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40章 软磨硬抗

    周建屏和萧四明敲定的作战计划,是从盂县县城南下,经南娄地区向南直插旧街,以奇袭手段夺取旧街附近的正太路测石车站,震动和调动日军。待日军增援时,依托测石火车站南面的草帽山打阻击,消耗一部分日军,进一步激怒日军,然后牵着鬼子鼻子走,深入晋中腹地,在日军占领区里游击,迫使部署在公路、铁路线上、准备向盂县出击的日军回头追击。达到调动日军目的后,独立营就可以进入太岳山区,护送王麓水到现在驻扎在洪洞县的八路军总部、115师师部归建。

    周建屏给萧四明划定的作战时间是10天,也就是说,在农历大年三十,无论独立营在何位置,都可以相机退出战斗,脱离与敌接触,转入太岳山区休整或护送王麓水南下归建!

    应该说,这个计划是不错的,旧街地处平定和寿阳交界处,是平定日军和寿阳日军防线的结合部。一般来说,防线结合部都是防线的弱点所在,攻击容易得手!

    这个计划的关键之处,就在于独立营能不能把日军打疼!

    只有把日军打疼、让他们想起来独立营就是在盂县狠宰第136联队步兵第一大队的那支部队,小鬼子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追击独立营的!

    说白了,这个计划就是要独立营去当狼诱子!

    首长们之所以把这样的任务交给独立营,不是要牺牲独立营,而是要发挥独立营装备好、善于伪装日军的优势!

    独立营前面的战斗打的太好了,可以说是惊艳亮相!

    连战连捷没什么,红军连战连捷的战斗打的多了去了,关键是独立营的连战连捷和别的部队不同,是零伤亡!

    这就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在领导们的眼里,萧四明的枪法好的出奇,指挥能力也强,还会说日语,关键时候可以指挥部队伪装日军行动,自然是最适合当狼诱子了!

    作战任务下达了,作战计划也敲定了,随舒同来的新成立的晋察冀军区敌工部的同志就提出,要调梅莹归建,说是要发挥梅莹的优势,派梅莹回北平做地下工作。

    自从12月14日晚上和张绍东等人喝酒时说出梅莹是他的对象那句话后,这段时间萧四明和梅莹都忙的很,没有单独交谈过。就是偶尔有个单独见面的机会,梅莹也是忙着汇报宣传科的工作。一旦萧四明言语之间或者是眼睛不由之主地看了不该看的地方,梅莹都是俏脸一红,接着就变脸了,立马一脸寒霜,鼻子里轻轻地冷哼一声,理都不理萧四明,好像萧四明欺负了她、是她的仇人一样!

    萧四明一听要让梅莹去北平做地下工作,好象被蚂蜂蜇了一口一样,登时就不同意,张嘴就说梅莹不能归建,她现在是115师独立营的宣传科长,任务重、责任大,请军区敌工部另行安排人员去北平开展地下工作。

    敌工部的同志不依,说是选派一个条件合适的人很难,梅莹曾经是北大学生,有在北平生活、学习的经历,个人文化素质高、长的漂亮,气质好,经过训练后很可能成为隐蔽战线的得力干部,贡献比一个独立营的宣传科长要大的多!

    萧四明反驳说搞隐蔽工作不需要太漂亮,也不需要气质太好,需要的是那种长相平平、丢到人堆里找不着的人,那样才便于隐蔽。象梅莹这样的,长的那么出众,又是一口南方口音,一出场,就会被日伪特务瞄住。说不定一份情报都还没搞到呢,就已经身陷囹圄了。她根本就不适合去搞地下工作!

    说着说着,两个人叮叮当当就在几个首长面前吵开了!

    王麓水觉得萧四明不服从组织决定,批评他组织观念不够强。干部么,哪里需要就往哪里调,有什么价钱可讲的?

    不管敌工部的同志和王麓水怎么劝说,萧四明一口咬定梅莹现在属于115师的干部,又是独立营的宣传科长,不能调晋察冀军区敌工部去!

    这下,不光王麓水批评萧四明,舒同、周建屏、刘道生都开始批评萧四明了。批评来批评去,也不知道是谁先恍然大悟的,领导们总算是知道了萧四明看上梅莹了,把梅莹当成自己的对象了!

    批评的内容马上就转变了,舒同、刘道生、王麓水三个老政工结结实实地给萧四明上了一堂课,从延安的“二五八团”规定讲起,一直讲到了古代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红颜祸水的故事,最后归结到一点,那就是萧四明是经过长征的红小鬼,长征时那么多同志都牺牲了,萧四明可不能经不起考验,为了一个姑娘神魂颠倒,忘了自己的责任。

    不管领导们这么批评,萧四明就是不开窍,翻来覆去就一句话,梅莹不能调到晋察冀敌工部去!

    偏偏梅莹不知道听哪个干部或者警卫战士传了信,生怕领导们认为自己怕危险、不愿去做地下工作,跑去找首长们报告,说她坚决服从组织分配,为了抗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气得萧四明黑丧着脸对首长们说,要是组织上一定要派梅莹去北平搞地下工作,他愿意陪着一起去,请组织上另派独立营营长!

    梅莹再也不罗嗦了,红着脸、哭着跑了!

    这可是战争年代,哪里允许一个干部给组织上讲条件!

    舒同一怒之下,就命令警卫员下了萧四明的枪,关他的禁闭!

    警卫员把萧四明腰里的枪取下后,周建屏、刘道生和王麓水三个迷瞪过来了,不再批评萧四明了,转而给舒同和敌工部的同志做工作,说是萧四明年轻,才18岁,啥都不懂呢,最多也只是看上了梅莹,喜欢梅莹,也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关禁闭没道理,给他点时间让他好好想想就是了!再说了,萧四明说的也有道理,梅莹确实是太漂亮、太出众,又是南方口音,可能真的不适合搞地下工作。而且,独立营是新建部队,多一个有文化的干部就多一份力量。算了,敌工部还是重新选人吧!

    周建屏的资历太老了,老得让舒同也不能不认真地听他的意见!

    不过,舒同警告萧四明说,组织纪律不能违背,萧四明一日当不了团级干部、军龄不到八年、年龄不满二十五岁,就不准谈恋爱结婚!

    说来说去,连舒同也被说晕了,忘了萧四明软磨硬抗、抵制军区敌工部调动梅莹是什么性质了,转而警告他不符合年龄不准谈对象结婚了!

    这个时候115师分家时间不长,晋察冀边区也是刚成立,舒同他们还以为自己是115师的干部呢,所以对萧四明一点都不客气,该批评批评,该关禁闭关禁闭。事实上,萧四明和独立营属于115师,和晋察冀军区已经是两个系统了。舒同他们真要是想处分萧四明,那是不行的。就算处分,也得由115师政治部来处分!

    萧四明之所以不愿意让梅莹去北平做地下工作,别的什么原因都不是,而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他,梅莹前些时间在藏山祠就死在鬼子的枪下了。人的命运很难说,自己把梅莹救了,难保她到北平后不会再次落入魔掌。这么美丽的姑娘,要是再死在小鬼子手里,而且是死在鬼子特务们邪恶的手段下,那就太悲惨了。所以,萧四明软磨硬抗,非要让梅莹留在独立营,在他的保护之下了!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最后算是不了了之。梅莹依然留在了独立营,萧四明也没有被关禁闭!

    接受战斗任务第二天,也就是1938年元月20日,农历腊月十九,送走了晋察冀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一行的萧四明和王麓水,辞别四分区的周建屏司令员和刘道生政委,率领独立营于夜里悄悄离开了盂县县城,顺着盂县通往寿阳的公路,到了距离县城6公里的南娄村,与驻守在这里的三支队大队长叶长庚见了面,得知寿阳、平定日军龟缩在铁路线两边、暂时没有行动后,萧四明、王麓水率领部队从南娄镇掉头南下,沿涧沟、鹿峪、王家湾、白家沟一线南下,到了盂县和平定交界处的碾子沟,就地宿营,放出警戒,派侦查参谋兼侦察排长王万友率队向正太铁路上的旧街地区实施侦查。

    旧街位于阳泉正西、寿阳县城正东,处于正太铁路阳泉至寿阳段的正中间。镇子正临太原到娘子关的公路,南面是正太铁路,桃河从铁路、公路中间流过,顺着太行山西麓的沟壑向东而去,到娘子关下的河滩村西与温河河流,改称绵河。

    娘子关战役时,我军来不及彻底破坏正太铁路,许多人想的都是正太铁路、同蒲铁路都是窄轨,只要把火车头调走、撤到晋南去,日军从平津地区、东北地区调动的火车就不可能进入山西。没行到小鬼子比狐狸狡猾、比猴子还精明,这山西的窄轨火车就是从日本买的,事变前山西还从日本进口了机车和几十节车厢,留在天津的塘沽港没能运回来,全成了日军的战利品。小鬼子攻占太原后,就把留置在天津的山西购买的窄轨车头、车厢弄到了石家庄,抢修了正太铁路,恢复了铁路运输,通过铁路来对山西日军实施补给。这也是日军占领太原后八路军很难再伏击日军运送弹药辎重的辎重车队的主要原因。

    正太铁路一通,日军依托铁路构筑防线,一下就把晋察冀边区和129师活动的晋中、晋东南地区分割开了!

    如果独立营能按照作战计划攻击测石车站,就掐断了日军的铁路运输线,小鬼子进攻蔚县地区的作战计划肯定是要受影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