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42章 侦察排的阻击战术

    压制住半山坡上的鬼子小队后,王全友就命令三挺轻机枪瞄准对面山坡上山道上的鬼子开火,只打了几个点射,距离太远了,只能作罢。

    就在这时,王全友耳朵里传来了一声“日”的声音,紧接着就是“轰”的一声响,一颗炮弹在距离侦察排十几米远的山坡上爆炸了。

    这是鬼子炮兵的一发试射!

    王全友马上就喊:“停止射击!一班长留下观察,其他人撤!钻窑洞去!”

    刚才王全友他们顺着大路翻过山梁时,见路边有两孔废弃的小窑洞,可能是很久以前村民们修路时留下的。

    侦察排的战士们随即撤了下来,躲进了转过山嘴不远的路边的两孔小窑洞,只留下一班长古剑飞一个人爬在大路里侧的流水沟里,观察着日军的动向。

    一会儿工夫,小鬼子的炮弹就轰轰隆隆爆炸开了,上梁山尘土飞扬、枯草叶子四处飞舞,烟雾弥漫。

    听着炮声,王全友就说:“乖乖!小鬼子这是下了大本钱了,连山炮都拉上来了!”

    二班长许超前忧愁地说:“排长,鬼子太多了,硬顶肯定是要吃大亏的!不知道营长他们转移没有,是不是再派个人回去报告一下,催营长他们快点转移?我们顶不了多长时间的!要是小鬼子没有飞机大炮,就这地形,我们守上一天都没问题,小鬼子攻不上来!”

    三班长水润撇撇嘴:“废话!要是鬼子没有飞机大炮,北平、天津、上海、南京、太原、石家庄、济南能丢了?恐怕摆上一桌请他们,小鬼子都不敢进中国!”

    王全友半天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估摸着,不用我们报告,营长一听枪响就知道我们和鬼子遭遇了。但他不会撤!这会儿,八成营长已经摆好阵势了,等着小鬼子上菜呢!他的枪法那么好,一枪一个,哪里会怕了小鬼子么!恐怕天天做梦都盼着小鬼子主动进攻呢!没见刚才营长都已经让号兵吹号、旗语兵发旗语,命令我们阻击一下就撤么?一会儿小鬼子的炮击停止了,我们马上上阵地,把爬上来的鬼子打下去。这样反复几次,后面的营主力就有时间构筑阵地了!”

    萧四明不经意间,说过几次等鬼子上菜,干部们都记住了,也学会了!

    侦察排有个新战士,是在盂县被营救的原曾万钟第三军警卫营的,叫万黑子,枪打的很准,刚才打阻击时五发子弹干掉了两个小鬼子。

    通过诉苦,万黑子明白了八路军和滇军、中央军的区别,觉悟也提高了,但脑子里还有点小疙瘩,总觉得八路军比不上中央军。

    见排长和两个班长说的给真的似的,万黑子撇撇嘴,插了一句:“这种遭遇战,不用我们通知,营长恐怕早就跑了!长官们都那样,打胜的时候挥着小手枪喊打喊杀的;失利的时候,长官跑的比兔子都快,而且是司令先不声不响地跑,接着是军长不声不响地跑,然后是师长、团长闷着头跑。要不是他们先跑了,部队也不会散了,我也不会跑迷了路,在这大山里转不出去,被小鬼子活捉了!”

    三班长水润马上就骂开了:“扯你娘的蛋!你那是啥部队?老子们是啥部队?我告诉你,老子们是红军!是不怕死、不怕苦、不怕累的红军!雪山草地老子们都趟过来了,还能怕了小鬼子?营长才不会跑呢!红军没那规矩!你要不信,一会儿咱们撤下去时看,看营长会不会一直等着我们!”

    万黑子不吭声了,心里却不以为然,想着打嘴皮管死没意思,有命活着撤下去了再说!

    日军的炮击持续了约5分钟,就停止了。又过了一会儿,传来了隐隐约约尖利的哨声,王全友马上就喊:“鬼子摸上来了!全排上阵地!”

    说完,王全友一手提着大张着机头的驳壳枪,一手提着三八大盖,率先出了破窑洞,朝山嘴那边跑去。

    小鬼子确实摸上来了,距离侦察排占据的山梁垭口不到150米了,一班长古剑飞正在射击,“叭勾”一声,把一个刚刚直起腰来的小鬼子打翻在地。

    王全友一转过山嘴,就扑倒在地,就把驳壳枪放到一边,操起步枪,推弹上膛,仔细瞄准,“叭勾”一枪,把一个直起身子举枪射击的小鬼子打的仰面而倒。

    接着,王全友就喊:“都给我爬低点,不准露头!小鬼子的枪法可是好的出奇,谁露头谁死!机枪集中打小鬼子的机枪手、掷弹筒手,步枪瞄准了打,节约子弹!”

    这种简洁有力而且切中要害的命令,都不象是一个排长下达的!

    事实上,在参加萧四明组织的三天集训前,王全友也不可能下达这样的命令。过去打仗,连长、指导员、排长,都是在打过三发子弹后,率先跳起来大喊:“冲啊!把敌人压下去”,然后就带头冲锋了,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杀入敌群,和敌人展开白刃搏杀,用不怕死的精神把敌人打垮!现在不同了,萧四明严格规定,不到弹尽援绝,禁止把部队暴露在日军的火力下,也就是禁止随意发起冲锋、和日军展开白刃战。能用子弹和鬼子说话就不用手榴弹,能用手榴弹就绝不用刺刀!刺刀是在生还无望的最后危急关头才动用的战斗手段!

    让萧四明调教的,独立营的干部们都学精了,或者说是变狡猾了,更会打仗了!

    这次上来的小鬼子比刚才的多,应该是跟在尖兵小队后面的步兵中队。

    小鬼子单兵战术素质很高,攻击阵型是波浪式的,每个步兵小队中间有间隔,每个步兵分队之间配合的也好,不拥挤。可惜,下面是大坡,一条能走毛驴车、牛车的大路,斜斜地从半坡中蔓延下去,一直到沟底,再盘旋着通向对面的山坡。大路上是好走,但也容易被打死。在没路的山坡上走,生存的几率大了许多,但很艰难,能稳定住身形都不错了,根本就不能发挥小鬼子边奔跑边开枪的精准射击术的优势。

    这种情况,对那些在盂县参军的新兵们来说,是一个练习射击的好机会!

    咯咯咯、咯咯咯,九六式轻机枪在还叫!

    叭勾,叭勾,三八大盖在鳴响!

    时间不长,小鬼子就象退潮的海水一样退了下去。

    轰隆隆、轰隆隆,日军的大炮再次发言了。

    侦察排再次退回到了山嘴那面的破窑洞里。

    要是这种打法,打一天,小鬼子都不可能攻上来。伤亡太大么!

    轰隆隆、轰隆隆,随着日军的炮弹爆炸,空气里突然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留在山嘴垭口大路边观察鬼子动向的一班长古剑飞麻利地腰里取下了缴获日军的防化面具,戴上了。

    山嘴那边破窑洞里的王全友,闻到异味,当时就掏出毛巾,拧开水壶盖子,浇上水,弄湿,把毛巾捂到了脸上!

    其它战士也都用毛巾浇上水悟到了脸上。

    这都是盂县整训取得的效果!

    这是太行山区,山大风也大,小鬼子释放的毒气时间不长就被大风吹的干干净净。等古剑飞的哨子再次响起的时候,重新跑回山梁垭口的大路边的王全友发现,这次有点不好,小鬼子仗着兵力优势,只留一小部分鬼子顺大路仰攻,大部分兵力顺着河沟绕到大路的北边向山梁上摸过来了。要不了多久,鬼子就会顺着山梁冲下来的!

    小鬼子真是发狠了,在步兵向山垭口攻击的同时,架在对面山梁上的大炮再次开火了,竟然打的那么准,弹着点就在鬼子步兵攻击步伐的前面50米处,用炮弹给鬼子步兵开路了。只不过地形原因,小鬼子的炮弹都落到了大路沿下的坡上、沟壑里。

    把大路上的鬼子再次打退后,王全友看看差不多了,再不撤的话,就会被绕到北面山梁上冲下来的鬼子包饺子了,就果断地命令撤退!

    侦察排撤了,小鬼子的炮兵并不知道,还在拼命地炮击,炮弹把山梁上炸的坑坑洼洼的,直到鬼子步兵爬上了山梁垭口出的山嘴,才发现弯弯山道上人迹渺茫,似乎这里不曾发生激战一样!

    侦察排撤离公路后,以最快的速度跑步前进,跑到沟里后,并没有沿着大路向碾子沟方向跑,那样,会把后背卖给冲上刚才打阻击那道山梁上的小鬼子的。

    王全友领着战士们顺着沟底下到了秀水河谷,沿着河边的羊肠小道,转过山嘴,绕回到了碾子沟。

    侦察排回来报信的战士见到萧四明时,三连长王猛已经带着三连一排、火力支援排、重机枪队一排爬上了碾子沟小村所在的山岭上了,战士们已经开始在构筑阵地了。

    王全友率领侦察排打阻击的时候,萧四明带着一个警卫班、信号通讯班就爬在碾子沟南面的那道山梁的制高点上,举着望远镜在观察呢!

    王全友的表现确实是非常好,好得让举着望远镜观察的萧四明都忍不住赞叹:“这个王全友不简单,进步的快,可以当主力连的连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