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61章 日语教员

    萧四明和王麓水率队从测石站撤退后,从支前的老乡中找了几个向导,引导部队借着夜色掩护,顺着山山岭岭沟沟叉叉间的乡村道路,向西南疾行。

    缴获实在太丰富了,驮马也好,毛驴车也好,都是超载负重前行,不要说专门来支前的乡亲们了,就是战士们除了把子弹盒装满,腰里挂满手雷,背着步枪,每人肩上还得扛着弹药箱。加上八路军啥都要,连钢轨都要带走,行军难度可想而知。

    开始的时候还走的快,越走越慢,到最后每走2里地就得休息了。

    就这,独立营硬是带着乡亲们一夜间走了四五十里山路,天明时到了寿阳南部、汾河重要支流潇河北边的景尚村。

    去年12月,八路军129师在115师配合下,于寿阳南部打退了日军的六路围攻,潇河两岸就燃起了抗日烽火,这一带成了新建立的寿阳县路南县政府根据地,这景尚村就建有路南县政府的区公所。

    看看这样子走下去不是办法,萧四明当即下令在景尚村就地宿营,掩埋烈士遗体,隐蔽钢轨。

    幸亏打前站的向导对这一带熟悉,独立营先头部队侦察排和队伍中的警卫排、通讯排又换上了八路军军装,才避免了误会。

    不然的话,天明时地方干部和老乡们一见突然来了这么多鬼子,恐怕马上就要逃散了。

    有地方干部就好办了,马上就挨家挨户作动员,购买了10副棺材。

    萧四明亲自动手,领着干部们给牺牲的战士擦洗干净身子,换上八路军军装,入殓,选择了一处坐北向南的山坡,让工兵队动手开挖墓穴,待墓穴完工时,将烈士们下葬。坟头上都插着写着烈士姓名、籍贯、参军时间、部队番号的木条,木条插进了坟头里,便于隐蔽和将来胜利后部队寻找。

    这个时候,独立营还没有脱离危险,天一明,日军飞机就在天上东飞西蹿,正四处侦查搜索,寻找从测石站撤退的八路军呢!

    不光是天上的日机,萧四明掰着脚趾头都能想到,从碾子沟撤回正太路的日军此时必定是分路出动,在正太路测石站南北两侧,拉网扫荡,寻找独立营的踪迹。一旦日军听到了风声,肯定会饿狼一样扑上来的!

    这里距离测石站太近,小鬼子只要得知攻打测石站的八路军在景尚村,马上可以用汽车通过公路运兵,两三个小时就能攻到这里。

    所以,烈士的葬礼上没有鸣枪礼,独立营全营官兵只是在墓地上行持枪礼!

    从测石站带回来的钢轨,也被深埋在了烈士墓地一侧!

    部队太疲劳了,掩埋烈士遗体后,安排好岗哨,部队就在景尚村宿营了。

    这是在根据地,战士们不用再露宿村头了,全部以班徘为单位,住进了老乡家里!

    萧四明一觉醒来,已经是大中午了。

    起床后,就见王麓水在起草给师部的电报。

    萧四明马上提醒到:“政委,白天千万不能让电台开机!小鬼子现在正发疯呢,电台一开机,日军就会知道我们的位置。我们现在不同于过去,带着这么多的辎重,跑不快,肯定会被小鬼子咬上的!”

    王麓水头都没抬,回到说:“我急着向师部报告,请师部派部队接应我们。光靠我们独立营运送这么多的战利品,太危险!”

    萧四明不依,说出的话不容置疑:“那也不行!要开机必须等到天黑!”

    王麓水有点不相信,问到:“真有那么邪乎吗?”

    萧四明点点头,不再多说,去洗漱了。

    正刷牙呢,梅莹领着两个地方干部进院子了,见萧四明正在刷牙,梅莹就领着两个人进屋去见王麓水了。

    王麓水好萧四明两个住的是这家老乡家的东厢房,一间王麓水住,一间萧四明住,中间的堂屋摆有一张方桌,王麓水就是爬在方桌上起草电报的。

    等萧四明刷好牙回到屋里时,王麓水就指着那两个地方干部给他介绍说:“萧营长,这位是寿阳县委的李书记,这位是路南县政府的苏县长。他们两个带着县委、县政府正好也在景尚村驻扎,是来汇报地方政权和地方武装建设情况的!”

    萧四明点点头,和李书记、苏县长互相问好后,也在桌旁坐了下来,张嘴就对梅莹说:“去看看开饭没?让陈得胜把饭菜送到这里来,我们边吃边谈!”

    李书记、苏县长来找王麓水和萧四明汇报工作,其实是见独立营携带着这么多的辎重,想让主力部队支援一点武器弹药呢!

    他们的要求并不高,只想让部队给十条步枪、两把手枪,配点子弹。意思就是给县政府武装个警卫班。

    这点要求对现在的独立营来说真的不算啥,王麓水连征求萧四明的意见都免了,直接就答应了,说是给10条晋造步枪,两支日军的南部手枪。步枪、手枪各配100发子弹!

    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李书记和苏县长很高兴,等陈得胜、况田和梅莹三个把饭菜端上来后,四个人边谈边吃。

    李书记很健谈,说七七卢沟桥事变前,正太铁路年客运量已经达到100多万人次了,火车也分快车、慢车,票价分一、二、三等,最便宜的三等票,每人每公里才1.6分钱,从太原到石家庄总共8公里,票价才3.8元。不要说有钱人了,就是一般的庄户人家,想坐火车也非难事。可惜,小鬼子来了,这正太路反而成了日军的运兵和侵略工具,想来真是悲哀。幸好,独立营把测石站毁了,把桃河铁路桥炸了,小鬼子恐怕得用一段时间才能修好!

    王麓水嘿嘿直笑,说这次小鬼子恐怕得用几个月时间修路了!

    萧四明可不想让很多人知道独立营就是在碾子沟阻击日军、奇袭测石站的八路军部队,但这事儿不可能一直保密。别的不说,那么多支前的老乡,回去后肯定会有人无意中说出来的!

    想了想,萧四明就说:“李书记、苏县长,部队的作战行动都是高度保密的。回去给干部、老乡们讲清楚,要注意保密。”

    李书记说现在正需要用我军的战绩鼓励老百姓起来团结抗战!八路军打胜仗了就应该好好庆祝宣传,鼓舞民心士气。

    萧四明说庆祝是我们自己内部的事儿,宣传时上级会把关的,不会说是哪支部队打的!这都是从保密角度考虑的!

    李书记这才不再说了。

    苏县长说他早上起来一见满村都是日本鬼子,一下就懵了,正要组织突围呢,幸亏听到这些日本鬼子说的都是中国话,才明白是八路军穿着日军军装。

    说到这里时,苏县长说路南县政府有个科长曾经去日本留学,会说一口流利的日本话。还有一个村公所的文书,也会说日本话。上次小鬼子来时,就是让他说日本话应付鬼子的!

    萧四明一下就来了精神,问人在哪?带来让他见见!

    王麓水就说,这次伪装日军偷袭测石站,本来一起顺利,鬼子的第一道岗哨都放行了。没想到到第二道岗哨时,鬼子哨兵拿着烟向我们的战士借火,可惜我们的战士不懂日语,这才引起了日军哨兵的怀疑,直接开枪了,导致偷袭打成了强攻,死了十个战士,伤了十二个!

    这一说,苏县长三下五除二吃完了饭,拍着肚皮说自从日军攻占太原以来,今天第一次吃上大米饭,还是精米饭,比糙米好吃多了!

    说完,苏县长出门就走,去找那个会说日语的科长去了。

    苏县长前脚走,李书记跟着就说:“王政委,这个科长身份特殊,是个国民党员,原来是寿阳一高的老师,家里在道坪村开有粮店,在西洛开有商行。抗战爆发后参加抗日宣传,后来加入到了抗日队伍,把家里的粮店好商行都捐献了出来。光粮食都捐献了1000多石。这种人,萧营长最好不要见!”

    李书记一说,萧四明想起来了,这个苏县长后来仓井写过一篇文章,回忆坚持寿阳抗战的情况,里面记载着寿阳抗战史上一件比较有名的大事,就是崔赵事件。这两个人都是有民族正义感的抗日干部,在路南县政府“五一”几年大会上发言,都说了”工人阶级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还不算,最后还要打倒资本家”等话。结果被李书记以“破坏统一战线、有托派嫌疑”的罪名给逮捕枪毙了。

    这个会说日语的科长应该叫赵昌寿!

    一想到这里,萧四明就慢悠悠地说到:“独立营缺个日语教员,我看看你们说的那个科长怎么样,行的话,就让他到独立营来当日语教员。至于他是国民党员的事儿,回头调查一下再说!”

    李书记和王麓水、萧四明两个就不认识,过去也不知道八路军115师新组建了个独立营,所以,萧四明话说到这里了,李书记也就无话可说了!

    等王麓水、李书记、萧四明都吃完饭的时候,苏县长就领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进来了,一作介绍,果然是赵昌寿!

    萧四明上来就问:“我这里缺一个教战士们学日语的教员,你愿意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