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55章 挑水泡

    两人相争,从来都是手快打手迟!

    如果萧四明当时不当机立断下令撤退,再耽搁十分钟,等日机再次赶到战场,独立营的命运恐怕就会变得非常悲壮了!

    这里是茫茫太行山。撤下阵地的独立营,一钻进山沟,就安全了。日军飞机别说只顾着在碾子沟西北面的山梁上反复轰炸扫射、没有迅速扩大搜索范围了,就算他们扩大搜索范围,发现独立营的概率也非常小。没办法,山沟从来就是部队的掩蔽部,随随便便往路边的石崖下一钻,日机飞的高了看不见,飞的低了随时可能撞上山崖,来个机毁人亡!

    冬天天黑快!

    等到一连牵着驮马、带着战利品赶到白家沟集合时,暮色已经把太行山麓罩得严严实实了!

    这一仗,到底消灭了多少鬼子很难说,因为不是全歼敌人,战果不好统计。但是从侦察排打响第一枪开始,独立营连番阻击,又奇兵突袭日军炮兵阵地,最后又给小鬼子送上了毒气礼物,小鬼子的伤亡绝对不会小了,119联队这次怕是要好好地补充一番了!

    缴获方面,由于不能把部队暴露在日军的炮火和重机枪火力下面,侦察排打了三次阻击,都没办法去把日军的武器弹药收回来。

    一连缴获最为丰厚,四门九二式步兵炮、一个运输队运输的补给、一个81人的弹药小队携带的弹药,鬼子联队炮兵队、联队步兵炮中队、联队弹药小队、联队运输队的步枪、手枪、手雷。

    二连坚守碾子沟西北面山梁阻击主阵地的二主力,也是眼睁睁瞅着山坡上的日军武器弹药却没法缴获。倒是彭群率领的坚守山嘴垭口处的三排,一开始就完整缴获了日军一个小队的装备,后来又趁着鬼子炮兵阵地被炸、飞机不在头顶的机会,到垭口阻击战的大路上把那个步兵中队剩下两个小队的武器装备拣了回来。

    三连守在秀水河西岸制高点的二排、三排只打了一次阻击,对手还是日军第一步兵大队残兵败将拼凑的一个小队,只缴获了30支三八大盖和一部分弹药、手雷。三连一排、火力支援排、重机枪队一排在三连长王猛的指挥下,抓住日军炮兵阵地被摧毁、随一连行动的炮手们炮击日军阵地、营炮兵队炮击碾子沟村的机会,下到山坡上把日军迂回中队的装备基本上都取回来了。

    有了这些武器弹药,萧四明当即下令三连全部换装日式装备,剩下的日式武器、三连换装下来的晋造武器与原来从觉山寺起获的、三连没有用完的晋造武器弹药一道,统一由辎重队保管运输。

    缴获的四门九二式步兵炮、炮弹和驮载步兵炮的驮马,随一连行动的炮兵队长赵秀川当时就带走了,只是向萧四明报告了一声而已。

    这下,独立营炮兵队真的成炮兵连了。小鬼子一个步兵炮中队只有四门炮,独立营炮兵队一下就有了六门炮!

    炮兵队有步兵炮了,原来集中使用、统一指挥的掷弹筒组就归建了,配到了各步兵班。这样,三个战斗连才真正满编。多余的掷弹筒,暂时由炮兵队保管,随时组织掷弹筒组投入战斗。

    缴获的日军运输队携带的联队部和直属中队的一日给养,萧四明下令立即分发各连队、直属队,让战士们填饱肚子好赶路!

    蒸熟的白米饭,牛肉罐头、压缩饼干、白糖、盐巴,还有日军每日给每个士兵发的二十支香烟,全都到了战士们的手里,包括牙膏、香皂、肥皂、毛巾、急救包,也都到了战士们的手里。一来替辎重队减负,二来让战士们享受打胜仗的战果!

    打了这么大的胜仗,自己本身又没有伤亡,独立营的士气可想而知!不要说那些战斗连队的战士们了,连野战医院和野战救护队在盂县征召的女卫生兵们腰里都系上了日军的皮带,皮带上挂着王八盒子和子弹盒,背着日军的急救箱,走路时满脸喜气,胸脯挺的多高,每个班、每个排挨着转,询问有没有病号!

    特别让萧四明和王麓水兴奋的是,一连从日军炮兵阵地上带回了两部电台和两部野战电话、一部三门交换机。有了这些东西,独立营的通讯联络水平一下子就提高了!

    听说一连缴获了两部电台和野战电话,机要参谋兼电台台长陈强、电台指导员兼译电员赵秀红、通讯排长荣冠红就找来了。

    荣冠红把两部野战电话和那台三门交换机拿走了,说是到敌占区去割点电话线,下次打仗时就可以让营长和前线阵地直接通话了!

    陈强和赵秀红看了那两部电台后,说是50瓦的收发报机,虽然功率还太小,但只要天线高度够,照样能和上级联系。

    王麓水一听就激动,当时就让陈强和赵秀红两个开机,和晋察冀军区、115师师部联系,报告战斗结果,听取指示。

    萧四明制止了王麓水,说是战斗远没有结束,独立营的任务刚刚开始,这个时候开机,很容易被日军监听到信号,成为日机的靶子。接下来,就是日军象狗一样跟着独立营,围追堵截,恐怕连让部队睡一觉的机会都没了。等越过正太路了,安全了,再开机向上级报告不迟!

    王麓水脑子里没有日军可以通过电台侦测到独立营所处方位的概念,不光是他,这个时候的八路军将领们都没这个概念。八路军将领们明白日军可以通过电台侦测到自己不对方位,那是在吃了亏、付出了牺牲以后才懂得的。

    王麓水不懂不要紧,专门学无线电收发报的陈强和赵秀红懂。萧四明这一说,陈强马上就向王麓水解释无线电监测的原理。王麓水也就不再坚持要开机发报了。

    这些事说起来话长,实际上一连归建后,战士们简单吃了点饭,喝了口热水,萧四明就下令出发了。依旧是侦察排在前侦查探路,一连在前,炮兵队、重机枪队、辎重队、工兵队、营直部门随后,二连紧随其后,三连负责殿后。

    不立即转移不行,很可能占领盂县的日军正在朝碾子沟赶呢,行动迟缓的话,就可能被追上来的鬼子咬住。夜晚打是不怕的,关键是担心明天白天被日机发现轰炸,那就十分危险了。

    此时,萧四明还不知道日军第一军司令部把独立营当成115师主力了,正调动大军往这里赶,准备寻找他们决战呢!

    盂县通往旧街的山间大路不能走了,萧四明选择的是从白家沟向西南走,越过秀水河,从这一带最高的山峰水草山北麓插到寿阳县的太平河边,顺太平河河谷向南,直插正太路,天明前在寿阳的芹泉和平定的旧街之间越过正太路,在正太路南宿营,先护送王麓水和辎重队抵达安全地带,然后再转身去寻测石站的小鬼子的晦气!

    部队说走就走,这一带的老百姓恐怕要遭大罪了!特别是碾子沟的乡亲们,房子被日机炸了,家园被毁,跟着部队到了白家沟,这个时候栖栖遑遑的,家家都是茫然无措。

    因此,出发前,萧四明命令辎重队给碾子沟的乡亲们每家留下五块银元、一袋面粉,并让部队挨家挨户做工作,动员乡亲们避开大路到外乡去投亲靠友,待小鬼子撤退后再回来。

    结果,碾子沟和白家沟有20个青壮年要求参军,其中有6个人是猎户,枪法还好。

    萧四明当即下令给每个参军的战士家里多留5块银元、一袋小米,让二十个战士换上日军军装,直接发枪发弹药,编进新兵队,随部队行动。

    这天正好是农历二十四节气的大寒,华北地区冬季中最冷的日子。寒风象刀子一样,刮得人脸上生疼,眼睛都睁不开。好在天上的月亮、星星照顾,把月光星辉洒在山道上,部队不用打手电、火把就能行军。

    寒冷的冬夜,八路军115师独立营长长的队伍穿行在太行山南麓的山间小道上。驮马的嘴里上了嚼子,战士们更是鸦雀无声,只有时不时响起的“往后传,跟上”的口令声在激励着战士们不怕冷、不怕冻、不怕累、跟上队伍!

    夜里11点,一路翻山越岭的独立营,到了太平河边的白草峪。

    萧四明下令部队在白草峪村外一个背风的洼地休息半个小时。

    从昨天晚上离开盂县县城至今,独立营不是行军就是打仗,人困马乏。这一休息,干部战士往路边的草坡上一坐,你靠着我、我靠着你,一会儿工夫就睡着了。

    这么寒冷的冬夜,草地上都是冰霜,真要睡着了,非冻出病不可!

    急得萧四明和王麓水两个一个个捏着鼻子把干部们弄醒来,让他们去捏着战士们的鼻子喊人,不能让睡着了。

    梅莹没有打瞌睡,但她脚上起了水泡,一走一瘸,疼的很。这会儿坐在草地上正抱着脚、皱着眉头想办法呢!

    萧四明见状,去找了个枣刺,走到梅莹面前,二话不说,直接上去把梅莹的小皮靴脱掉、袜子脱掉,捧着梅莹的纤纤玉足,把一个个水泡挑破。

    身边都是正在休息的战士们,梅莹羞得不行,但她又确实痛苦,只能垂下头、红着脸、低声哼哼:“你别管、别动我,别动我!”

    挑完水泡,把梅莹的袜子和皮靴穿上,萧四明抱起梅莹就放到了辎重队的一匹驮马上,让他骑马行军。

    接着,萧四明让警卫排长陈得胜去通知野战医院院长王道和野战救护队长徐如萍,野战救护队的女卫生兵一律骑马行军,务必跟上队伍!

    王麓水见萧四明给梅莹挑水泡,心里烦萧四明不注意影响,不想理他,脸都板了起来。

    副营长郑秀川心里好笑,凑到萧四明跟前低声打趣儿到:“营长,俗话说,男人头女人脚,中看不中摸。你不但摸了,还给人家挑了水泡。看样子,我们快喝喜酒了!”

    王麓水耳朵尖,寒风呼啸中都能听到郑秀川的话,忍不住哼了一声,吓得郑秀川再也不敢多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