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15章 盂县之夜

    第一高小院子里的战斗结束的时候,外城三个城门、内城另外两个城门的战斗也结束了,各战斗小组都是以换岗的名义实施偷袭的,各城门口的鬼子岗哨哪里能够防备,全都倒在了王八盒子或三八大盖的枪下。

    原想着进到内城后战斗可能会激烈一点的,没想到打的这么顺,顺利得让战士们都有点想不通!

    萧四明留下掷弹筒班班长张怀德负责搜查第一高小院里日军运输队驻地、清点缴获物资;命令二班长张怀德带人返回县政府院内,做好解救被俘人员的工作,并派人通知各战斗小组、包括大东门城墙上的伤员们撤回内城,外城城墙和内城城墙上各留两个游动哨实施警戒;命令梅莹安置好伤员后,带着支前的乡亲们去县政府大院,把被日军关押在县政府院内的被俘人员全都转移到第一高小院里来,安排他们吃饭、包扎伤口;命令一班长邱伟、机枪班长袁刚随自己去盂县监狱。

    梅莹穿着鬼子的棉军装,腰里系着皮带,皮带上挂着一把王八盒子枪套,背着一个急救箱,跟着队伍一路到了第一小学院里。

    美丽的姑娘都喜欢干净。萧四明下完命令要走的时候,梅莹拦住他报告说,得先把院子里的鬼子尸体拖到一角去,把院子里的马粪清理一下。不然的话,血腥味、马粪味交织在一起,臭味太大!

    萧四明着急去占领盂县监狱呢,没时间啰嗦,挥手让梅莹自己处理!

    于是,支前的乡亲们开始按照梅莹的要求行动了。

    日军攻入山西后,山西原来的地方政权就垮了,晋东北地面上只有五台县长宋劭文和盂县县长胡仁奎留下坚持敌后抗战。这两个人后来就成了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的主任和副主任。其中,胡仁奎是10月份才由牺盟会推荐担任盂县县长的。

    日军攻占盂县县城前,中心县委和盂县抗日民主政府组织县城的机关都撤出去了,盂县监狱也是空的。只不过萧四明心细,生怕日军利用盂县监狱关押抓捕来的群众、干部和俘虏,着急赶去消灭负责看守监狱的鬼子、营救被关押人员。结果,等萧四明带队风风火火赶到盂县监狱,才发现那里黑灯瞎火、大门紧闭、空空如也。

    这股日军毕竟是野战部队,不是长期固守的守备部队,也没来得及建立伪政权,直接把被抓的人放在了县政府后院看押,竟然没有利用盂县监狱,萧四明只得从盂县监狱无功而返!

    等萧四明带队从盂县监狱回到第一高小院内时,王麓水、陈宜胜、陈得胜也都从几个城门撤回来了,领着梅莹他们把被关押人员也都转移到了这里,把萧四明他们来不及收缴的鬼子分队的步枪、弹药和特务汉奸的驳壳枪都带了过来。

    院子里人很多,乱哄哄的!

    日军运输中队是在开饭的时候被歼灭的,伙房里还有日军尚未来得及吃完的大米饭、汤,被营救的八路军战士、地方干部、国*军士兵,除了被小鬼子折磨得不成人形的伤员在接受梅莹的包扎外,其他人拣起鬼子的饭盒,直接就打饭吃饭了。有的人可能是饿的太狠了,等不及排队去伙房打饭,直接就吃开了日军饭盒里的剩饭。

    吃饭也分阵营,被营救的八路军伤员一拨,地方干部一拨,国*军士兵一拨,院子里东一堆、西一堆的,确实是有点乱。

    一见萧四明,王麓水就遗憾地说,他问了张怀德,没有缴获鬼子电台,太亏了!

    萧四明心里明白,日军常设师团和特设师团一个联队也只有5到8部电台,一个大队能有一部电台就不错了,上哪里去缴获电台么!

    这是抗战初期,华北战场上、华中战场上的日军都是精锐的常设师团、特设师团,相比抗战中期、后期的日军二流、三流、四流部队来说,装备要好的多的多!这个时候的日军,通信手段分部队级别,方面军、军、师团、旅团、联队、大队之间联络主要依靠电台、电话;大队和中队、小队之间的联络,主要靠骑兵通信员、旗语、军号;大的会战时,日军会加强通信联络,给中队配备小型电台,但这种小型电台只能在十公里范围内使用,超出十公里就没信号了。

    日军的电台配备也有特殊情况,比如执行单独作战任务的日军中队、小队,或者是驻守偏远重要据点的小部队,日军会给他们配备电台和报务员,方便联络。

    象攻占盂县的日军,兵力不少,1700人呢,是以第107联队第一大队为主,配属了第二大队、第三大队的三个战斗中队,按理说小鬼子的第二大队、第三大队应该给自己派出的中队配备电台,但萧四明他们到现在为止消灭的都是小队规模的日军,今晚消灭的日军第一大队运输中队,满编也不过110人,还属于第一大队的直属部队,是不可能配备电台的。

    王麓水咂咂嘴,补充了一句:“小鬼子太抠门儿!”

    萧四明说不是鬼子抠门儿不舍得制造电台,而是没有那么多的报务员!

    王麓水是急着和师部、旅部联系,听取指示,见没有缴获日军电台也只能作罢。再说了,就算缴获了电台,暂时也不能用。没有密码本,没有报务员,拿着电台也是干着急!

    没有缴获日军的电台,就是缴获了也没人会用,但还得和上级联系,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陈宜胜派身强力壮、熟悉道路的战士走夜路赶往上社,去找三支队或344旅687团报告情况!

    王麓水就请陈宜胜选派人员连夜去上社找部队报告!

    萧四明心里明镜一样,知道这个时候派人去上社找三支队报告情况没用,因为日军占领了苌池,大路不通,翻山走小路的话,等送信的人赶到上社,可能日军已经遭到三支队的伏击了,都开始撤兵了。但他不能说,不能不让派人去报信,该报信还得报信!

    结果,王麓水和陈宜胜分别写了封信,派了一个游击队的班长去送信了。

    袭占盂县城,消灭日军留守的运输中队,缴获非常大!

    日军一个步兵战斗时携带一个基数的弹药,也就是120发子弹、四颗手雷。运输中队要携带的至少是两个或三个基数的弹药。不说配属第一大队指挥的那三个中队了,单单是日军第107联队第一大队的弹药补给,就可以让萧四明拉起一个团、打上几仗了。只不过没有那么多枪支而已!

    单论缴获的弹药来说,平型关大捷缴获的弹药,与这次袭占盂县县城缴获日军运输大队运送的弹药相比,就少的多了,都没法比。因为平型关大捷时日军从灵丘来的驮马牵引的大车上运送的基本上是平型关前线部队急需的棉大衣,弹药补给很少。百十辆汽车是从平型关返回灵丘去的,车上除了鬼子兵、慰问团成员外,就是鬼子的伤员和尸体,根本就没有弹药!

    所以,写好信、让送信的同志出发后,王麓水就不理会萧四明了,亲自指挥张怀德清点缴获的物资弹药,那劲头儿,足着呢!

    萧四明有事情急着和王麓水、陈宜胜商量呢,没想到王麓水这伙计竟然一头扎进清点战利品的事务中去了!

    不光是王麓水,陈宜胜也在那边忙乎开了!

    可能是给被俘人员包扎伤口的工作进展顺利,一会儿工夫,陈宜胜就在院子里开会了,主要是针对那些国*军被俘人员的。

    让战士们从教室里抬出了两张课桌,陈宜胜站到了书桌上面,挥动着手臂,大声讲到:“国*军弟兄们,现在是团结抗战时期,我们十八集团军和国*军各部队都是国*军序列,是友军。你们被救了,安全了!”

    陈宜胜扯着嗓子喊,声音很大,院子里一下就静悄了,连萧四明都支楞起耳朵听开了。

    就听陈宜胜讲到:“蒋委员长在庐山谈话中讲了,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现在日军已经侵占了我们的华北地区、淞沪地区,连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都沦陷了。小鬼子杀我百姓、辱我妇女,烧我房屋,焚我城镇,血债累累,恶贯满盈!弟兄们,我们要拿起枪来,和小鬼子拼命!消灭他们,为死难的同胞报仇!”

    讲到这里的时候,陈宜胜真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鬼子消灭干净!驱逐鬼子出边区!”

    院子里的八路军战士、获救的地方干部都跟着高呼口号,但获救的国*军士兵一个个神情木然,没有一个人跟着喊口号!

    萧四明想看看这个时候我军的思想政治工作的威力,站在一边默默观看,没有吱声。

    喊完口号,陈宜胜开始讲政策了,说的是欢迎国*军士兵加入我军参战,一同打鬼子。不愿意留下来的,每人发两块银元,发两天的干粮,可以自行离去,找原部队归建。

    这一说,国*军士兵们总算是有反应了!

    一个棉军服上血迹斑斑的国*军战士仰着脸喊到:“长官,什么时候发路费?”

    陈宜胜回答说明天一早就发!

    那国*军战士说为啥不现在发?现在发了可以现在出发去找部队,搁到明天发的话,天一亮,小鬼子的飞机说不定就来了,走在路上肯定会挨炸弹!

    陈宜胜想了一下,竟然回答说行,现在就发!

    不等陈宜胜安排人发路费,在一边站着的萧四明就喊到:“等等!陈书记,你下来,我和弟兄们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