨兵,留下两个战士伪装日军士兵站岗,让后面的驮马、毛驴车和担架全都留在门外,萧四明带着其他战士,端着枪,蹑手蹑脚地走进了院子。

    声音是从后院传出来的!

    进到后院门口,萧四明往里一瞧,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县政府后院,实际上就是过去县衙的后院,属于县官家属的生活区域。

    一排明晃晃的火把下,一个鬼子准尉柱着战刀,坐在一把木椅子上,左侧站着一排六个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的鬼子兵,右侧是一个用沙袋堆成的机枪掩体,四个鬼子爬在掩体里,架着一挺九六式轻机枪。

    鬼子准尉的身后,站着一个翻译官,正弯腰低头在鬼子准尉耳朵边小声说着什么。

    在鬼子兵的旁边,站着十几个同样穿鬼子棉军装的人,只不过他们身上背的都是清一色的德国二十响驳壳枪,为首的一个家伙竟然是左右披挂,背着两支德造驳壳枪,军大衣腰间的皮带上还挂着一个日军的王八盒子枪套。

    后院四周的房子的廊柱上、院子里的树上都绑着人,有穿八路军军装的,有穿国*军军装的,有穿老百姓服装的。无一例外,这些人衣服上都是血迹斑斑。

    再往里面一看,月色掩映下,房子里影影绰绰关的都是人!

    不用说,这是小鬼子抓的俘虏!

    院子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具尸体!

    五个身背驳壳枪、穿黑色棉衣裤的家伙,正抡着皮鞭,抽打倒在地上的几个人,边打边骂,逼问在平型关伏击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八路军115师撤往哪里去了!

    看来,日军大队向藏山开进后,留下了一个班的日军,配合着岁日军行动的特务队审讯被俘的八路军、国*军和地方干部、群众,妄图弄清楚我军主力去向。

    这次攻占盂县的日军是从昔阳出发一路攻占寿阳、并北上攻占盂县的,在三个县的区域内突袭、迂回包抄,来不及转移的八路军伤员、地方干部和国*军从娘子关一线撤退后与大部队失散的散兵游勇,被日军圈在网里的肯定不少。这股日军又是野战部队,不可能一直带着俘虏行军,又没有宪兵和伪政权配合,就留在盂县交给随军行动的特务队处理了。

    要不是萧四明率队袭占盂县县城,这部分被俘人员注定是要被日军全部杀害的。

    萧四明原想着用刺刀解决战斗呢,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必须用机枪子弹说话了。因为这院子里不仅有鬼子步兵的一个分队,还有那些身背驳壳枪、身穿军装的假鬼子!那些家伙肯定是从东北过来的特务或者是朝鲜特务,背的驳壳枪又是近战利器,火力凶猛。一旦让他们拔出枪,以萧四明手头现在的兵力,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呢!

    至于正在拿着皮鞭打人的家伙,都是鬼子从平津到山西,网罗的汉奸,同样凶残的很!

    萧四明掏出了王八盒子,把指挥刀塞进了刀鞘,扭头低声对跟在身后的邱伟等人命令到:“机枪准备!随我突击!”

    一句话说完,萧四明一个箭步跨进了小院,手里的王八盒子“砰”的一声就开火了,子弹直奔鬼子机枪手的后脑勺而去。

    只要在射程内,手枪比三八大盖用起来方便多了,可以连射!

    萧四明一枪打出,第二枪就射向了鬼子的机枪副射手!

    紧跟在萧四明身后冲进院子的机枪班长袁刚、掷弹筒班长张怀德、一班长邱伟、二班长张鹏飞,蜂拥而入后,手里的九六式轻机枪“咯咯”怪叫,子弹从小鬼子、特务的背后射入,哗啦啦啦倒了一片。

    死的最晚的是那五个拿着皮鞭打人的汉奸,因为怕误伤倒在地上的被俘的人和绑在廊柱上的人,这五个家伙是被冲进来的战士们用王八盒子和刺刀解决的!

    满院鲜血横流!

    枪声一响,偷袭意图就暴露了!

    萧四明顾不上解救那些被俘人员,指挥战士们对县政府院子匆匆搜查了一下,留下三个战士把被俘的八路军伤员和地方干部组织起来,就地警戒,就带着队伍出了县政府院子,直奔日军运输中队驻扎的第一高小而去。

    让萧四明想不到的是,县政府院里的枪声,并没有惊醒其他日军,大街上依旧是空空荡荡的,杳无人迹!

    看来,在县政府院里审讯被俘人员的鬼子汉奸经常枪杀俘虏,小鬼子对那里响枪已经习以为常了!

    到第一高小门口,一股骚臭味扑鼻而来。

    萧四明闪到一边,打眼一瞧,院子里停放着一排装得满满当当的胶轮大车,拴着差不多快百十匹驮马,鬼子兵们正在开晚饭,门口连岗哨都没有。

    见此情景,萧四明做了个手势,发出了准备战斗的命令,拿起从鬼子巡逻队曹长身上摘下的哨子,带着队伍走进院子,吹响了哨子。

    尖利的哨音打破了院子里的宁静,正在吃饭的鬼子兵见一个少尉带着一支队伍突然出现在院里吹哨子,以为发生了紧急情况,开始到院子中间集合了!

    萧四明吹了几声,开始用日语大叫:“集合!集合!运输中队全体集合!”

    这下好了,那些小鬼子行动快了,时间不长,就以分队、小队为单位,列队了!

    鬼子中队长和执行官也在吃饭,听到哨子声就从房子里跑了出来,边跑边大声吆喝,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儿,为什么集合?

    萧四明理都没理那鬼子中队长和执行官,掏出腰间的王八盒子,反手就朝鬼子中队长、执行官的头上打去!

    枪声让正在集合的小鬼子们忽然清醒了,他们好像刚发现一样,看着面前黑洞洞的枪口。

    站在萧四明身边的机枪班长袁刚、一班长邱伟、二班长张鹏飞、掷弹筒班长张怀德等人,手里端着的九六式轻机枪就“咯咯咯”、“咯咯咯”欢快地叫了起来,子弹瓢泼一样洒向了正在集合的鬼子。

    自从在打谷场上全歼一个鬼子小队后,这支伤员队伍已经拥有了六挺九六式轻机枪,加上刚才在大东门缴获的一挺、在县政府大院缴获的一挺,已经八挺轻机枪了,火力相当凶猛。这一开火,八个老红军出身的八路军,端着八挺机枪,喷吐着八道火舌,院子里集合的四、五十名鬼子运输兵怎么能承受得了么!

    战斗毫无悬念地迅速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