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19章 盂县整编(再续)

    萧四明他们在盂县县城营救的这部分国*军战士、八路军战士、地方干部,总共200人。

    这200人中,除了我军个别掉队失散人员和分散隐蔽的伤员、地方干部外,大多数是娘子关战役后国*军各部队后撤过程中溃散的散兵,分属于陕军****17师、教导团、中央化了的西北军孙连仲二十六路军、曾万钟第三军、川军邓锡侯部,成分比较复杂。

    娘子关战役时,从保定前线逐次抵抗、逐次撤到娘子关一线的陕军****17师,与日军血肉拼杀、反复争夺,付出了巨大牺牲。全师由出征时的1.7万人,减少到了3000余人。部队整排、整连、整营的牺牲,谱写了太原会战中悲壮、光辉的诗篇!

    除17师外,孙连仲的二十六路军、曾万钟的第三军、随后陆续赶到战场的川军邓锡侯部,打的同样英勇无畏!

    可惜的是,山西虽然抗战宣传发动组织的早,动员的也相对充分,但晋绥军实力有限,战前没能在娘子关一线构筑坚固的国防工事,更没有部署有力部队在此长期坚守。从平汉路撤至娘子关一线布防的部队,分属不同系统,指挥不统一,又没有坚固工事依托,仓促布防,在日军现代化的飞机大炮的攻击下,守不住山西东大门也是可以想见的。

    这些从娘子关一线溃退下来、滞留在敌后的国*军战士,看在萧四明的眼里,那都是百战老兵、宝贝疙瘩。他绝对不会让这些老兵从他眼前流失的,肯定是要编入自己的部队的!

    萧四明任命的各排排长、副排长,除了担任四排副排长的孟平阳寿榆五县游击大队排长韩纯义、担任辎重队副队长的孟平阳寿榆五县游击大队副排长的杨桐、担任医务科长的梅莹等三人资历浅外,其他人全都是走过长征的老红军,排长基本上都是红军时期的连长、指导员,班长都是红军时期的排长、副排长,论起军龄和资历,比红小鬼萧四明要老的多,那都是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我军精华,只不过他们文化水平低、提拔的慢,实战能力、实际工作水平,那绝对是呱呱叫的!

    萧四明已经讲了那么久,思想动员工作已经初见成效了,场上又架着八挺九六式轻机枪,那些被整编的被营救的八路军战士不说了,他们本身就相当于归建了,就是那些国*军战士,在这种情况下,也得接受整编!

    道理很简单,这是你死我活的抗战时期,散兵游勇没有补给、没有部队依托,生存非常困难。假如他们不接受改编的话,不要说场上架着八挺机枪、站在桌上的萧四明一脸杀气了,就算是萧四明让他们走,又有几个人能活着回归部队?结局只有三条,要么被日军消灭,要么落草为寇、上山当土匪,要么投降日军当汉奸!

    这是抗战初期,日军忙于追歼国*军主力、攻城略地,还没有大力扶持伪政权、大量建立伪军,这些国*军战士又都是和日军死拼的几支部队的士兵,脑子里没有投降当伪军的意识,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被日军抓到这里了。加上此时是八路军和国*军密切配合时期,同属国*军序列,改编也只是换了番号而已。所以,整编进行的很顺利。

    等到各排拉开整队后,萧四明才知道,自己的这支小部队,能够投入作战的,已经有了196人了,等于是从被营救的八路军战士和国*军战士中吸收了147人。

    除了不能整编的地方干部外,还有685团14名伤员和被营救出来的八路军、国*军伤员24人和小山村参军的6名新兵。

    如果这些伤员痊愈后归队,6名新兵经过集训,萧四明的队伍就已经有6人了。就这还不包括他和王麓水、陈宜胜。

    虽然人数有点少,各排也都不满编,萧四明却已经非常满意了!

    从桌子上下来后,萧四明走到王麓水和陈宜胜跟前,举手敬礼,抱歉地说:“王政委、陈书记,刚才听陈书记说要给被俘的国*军弟兄们发路费、让他们归建,我一着急,来不及向你们请示报告,就宣布搞整编,违犯组织纪律了。请首长们批评!”

    转瞬之间,拉起了一支200来人的队伍,而且这支队伍基本上是由经过长征的老红军和国*军老兵组成,加上一色的日式装备,经过整训磨合后,战斗力可想而知!王麓水满脸都是欣赏和赞叹,哪里会舍得批评萧四明么!

    王麓水笑吟吟地说:“不要说让我们批评的话了,你等着立功受奖吧!事急从权!萧四明,我就代表团里指定你为独立营代营长,等和团部联系上后,再报请旅部、师政治部正式任命,并给你们配齐营级干部。咱们三个都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立即下到各排去,帮助干部们做工作,磨合部队,尽快形成战斗力!我负责一排、四排和辎重队、新兵队,陈书记去二排、三排,萧四明去重机枪排和掷弹筒排,分头行动吧!”

    说完,王麓水抬腿就走了。

    陈宜胜没有马上走,一脸郁闷,语气里也有了讥诮之意:“萧代营长,你吃肉,好歹也给我的孟平阳寿榆五县游击大队留口汤喝啊?你一声不吭,就把我的一个排给吸溜了,这算什么事儿么!”

    萧四明心里好笑,赶紧解释道:“陈书记,我可没有把你那个排吃了的意思。你那个排说白了就是个新兵排,单独作战没有战斗力。把他们和这些老兵暂时合编,主要是因为国*军士兵在队伍中占比例太高,需要把你那个排编进去做建军基础。毕竟这个排是我们自己拉起来的队伍,政治可靠。再一个,把你那个排编进去,再经历几次战斗,他们的战斗力就上去了,回头让他们归建后,可以成为孟平阳寿榆五县游击大队的骨干排、尖刀排,你可以拿他们当拳头使用!”

    这一说,陈宜胜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说:“这还差不多,象个上过抗大的老红军干部的样子!对了,你答应给我的15支三八大盖还得给,不能因为你的队伍扩大了,武器紧张了,就赖账!”

    萧四明马上就问:“你答应调给我的那50名战士呢?”

    这一点陈宜胜没有含糊,回答说没问题!

    不过,陈宜胜又补充了一句:“我的这个排归建时,原有的国造武器得带回来,他们现在使用的日式武器也得带回来!”

    弄得萧四明哭笑不得,只好满口答应,但也提了个条件,就是从明天开始,孟平阳寿榆五县中心县委、盂县抗日民主政府得全力支持独立营在盂县招兵,得让独立营满编,并且负责独立营在盂县练兵整训期间的粮袜补给。

    陈宜胜没有半点犹豫,满口答应,并说他亲自布置,亲自去动员招兵、扩大独立营部队!

    两个人说好后,正要分头下到各排去做思想动员,一个在城墙上担任游动哨的战士就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报告,说是有一支日军队伍正向县城开来,距离东大门大概不到5里地了。

    陈宜胜忙问怎么判断是日军?

    那战士报告说日军使用了手电筒!

    这一带已经没有成建制的国*军部队了。八路军没有手电筒,夜晚行军都是打火把。而且这么好的月色,换做我军部队,只能是趁夜色悄悄运动,不可能打火把。只要是用手电筒,肯定是装备先进的日军!

    萧四明没有半点犹疑,直接就吹响哨子,命令部队集合!

    王麓水匆匆跑了过来,询问怎么回事儿?

    萧四明把哨兵报告的情况说了下,告诉王麓水和陈宜胜说,来的日军应该是鬼子部署在县城东部的那个中队,也就是在打谷场上消灭的那个小队所在的中队。

    陈宜胜马上就提议把部队拉到东大门的城墙上,坚决阻击鬼子,不能让他们进盂县城!

    陈宜胜的理由是这个鬼子中队虽然损失了一个小队,但还有两个小队一百多号人,说不定他们是和县城的鬼子失去了联系,已经知道我军袭占县城了,是有备而来,不好打,只有利用盂县城坚固的城墙,把他们挡在城外。打起来后,如果在苌池的日军大队回师增援,我们可以放弃县城,撤到山上去打游击。

    不等王麓水再发表意见,萧四明就挥手打断了陈宜胜,笑着说:“陈书记,你想的很周全。不过,县城的鬼子没有电台,电话线也早已被破坏,这个鬼子中队肯定不知道我们袭占县城的消息。我判断,他们是联系不上自己的那个小队后,派骑兵通讯员去寻找,发现了打谷场上的鬼子尸体,搜索我们而不得,烧杀抢掠报复后,惧怕夜晚遭到我军袭击,这才匆匆撤回县城的。什么都别说了,按照分工,作战指挥听我的。我们要利用鬼子不知道县城失守的有利时机,把这队小鬼子放进城来,消灭在东大街上!”

    说完,萧四明不再和王麓水、陈宜胜商量了,拉着他两个一起走到了已经集合完毕的队伍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