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44章 反斜面阵地

    萧四明是独立营营长、这场阻击战的指挥员,本来应该观察完就回到碾子沟的指挥位置的。但他担心部队刚完成整训,新战士多,骤遇强敌心理压力大,就暂时留在了阵地上。

    不管是什么部队,只要指挥员在,且临危不惧、指挥若定,干部战士心里就不慌,就能发挥战斗力。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一见萧四明就在阵地上,不管是干部还是战士,也不管是老兵油子还是新兵蛋子,顿时就吃了定心丸,瞄准的时候心不慌、手不抖,准头自然就有了。

    山炮、步兵炮、掷弹筒也好,九二式、九六式、捷克式轻重机枪也罢,包括三连一排战士们用的晋造步枪、班徘长们用的晋造冲锋枪,看在灵魂穿越的萧四明眼里,那都是应该进军事博物馆的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古董。但在现在的抗战年代,那都是好武器。不过,萧四明穿越前是特战精英,这个时候的各种枪械中,他最喜欢用三八大盖。因为这枪打的远,精准!

    小鬼子正在进攻,而且沿着山坡向上仰攻,十成战斗力发挥不了两成,对萧四明来说,这场景和打游戏时的打鬼子差不多,出枪就有!

    伸出手指测了下风速,萧四明直接就推弹上膛,瞄向了一个单膝跪地,举着指挥刀,正在吆喝着“杀给给”的鬼子尉官,“叭勾”一声,那鬼子尉官的额头上就出现了个血洞,身子向后仰倒,手里的指挥刀掉在了草坡上,尸体却咕咕噜噜滚了下去。

    一枪打出,萧四明有了感觉,第二枪打向了一个爬在一道沟沿上的鬼子军官。那家伙,领着两个掷弹筒组,正准备建立掷弹筒阵地呢!

    这一次不同于藏山祠后山的狙击,萧四明身边有王猛指挥的三连一排、火力支援排、重机枪一排,自己还带着一个警卫班和信号通讯班,总兵力实际上已经相当于一般部队的一个连了,火力更是比一般部队的一个连强大的多,有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三挺捷克式轻机枪、三挺九六式轻机枪、五个掷弹筒,弹药充足,不用他再刻意去打鬼子的机枪手、掷弹筒手了,机枪火力不会放过他们的。

    萧四明要做的就是给小鬼子军官点名,打乱日军进攻分队的指挥!

    五发子弹打完,正要压子弹,旁边就递过了一支三八大盖。萧四明一看,是警卫班的一个战士,就说了声“你给我上子弹”,端起枪就又打开了。

    有人上子弹,萧四明只管开枪射击,设计速度就快了。

    正打着呢,就听身边的战士喊到:“营长,小鬼子从北面上来了!”

    萧四明一看,一二十个小鬼子真的从北面的山坡摸上来了,后面零零散散地还跟着小鬼子。

    萧四明不敢怠慢,调转枪口,“叭勾”一声,把走在最前面、马上就要爬上山梁的一个小鬼子打倒了。

    连续开了五枪、敲掉了五个小鬼子后,萧四明才喊:“王猛,调挺机枪,干掉北面的小鬼子!”

    等机枪子弹扫向北面剩下的小鬼子时,萧四明这才又找鬼子军官的晦气了。

    500米距离内的鬼子军官,只要是露头的,都难逃萧四明的狙杀,基本上都是头顶冒血,仰面而倒。

    萧四明这种打法,不要说小鬼子了,就是老鬼子也顶不住!没有军官带领的部队,要是还能保持持续的攻击,那都不叫部队,叫神队了!

    小鬼子的攻击波来得快、退的也快。同样的,萧四明和王猛两个指挥部队冲上阵地后打的猛、撤下阵地的速度也猛。就这,部队刚撤进交通壕,刚才的阵地就被小鬼子的炮火完全覆盖了。

    这次鬼子足足打了十分钟的炮,然后是重机枪在对面山梁上架了一溜,子弹刮风刮风象萧四明他们刚刚撤下的阵地上扫了过来。

    听着鬼子的炮声和机枪声,王猛从兜里掏出香烟,给萧四明点了一支,自己也抽了一支,抽了两口,就说:“营长,你不能在阵地上呆了,该下去部署二连他们怎么打了!”

    萧四明抽着烟,沉思了一会儿说到:“不急!把观察哨撤下来,就在反斜面阵地上坚守。一会儿呢,我们让小鬼子占领上面的表面阵地,趁他们刚冲上来时,集中机枪、冲锋枪、驳壳枪和手雷,给他们来个火力急袭,教训教训小鬼子。打完反斜面急袭后,再坚持一次阻击,我们就迅速撤离阵地,退到碾子沟村后,你们顺沟向里面走,然后上山,隐蔽待命,准备接应去炸鬼子炮兵阵地的一营,同时支援二营的战斗,防止小鬼子从北面绕过来偷袭我们。”

    王猛派人去通知观察哨回来后,告诉萧四明说鬼子发狠了,炮弹不要钱了,都打到山梁这面的沟里了。奇怪了,小鬼子为什么不用毒气弹了?

    萧四明说现在是西风,从西面往东面吹呢,鬼子再放毒气弹只能害了他们自己。

    王猛就准备让掷弹筒组把带的小鬼子的毒气弹全都打出去,让小鬼子好好喝一壶。

    萧四明拦住了他,说是不急,等小鬼子占领了这道山梁,冲到碾子沟村,向二连坚守的碾子沟西面的最高点攻击时,再打不迟。碾子沟比较深,小鬼子进到沟里时兵力会进一步集中,打毒气弹效果比较好。

    正说着呢,观察哨的哨子响了。

    王猛大吼一声“上阵地”,一下就冲了出去。

    霎时间,山梁背后的反斜面阵地上,轻重机枪架了起来,步枪架了起来,战士们都掏出了两颗手雷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单等着小鬼子冲上山梁了。

    反斜面阵地严格说就是用火力网布置的陷阱!

    因为刚才我军没有趁着炮火间隙再冲上阵地打阻击,小鬼子总算顺利登上了山梁。结果,冲上山梁的小鬼子刚喘了口气,连追查守军向哪里跑了都顾不上呢,反斜面阵地上的轻重机枪、步枪就开火了。

    距离这么近,火力这么猛,刚冲上山梁的小鬼子就这样被打得扑扑腾腾往地下直躺。

    这个时候,日军的步兵操典上还没有反斜面阵地这个名词呢,小鬼子哪里能防着八路军的这一手么!

    射击在持续,杀戮再持续,可笑的是,后面的小鬼子不知道山梁上的情况,还在前赴后继地往山梁上爬,一露头就是活靶子!

    对面山梁上鬼子炮兵阵地隔的距离更远,更看不清山梁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自然是不会开炮的!

    直到那些刚露头的鬼子被击中后尸体接二连三地往下滚落,对面山梁上的鬼子指挥官才明白有陷阱!

    明白有陷阱也没法开炮,这山梁上还有皇军勇士呢,不到万不得已,鬼子指挥官不会让炮兵无差别炮击的!

    这一次反斜面逆袭,是王猛参军以来打的最爽的一仗了!后来在回忆录和回忆文章中,王猛都详细记述了这次战斗,称这次战斗就是诱惑日军主动爬到山梁上来当靶子,我军以逸待劳,心无杂念,许多新战士都打出了想象不到的好成绩!

    这场来自于反斜面阵地上的逆袭,到后面的鬼子主动退去宣告结束。

    鬼子退去后,萧四明本来还想让王猛他们在坚持一阵儿呢,但是一看阵地上层层叠叠的鬼子尸体,就知道小鬼子这次吃亏吃大了,接下来的报复必然十分凶残,当即就下令王猛他们转移,连阵地上小鬼子留下的枪支弹药都不让战士们去拣。

    幸亏撤的及时,不然的话,王猛他们就撤不下来了!

    萧四明和王猛带着队伍刚撤进碾子沟村,日军的飞机就来了。这一次,小鬼子下了血本,四架飞机一组,在山梁上展开了持续轰炸扫射,包括碾子沟村,都遭到了日机的疯狂报复,房子全被炸塌了。幸亏这里是山区,村民的房子除了房顶,基础和墙壁都是石头垒砌的,不然的话,肯定会烧被成废墟的!

    萧四明抵达二连阵地上时,王全友率领的侦察排早已和二连会合了。

    去南娄村向叶长庚报信的骑兵通讯员也返回了,带回来的消息是坏消息,寿阳的日军、平定的日军都已出动,分两路向盂县扑来,三支队第八大队、第九大队都已开始阻击,边打便撤。

    通讯员带回了叶长庚转达的周建屏和刘道生的命令,命令独立营务必在碾子沟一带阻击迟滞日军,掩护盂县群众和地方政权向上社一带转移,天黑后才能撤离。独立营脱离与日军接触后,要坚决插向正太路,把鬼子的后方搞乱,迫使日军退回铁路沿线去。

    周建屏还通报说,三支队和陈宜胜、韩纯德率领的游击大队撤离县城后,暂时到上社、下社一带依托山区游击。待形势稳定后,四分区主力将向平山县方向转移,要独立营完成任务后到平山县去会合。

    听完通讯员的报告,萧四明的心情一下就烦躁起来了。因为三支队的情况和独立营一样,都是新兵成分太多,而且三支队的武器装备赶不上独立营,是不可能顶住鬼子的正面进攻的。加上他们的战术没有自己的战术灵活,这一仗下来,三支队损失恐怕就大了去了。

    更可怕的是,三支队阻击部队一撤,小鬼子不但会轻取盂县县城,还会围上来抄独立营的后路,这仗,就没法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