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17章 盂县整编

    一个刚满十七岁的红小鬼,站在桌子上侃侃而谈,讲的抗日救国的道理通俗易懂、浅显直白,每一句每一字都很朴实,但字字句句深入人心。

    梅莹忙着给被营救的伤员们包扎,顾不上听萧四明的讲话,但因为心里若有若无、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点挂碍,忙乱之余,梅莹时不时地会抬起头朝院子中间桌子上的萧四明看上一眼,那声音也就不疾不徐地直往她耳朵里钻。

    梅莹就想,这萧四明不光胆子大的出奇,肚子里还有真才实学,面对这么多人讲话,从容不迫地,说的还条理清楚,很有感染力、鼓动力、诱惑力。自己都上北大了,知道的抗日救国的道理也算不少了,但比起萧四明讲的,那就差的远了。这小伙,他是从哪里学的呢?

    可能是为了解释梅莹和其他同志心里的疑惑,萧四明说,这些抗日的道理他过去也不懂,上了抗大、学了政治和军事知识、听了中央首长们的讲课,才受了启发。平型关战斗中他受了重伤,养伤期间仔细琢磨,想通了这些道理。今后作战中,他会按照这个思路去打鬼子,只占便宜不吃亏,让小鬼子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王麓水心里还在诧异萧四明什么时候水平这么高了呢,听萧四明说是从抗大学来的,马上心里就想,这个萧四明原来文化基础不错,比其他没有文化基础的红军军事干部领悟力强,学习进步快,有前途。别说当排长、连长了,就是当营长、团长都没问题!

    王麓水觉得自己应该尽快归队了,回去向师首长、旅首长汇报汇报,得重用这个萧四明了!

    就在王麓水脑子里翻腾着无数念头的时候,萧四明脸色一整,大声喝令到:“袁刚、张怀德、邱伟、张鹏飞,列队!”

    张怀德还在清点战利品呢,听到命令,远远地大声吼了声“是”,快速跑了过来,大声喊到:“掷弹筒班,全体都有,列队!”

    机枪班的袁刚、步兵一班的邱伟、二班的张鹏飞,全都反应了过来,迅速整队,齐刷刷地列队站到了萧四明讲话的桌子前,弄得正听得如醉如痴的国*军士兵、被营救的八路军战士、地方干部都赶紧让开。

    部队的士气都是打胜仗打出来的!

    萧四明率领的这支小部队,是由36个伤员和27个游击大队战士组成的,加上陈宜胜、梅莹,总数是63人。

    在藏山祠临时编组战斗部队时,萧四明挑选了11个重伤初愈的伤员加入作战队伍,拉起了一个七人的掷弹筒班、一个七人的机枪班、两个各13人的步枪班。到打谷场上消灭日军的第二个小队,又缴获了三挺日军的九六式轻机枪、三个掷弹筒,7人的掷弹筒班变成了13人的掷弹筒班,机枪班变成了13人的机枪班,两个步兵班从13人缩减成了7人。

    虽然从那个小山村加人了6个新兵,但他们都没经过新兵训练,连正步走都不会,只能承担抬担架的任务。

    袭占盂县县城前,为了加强作战力量,萧四明狠心再次动员伤员,硬是从伤员中又拉出了12个勉强能参战的战士,算是把两个步兵班补齐了。剩下的坐担架的伤员,一部分还被萧四明派支前的老乡把担架抬到了大东门的城墙上,让他们能依托城墙开火,阻击、迟滞可能增援县城的日军,为作战小队袭占县城赢得时间。幸好战斗进行的顺利,这部分重伤员已经撤回了。

    这一进城,小山村入伍的6个新兵立马脱掉了老百姓服装,也穿上了鬼子的棉军装。只不过他们不属于掷弹筒班、机枪班和两个步兵班的编制,此时只能站在一边看了。

    除了萧四明、王麓水、陈宜胜,包括梅莹、陈得胜,都站到了步兵班的队尾。

    棉军帽、军大衣、皮靴,背上背着背囊,腰里的武装带上系着两个甚至三个子弹盒,挂着四个手雷,日式水壶斜背在身上,用武装带扎束着,右肩上背着崭新的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

    这是两个步兵班的装束!

    机枪班最耀眼了,一溜八挺九六式轻机枪,战士们每个人的腰里都挂着南部手枪、也就是王八盒子的皮枪套!

    掷弹筒班集合时,6个掷弹筒支在地上,射手、副射手腰里都挂着八颗榴弹,副射手们都斜背着三八大盖。

    这一点,与日军掷弹筒小队、分队的装束不同。日军的掷弹筒组是不配近战自卫武器的!

    虽然只有四个班,虽然是重伤初愈的伤员和缺乏训练的游击大队的战士们组成的队伍,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这些战士们跟着萧四明,连战连捷,零伤亡收复了盂县县城,取得了令人震惊的战绩,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自豪,眼睛里闪动着噬人的杀气,精气神十足!

    小小的一支队伍,竟然迸发出了百战精锐、裨睨天下、气吞六合、舍我其谁的气势!

    萧四明满意地点点头,仰起脸,对国*军士兵们说到:“弟兄们,你们说,日军的三八大盖好不好?”

    国*军弟兄齐声回答:“好!”

    萧四明又问:“日军的九六式轻机枪好不好?”

    回答还是“好!”

    “日军的掷弹筒好不好?”

    “好!”

    萧四明笑了,笑得一脸灿烂,好象满天的月光星辉都在他脸上流转一样。

    王麓水和陈宜胜不知道萧四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都怔怔地看着他,等他往下说。

    一脸灿烂的萧四明,接着就问:“弟兄们,九六式机枪、掷弹筒、三八大盖好是好,可惜我们不能造。怎么办呢?”

    没人吭声了!

    萧四明不以为意,接着又问:“弟兄们,大家说,日军的白米饭香不香?”

    “香!”

    回答声有点参差不齐!

    “日军的牛肉罐头好吃不?”

    “好!”

    “大家说说,都是军人,我们流血牺牲、英勇抗战,却吃不饱穿不暖,打仗还没有好枪没有足够的子弹,而日军却天天吃着牛肉罐头、白米饭、压缩饼干,用的都是好枪好炮。大家说,这公平么?”

    这下,回答的声音又齐整了:“不公平!”

    萧四明两手一摊:“不公平又能咋样?好东西都在日本人手里,我们只能忍饥受冻,当穷八路、穷国*军。不然又能怎么样呢?”

    一个国*军弟兄脱口而出:“抢他狗*日的!”

    萧四明马上就说:“对!抢他狗*日的!不但我们要抢日军的九六式轻机枪、掷弹筒、三八大盖、王八盒子、小甜瓜手雷,还要去抢日军的九二式重机枪、九二步兵炮、山炮、野炮、榴弹炮、加农炮、高射炮、高射机枪、飞机、军舰、坦克、装甲车、汽车、摩托车!卡其布、白面、精米、牛肉罐头、香烟、清酒,凡是日军有的,我们都要抢!小鬼子既然有本事把这么好的东西弄到中国来,老子们就有本事从鬼子手里抢过来!老子们要端着日军的机枪去打日军,开着日军的坦克、汽车去杀日军。让那些东洋鬼子听见老子们的名号就害怕,就吓得尿不成股,只恨爹妈不该生他们!弟兄们,大家说,好不好!”

    全场的国*军士兵、包括八路军战士和地方干部哄然应声:“好!”

    听到这时,王麓水和陈宜胜两个总算是看出端倪了,原来萧四明是看上了这些被营救出来的国*军士兵,变着法子动员他们加入八路军呢!

    事实果然如此!

    只听萧四明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大声吼道:“弟兄们,奉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115师第六八五团首长命令,将在盂县县城的所有部队、战斗人员统一整编,组建115师685团独立营!”

    王麓水和陈宜胜大惊,这萧四明太胆大了,没有上级指示,怎么就喊出了115师685团独立营的番号?部队番号是自己随便喊的么?

    忽然间,王麓水开窍了,萧四明说的是奉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115师第六八五团首长命令,自己不就是685团政训处第一副主任么?主任邓华随聂政委去了晋察冀,现在自己就是名副其实的685团首长了。萧四明这是指明了是奉自己的命令整编队伍了。

    再一想,萧四明这是没办法,想留下这批国*军被营救士兵,就得有正规部队的番号,用地方武装番号留不住这些国*军老兵!

    王麓水不知道的是,685团老二营调出后,后来团政训处第二副主任吴宗玉到晋南征兵,拉了1000余人,重建了二营。吴宗玉也因功提拔成了团政训处主任,接了邓华走后留下的职位。

    王麓水还在想呢,萧四明就又吼开了:“袁刚,出列!”

    就听机枪班长袁刚大吼一声“到”,跨出了队列!

    萧四明大声吼道:“把机枪给老子架起来!我奉命整编,哪个胆敢不服、抗拒整编,一律按临阵脱逃执行纪律,统统用机枪给老子就地突突了!听清楚没有!”

    袁刚大吼一声“听清楚了”,转身就吼道:“机枪班,全体都有,机枪准备!”

    一声令下,原本摆放在地上的八挺九六式轻机枪就到了战士们的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院子里的国*军士兵。

    风云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