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盛唐 牛凳

第403章 温泉洗凝脂

    崔耕出了房门不久,果见四下里没有侍卫,越发坚信了太平公主的话,疯一般地往前跑去。

    不消一会儿,就见前面珠光微闪,不是拉达米珠又是何人?

    “公主你等等我啊……”

    崔耕四体不勤,跑了个气喘吁吁,好在拉达米珠跑跑停停,总算没被落下。

    一直到了一个海棠花状的温泉池旁,佳人才停下了脚步。

    温泉水温度甚高,散发出阵阵雾气,四周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光华灼灼,直把此地映衬得如同仙境。

    崔耕气喘嘘嘘地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下气地道:“公主你倒是等等我啊,哎呀,可累死我了。”

    拉达米珠倒是没什么异状,既是心疼又有些生气地瞪了他一眼,撅着嘴地道:“你还追我干什么?不是什么中华男儿焉能配胡女吗?哼,唐高祖李渊正妻窦皇后就是胡女,唐太宗李世民的皇后长孙无垢也是胡女,难不成你崔耕比这两位皇帝还还金贵?”

    “这……”

    崔耕当时也是因为担心卢若兰的生死急眼了,没仔细寻思自己这话里的漏洞。

    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理论貌似很站不住脚啊。

    他干笑一声,道“我那不是跟你开个玩笑吗?怎么,兴许你假扮吐蕃王子戏弄我这么多天,难道不许我也戏弄你一回啊。”

    拉达米珠仔细一想,自己确实有些理亏,弱弱地道:“这也不是妾身想的,都是太平公主那个骚狐狸出的主意。”

    “骚狐狸?”尽管崔耕心中不知暗骂了太平公主多少次了,但听一向乖巧的拉达米珠口中说出“骚狐狸”来,还是非常意外,道:“我看你俩一直双宿双~飞的,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呢!”

    拉达米珠恨恨地道:“哼,关系好?她是别有所图!我才不跟他好呢。”

    “怎么的?她图啥了呢?”

    “呃……”拉达米珠脸上骤然一股红霞泛起,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个了,二郎,你说咱们俩的事儿,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归根到底,终究要面对这个问题!

    到底该如何拒绝,又不让佳人丢了面子呢?要不然来个狠的,声称自己阳~痿?人家能不能信啊?

    哒哒哒

    正在崔耕犹豫着要不要使出这个大招之际,忽然,远处一阵脚步声传来。

    崔耕赶紧一拉拉大米珠,躲进了旁边的一处小房子中。

    这个房子原本的用途是用来放置衣物的,除了一个柜子之外,剩余的空间极为狭小。

    他们进来之后,把门一关,顿时挤得满满当当,孤男寡女紧紧贴在一起。

    拉达米珠何曾经过这种场面,直羞得满面通红浑身瘫软,低声道:“二郎,就算再着急,也不用在这里吧?”

    “你瞎想什么呢?”崔耕哭笑不得地道:“咱们不小心闯入禁地了,得赶紧躲起来。”

    “禁地?什么禁地?”

    崔耕道:“原来我也没注意,你看这里的地上不是题了一首诗吗?山幽林静寺钟悠,皇姑温泉细润滑,君臣共浴两相识,仙境瑶池又如何?这是当初陛下和狄相共浴之后所作。”

    还有句话他没说出来,这首诗是他让壁龙柴云瑞偷摸写在武则天专用的浴池的。

    现在武则天驾临龙门温泉汤监,此地就是禁地,他这个监正都进不来。

    谁能想到,尼玛今晚这里怎么没人守卫啊?自己和拉达米珠被人发现在这里,可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拉达米珠虽然不知这里边的弯弯绕,但也明白了此地不是她该来的,道:“那怎么办?”

    “听天由命吧,这里有三间放衣服的小房子,未必就开咱们这一间。”

    ……

    ……

    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用舌尖点破窗棂纸,往外观瞧。但见在四个太监的簇拥下,武则天和上官婉儿走了过来。

    武则天道:“婉儿,这御汤泉有个神妙之处,你知不知道?”

    “婉儿不知。”

    “就是外面越冷,这泉水就越热;外面越热,泉水就越冷;无论什么时候泡,都让人那么舒坦,真是善解人意得很哩。”

    上官婉儿小拍了一个马屁,道:“这都是陛下洪福齐天,才有如此神泉降世。”

    “朕鸿福齐天,那朕也带契带契你,咱们俩今晚一起洗吧。”

    “谢陛下隆恩。”

    说着话,一老一少开始在太监们代表伺候下,缓缓更衣。

    武老太太没啥可看的,但上官婉儿可是大美女啊,眼见着她把外袍脱下,露出了漆黑的小衣,纤细的腰肢,以及欺霜赛雪嫩如春藕的手臂,崔耕忍不住大大的咽了口唾沫。

    拉达米珠敏锐的注意到了爱郎的变化,反手就把他的眼睛死死堵住了,道:“不准看,看了要长针眼的!”

    “成,不看就不看,俺崔耕是正人君子,怎么能干那事儿?”

    崔耕眼前漆黑一片,一边嘟哝着,一边心里哀叹这个小醋坛子坏了自己的好事,手上略使了一把劲。

    “嗯”

    拉达米珠被他抱了这么久,早已有些情动,此刻只觉得爱郎的手如同有魔力一般,放到哪哪都那么熨帖,腻声道:“二郎,你想干什么?”

    “我……”

    这手感是挺好啊,崔耕又加了一把劲。

    “啊”

    嗯?怎么拉达米珠的声音变了?不对!这声音是从外面来的。

    此时拉达米珠已是脸色大变,把纤手撤下,道:“二郎,你看,出事儿了,有刺客!”

    崔耕凝神观瞧,可不是吗?但见三个黑衣人,手持兵刃,与九个十二三岁的绿袍少年战在一起。

    旁边还有一个太监和三个少年,尸横就地。

    崔耕明白,这五个少年,应该就是“千牛备身”,他们的父兄为朝廷大员,因此有此荣耀,带刀跟在皇帝身边护卫。

    刚才他们应该是在比较远的地方站岗,现在闻到警讯,赶紧前来护卫女皇陛下。

    但问题是……除了出身好,这些少年也就没啥优点了,最关键代表是,他们年纪小,气力不足,怎么可能是三名悍贼的对手?

    眨眼间,又死三人?

    拉达米珠道:“怎么办?你们的皇帝要死了。”

    “不行,咱们得救人!”

    武则天死就死了,反正崔耕也跟他没啥感情,但上官婉儿这个“姨母”对崔耕可不错,他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尸横就地?

    所以,崔耕很快就做出了决断。

    但那贼人甚是悍勇,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到底该怎么救人呢?

    “好贼子,看刀!”

    正在崔耕考虑对策之际,拉达米珠已经娇喝一声,抽出两把匕首,冲了出去。

    那还有啥说的?崔耕也只得跟着冲了出去,捡起地上一把腰刀,护卫在武老太太和上官婉儿的身前。

    上官婉儿此时只着小衣,红霞满面,讶然道:“二郎,你怎么在这?”

    又道:“还不快把衣服脱下来。”

    “是,是!”

    崔耕赶紧连脱两件外衫,分别给了上官婉儿和武则天。

    武则天倒是颇为大方,镇定道:“想当初朕曾经赐一身宫衣给崔汤监,现在崔汤监又把外袍给朕御寒,真是佛家说得因果循环啊!”

    崔耕可没心情跟她扯闲篇儿,手持腰刀道:“陛下,上官舍人,你们快躲一躲,光拉达米珠,恐怕挡不住那些贼子。”

    “那二郎你呢?”

    “我?”崔耕苦笑道:“我这把刀就是个摆设,除了能给陛下挡两刀之外,恐怕用处不大……嗯?贼子敢尔!”

    此时那另外九名少年早已身死,唯剩下拉达米珠在尽力阻拦三名黑衣人的前进。

    虽然她身手不错,但毕竟是女儿身,气力不足,只能跟那三个黑衣人游斗。

    那黑衣人见那她不下着急了,一个人慢慢后退,抽出来三只飞镖!

    嗖嗖嗖!

    三镖齐发,疾如闪电快似流星,分袭拉达米珠的头部、腹部和大腿!

    啊?

    拉达米珠见势不妙,尽力躲闪,头上的一抹青丝已经被斩落。

    不好!拉达米珠有性命之忧!

    崔耕怎能见一个如此对自己情根深种的好姑娘命丧当场?更关键的是,她本来是可以置身事外的,完全是听了自己的主意,才主动出击。

    “贼子,纳命来!”

    他举着一把弯刀,脚步虚浮地冲了过去。

    那个使飞镖的人,不屑地抖手一只飞镖,直袭崔耕的面门,道:“小子,你找死!”

    “好厉害!”

    崔耕也是硬着头皮往上冲啊,顿时吓了个亡魂皆冒,赶紧往下低头。

    天可怜见,瞎猫碰死耗子,还真被他躲过去了!

    不过,幸运之神不可能一直眷顾着他,随着接二连三的飞镖不断袭来,崔耕终于腹部中镖!

    咦?麻酥酥,痒乎乎,似乎不疼啊,难道这就是中镖的感觉?也不怎么可怕嘛。

    不过……我的腿咋没劲了呢?

    “不好,镖上有毒!”

    崔耕一个闪念,跌倒在地,人事不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