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36章 115师独立营(再续)

    信号兵是独立营特设的,主要是熟悉掌握日军的旗语联络、对空联络、灯光联络、信号枪联络。

    因为掷弹筒、轻机枪都已经编进各步兵排的机枪班、掷弹筒班了,重机枪和步兵炮又统一集中在营炮兵队、重机枪队,各连的火力支援棑基本上都是只有编制、兵员,没有武器。就等再打仗缴获了!

    炮兵排排长张怀德调任二连指导员后,从晋察冀军区四支队、也就是原115师教导队调来的炮兵干部赵秀川、李虎豹、赵富有全部调到了炮兵排,炮兵排也改称炮兵队,赵秀川任炮兵队长,李虎豹任指导员,原炮排副排长刘力和赵富有均担任副队长。

    干部是八路军中的专业炮兵干部,炮兵队虽然现在只有两门步兵炮,但也必须按照正规化炮兵建设。因此,基本上全营当过炮兵的老兵、或有小学文化、初中文化的新战士,都被炮兵队选调走了。没办法,炮兵是技术活,同样一门炮,打的准和打不准那就是两个概念了。

    重机枪排也改称重机枪队了,由刚刚伤愈归队的685团重机枪排排长牟光遥任队长,原机枪排副排长王胜利改任副队长,全队编有6挺九二式重机枪,和炮兵队的两门九二式步兵炮一起,构成了独立营现在的重火力!

    辎重队队长陈明辉如愿以偿升任三连指导员后,辎重队就没领导了,也没有兵。从晋察冀支援来的后勤干部王学军、杨成、孙文玉,全部被派到了辎重队,王学军任独立营后勤科长兼辎重队队长,杨成任指导员,孙文玉,统一管理独立营的后勤保障工作。

    新兵队暂时没有新兵了,但架子不能散。原新兵队副队长邓文礼升任队长,伤愈的685团二营班长张正仁升任副队长,从被营救的国*军战士中挑选了6个当过班长的战士,到新兵队任正副班长,专门负责训练新兵。

    有了调来的工兵干部,萧四明就编组了工兵队,由孙志成任队长、童明、孟德才任副队长。

    前面打了几次战斗,并没有缴获日军的炸药包等爆炸器材,缴获的也只是日军步兵们配备的工兵镐、工兵铲,好在盂县这地方有煤矿,想找到工兵用的爆破器材和其它器材并不难。因此,工兵队一成立,孙志成就发动战士们提供线索,开始搜剿可用于战斗的炸药包、雷管了。

    最可怜的是骑兵排,晋察冀调来了刘兆明、马鸣、武鹏

    三个骑兵干部,独立营也有一百多匹缴获的军马。可惜的是,刘兆明、马鸣、武鹏三人看后,大失所望,因为这些军马全都是驮马,没有一匹战马。独立营也没有一支适合骑兵骑兵使用的马步枪!

    大失所望之下,三个人去找萧四明。

    萧四明回答说,战马、马步枪、战刀都不是问题,关键是挑选人员、训练骑兵。太原都被日军占了,山西还能少了日伪军的骑兵部队?下一次遇到了,打一仗,缴获点战马和骑兵装备就是了。

    看萧四明说的轻松,刘兆明三人无话可说,只能去挑选战士、暂时用驮马替代进行训练了。

    教导队由萧四明亲任队长,但暂时没有设置机构,只是萧四明把连排班干部集中起来,训练了三天,讲授步兵投弹、射击、拼刺、爆破、土工作业等五大技术要领和步兵班徘战术、敌火下运动战术,每一项都由萧四明亲自示范,直到干部们掌握为止。

    可别小看这三天的干部战术集训,要知道,这些连排班干部都是老红军或者是从被营救的国*军战士中提拔的,那都是身经百战的主儿,实战经验非常丰富,缺的就是战术理念。让萧四明这一集训,独立营干部们的技战水平就发生了质的飞跃,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再没有哪个干部会开三枪就大喊“冲啊、杀啊”了,把部队暴露在日军的火力下了。

    完成各战斗分队的编组整合后,独立营营部机构也搭起来了。按照每个干部的特长专业,任命李奇为115师独立营一科(作战科)科长兼作战参谋,王万友为二科(侦查科)科长兼侦查参谋,陈强为三科(机要科)科长兼机要参谋,徐岩为四科(政教科)科长,梅莹为五科(宣传科)科长,辎重队长王学军兼任六科(后勤科)科长,冯立为七科(保卫科)科长。

    陈得胜的特务排一分为三,变成了警卫排、侦察排、通信排。其中,原特务排长陈得胜担任了营部警卫排排长,二科科长兼侦察参谋王万友兼任侦察排长,调来的野战电话通讯干部荣冠红担任了通讯排排长。

    通讯排设骑兵通讯班、野战电话通讯班、信号通讯班。

    原特务排副排长况田改任王麓水的警卫员。

    营部设电台,电台台长由机要参谋陈强担任,赵秀红任电台指导员兼译电员。

    独立营暂时没有大功率电台,只有一部18瓦的九四式五号三二号型送信机。就这,都已经让陈强和赵秀红他们兴奋不已了,因为可以用这部小电台培训报务员、办报务员培训班!

    最最关键的是,独立营打仗干净利索,小鬼子没有来得及烧毁密电码本。陈强和赵秀红见到萧四明交给他们的密电码本后如获至宝,两个人埋头各抄写了一本,然后和三支队联系,让他们派人把密电码本送交晋察冀军区司令部了。

    各战斗分队编组结束了,营部机构也搭建起来了,王麓水也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萧四明编组的独立营机构,远远不是一个步兵战斗营的机构,那是一个主力团、主力旅的架构!

    王麓水把自己的看法和萧四明交换时,萧四明也直言不讳地说,独立营将来肯定是要发展壮大的。也不光独立营,我军各主力部队以后都是要发展壮大的。单靠八路军整编的三个师、四万多人,怎么能打败日军?这四万多人只是种子,得发展成四十万、四百万的大军,才能彻底消灭小鬼子、打出一个新中国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萧四明还和王麓水开玩笑,说象你王政委这样级别的领导,将来肯定是要当旅长、旅政委、师长、师政委的,甚至会率领几万人、十几万人的大军的!

    说的王麓水两眼放光,那么沉稳的人,竟也有几分陶醉!

    让王麓水吃惊的还不只是这些,萧四明祭出了杀器,采取了我军历史上新式整军的办法,在各连排开展诉苦运动,诉被剥削、被奴役之苦,诉遭受日军侵略之苦。一时间,独立营营地每晚都是战士们的哭声,老红军也好,被营救的国*军战士也罢,包括新参军的战士们,人人都在控诉!

    一个诉苦运动,让整个独立营脱胎换骨、浴火重生,再无老红军、国*军士兵、新战士之分,水乳交融,彻底融为了一体!

    参军这么多年,干了几年的政工,王麓水还从来都没想过开展诉苦运动这种政治工作方法呢!

    吃惊之余,王麓水开始注意总结诉苦运动经验了!

    不光是开展诉苦运动,萧四明拉着王麓水,带着新任副营长郑秀川、副教导员石破山、营总支书记莫山,一头扎进了各连排之间,和战士们同吃同住,逐人谈心,了解每个战士的家庭背景、战斗经历、思想动态,使干部战士情如弟兄。

    从12月14日夜接到115师关于组建师独立营的电报,到萧四明初步完成整军训练,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二十多天了。

    经过诉苦运动的洗礼,初步完成部队编组整训的干部战士嗷嗷叫,开始给营部写请战书,要求向日寇出击!

    干部们都跑来找萧四明汇报,没有一个人说自己的部队新兵成分多,就是一个新兵队,相反,一个个都说战士们憋足了劲儿,就等着营长一声令下,拿小鬼子的脖子试刀呢!

    一连长邱伟报告说:“营长,我的火力支援连40号人都是空手,别说九二步兵炮、九二重机枪了,连把王八盒子都没有!该打仗了,咱得去小鬼子那里取家伙回来使了!”

    二连长曹明安说的非常露骨:“营长,日军的大米白面早就吃完了,牛肉罐头也早就吃完了,压缩饼干也早就吃完了,日军被打死的驮马的马肉也吃完了。现在天天都是小米粥、山药蛋、玉米窝头,嘴里淡得都快飞出鸟了!得赶紧打仗了,再不打,盂县的老百姓都对我们有意见了,会说我们只练兵、不打仗,还不如回家娶个媳妇热热呵呵过日子呢!”

    三连长王猛人如其名,见了萧四明,敬礼后,就大声吼开了:“报告营长,三连已完成初步整训,新兵蛋子们嗷嗷叫,都嚷着要找小鬼子练枪法、拼刺刀呢!我拦都拦不住,只好跑来向你报告了!”

    部队士气这么高,求战意识这么强,萧四明总算是放心了,再也不怕部队成分复杂、关键时候掉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