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37章 向训练要战斗力

    部队求战意识那么强,萧四明却按兵不动,依旧是练兵、练兵、再练兵!

    没办法,部队新兵成分太高,训练不足,一拉上战场,闭着眼睛都能想到伤亡率会有多么高!别看训练时老兵、新兵都嗷嗷叫,一场激战下来,恐怕这些新兵就会象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

    这是生死相搏的抗日战场,日军装备先进,又习惯搞阴谋、打偷袭,迂回穿插,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狡猾的很。我军不可能总是打伏击,硬碰硬、毫无花哨的战斗随时都可能发生。部队训练上不去,遇上硬碰硬的战斗,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灵魂穿越前的特战精英、作训参谋萧四明,心里清楚的很,以独立营目前的状况,只能是强化训练,向训练要战斗力!

    只有训练到位,才能在实战中让战士们少流血!

    还有个原因,那就是历史上日军于1938年元月8日,也就是腊八节的前一天,再一次攻占盂县县城,从此赖在了盂县,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直到抗战胜利为止。

    萧四明想等日军主动进攻,只要日军离开防地主动进攻,那就到处是战机,独立营可以抓住战机痛宰鬼子,保卫盂县抗日根据地,锻炼部队实战能力!

    结果,10月8日这天,日军没有出动,盂县无战事!

    萧四明心里有数,日军并不是怕了他的独立营,很可能是正在埋头整补部队呢!一旦完成整补,日军必定是要继续进攻盂县的。下次进攻,日军很可能出动兵力更庞大,飞机、坦克、装甲车齐上阵,报复手段更凶残!

    实际上,此时山西战场虽然相对平静,山东方面却激战正酣。日军沿津浦路大踏步前进,渡过黄河,攻占了省会济南,山东省主席韩复渠跑的比兔子还快,把大半个山东全都扔给了日军。

    台儿庄会战即将拉开序幕了,萧四明却不得不在盂县城练兵。没有人能知道,萧四明心里是何等的焦虑!

    腊八这天,也就是1938年元月9日,天上飘起了雪花。

    盂县抗日民主政府的工作人员领着老乡们,赶着毛驴车到独立营驻地来慰问了。

    这是一个展示部队整训成果、鼓舞民众抗日斗志的好机会。因此,萧四明下令独立营各部队在营房门口列队,接受乡亲们的检阅!

    初步完成整训的独立营,从上到下都是嗷嗷叫。特别是那些新参军的战士,接受了初步训练,会站队列了,会打枪、拼刺刀了,急着上战场和小鬼子交手呢,士气高的很。这一列队,人人站的笔直,抬头挺胸,很有一股气势,看得来慰问的乡亲们直鼓掌!

    盂县县政府这次慰问部队,带的慰问品很多,除了几口宰杀干净的肥猪、粉条、豆腐、白菜、萝卜、小米、玉米面、红薯外,最让独立营干部战士高兴的,是带来了八路军的灰色棉军装!

    收复县城的好处体现出来了,迁回县城的盂县抗日民主政府,在组织乡亲们重建被日机炸毁的房屋的同时,支前工作也开展的好,组织了十几台缝纫机,给部队赶制棉军装,从军帽到棉靴,包括里面的棉衬衣、短裤,每人一套,一应俱全!

    慰问结束后,独立营战士们脱下了日军的冬装,穿上了崭新的八路军棉军装,整个精神风貌都为之一变!

    萧四明趁热打铁,组织部队提高训练强度、增加训练科目。

    训练强度上,体能训练每天都要进行负重越野跑,重量从5公斤、10公斤依次增加到20公斤,距离从5公里依次增加到20公里。

    射击训练上,全营上下,包括各连的炊事班、理发员、辎重队的饲养员,甚至连梅莹和野战救护队队长徐如萍的女卫生兵,步枪枪头上全都吊上了砖头。

    老兵和新兵中射击训练成绩好的,夜间加练打香火头!

    用萧四明的话说,日军士兵百分之三十都是神枪手,独立营不能输给日军,神枪手的比例要超过日军!

    独立营不缺弹药,射击训练中,隔两天举行一次实弹打靶,每个战士只准打两发子弹,然后以班为单位进行总结点评,打的好的表扬,打的差的得找出原因,是瞄的不准,还是扣动扳机时没有屏住呼吸。干部们还时不时地威胁,下次打靶再打不准,直接撵到辎重队去喂马!

    这话不知怎么就传到辎重队去了。营后勤科科长兼辎重队长王学军直骂战斗连欺负人,把辎重队看扁了!

    王学军把辎重队集合起来,可着嗓子吼:“辎重队也是独立营的战斗单位,老子们不但搞后勤是好手,端起枪冲锋也决不能比战斗连队差!记着营长传授的射击口诀:据抢稳妥靠合力,后托抵实肩窝里;三点一线瞄仔细,击发瞬间需屏气。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哪一个枪法练不好,老子剥下你的军装,撵你滚蛋!让你回家没脸见人,别说娶媳妇了,给人家倒插门人家都不要,嫌你丢人!”

    觉得辎重队干部少、老兵少,训练难度大,王学军和指导员杨成、副队长孙文玉一商量,把暂时没有了新兵训练任务的新兵队队长邓文礼、副队长张正仁和他们手下的六个新兵训练班长请到了辎重队,帮助训练辎重队的技战能力。

    邓文礼说的再清楚不过,小鬼子可不管你是机枪手、炮手还是做饭的、喂马的、理发的,遇见了照打照杀不误。你连个枪都打不准,上了战场还不是去给小鬼子当靶子的么?没说的,枪打不准、投弹投不准、拼刺刀拼不过日军,就不能当独立营的兵,早点滚蛋的好,省得给独立营丢人!

    于是,辎重队的战士们有福了,等于是进了两次新兵训练队!

    独立营的拼刺训练也不再对着草人木靶进行了,开始用木棍进行单兵对刺训练!

    萧四明用三天时间集训独立营的干部们时,讲拼刺术用的是后世我军步兵训练时的拼刺术,那是在总结世界上最擅长白刃拼杀的两支军队红军、日军、甚至换包括苏军的拼刺术基础上提炼出来的,比八路军现在的拼刺训练要高明,比日军的拼刺术也要高明!

    这不,训练场上,以班为单位,先背诵一遍“弓步侧身持紧枪,刀尖直对敌喉嗓;豹眼环睁威猛样,拨磕挡刺挑肚肠”的口诀,接着就是一对一捉对拼刺,喊杀声一阵儿高过一阵儿!

    战术训练上除了训练步兵敌火下运动外,加强了步兵班徘和炮兵队、重机枪队配合训练,等于是训练部队的合同作战、同步协调能力。

    针对日军坦克多、汽车多、飞机多和惯用毒气弹,独立营增加了打坦克、打汽车、打飞*机、防毒气弹的三打一防训练。

    打日军汽车最简单,独立团的轻重机枪、步枪都能上阵,手雷也可以上阵,平型关伏击战时就打过。

    打坦克比较难,独立营现在没有木柄手榴弹,日军的小甜瓜手雷虽然好用、杀伤力大,但不容易捆扎成集束手榴弹用于炸坦克,轻重机枪、步枪对坦克没一点办法,掷弹筒也不行,唯一的办法就是炮兵排的两门九二式步兵炮。因此,萧四明亲自去炮兵队和新任炮兵队长赵秀川、指导员李虎豹、副队长刘力、赵富有一同探讨,总算是弄清楚了九二步兵炮可以平置炮击的办法,喜得赵秀川把步兵炮当成了宝贝疙瘩,领着战士们把跑身擦得明亮亮的,就等着上阵立功了。

    光靠两门步兵炮是不行的!

    正好,敖子坡战斗时,日军两辆摩托车率先通过独立营伏击阵地驶向县城,被守备县城的特务排缴获。萧四明用摩托车上的汽油为基本原料,教战士们制作******,算是打坦克的一种辅助武器。

    用炸药包炸坦克虽然牺牲大,但效果好。可惜,独立营现在没有炸药包。工兵队派人到煤矿寻找来寻找去,也没找到炸药包,看到的都是矿工们在井下人工采掘的悲惨场景。

    要想从煤矿找到炸药包,那得去攻打被日军占领了的井陉煤矿才行!

    打飞*机的难度最大!

    对于缺乏高射炮、高射机枪的抗日军队来说,日机一直是最令人头疼的威胁。我军虽然在红军时期曾经用步兵武器击落过飞机,但日军的飞机比国*军飞机多的多,也更先进,这个时候遇到日机轰炸,一般都是隐蔽,不允许步兵打飞机的。

    当然,这个时候的日机也相对好大。原因是日机非常狂傲,飞的低。特别是日军的侦察机,为了观察的更细致,有的时候甚至都是擦着房顶、树梢飞过去的。如果战术运用得当,采取我军步兵打飞*机的集火战术,用步兵武器打下日机也并非难事!

    在萧四明的指导下,独立营以连为单位,演练开了步兵武器对空射击的“集火战术”。

    整训期间,萧四明带队搞了一次长途拉连,将部队开到了灵丘县觉山寺,动员寺内僧人,将晋绥军61军隐蔽在觉山寺后面山洞里的500支枪和10万发子弹取了出来。

    这批武器中,有十挺晋造捷克式轻机枪,50支晋造冲锋枪,440支晋造步枪。

    有了这批武器,萧四明将三连和其它战斗分队的日式武器全部集中到一连、二连,让一连、二连全部日式化,三连和工兵队、辎重队等单位暂时使用晋造武器。其中的50支晋造步枪,全部发给了个战斗连的正副班长们,基本上达到了每个步兵班两支冲锋枪的水准,提高近战火力密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