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星传奇 豫西山人

第83章 构陷

    小皮箱被陈得胜打开了,萧四明的眼睛差一点被晃瞎!

    花花绿绿的法币、晋钞,用细线捆扎成一捆一捆的,摆放的整整齐齐。

    纸币下面,是两层用红纸包成圆筒状的银元。

    银元下面,是两层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黄灿灿的小金条,少说也有50根!

    萧四明瞬间就产生了个想法:山下雄之助小鬼子肯定是抢劫了某家银行或者钱庄,最起码是抢劫了山西某个大富商!

    一见小皮箱被打开,山下雄之助一下就发疯了,扑了上来,嘴里哇哇大叫,叽里呱啦的日语喊的都是“这是我的,这是我的!”

    喊着喊着,山下雄之助就放声大哭开了,好像死了亲爹一样!

    山下雄之助闹的动静太大了,门口站的那个卫兵一脚踹开了门,手里的三八大盖也举了起来,以站姿瞄准射击的姿势,将枪口对准了坐在办公桌后面椅子上的萧四明。

    萧四明弹了弹烟灰,用日语淡淡地对那个卫兵说:“二等兵,去向你们联队长阁下报告,古狄机关正在侦破一起重大的倒卖军需物资案,第二十联队联队附山下雄之助大尉有重大嫌疑,请联队长阁下前来紧急指导!”

    正在嚎啕大哭的山下雄之助,一听萧四明竟然说他涉嫌倒卖军需物资,一下就不哭了,脸上挂着泪滴、下巴上挂着鼻涕,眼睛瞪的象牛蛋一样,大声吼叫:“八嘎!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你的诬陷的干活!我的大大的青白!”

    萧四明看都不看山下雄之助,对那个还有点迟疑的卫兵厉声喝道:“你想违抗命令么?”

    那卫兵再不迟疑,收起枪,就跑去找联队长阁下了!

    那卫兵也是被弄糊涂了,他也不想想,他一个小小的二等兵,能见到联队长阁下么?

    没想到那卫兵运气好,还真的找到了联队长。

    辎重兵第二十联队联队长就住在联队部,与山下雄之助的住室隔了几间房子,实际上早已听到联队附山下雄之助的哭喊声了,只是不为所动而已!

    山下雄之助的卫兵又是喊报告又是敲门,鬼子联队长不能再装聋作哑了,听了卫兵的报告,带着十几个小鬼子过来了。

    鬼子联队长是中佐,级别高,就算是古狄机关的特务,也得站起来恭恭敬敬地报告。

    萧四明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对鬼子联队长说,他是古狄机关经济调查班的河野键三,正在调查一起倒卖军需物资的大案,发现第二十师团辎重兵第二十联队联队附山下雄之助大尉牵涉此案,要将他带回典膳所10号进行询问。

    典膳所10号是日军陆军太原特务机关的地址,也就是古狄机关所在地,不要说普通人不知道了,就是一般的日军下级军官、士兵也不知道!

    辎重兵第二十联队联队长是中佐,他自然是知道典膳所10号是什么地方了!

    鬼子联队长听到这里,就笑眯眯地问萧四明:“河野君和河野悦次郎大佐有什么渊源没有?”

    萧四明站的更直了,头也垂的更低了,说出的日语声音越发恭敬了:“河野大佐是家叔!家父是河野家长子,家叔是次子!”

    河野悦次郎是日本爱媛县人,陆军士官学校候补生、陆军大学步兵科毕业,当过关东军参谋、陆军士官学校附,是七七事变前的太原特务机关长,现任第三师团司令部附。那家伙是个臭名昭著的老特务,担任第二任太原特务机关长时,一手炮制了震惊中外的太原事件。去年8月,也就是日军开始大举进攻山西前,河野悦次郎率领太原特务机关匆匆撤离,实际上是转入了地下。古狄那华雄就是接替河野悦次郎的第三任太原特务机关长。

    按照历史轨迹,3月1日,河野悦次郎将会再次被任命为太原特务机关长,干到12月才调往山东担任第十二军司令部附兼青岛特务机关长。

    伪山西省省长苏体任,就是被河野悦次郎拉下水的!

    萧四明说的恭敬、尊重、坦然、流利,听得站在一旁的赵昌寿心里狂汗,他真不知道萧四明这些谎话是从哪里学来的,似乎说的还严丝合缝、像模像样的!

    鬼子联队长原本还有可能查看萧四明的证件、给古狄机关打电话核实,这一听萧四明是河野悦次郎的侄子,再无一丝怀疑,转而让萧四明说详细一点,到底怎么回事儿!

    萧四明请鬼子联队长坐到了他刚刚做过的椅子上,弯腰垂头,恭恭敬敬地报告说,2月17日,也就是前天,发生了从德国学习狙击战术回来的吉野君在太原东北郊玉碎的惨事,古狄机关奉川岸师团长之命介入调查,动用军犬追踪,在大观园澡堂军犬失去追踪目标,经审讯大观园澡堂老板和相关人员,并进行严格排查,发现只有当日到大观园澡堂洗澡的109师团的一个中尉、一个上等兵和一个翻译排查不到踪迹,怀疑是晋察冀八路军的侦查人员在太原从北郊公路上和吉野君相遇后,凭借伪装的皇军身份,杀害了吉野君五人,并毁尸灭迹,混进了太原城。因为前一段时间古狄机关就接到情报,有八路军情报人员混进太原城采购医药、机械等军需物资,古狄那华雄机关长就命令经济调查科也参与调查。

    这事儿,第二十师团、太原特务机关已经第一时间通报各部队了,鬼子联队长是知道的!

    萧四明之所以这样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是因为他当时在大观园澡堂附近的小饭馆了亲眼目睹了鬼子牵着军犬搜查大观园澡堂的情况,早已推断出鬼子特务机关已经怀疑自己原先伪装的第109师团那个中尉的身份了,此时恐怕早已经全市布控、明察暗访了。

    世界上的事儿就怕分析!只要冷静分析,很多事情都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

    萧四明接着说,实际上经济调查科早已着手调查倒卖军需物资案了,也有了几个重点怀疑对象。其中,原太原兵工厂无烟药厂工程师陈明博夫妇有重大嫌疑!原因是他一直迟迟不与大日本陆军合作,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其收入来源值得怀疑。

    山下雄之助忍不住大声叫到:“陈明博家是大财主,他家金票大大的有!你这是胡说!”

    萧四明不理他,依旧温言温语地对鬼子联队长介绍说,17日下午,经济调查科原计划对陈明博家进行突击检查的,没想到在那里遇到了辎重兵第二十联队附山下雄之助大尉,当时他正在享用陈明博的妻子,陈明博本人则在院子里恭候。当时就觉得蹊跷,所以将计就计,以陈明博是古狄那华雄大佐的朋友的名义,制止了山下雄之助大尉的暴行,进行技术性询问。这一询问,山下雄之助大尉就露出了马脚,还用五根金条企图收买他。也就是从这一刻,山下雄之助大尉和陈明博夫妻的关系,成了古狄机关很感兴趣的问题。

    山下雄之助又喊开了:“我是奉命做陈明博的工作的,目的是要利用陈明博的技术和在太原兵工厂的关系,控制无烟药厂!联队长阁下是知道的!”

    鬼子联队长肯定是知道山下雄之助担负的任务的,因为整个太原兵工厂现在都归辎重兵第二十联队管理。

    鬼子联队长脸上笑眯眯的,不动声色。

    萧四明急需说到,因为怀疑山下雄之助大尉和陈明博福气的关系,经济调查科对陈明博一家秘密实施24小时监控,结果发现,昨天晚上,陈明博找了十几个人,偷偷摸进太原兵工厂厂区,偷运兵工厂设备,藏在他家,看样子是准备盗卖给反对大日本帝国的八路军的!发现这个重大案情后,经济调查科当即向古狄那华雄大佐阁下报告。大佐阁下指示,陈明博是不可能把这些设备运出太原城的,他没那能力,必须找到隐蔽在幕后的反日分子,就是有能力把这些设备运出太原城的人!因此,大佐阁下命令我们立即传讯和陈明博福气关系深厚的山下雄之助大尉。因为只有他,才具备动用辎重联队军车将那些设备运出太原的能力。其它太原支那人开办的民间运输公司,如果帮陈明博运送这些设备的话,躲不过城门口哨兵的检查!

    绕来绕去,萧四明算是把谎话说成了合理的推断!

    陈得胜不懂日语,不知道萧四明叽叽歪歪说的啥。赵昌寿就不同了,听着听着,脑袋都快炸了,以为萧四明叛变了,向日军告密了,出卖陈明博夫妻了,急得几次把手伸向了腰间的枪套,但最后都没敢把枪掏出来,因为他慢慢听清楚了,萧四明是在构陷山下雄之助,只不过他不知道萧四明这样做的目的是干什么!

    一听昨天晚上陈明博组织十几个人摸进兵工厂偷运设备,鬼子联队长再也装不成深沉了,大大骂一声“八嘎”,手重重地拍到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