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02章 折箭计划

    出租车在宁海市的路面上疾驰。

    陆轩上车后就没有说话,一直留心城市的风景,看得津津有味。

    洛熏儿撇了撇嘴,心说:“土包子。”

    她无聊的摆弄起手指甲,这时手机传来“嘟嘟嘟”的振动。

    洛熏儿点开屏幕,看到是楚落雁发来一条微信。

    “事情办的怎么样”,后面是一串问号。

    “楚大美人,你就放心吧。一切进展顺利,目标在掌握中。”洛熏儿回应。

    “洛洛,嘴真贫,记得别伤害他,摸清他的底细,然后让他知难而退就行了。”

    “哟,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他的嘛?放心,姐可以为闺蜜两肋插刀,也可以为闺蜜怜香惜玉,姐一不强-暴他,二不毁他容,只是把‘折箭计划’顺利完成,让你楚大美人儿遂了心愿?可以不?”

    “折箭计划?洛洛,什么时候又弄出这么一个新名词?“

    “这名字是姐起的,意思是‘折断你和他的丘比特之箭’。从现在开始,这个间谍计划正式开始,没事别总和姐联系,免得让这小帅哥起疑心。”

    “小帅哥?洛洛,他本人和相片上的像么?”

    “说实话,不像。这家伙比相片上要有派儿,而且还挺有正义感的,武力值超棒。我感觉他很优秀哦,楚大美女真的不考虑一下?”

    “天啊,你们才相处不到两个小时吧,怎么感觉你要叛变?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楚落雁附带好几个瞪眼流汗的表情。

    “哈哈,开什么玩笑,你难道不知道本小姐只喜欢美女吗?譬如你这样的!”洛熏儿又发了几个飞吻表情。看到陆轩正回头看了她一眼,她连忙把手机收起来。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把陆轩和洛熏儿拉到一个看起来很破旧的小区。

    下了车,陆轩看了眼纸片上的地址,宁海市西关区古城街133号。

    再抬起头,他有些发怔。这里的环境太差了,周围有很多一人高的垃圾堆,不远处是一片拆除的建筑,空气都是灰濛濛的。

    “哥哥,这是哪里呀,脏死了。”洛熏儿皱眉,捂着鼻子不停地轻咳。

    陆轩也有些纳闷,这里的环境和陈建阳形容的差距太大了。

    “难道是走错了?”陆轩想找人问问,可周围连个鬼影也看不到。无奈之下他只好数着门牌号,一路找下去。

    不远处,出现一家小卖部。陆轩赶紧过去打听,确定这里是纸片上的地址后,终于在五六分钟后找到了133号。

    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间仓库,陆轩迟疑的按响门铃。

    “谁呀?”里面传来一个懒懒的声音。

    是陈建阳!陆轩有些小激动,赶紧理了理衣襟,准备在这小子出来的时候,立即给他一个熊抱。

    “切,臭美。”洛熏儿撇了撇嘴,露出鄙视的表情。

    门开了,陆轩大叫一声:“哈哈,建阳,兄弟来看你了。”

    可话说到一半,陆轩的声音便哽住了,连后面的洛熏儿也呃的一声,仿佛噎到似的。

    眼前出现的人坐着轮椅,头发蓬乱胡茬邋遢的,连衣服都满是污迹。

    陈建阳看到陆轩时,他的表情也瞬间凝固了。

    好几秒钟后,陈建阳才回过神来,脸上挤了挤微笑道:“老战友,你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陆轩脑子里卡顿了好几秒,接着迅速朝陈建阳的双腿看去,当他看到陈建阳右边裤管最末一截空荡荡的,他的五官顿时变得无比凝重:“建阳,怎么回事?你的腿……”

    “进来说吧。”陈建阳微微低头,双手抓在轮椅的两侧,用力调转方向。

    一瞬间,陆轩看到他双眼中一闪而过的黯淡。

    陆轩和洛熏儿走进去。

    陈建阳连连挥手说:“兄弟,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你看我这里乱的。”

    屋内陈设简陋,地面有很多破旧的报纸和方便面袋,空气中还有食物发霉的味道。

    “坐吧,坐吧。”陈建阳在破旧的皮沙发上抹了抹,招呼陆轩和洛熏儿。

    看到陆轩没动,陈建阳叹了口气。

    “是意外,只是个意外,一场车祸而已,你别绷着脸,一切都过去了。而且医生也说了,只要好好做康复训练,以后装个假肢,照样还能站起来,老战友,你别为我担心。”

    陈建阳说的轻松,可是陆轩看得出他的心里肯定不这么想。

    陆轩想要再问,洛熏儿却在身后偷偷拉他的衣角。

    一瞬间,陆轩的心里翻江倒海。

    陈建阳不再说话,只是转着轮椅收拾屋子,洛熏儿立刻乖巧的跟过去,连声说:“我来吧,你们坐下聊聊天。”

    “这位,是弟媳吧……”陈建阳看了洛熏儿一眼,微笑着问。

    洛熏儿脸上一红,陆轩则是满脸尴尬,连连摇头:“不是不是,我和她也是刚认识的。”

    陆轩简略说了他营救洛熏儿的经过。

    “原来是英雄救美呀,你小子。”陈建阳眼眸中恢复了些许神采。

    屋里经过一番收拾,立马变得干净整洁。洛熏儿还跑到厨房,捏着鼻子,把垃圾和发霉的食物扔掉,顺便清洗了一下碗筷。

    陈建阳有些不好意思,摊了摊手说:“我一个人窝囊惯了,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

    看到昔日的战友这么狼狈,陆轩的鼻尖有些发酸。

    曾经那个生龙活虎的家伙,竟然变成了眼前这幅模样。

    前两年陆轩跟陈建阳还在一个野战营的时候,陈建阳跟他是上下铺。他俩的关系一直很好。有一次实战训练,陆轩着凉感冒吃不下东西,陈建阳在树林里抓了野兔熬汤给他喝。后来因为火源被另一方侦查出来,导致全队被“歼灭”,事后上级责罚,也是陈建阳一个人扛下责罚。

    此时陆轩的心头如同压了一块巨石。

    “陆轩,真不好意思,我之前跟你说的……”陈建阳想解释,可是声音却哽咽住了。

    “建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件事你家里人知道么?”陆轩口气沉重。

    陈建阳摇了摇头。

    “靠,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一个人扛着?”

    “我不是故意隐瞒的,反正也没多大的事儿,过去了就好。”陈建阳笑了笑,明显故作轻松。

    “好吧,听医生的,多多锻炼总会有用的。”陆轩忽然有点儿不敢去看陈建阳的眼神。对于一个曾经的特种军人来说,失去一条腿简直可谓是灭顶之灾。

    “不说这些了,今天你好不容易过来。咱哥俩一定得好好喝几杯。我去买酒!”陈建阳双手费力推动着轮椅。

    “我去买吧,你待着别动。”陆轩拍了拍陈建阳肩膀,转身朝门口走去。

    这时厨房里传来洛熏儿的声音:“哥哥,你等等,我也去。”

    “你出来干吗?”一出门,陆轩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不正常。

    洛熏儿眨眨眼说:“我想买点零食吃,不可以么?”

    陆轩没有说话,走出十多米后,他的脸色开始变得愈发冷峻。

    此时洛熏儿俨然没察觉陆轩的变化。她还在想着今天干了不少女人活儿,简直破天荒了。

    走着走着,陆轩的脚步突然停下,洛熏儿差点撞上去。

    “哥哥,你怎么了?”当洛熏儿看到陆轩那副吓人的表情时,她心头大惊。

    “我看到了,那不是意外,而是是人为伤害!”陆轩的声音缓缓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什么人为伤害,你说什么呢?”洛熏儿不解。

    “我说那场车祸没那么简单。”陆轩眼神里闪出煞气,接着又说道:“我刚刚收拾桌椅的时候,看到桌上有几份资料。其中有一份交警部门的问讯笔录。上面写着的是一场意外车祸,可是一切都太凑巧了。那司机喝了酒,建阳同样也是酩酊大醉。虽然现在对方签了赔偿协议,但是建阳的一条腿就这么没了。”

    洛熏儿愣了愣,还是没听明白陆轩的话。

    陡然间,陆轩双眼紧紧眯起,眼皮缝隙中迸射出凌厉的神采。

    “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