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47章 垭口阻击

    日军大队长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他的嘴就张成了“o”型,里面可以塞进一个鸭蛋了!

    这条大路是盘山路,沿着山梁、山沟盘旋向北,每遇到一道山梁、一道深沟,必然是从山梁半坡上斜斜向下,到沟底的村落,再沿对面的山梁斜斜向上,翻过山嘴,继续下一个盘旋。

    也就是绕一个弯又一个弯,全都是弯道。

    这一带是太行山西麓,丘陵起伏、沟壑纵横,这条大路在丘陵沟壑间蜿蜒,只能修成这样了。因为这里是土石山,修路不需要炸药,老百姓的铁镐、铁锨就能开挖修路。如果沿着山脚下秀水河边筑路的话,得架桥、得用炸药炸石山开路,对于贫瘠的太行山民来说,根本就行不通。

    一天蜿蜒穿行与山梁间的乡间大路,虽然有点窄,仅仅能通行一辆牛车或者马车、毛驴车,但却沟通了从旧街到盂县南娄一带的交通,祖祖辈辈的山里人就通过这条山路上盂县下旧街,用山里的特产、猎物换回生活必须品。

    清末以来,这里发现了煤矿,成了盂县和平定、寿阳交界处的重要产煤区,这条路也就繁忙起来了。日军攻入山西前,这条路上天天都有毛驴车的吱吱呀呀声在山间回荡,把一车车煤运到旧街地区的测石火车站去,通过正太铁路运往四面八方。

    小鬼子来了,深山的宁静被打破了,这条路再也载不动拉煤的毛驴车了,要铺垫小鬼子的尸体了!

    大路通到山梁的山嘴时,从山梁上挖了下去,形成了垭口。

    垭口里侧,也就是靠近山梁主体一遍,形成了光洁的崖面,崖面中间有一排山洞,是当初修路的山民们吃住的地方。

    垭口外侧,也就是朝向秀水河谷的一侧,横亘着一块巨石,巨石背后也是两三个小洞子,都是当初修路的山民遮风避雨的地方。

    这个垭口由于有这块巨石的原因,很窄,仅容一辆牛车或者马车、毛驴车通过。

    此刻,八路军115师独立营二连三排就隐蔽在巨石后面的小洞里、山崖上的山洞里,一双双眼睛都在看着傻乎乎地冲上来的小鬼子。

    异变就在碾子沟村里的日军大队长的眼睛里发生了!

    三排长彭群是湖南人,原来是685团二营的一个班长;三排副排长马恩珠是江西人,原来是685团一营的一个副班长。两个人全都是在藏山祠第一批参加战斗的伤员。设个时候二人早已伤愈,生龙活虎的。

    排长彭群带着一班、三班隐蔽在崖面中间的山洞里,副排长马恩珠带着二班隐蔽在大石头后面的小洞子里。

    就在日军进入山嘴垭口的时候,隐蔽在崖面山洞里的彭群大吼一声“打”,手里的驳壳枪朝着下面的小鬼子一梭子扫了过去。

    霎时间,三排的三挺九六式轻机枪和所有的三八大盖全都开火了,进入垭口的鬼子小队被笼罩进了弹雨之中。

    小鬼子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都进入垭口了,眼见是控制住山嘴了,要命的却藏在山崖上的山洞里、大石头后面低低矮矮的小洞子里,对着他们猛然开火了!

    子弹在飞,飞向小鬼子尖兵小队士兵的头颅、胸膛、脊背。

    这个倒霉的尖兵小队,在三挺大日本帝国制造的九六式轻机枪的交叉火力下,在几十支大日本帝国制造的三八大盖和有坂子弹的打击下,瞬间魂飞湮灭,横七竖八地躺到了山路上。

    山路弯弯,正好成了小鬼子的陈尸场!

    消灭鬼子尖兵小队的战斗连五分钟都不到,就这还是因为战士们怕小鬼子死的不干净,对着鬼子尸体又补了一遍枪!

    干掉鬼子尖兵小队后,跟在尖兵小队后面的鬼子中队主力已经扑上来了。彭群指挥隐蔽在崖面中间山洞里的一班、三班当即将枪口转向了他们,手雷也从山洞里扔了下来,轰轰隆隆的爆炸声响成一片,炸的小鬼子血肉横飞,大路上也是尘土飞扬。

    就在彭群他们收拾跟上来的鬼子步兵中队主力时,隐蔽在大石后面小洞里的马恩珠率领二班杀了出来,战士们顺手拣起了鬼子步兵小队的三挺九六式轻机枪,加上他们原有的一挺九六式轻机枪,总共四挺轻机枪,全都架到了大石头上,对着跟上来的鬼子步兵中队开火了!

    咯咯咯,咯咯咯,九六式轻机枪在欢唱,子弹瓢泼一样朝着鬼子步兵中队主力撒去!

    跟在尖兵小队后面的鬼子们太性急了,跑的太快了,打击来的这么突然,他们根本就收不住脚,在机枪子弹和小甜瓜手雷、步枪子弹的打击下,只能象下饺子一样,扑扑腾腾往地上摔!

    这个鬼子中队的中队长是刚才对面山梁上日军正对部队时才从后续部队中调来的,刚当了一会儿中队长,还没来得及写信向家里的妻儿老小报喜呢,就遇上了八路军的伏击。

    生死存亡关头,鬼子中队长身上的血性迸发出来了,武士道精神也爆发了!

    鬼子中队长率领中队部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本来是有机会逃生的,只要他就地卧倒或者是屁滚尿流地滚下大路外沿的山坡,再或者是躲到大路里侧的檐根儿,很可能就侥幸不死了。

    但这个时候,鬼子中队长竟然热血上涌,既没逃跑也没隐蔽,相反,嘴里喊的却是命令部队射击的日语!

    就这还不算,鬼子中队长扑到了一个机枪组跟前,手里的指挥刀斜指着前方的垭口处八路军阻击阵地,大声命令机枪组射击、掷弹筒炮击,梦想着打退阻击他们的八路军呢!

    不作死就不会死!

    山道那么窄,八路军的机枪火力又那么密集,鬼子中队长明显是在作死!

    崖面中间山洞和大石头,都成了八路军阻击部队最好的掩体,又占据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小鬼子不要说是骤逢打击、仓促应战了,就是他们按部就班、一招一式全使出来,那也打不到八路军,只能被动挨打!

    二连三排的机枪在欢唱,小鬼子中队长率领的走在最后面的那个鬼子小队的机枪、三八大盖也在狂叫,一时间,山道上枪声交集,入耳全是咯咯咯、咯咯咯的九六式轻机枪的响声!

    独立营自从在盂县城完整缴获了日军第109师团第118旅团第136联队步兵第一大队的全部辎重后,就不缺弹药。三排坚守主要的垭口阻击阵地,携带的弹药量足够使用。加上刚才干掉鬼子的尖兵小队后,鬼子的三挺轻机枪和弹药全都落到了二班的手里,战士们可以瞄着鬼子可劲儿打,暂时不用考虑节约弹药问题。

    副排长马恩珠的驳壳枪早已插回了木盒子里,此刻,他抱着一挺刚缴获的九六式轻机枪,爬在大石头后面,正咯咯咯、咯咯咯地打得起兴!

    一梭子打完,更换弹匣时,透过手雷爆炸的烟尘,马恩珠隐隐约约看到距离他大约500米远的地方,有一挺鬼子的机枪在疯狂扫射,子弹打在了大石头的外侧,啾啾怪响。一个鬼子军官,手里举着指挥刀,胸前挂着望远镜,正在指挥机枪射击!

    马恩珠张嘴骂了声“**毛灰”,就飞快地还好弹匣,把枪托稳稳地抵住肩窝,瞄着那鬼子军官和机枪组扣动了扳机。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一梭子三十发子弹从马恩珠的机枪口喷吐而出,扫向了鬼子中队长和他指挥的机枪组,只听噗噗哧哧几声响,鬼子中队长身上出现了几个血窟窿,头一歪,倒在了身旁的鬼子机枪手的身边。

    山道上侥幸未死的老鬼子们早就被打傻了,只是因为鬼子中队长带着中队部在屁股后面督战,这些三十多岁的、家里有老婆孩子的老鬼子们,不敢撤退,生怕没死在八路军枪下反而死在鬼子中队长指挥的机枪下,死了死了,还被当逃兵看待,连给家属挣一份抚恤金都挣不到,这才趴在地上、躲在崖根儿拼死顽抗。

    鬼子中队长一死,那些惯于抢劫轮*奸的老鬼子就撑不住了,也失去了继续抵抗的勇气,开始后撤了。

    聪明点的鬼子,弯着腰,沿着大路内侧的崖根儿慢慢向后溜,等感觉跑出八路军机枪、步枪射程了,马上就转身撒丫子急跑,只恨爷娘少生两条腿,生怕跑的慢了再被八路军的子弹追上来,叭勾一声,带他们去神社报到!

    也有卧倒在大路边的小鬼子,也不怕滚下去会不会摔死了,直接就往山坡下滚,有的家伙甚至连步枪都不要了,嫌碍事儿,直接丢掉步枪,双手抱头往下滚开了。

    比较的小鬼子,什么都不想,只知道屁滚向后,转身狂奔。

    很明显,愚蠢的人总是死的最快的。小鬼子的两条腿,无论如何跑不过子弹的!

    见鬼子开始逃跑,三排的机枪、步枪打得更欢更急了,咯咯咯、叭勾叭勾,子弹飞向鬼子的后背,不停地收割着小鬼子的生命。

    大路上、山坡上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和一滩滩血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