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01章 美女有难

    宁海市的和信大厦,一间布局高档的办公室内。

    楚落雁正在细心的浇灌一盆兰花。这盆花很别致,叶片上面的纹理很像飞舞的彩云。据说这盆“彩云之南”在广州标出100万元的高价,宁海市一个亿万富翁买下来送给了她。

    做为本市最年轻的CEO,楚落雁有着别人无法企及的优势,漂亮的外表,高贵的气质,还有让人嫉妒的商业天赋。每一个认识她的豪门权贵,都幻想着有一天可以把她按倒在床笫,然后欣赏她美妙的表情。

    现在,楚落雁就在玻璃墙的前面,一身职业套装裹着玲珑饱满的曲线,两根富有弹性的双腿随意的摆出一个造型,让同样身为女人的董事长助理方小姐,都看得微微出神。

    能得此极品美人,简直是男人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楚总,最近公司需要处理的事项就这么多。另外,我们在西雅花园会馆举行的产品促销展览会,还有和威远集团的签字仪式活动,都已经准备就绪,威远集团的卢总裁亲自打电话说,希望能尽早见到您的面。”

    方助理的汇报告一段落。

    “好啊,我知道了。”楚落雁的声音淡淡的,优雅中透着一丝威严。

    方助理并没有离开,而是扶了扶眼镜,脸色有些为难:“楚总,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提醒您。”

    楚落雁的手一颤,一片兰叶被她失手剪断了。

    “不用说了,我知道。”楚落雁冰冷的回绝。然后她把剪刀插在泥土中,喃喃说,“多美的花啊,可惜了……”

    方小姐出去后,楚落雁的目光就落在了对面的玻璃墙上,外面可以眺望大半个宁海市。

    助理想要说什么,她当然明白。那个从小和她订下娃娃亲的男人,今天就要抵达宁海市了。

    这件事情,要追溯到爷爷那一辈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身为连长的爷爷在南疆打仗。后来只有他和一位老战友活了下来。为了纪念这份情谊,两个人就订下了娃娃亲。遗憾的是,后来两个人都生下了男孩。于是这个荒唐的约定又向后延续了一代。

    楚落雁从心眼里埋怨爷爷,他和那个男人素未谋面,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怎么可能在一起?何况,她还听说对方是个军人,肯定是那种很古板的家伙。

    “哼,陆轩?刚刚退伍么?好啊,想要配得上我,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楚落雁心想着,忽然转过身来,露出晶莹剔透的漂亮脸蛋,鼻子下一抹明亮的唇红挑起冷傲的孤纹。她冷静思索一会儿,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

    下午一点半,宁海市火车站的侯车大厅内,一位打扮漂亮穿着紫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孩正气势汹汹的对三个壮汉发号施令。

    这个女孩儿看上去大概二十岁年纪,身前撑着两座高耸山峰,诱人的事业线笔直延伸,让人想入非非。

    “那个谁谁谁,你们都给我记住,等一会演的越真实越好,切记不能伤人。打完要放狠话,一定要吓唬住,听到没?”

    三个壮汉相互看了看,重重点头。

    女孩儿名叫洛熏儿,是楚落雁最好的闺蜜。

    今天一大早她就接到楚落雁的电话。听完楚落雁的吐槽后,洛熏儿当即把胸脯拍得啪啪响:“亲爱的,这件事交给我了,你就等着瞧吧!”

    随后,她向楚落雁要了那娃娃亲对象陆轩的照片。

    拿到照片那一刻,洛熏儿一愣,照片上的人穿着笔挺军装,虽然只照出上半身,但是五官显得极为有棱有角,尤其是那双眼睛,看上去深邃明亮。

    洛熏儿看了半天,不由嘀咕一句:“这小子长得还挺不赖的嘛。”

    接下来洛熏儿找到一个道上的朋友,借来三个能打架的混混。

    眼下,洛熏儿就带着这三个人,紧紧盯着出站口,等着楚大总裁那个倒霉的未婚夫出现。

    一点五十分,那辆从西部边疆开来的老式火车准时到站。

    火车停下后,七号车厢中间的车窗探出一个脑袋。

    陆轩从火车进入城市开始,就有些坐不住了。

    虽然没来过宁海市,但他心里还是很期待的。

    一来这里有个几年没见面的老战友,他答应退役后就过来见见面的。二来他听爷爷说过,有个娃娃亲对象好像也在这座城市。根据爷爷当年立下的誓言,他明年就必须跟这个女人完婚。

    想想也是,这些年一直在部队里服役,他也老大不小了。

    下车后,刚刚出了站口,陆轩根本没想到他已经被洛熏儿盯上了。

    洛熏儿咬咬牙,立即朝三名壮汉下令道:“开始!”

    站台前出现狗血的一幕,洛熏儿跌跌撞撞的奔跑,后面三个壮汉如狼似虎的追赶。

    洛熏儿跑得极快,身影来回穿梭,撞到了不少人,顺带着连别人的行李都给撞翻。为了扮演得逼真一点,她也是拼了。

    “死丫头片子,给老子站住,再跑打断你的狗腿。”壮汉骂骂咧咧,分成三个方向围了过去。

    洛熏儿灵巧的东奔西走,眼神始终瞄着陆轩的方向。当看到陆轩望向她这边时,那双杏眼立刻闪过一丝狡黠,装作渐渐不支的样子,冲着陆轩大喊:“哥哥,哥哥,快救救我!”

    被一个陌生女人喊哥哥,陆轩眉头皱起,一脸狐疑;不过当他看到那三个壮汉凶神恶煞追赶着,他不由停下脚步。

    “喂,你们干什么呢?”部队赋予陆轩一身的正义感,他喊了一声。

    洛熏儿终于跑到陆轩身前,她摆着眼泪汪汪楚楚可怜的模样,如同被惊吓的小兔般快速躲到陆轩身后。

    这时三个壮汉也冲到陆轩身前,为首的立即大喝:“你谁呀,赶紧滚开。”

    “哥们,这个女人欠了我们的钱,我们是来要账的。”另一名壮汉补充道。

    “欠钱?”陆轩脸上一愣,回头朝洛熏儿脸上看去。

    “没有,我没欠他们钱,他们胡说八道的,我只是来这里打工的,一家黑中介说给我找工作,却把我带给这群人,然后他们就想强迫我去酒吧陪酒坐台,我是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此时洛熏儿的演技大爆发,她双眼眨呀眨的,隐隐还噙着一层水雾,看上去随时有可能嚎啕大哭。

    “小娘们,让你坐台是看得起你,要不是你长得还不错,人家都不要呢。”壮汉又冷冷嚷了一句。

    这时周围看热闹的旅客越来越多。

    “别说,就你天生长着一副媚样,不出去卖简直对不起你爹娘,哈哈哈。”又一个壮汉猖狂大笑。

    听到这句,洛熏儿顿时美眸一竖,露出一个直欲杀人的神色朝壮汉瞪去。这句台词她可没有教过对方。

    那壮汉知道说错话了,脸色不由一僵,不过机灵的同伴迅速挥拳打向陆轩,不让陆轩察觉出异常。

    “哥哥,他们想逼良为娼,你一定要救我啊。”洛熏儿在陆轩身后为他鼓劲。

    与此同时她再度朝壮汉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绝对不能下重手。

    哪知壮汉刚刚挥拳,陆轩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抬腿迅速向后踹了出去。

    顷刻间,这名演得最卖力的壮汉惨叫一声,身影跌出一米远。

    另外两个壮汉看到同伴吃了亏,彼此对视后便一起发起进攻,其中一人挥拳击向陆轩的太阳穴,另一人撑开双手想抱陆轩的腰。

    陆轩脑袋稍稍一外,轻松躲过拳头,紧接着反击一拳砸往对方的鼻子。

    “啊”又是一声凄厉惨叫,壮汉感觉鼻子都快塌了,疼得双眼都冒出泪花。

    最后一名壮汉,陆轩抬起膝盖往他小腹狠狠撞击,眨眼间他便跪在了地上。

    三四秒时间,快到极致的动作。

    洛熏儿那对漂亮的眼睛看得都发直了。

    她实在没想到这家伙眨眼间便将三个身形魁梧的壮汉收拾得干净利落,而且连步伐都不曾挪动一下。

    三名壮汉这脸丢到大西洋去了。他们羞愧地瞥了洛熏儿一眼,转过身脚底抹油跑得飞快。

    “老大,咱们得放狠话的呀。”

    “放你妹,那家伙不朝咱们放狠话就不错了。出场费才几百块,你真的想找死啊?”

    看着那三人狼狈的背影,洛熏儿心里只能充满同情。

    重新提起地上的包扛在肩头,陆轩拍拍手转过身笑道:“好了,现在没人找你麻烦。”

    说完他便大步走向站外,并没打算跟洛熏儿继续聊点什么。

    洛熏儿眼珠贼溜溜一转,在后面喊道:“哥哥,谢谢你救了我。”

    “没事,小事一桩。”陆轩头也不回。

    “哥哥,你等等我。”洛熏儿又追了过去。

    “干嘛?”陆轩奇怪的回过头,看到洛熏儿低着粉颈,像个害羞的小女孩儿似的搓着衣角。

    结果,陆轩一眼就看到她低垂到胸前的衣服,诱人的细线一直向下延伸。

    没怎么接触过女人的陆轩,脸上顿时红得像个苹果;他急忙侧过脑袋,从兜里掏出一百元钱递过去:“我忘了,你是逃出来的吧?这些钱拿着,去吃顿饭吧。”

    洛熏儿一愣,直勾勾盯着陆轩,她以为陆轩是在装纯情呢。可事实是陆轩的脑袋一直偏向旁边,没敢多看她一眼。

    这情况不由让洛熏儿嘴角缓缓勾出一抹诡谲的微笑。

    陆轩看她没有反应,快速把钱塞到她手里,转身就走。

    “大哥哥,我家在外省,我是一个人出来打工,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你舍得把我扔下么?”洛熏儿的声音委屈极了。

    陆轩停下脚步,挠了挠脑袋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去,我……我跟着你行不行?”洛熏儿试探着说。

    “跟着我?当然不行。”陆轩一口回绝,苦笑着说:“我也是刚刚到这个城市,人生地不熟,我是来投靠朋友的,怎么能带着你?”

    洛熏儿心想:“真是个老实人,我只是随口问问,他就把实话全都交代了。嘻嘻,我再试试,你能不能把大美女楚落雁也供出来。”

    “你要是不带着我,我就不知道去哪了,那些人还会回来抓我的。”说着,洛熏儿又装模作样的抽泣起来。

    陆轩脑袋都快抓破了,这可如何是好。

    看到洛熏儿可怜巴巴的模样,他心生同情。

    “好吧。”思索片刻,他艰难做出决定。

    出了站台,陆轩拦下一辆出租车,洛熏儿机灵地钻了进去。

    “哥哥,你现在打算去哪儿?”洛熏儿故意问他。

    “我这次到宁海市,主要是奔我一位战友来的,先去他家里再说吧。”

    陆轩的战友名叫陈建阳。退役前,陆轩和他联系过。陈建阳说他在宁海市某小区当保安队长,每个月能拿五六千块钱的薪水,混的还不错。”

    几年没见,陆轩确实有点想念这位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