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33章 谁敢动老子的女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历史上,梅莹牺牲后,晋察冀的老人多少年过去了,在回忆录中提起这位英勇牺牲的女战士,几乎都是用惋惜、深情的语气写到:“无论是谁,初见梅莹,都会被她的美丽震惊,忍不住总想偷偷地多看她一眼。她给换药时,伤口再疼,伤员们都能咬牙忍住不吱声。就是在紧张的战斗中,遇见曾经和她在一起工作过、战斗过的战友,总是不由自主地打听她,现在怎么样、好不好?可惜,她为了掩护伤员,死在了鬼子的枪下。该死的小鬼子!”

    由于萧四明的出现,救了梅莹,她没有牺牲。只是她本人并不知道自己原本的命运而已!

    梅莹确实是极美,美得让灵魂穿越的萧四明见了她都惊为天人、小心肝扑扑腾腾乱跳,忍不住就想逗她、保护她。

    二十一世纪可是个美女如云的时代,萧四明虽然一直没结婚,但不等于他见识的美女少。特别是那些明星、名模、名媛、网红,照片、视频,都能把人的眼晃瞎,更不用说大都市里满大街的丽人了。但萧四明见了梅莹,依旧没有免疫力,原因无他,梅莹长的真美,美的自然、美的清纯!

    这个时候人的平均寿命短、平均身高也低,梅莹却是至少一米六七的个子,细腰长身,亭亭玉立,皮肤白的犹如剥开的荸荠一样。特别是那张俏脸,犹如三月的桃花,有红似白,美目流盼时,眼睛里那一汪秋弘,就是块石头,也能醉了。

    天仙化人,国色天香,也不过如此!

    这样的姑娘,出现在寒冷的太行山的冬夜,震撼度可想而知!

    八路军初上战场时的主力团的团长、政委、副团长、参谋长,年龄都不大,都是二十多岁、身经百战的红军战将,绝大多数也都是光棍。这些红军战将,有的有小学、高小、师范之类的文化程度,但大部分都是不识字的穷苦人家出身,是在红军队伍里学识字、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长期的战斗生涯,让其中的绝大部分人没有机会恋爱、结婚。而且,为了保证部队的战斗力,也不允许干部们一窝蜂地谈恋爱结婚,沉醉在温柔乡中。所以,红军到陕北站住脚后,随着向往光明、投奔革命的女青年的增多,延安出台了二五八团的婚恋标准,目的说白了,就是限制干部们一窝蜂地恋爱结婚。不够条件谈恋爱,组织上非但不会批准,还会进行批评教育。

    687团的几个团领导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这一见到梅莹如此青春美丽,几个人的眼睛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当然,其他人也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只有兰国卿嘴角上挂上了涎水。

    萧四明实际上比兰国卿还不堪!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萧四明现在的身体是红小鬼萧四明的身体,重伤初愈,体力与灵魂穿越前的身怀易筋经绝技、特战精英、作训参谋萧四明相比,简直是天差地远。就这,可能是他的思想意识是二十一世纪的,比687团的几个领导更胆大!

    一见梅莹换上了原来穿的毛料套裙,打扮的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就只觉得从梅莹身上传来的那种淡淡的处子幽香,一直往他鼻孔里钻,下身那物“腾”地一下就倏然bo起,顶起了小帐篷!

    幸亏这是晚上,屋子里点的是蜡烛,萧四明又穿着日军的军大衣,没人发现他的丑态。倒是倒霉的兰国卿,嘴角挂着的涎水在烛光下明晃晃的,看上去分外明显。

    687团政治部主任崔田民也偷偷地看了一眼梅莹,瞬间就脸红了,赶紧低下了头,等再抬起头时,就看见了兰国卿嘴角的涎水和痴迷的目光,心里顿时有种厌恶感,马上就说:“张团长,酒来了,菜有了,咱们喝酒,抓紧解决战斗,小心一会儿周司令过来了批评咱们!”

    让崔田民这一说,屋子里的几个人全都清醒了,包括萧四明、兰国卿都清醒了。

    萧四明不好意思地笑笑,张嘴就说:“张团长、田副团长、兰参谋长、崔主任,来,咱喝酒!这酒,是小鬼子从日本带过来的,咱尝尝是什么滋味!”

    说着,萧四明拿起自己眼前的一小壶清酒,咕咕咚咚倒进了张绍东的酒碗。

    萧四明肯定是知道清酒是什么滋味的,只不过他不说!

    让萧四明想不到的是,张绍东端起酒碗竟然咕咕咚咚一口气喝完了!

    抹抹嘴,张绍东说:“小鬼子这酒,味道清爽甘冽,有点象陕南的米酒,但比米酒劲儿大,也没有米酒那么甜!”

    萧四明赶紧又咕咕咚咚给张绍东倒了一壶,恭敬地说到:“张团长,红十五军团转战豫西陕南时,想必没少喝米酒!”

    这一说,不知怎么地就牵动了张绍东的愁肠,只见他端起酒碗,一仰脖,又咕咕咚咚喝了下去,才开口说道:“萧营长啊,我听说你是长征前参加红军的红小鬼,跟着部队爬雪山过草地一路厮杀过来的。我们红二十五军也不容易,也是一路厮杀过来的。唉,你不知道,我们红二十五军有个特点,战士都是娃娃兵,基本都是十五六岁、十六七岁,和你这个年龄差不多。战士们负伤了、病了,全靠干部们背。因为干部们年龄大,有力气。我们一路上不知道丢掉了多少好战士,也不知道他们隐蔽在老乡家是不是安全,能不能躲开白匪军的剿杀!”

    这可是红二十五军的干部亲口讲二十五军的征战史,比萧四明后世看到资料要真实的多。

    萧四明又给张绍东倒了一碗酒。

    这次,张绍东没有再一口气喝完,而是喝了一口,拿起筷子从罐头盒里连续夹了几块牛肉,大口大口地吃了下去,又喝了口酒,这才又说到:“我们和你们不同。你们好歹和中央在一起,往哪里走、走到哪里,都有大领导们决策。我们则是两眼一抹黑,摸着走的。开始想在桐柏山建立根据地,到那里一看,不行,敌人的力量太强大,部队一宿营,就有人报告,敌人的大部队就围上来了。后又决定到伏牛山建立根据地,结果到伏牛山去一看,山高路险,沟深水急,人烟稀少,不说别的,粮食问题都解决不了,偏偏反动民团、土匪还特别多,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部队依旧无法立足,只好转向陕南。陕南那地方好啊,气候好,物产丰富,老百姓淳朴。我们在那里算是发展了一段时期。”

    萧四明正听的津津有味呢,没想到张绍东却戛然而止,一把抓过萧四明手里的清酒壶,咕咕咚咚给副团长田守尧倒上了,接着就对陈得胜喊拿酒来,又给兰国卿、崔田民、萧四明倒上,端起酒碗就喊:“喝!哪个龟儿子不喝,就是婊*子养的!”

    梅莹还在屋子里给他们泡茶呢,张绍东竟然爆粗口,让萧四明一下就把他看扁了,知道这货打仗是把好手,但是个粗货,比起独立团团长杨成武、六八五团团长杨得志、686团团长李天佑来,那可是差远了。难怪他后来会叛逃!

    梅莹的脸早就红到耳朵根上了,一声不吭,低着头,就着烛光,用从鬼子那里缴获的君山银针,拿着几个缴获鬼子的茶缸,逐一泡茶,然后一一端到685团几个团领导跟前。

    端到兰国卿跟前时,不知道兰国卿是喝酒喝晕了酒壮色胆,还是想着屋子里烛光昏暗没人注意他,竟然伸手摸向了梅莹的翘*臀,看样子是想拧一把,过过手瘾。

    偏偏田守尧喝的有点猛,呛住了,捂着嘴扭头咳嗽,一下就看见了,当时就恼了,也不咳嗽了,喊了声“你干什么”,手就伸向了腰里的手枪。

    兰国卿吓得一下就把手缩了回去。

    等萧四明、张绍东、崔田民反应过来,田守尧的手枪已经指向了兰国卿。

    张绍东、田守尧都是红二十五军的老人,崔田民是陕北红军出身,兰国卿是红七军出身,曾经当过三军团红11团的参谋长,八路军整编时调到687团的。

    黄克诚大将回忆录中说,他刚到344旅但政委时,感觉344旅有红二十五军的圈子,排外,后来下了很大功夫才改变了这个缺点。

    在此时的田守尧眼里,兰国卿就是个外人,现在他竟然敢借酒生事,败坏红二十五军的威名,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黑洞洞的枪口就指向了兰国卿。

    张绍东见状,脸都黑了,手里的酒碗“砰”地一声,就重重地放到了桌上,喝道:“田副团长,你干什么?把枪给老子收起来!”

    田守尧本想当场揭露兰国卿的丑行呢,但一看梅莹又羞又气,脸色通红,就没再多说,把手枪装进了枪套,不动声色地说:“兰参谋长头上落了个苍蝇,我想把他打下来,试试我的枪法退步没有!”

    萧四明当时就明白了,肯定是兰国卿想调戏梅莹,被田守尧发现了,这才起了冲突!

    萧四明拉张绍东坐下,介绍到:“张团长,这个女同志是我们独立营的医务科长,叫梅莹,是从印尼回来的,北大学生。你不知道,伤员们可喜欢她了,只要她说句话,伤员们再疼都会咬紧牙关不吱声的!”

    张绍东这才坐了下来,脸却一直黑着,不吱声。

    萧四明又给他倒了碗酒,自己也倒了碗酒,两个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按理说,战争年代斗争残酷,红军战士又缺衣少药,面对寒冷时,经常用辣椒水和烧酒帮助度过严寒,基本上每个战士都能喝点酒。但萧四明不知怎么回事儿,酒量不行,一碗酒下肚,脸涨的通红,眼睛也成了红的,那样子看着有点吓人!

    就见萧四明也重重地把酒碗摔到了桌上,嘴里喷着酒气,阴森森地说道:“梅莹还有个身份,她是我的对象!谁敢动老子的女人,老子放他跑出1000米,照样一枪打爆他的头!”

    梅莹登时就气的俏脸刷白,手指着萧四明,说话又快又急,爆豆一样:“你!你!你也来欺负我!我恨死你!”

    说完,梅莹两眼憋泪,夺门而出,跑回驻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