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30章 辎重队

    萧四明这人,办事雷厉风行!

    早操结束后,部队吃过早饭,萧四明和王麓水、陈宜胜商量了一下,把独立营各排从原先宿营的县政府、第一高小院内调出,住进了盂县原保卫团的驻地,开始了整训练兵。

    由于早操时萧四明点名批评了新兵队、炮兵排和一排,这三个单位的干部心里的火苗突突地直往上蹿,一上来,就开始了高强度训练。

    先训练的自然是队列训练里的站姿训练了!

    操场上,各排拉各排的队伍,立正、稍息的口令声此起彼伏,一二一、左右左的号子接二连三。

    一排长邱伟扯着嗓子吼:“头抬起来,胸挺起来,两腿站直,两眼瞪圆,目视前方!要做到前面有一个敌人,用目光就能把他吓死!”

    新兵队队长郑秀川是鄂豫皖出来的老红军,嗓门不大,但说话格外难听:“老子本来是冲锋陷阵的,就因为当这个新兵队长、训练你们当合格的战士,没有能参加敖子坡战斗!又是因为你们,老子一大早就被营长教训!我要是不好好地训练你们,恐怕以后这独立营就没有老子的饭碗了!都跟我听清楚,两腿站直,两手下垂至两腿侧,目视前方,哪一个龟儿子站不直,立即撵走,八路军685团独立营不要站不直的兵!”

    炮兵排长张怀德从早操到现在,脸色一直是酱紫色的,喊出的话又是一副腔调:“丢人!丢人!真他*娘的丢人!老子从当红军到现在,从来都是受表扬的,今天第一次受批评,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萧营长说了,炮兵排是一群老兵油子,身上有国*军的土匪习气,吊儿郎当、自由散漫!这是营长照着我脸上抽大耳刮子呢!而且抽的很重、很响!你们脸上疼不疼?老子脸上疼的要死!都给我听清楚,哪一个立的不直、站的不端,老子也不和你啰嗦,再发津贴或者奖励的时候,老子直接把你的津贴、奖励给扣了,买大公鸡、鸡蛋、猪肉去慰问伤病员,让你嘴里馋的流口水、心里悔的直骂娘,恨不得去买点好烟好酒来,请老子再训你一次!”

    这可真是各人有各人的风格!

    部队在训练场上训练,萧四明也在忙!

    家有千口,主事一人,这话从来都不错说。特别是独立营属于初创阶段,教导员、副营长都没配齐,营部也没有搭建起来,萧四明一个人啥都得管,自然是忙得脚不沾地儿的!

    袭占县城前支前的几十个老乡走了,留下了十个小伙子参加了独立营,当了八路军。这支前老乡一走,独立营连做饭的人都没了,中午饭在哪里吃都很难说。萧四明只好让辎重队长陈明辉和杨桐两个想办法,从战士们中间选人,组建炊事班。没想到陈明辉和杨桐两个到各排去问了一遍,那些排长、副排长都把头摇的象拨浪鼓一样,都说自己的排里没有会做饭的。弄得陈明辉头大,跑来对萧四明说,他是三营的副排长,改编八路军前都当过红军的副连长,凭啥别人都能当战斗排的排长,却让他担任辎重队队长呢?啥也不说了,他今天就是颠倒下井,也想法去伙房给大家做一锅饭,好吃不好不知道,保证做熟!做好中午饭后,他这辎重队长就不干了,去一排或者二排、三排、四排当班长,哪怕是当战士都行,反正是不当这个倒霉的辎重队长了!

    不光是炊事员的问题,缴获了100多匹驮马,还得安排饲养员。这事儿前两天都是支前的老乡干的,老乡们一走,辎重队就只剩下了陈明辉和杨桐两个正副队长,连喂马、弄战马饲料的事儿都没人干了。

    陈明辉和杨桐两个也想办法了,从各战斗排要不来人,这两个就瞄准了新兵排,想从新参军的战士中调一部分去辎重队,组建炊事班、选配饲养员。没想到独立营连战连捷,放着那么多的九二式重机枪、九六式轻机枪、掷弹筒、三八大盖、王八盒子没人用,这些新战士们都眼巴巴地等着训练结束去当炮兵、机枪手、战士呢,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去辎重队!

    说的时候,陈明辉一脸怒气,好像让他当辎重队队长是欺负他一样!

    萧四明听的心里直笑,告诉陈明辉说,辎重队负责保管运送全营的家底儿,将来要发展成部队的后勤管理部门。等独立营开辟了新根据地,还要组建自己的被服厂、兵工厂、制药厂等,要干的事情多了去了,干的好了,贡献不比战斗部队小。部队将来能不能打大仗、打大胜仗,就看后勤部门的后勤保障是否到位了。之所以让你陈明辉当辎重队长,那是看重了你长征途中负伤掉队后一路讨饭追上部队的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勇气,是绝对的信任。想想吧,辎重队不光有全营缴获的武器弹药和药品等补给,还有缴获的黄灿灿的金条、白花花的银元、花花绿绿的日元、法币,不是久经考验的干部,能让去当辎重队长么?让谁干,那是信任谁。最起码,不担心你陈明辉会捐款逃跑!

    陈明辉一下就急了,站起来“啪”地一个敬礼,吼道:“请萧营长放心!我陈明辉就是被鬼子打死了,也会在死之前想法埋藏好、隐蔽好缴获的物资资金,保证不让一分钱落到日军手里!”

    吼完,陈明辉才想起来自己是来撂挑子不干的,绕来绕去,又让萧四明这个红小鬼给绕进去了。

    看着一脸懊丧的陈明辉,萧四明说从各排挑不来炊事兵、饲养员不要紧,可以另想办法,辎重队单独招兵,专门招收那些有特长的人才,比如会做饭的炊事兵,会养马的马夫,会开汽车的汽车兵,懂得使用炸药的煤矿爆破工、电工、会机械修理的修理工等。包括理发师,部队都需要。将来部队还要成立工兵排、工兵连、工兵营,建立兵工厂,这些人才都有用。

    最最主要的,萧四明告诉陈明辉说,要多招收知识分子,特别是学物理、化学、机械的知识分子,遇到一个,就要想法招进部队,这些人将来都是部队大发展的宝贝疙瘩!

    陈明辉听的一愣一愣的,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那么多?我怎么都不知道?”

    萧四明说他从小在上海、广州读书,听的多、见的多,上了抗大后眼界开阔了,把书本上学来的和打仗联系起来,就琢磨明白了。这打仗啊,其实就是打后勤。有充足的弹药,有足够的粮食和药品,部队自然是越打越强。相反,战士们吃不上饭,枪里没子弹,受伤了得不到及时救治,就算人人都不怕死,都扑上去和小鬼子拼刺刀,也没用,打不赢的。

    陈明辉是老红军,从艰难困苦中一路走过来的,听了萧四明的话,彻底开窍了,也不再啰嗦了,领着副队长杨桐走了。

    让萧四明想不到的是,陈明辉离开后干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拉着杨桐去了盂县县城一家比较大的饭馆,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办法,竟然把饭馆里的厨师给动员参军了。结果,中午开饭时,萧四明终于吃了一顿灵魂穿越以来最有味道的饭菜!

    这还不算,王麓水和陈宜胜两个来找萧四明时,发现路上的墙壁上都贴着独立营招兵的标语,字写的歪歪扭扭的,但口号却相当的刺激!

    “你想杀鬼子为亲人报仇么?独立营招兵!”

    “你想一枪撂倒一个鬼子么?独立营招兵!”

    “杀鬼子比杀猪更容易!独立营招兵!”

    “扛枪当八路,祖宗八辈都光荣!独立营招兵!”

    “理发的、修锁的、补锅的、钉鞋的、做饭的、打铁的、赶毛驴车的穷哥们,独立营招兵!”

    “下煤窑的、玩炸药的、懂电的,独立营招兵!”

    “是赤手空拳让小鬼子撵着屁股杀,还是端着三八大盖一枪一个杀鬼子,你选择什么?独立营招兵!”

    “学过数理化,跟着独立营走遍天下都不怕!”

    这招兵宣传标语简直是五花八门,看的王麓水和陈宜胜都直皱眉头,直说乱七八糟!

    不过,虽然招兵标语写的有点不够文雅,却能让人看的清清楚楚,那就是独立营招兵不拘一格,什么人都要!

    下午的时候,独立营驻地的门外,就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人来排队报名了。

    到了晚上,陈明辉喜滋滋儿地跑来报告,说是今天已经招了60个人了,有会做饭的、会理发的、会饲养牲口的、会打铁的、会开锁修锁的。

    最令人兴奋的是,陈明辉说招到了两个原来在阳泉铁厂当雇员的技术工,一个能使用车床,一个是电工!

    萧四明大喜,拍着陈明辉的肩膀鼓励他加油,在盂县好好找找,看有没有曾经在阎锡山的兵工厂干过的技师和工人,只要发现,一定要动员参加八路军!

    陈明辉走的时候,萧四明交待说,辎重队招兵要不拘一格,不局限年龄,象那些当过西北军、东北军、晋绥军炮兵、汽车兵的人,散落在民间的,发现了就要动员参军,最起码可以让他们当教员,教我们的战士。日军的大炮那么多,汽车坦克装甲车那么多,将来缴获了得直接投入使用,象平型关伏击战、广阳伏击战、七亘村伏击战那样,把缴获的汽车烧掉、炸掉,太可惜了!

    陈明辉说放心吧,以后不管部队走到哪里,辎重队都负责贴招兵帖子,专招技术兵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