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54章 杳如黄鹤

    独立营撤了,但小鬼子并不知情!

    石田金藏和联队附、第三大队大队长被击毙后,第119联队士兵们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日机终于赶到了战场,十二架飞机在碾子沟西北面山梁上反反复复轰炸、扫射,摆出了一幅不把八路军炸出来消灭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碾子沟东南面山梁上的日军,在一连炸炮撤退后,头顶不落炮弹了,也活泛起来了。旗语兵开始打旗语和碾子沟里的日军第一大队、第二大队的大队长联系,电台也向旅团部报告联队长阁下、联队附阁下、第三大队大队长阁下战死的消息!

    碾子沟村里的日军遭到毒气弹攻击后,猝不及防,只有少部分军官和士兵来得及取出防毒面具带上,大部分人因为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八路军会实施毒气弹攻击的概念,在取出防毒面具前就已经吸入了毒气,面色发黑,浑身抽搐,歪倒在地了。包括第一大队大队长、第二大队大队长在内,都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

    几个侥幸没有中毒的日军卫生兵,戴着防毒面具,弯着腰,在碾子沟村里穿梭,指挥着没有中毒的士兵们把中毒者从一座座废墟了、一道道沟壕里拖出来,摆放到地市相对开阔的地方,开始救治。

    这样以来,虽然山梁上的日军已经在打旗语联系了,碾子沟里侥幸没事儿的日军却不敢走出村子返回山梁去报告部队伤亡情况,他们惧怕山梁上突然飞来的子弹或者炮弹。

    去攻占秀水河对岸制高点的日军小队回来了,只不过去的时候是一个小队,回来时变成了十几个人的分队。

    这个鬼子小队在秀水河边遭到了早已埋伏在秀水河西岸制高点的三连指导员陈明辉率领的二排、三排的阻击,丢下一片尸体,狼狈逃回!

    这十几个小鬼子是幸运的,他们躲过了毒气弹的攻击!

    这种情况下,日军的报务员只好再次向旅团部发报,报告第一大队大队长阁下、第二大队大队长阁下中毒昏迷,第119联队已经失去指挥,恳请旅团长阁下紧急战术指导!

    119联队在这次战斗前可是一个齐装满员的精锐联队啊,现在竟然被打残了,全联队没有一个可以接过战场指挥权的联队级、大队级军官了!如果天黑后八路军发动夜袭怎么办?119联队岂不是要全军覆没了么?

    第118旅团旅团长本川省三不相信139联队联队部电台的报告,生怕是八路军缴获了他们的电台,利用电台搞阴谋诡计,本想给139联队的大队长们发个让他们亲译的电报,核实一下,但考虑到可能真的是三个大队长都魂归东洋了,只能给太原机场的航空兵发报,要他们报告139联队的真实情况!

    航空兵报告说碾子沟一带的山梁上、山坡上、山沟里到处都是大日本帝国陆军勇士的遗体,枪支弹药随处丢弃,景象惨不忍睹!

    本川省三再不犹疑,直接给师团长山岗重厚、第一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中将发报,称118旅团步兵第119联队在盂县南部和平定、寿阳交界处的碾子沟遭到支那军主力卑鄙围攻,伤亡惨重。联队长石田金藏大佐战死,联队附和第三大队大队长战死,第一大队大队长、第二大队大队长中毒昏迷,生死未知!119联队有全体玉碎危机!恳请师团长阁下、司令官阁下紧急战术指导!

    日军第一军被震动了!

    卢沟桥事变后,为了统一指挥侵华日军,日军大本营在宣布组建华北方面军的同时,于1937年8月31日下令成立第一军、第二军,隶属华北方面军指挥。此时,第一军司令部驻扎在石家庄,司令官是挑起平津会战的原华北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中将,参谋长是发动卢沟桥事变的元凶、原华北驻屯军参谋长桥本群少将。桥本群少将大前天,也就是元月18日刚调任日军参谋本部第一部部长,接替他的是饭田祥二郎少将。

    香月清司、桥本群、饭田祥二郎,都是日军侵华的元凶之一,骄狂的很!这一接到第109师团步兵第118旅团旅团长本川省三的求援电报,香月清司和饭田祥二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调集大军围歼重创119联队的八路军!

    于是,从石家庄机场紧急起飞的日机,赶到了碾子沟,用吊篮空投了第一军司令部抽调的100名军官。

    这批军官一到位,就接过了119联队的指挥权,在飞机掩护下,把进至碾子沟村的第一大队、第二大队残部,包括那些中毒轻微的伤员,全都撤到了联队部和第三大队坚守的碾子沟东南面的山梁上,就地构筑工事,做固守待援准备!

    至于碾子沟西北面山坡上、沟里战死的士兵们的尸体和碾子沟村里中毒而死的官兵们的尸体,119联队现在顾不上处理,他们的首要任务是收拢残部、固守待援,防备八路军夜间攻击!

    日军没有借着飞机掩护的良机去抢占碾子沟西北面的山梁,他们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以为八路军还隐蔽在山梁背后的山洞里,等着他们攻占山梁时再给他们来个惊喜呢!

    119联队上下都认为当务之急是构筑工事、就地防守,而不是去攻占八路军据守的山梁或者追击摧毁炮兵阵地的八路军小部队。因为他们不知道和他们交手的八路军是哪支部队、兵力多少,但他们知道这支八路军有大日本帝国制造的九二式步兵炮、九二式重机枪、九六式轻机枪、八九式掷弹筒、毒气弹,火力非常恐怖,又擅长阴谋诡计,随时随地制造陷阱。所以么,吃了大亏的119联队残部,肯定是不会再去上当的!

    攻占盂县县城的日军136联队,也接到了第118旅团部、109师团部的严令,命令他们立即增援第119联队。

    可能是被打怕了,第118旅团旅团长本川省三少将严令136联队除留一个大队固守盂县县城外,主力集中一起,组成攻击阵型,向碾子沟攻击前进,严防被八路军伏击、偷袭。特别是夜晚,宿营时要构筑阵地,增派岗哨,部队轮班执勤、轮班休息,不能给八路军偷袭机会!

    萧四明猜想的很对,从寿阳来的日军和从平定来的日军,确实是一股脑儿涌向了盂县县城,去抢夺谁先攻占县城的功劳去了,还没来得及分兵向碾子沟进攻、抄独立营的后路呢!

    本川省三少将在电令中把136联队联队长松井节大佐骂的狗血喷头,指责他违抗军令、救援第119联队不力,威胁说再行动迟缓、导致119联队全体玉碎的话,他将报告华北方面军,送松井节上军事法庭!

    接到电报的松井节大佐心里把本川省三少将的女儿、儿媳妇问候了一遍,但还不得不坚决执行命令,他怕万一去晚了,119联队真的被八路军全歼了,那玩笑就开大了。别说他了,包括本川省三少将,恐怕都得剖腹谢罪了!

    刚刚冲进盂县城的日军,又急吼吼地冲出了盂县城,朝县城南面的碾子沟杀来!

    不光是第136联队杀向了碾子沟,因为敌情不明,日军第一军司令官香月清司竟然脑子进水,判断在碾子沟重创119联队的是八路军115师主力!因此,香月清司严令第109师团师团长山岗重厚中将调集师团主力,迅速赶往战场,在盂县、平定、阳寿之间围歼115师主力!

    115师主力打完平型关伏击战后,在五台隐蔽休整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南下增援娘子关作战,打完广阳伏击战后,已经奉命撤到临汾附近的洪洞去了。本来115师主力343旅是要到晋西吕梁山区去创建根据地的,但被晋绥军挡住了,阎锡山不同意115师到吕梁地区去。115师师部只能率343旅在洪洞展开了。

    115师另一个旅344旅,此时确实是在晋察冀,协助创建晋察冀边区。只不过344旅主力此时在河北平山县,暂时归总部指挥。

    日军不知道打平型关的115师主力早已不在这一地区了,或者是他们不相信重创119联队的只是八路军115师一个营,更愿相信这仗是115师主力打的,所以,要摆开阵势大打了!

    不仅如此,第一军还从石家庄抽调部队,车运测石火车站,加入战斗。

    这下热闹了,从太原出来的日军、从石家庄出来的日军,一窝蜂地向盂县碾子沟方向赶。铁路上是日军的铁甲车、火车在奔驰,公路上是日军的坦克、装甲车、汽车大开着车灯前进,日军的骑兵打着手电筒、火把跑在汽车的前面,充当搜索队,目标全都指向了碾子沟!

    日军风风火火、大张旗鼓地杀向碾子沟地区,折腾得公路上、大路上尘头四起、烟雾弥漫。

    等第二天早上各路日军进至碾子沟,爬上了八路军据守的碾子沟西北面山梁,上上下下、反反复复搜查了几遍,竟然连八路军的影子都没见到!

    已经赶到碾子沟前线负责前敌指挥的本川省三少将,急怒攻心,竟然把满腔的怒火全部洒向了第136联队联队长松井节大佐身上,揪住他劈头盖脸一顿耳光,边打边骂“八嘎!”

    打完,本川省三少将脱下手上的白手套,甩到了松井节大佐的脸上,然后一脸迷惘地看着起伏的群山,喃喃自语:“八路军跑哪里去了呢?难道真的是象支那古诗里说的那样,杳如黄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