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黎爷的轨迹 烂衣奸少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绯之骑神·泰斯特罗莎

    《绯红帝都》海姆达尔,自埃雷波尼亚帝国建立以来便一直是首都。

    虽然曾因为某些变故,帝都曾沦陷长达百年之久,皇室不得已迁移到了《白银旧都》圣特亚克,但那只是陪都,帝国真正的首都只有海姆达尔一个。

    这正是以凯恩公爵为首的《贵族联盟》为什么一定要先一步占领海姆达尔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北部联军与东部联军明明可以增援西部和南部,却偏要先拿下帝都这颗最大的钉子的根底所在。

    不仅因为那是帝国的行政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更因为那是整个帝国绵延千年的象征。

    不拿下海姆达尔,哪怕东南西北四洲全部平定,内战便没有终结。

    没有失去海姆达尔,纵然领地尽失,凯恩也没有真正的失败,仍有一搏之力。

    这是帝国根深蒂固的传统,无法改变,也没人想要改变。

    《巴尔弗雷姆宫》,帝都的中枢、皇室居城,政府所在,与帝国建国时是一同落成,曾在帝都初次陷落时与帝都被毁,百余年后夺回帝都后一并重建,堪称大陆之上历史最悠久的建筑之一。(解释一下,黑暗年代由于天地异变,魔兽横行,人们大多躲在地下,像海姆达尔这样在地面上浪可说是绝无仅有。)

    而击杀了导致巴尔弗雷姆宫被毁,帝都陷落的罪魁祸首的传奇之物便深藏于皇宫正殿之下,深达五十亚矩的地下区域。

    这里是比黑暗年代的遗迹群更加古老,更加久远的所在,是与这片《黑之大地》息息相关的传说,是《伪帝》欧特鲁斯留下的最大底牌,也是历任凯恩公爵梦寐以求之物。

    只是这件东西一直被亚诺尔家的先祖封印严密封印着,任由凯恩与薇塔想进办法也无法将之解放。

    一直到琪雅完全决心,《碧之大树》显现的那一刻。

    那股足以打破女神枷锁的可能性之力通过地脉影响了整片《黑之大地》,才让这封印了250年不见天日的所在得以重新解放。

    在薇塔打开封印的第一时间,凯恩放下了手边的一切事物,乘坐着利用太古技术打造出的升降梯来到这一处神秘的所在。

    这里的建筑风格与外界迥异,与其他的太古文明也不尽相同,晦暗的几近黑曜石一般的材质所打造的地面与墙壁,当中镶嵌着暗红色的宝石,宝石之中似有血液流淌,又似有火焰在燃烧。散发出的怵目却不刺目的光晕,为这一出地方更添上了几分恐怖的气息。

    那种感觉,就像是帝国传说中的城堡,又像是时下流行小说中的魔王城,给小朋友们看一定会吓坏的吧,至少在原来的世界线,塞德里克小皇子就受到了些许的惊吓。

    不过在凯恩眼中,这里不是魔王城,而是他实现梦想的圣域,是他最后的精神寄托。

    “喔喔,这就是帝都,不,整个帝国的‘中枢’,司掌‘力量’之处,一切的结束与开始的地方。”走下升降梯的刹那,凯恩望着周围的景象,发自内心地赞美道。

    “让您久等了,凯恩公爵。”道路的一边,站着妖娆的魔女薇塔·克洛缇德。

    “喔,魔女,我们按照计划来了。那个什么的‘大树’有顺利显形吧?”凯恩脸上的笑容就没褪下去过。之所以会说“我们”,是因为凯恩身边还站着引路的《黑兔》亚尔缇娜,这位真三无在没有询问的时候不会主动开口。

    “呵呵,托您的福,已经顺利确认了。”薇塔的心情显然也不错,“接下来就只剩促成这边的计划了。不过,还请您务必”

    “啊,我知道。”凯恩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光芒,“我还没有蠢到去抵触魔女的吩咐,那件东西”

    “请和我来。”薇塔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当先领路。

    道路的尽头,是一根接近二十亚矩的巨型的“茧”。

    “茧”的外壳由一根根管道构成,联结地脉从中汲取灵力,镇压内部封存之物不时透出管道的红色就是内部之物反抗的证明。

    本来,“巨茧”应该处于全封闭的状态,由于受到了琪雅之力的冲击,封印松动,被封印的东西得以破开一个缺口,露出半个身体。

    这是一尊与瓦利玛、奥尔迪涅同种规格的巨大骑士像,通体红色,散发着惊人的威严与压迫感。

    “喔喔喔!原来这就是”凯恩抬起头,注视着这一尊骑神,眼神充满了狂热:“哈哈哈哈太妙了!这就是,以持有千把闻名的传说魔神,属于巨硕之力的一部分,在250年前造大帝和圣女封印的《血红灾厄》《绯》之泰斯特罗莎啊!”(二姐:老婆,你怎么变高达了?菲特:我们本来就高达啊。二姐:有道理。)

    “撒,曾与我的先祖一同奋战的《绯》啊,回应我的呼唤,与我定下契约吧。”凯恩张开双臂,几近癫狂

    “”薇塔表情淡定。

    “”亚尔缇娜神情漠然。

    什么都没有发生。

    泰斯特罗莎没有任何反应。(二姐:我在这呢,老婆敢有反应吗?当心SLB伺候。)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回应我,《绯》之泰斯特罗莎我知道了,一定是距离太远。”凯恩发了疯似地跑到“巨茧”前方,用手拼命捶打“巨茧”,拼命的呼唤,“回应我啊,回应我啊,《绯》,你可是祖先的搭档,是我最后的希望啊!”

    “没有感受到连接,无意义的行为。”亚尔缇娜吐槽道。

    “你闭嘴,人偶,它一定会回应我的,一定会的。”凯恩怒骂道。

    “凯恩公爵。”薇塔叹了口气,“根据记载,《绯》只会对亚诺尔的血脉起反应,您的血脉浓度不够,无法引起《绯》的共鸣。”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凯恩继续捶打着“巨茧”,因为太过用力,甚至锤出了血,“我可是欧特鲁斯的后裔,比德莱凯尔斯那个庶子要正统的多!!!对吧,泰斯特罗莎?”

    “真是可悲。亚尔缇娜,我们走。”

    “是,克洛缇德大人。”

    眼神不屑的薇塔并没有注意到,凯文的手上溢出的鲜血渗入了“巨茧”,碰到了泰斯特罗莎的身体。

    毫无反应的《绯之骑神》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

    于此同时,凯恩的心口突然一震。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原来要这样啊,女神啊,你果然没有放弃我!”

    PS:二姐:老婆,说好的没反应呢?想吃SLB了?

    菲特:你先把农药之心拿回来再说吧。

    二姐:你给我等着。

    PS2:女神不是没有放弃你,只是琪雅想多玩弄玩弄你的人生,二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