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04章 追查真相

    第二天一早,洛熏儿睁开眼睛,墙角早就没了陆轩的身影。

    洛熏儿坐起来,气鼓鼓的想:“丫的,姐就这么没有吸引力么?一整个晚上都没点动静。”

    正式宣告美人计失败,洛熏儿心里有点不爽。

    “楚大美女,我极度怀疑你的未婚夫根本不是男人,他就是榆木疙瘩,要不就是宫里头出来的。”洛熏儿心里愤愤的。

    此时,在宁海市郊区某一幢高级别墅内,楚落雁从柔软的大床悠悠醒来。

    光线从窗外映射,照在她睡意惺忪泛着慵懒味道的脸庞上。她只穿了贴身的睡衣,里面是完全真空状态。黑瀑般的头发散披着,白晰的美腿光滑细嫩。她扯了扯胸口的衣领,把那深邃的沟壑遮起,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看了洛熏儿信息,楚落雁笑了,唇角习惯性的挑起一丝孤纹。

    “亲爱的洛洛,哈哈哈,情何以堪?”楚落雁调侃着说。

    “姐真的无话可说了,感觉自尊心被人踩爆了一百遍。”洛熏儿回复。

    “好吧,你别玩得太过火,别真把自己搭进去就行。”

    “哼,我以为我傻呀,我这么做只是想帮你弄到一个证据而已。只要证明他跟别的女人有染,你便可以理所当然的推掉这门亲事。我这可都是为了你牺牲的。”

    楚落雁正经的回应:“谢谢,洛洛,你真是太伟大了,不愧是我这辈子最好的闺蜜,么么哒!人生第一个吻,送给你了。”

    “嘿,落雁,别给我戴高帽,我可不吃你这套。好了,你那军哥哥也不好对付,姐都有些黔驴技穷了,我要继续工作了。”

    ……

    陆轩还保持着部队的生活习惯,早早的起了床。

    走出卧室,看到陈建阳已经做好了早餐。陆轩笑着问他,你怎么起这么早。

    陈建阳笑笑道,他一般都是这么早起的,在部队的习惯也一直没有改掉。

    “对了,陆轩,你到这座城市,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我在这里也呆了几年,对城市还算熟悉,我帮你打听一下,找份稳定的工作。“陈建阳说。

    “这个不急,我先熟悉一下环境再说。”陆轩微笑。

    过了一会儿,洛熏儿也出来了,三个人简单吃了早餐。

    “建阳,等一下我要出去走走,这么多年在边疆服役,这个城市变化太大了。”

    “陆哥哥,我跟你去。”听说陆轩要出去,洛熏儿马上回应。

    “你跟着我干什么?”陆轩说,“你也没见过城市?”

    “我见过啊!”洛熏儿想了想,“但是宁海市我没见过。我到这里找工作,就被人家骗到了传销组织,还没有真正感受这座城市呢,正好你要出去,就带我见识一下嘛。”

    “是啊,陆轩,宁海是我国著名的一线城市,这个妹妹想要看,你就带上她吧,何况路上有个美女跟着,也不寂寞。”陈建阳眯了眯眼,笑得意味深长。

    陆轩不想耽误时间,只好答应了。

    出了门,他就掏出几张纸。那是有关于陈建阳车祸的赔偿协议。昨天收拾屋子的时候,他偷偷藏了起来。协议上写的很清楚,开车撞了陈建阳的人叫李明新,对于这件事,他负全部责任。

    陆轩摸着下巴,决定先从这个人开始调查。

    洛熏儿看到陆轩手里的报告,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也没多问。半路上,她找了个上厕所的理由,给道上的朋友打了电话。

    “熏姐,我们给你查清楚了,关于那个叫做陈建阳的人,确实不是意外。好像他得罪了道上的朋友,有人出钱要摆平他。那个李明新只是利用工具,让他撞人的是宁海市的周二爷。”电话中的人说道。

    “周二爷?”洛熏儿手心一抖,“是‘极品世界酒吧’的周二爷么?”

    “是的,熏姐!”

    挂了电话,洛熏儿就知道事情有些麻烦,周二爷是宁海市道上比较泼皮的人物。虽然他的弟兄不多,但各个都挺能打的。

    “怎么去了那么久?”看到洛熏儿出来,陆轩问她。

    “干嘛,上厕所还规定时间啊?昨天晚上没人帮我挡风,有点着凉了。”洛熏儿似乎话里有话,故意看了陆轩一眼。

    陆轩脸一红,就当没听见。

    路上,洛熏儿犹豫着要不要把周二爷的事情告诉陆轩,最后还是忍住了。如果告诉他,肯定会让他起疑心。

    陆轩去了警局打听,说是想要见见李明新。警局的人说,李明新因为酒驾肇事,犯下故意伤害罪,经法庭宣判后已经在监狱服刑,听说他精神状态一直不稳定,一般人不让见面。

    这个线索断了。

    陆轩并不死心,他决定再到陈建阳当初工作的“南苑小区”问问。陈建阳在那里工作一段时间,他的同事们多少能够了解。

    陆轩对城市不熟,换乘了几路公交,洛熏儿跟着他绕了大半个宁海市,高跟鞋磨破了脚跟,都起了水泡。

    “喂喂,还要走啊,你能不能等等我。”跑了一上午,洛熏儿嘟囔,丫的,她觉得陆轩就是根木头,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我都说了,不用你跟着我,我自己可以打听,要不,你先回陈建阳那里吧。”陆轩不冷不热的回应。

    “我都和你出来了,怎么回去?要不,你背着我吧。”洛熏儿心里又生了一计。

    只要能被陆轩背着,她随时可以用手机拍照,然后便可以给楚落雁当证据了。

    “你还是先回去吧。”

    可洛熏儿没想到陆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我擦。”洛熏儿暗骂一句,气得几乎要抓狂。不得已,她干脆脱下鞋子跟了上去。

    十五分钟后,两人终于到了南苑小区。

    陆轩看到保安岗亭站着人,就走上前去打听,结果那位保安一问三不知。原来,就在陈建阳出事不久,这个小区的保安队伍都换了。

    陆轩皱起了眉头,越来越觉这些事情不同寻常。他特意进入小区物业办公室,要了上一批保安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我是陈建阳的朋友,想向您打听一下陈建阳被车撞了的情况……”

    他拔通一个电话,但是刚提到陈建阳,那边沉默一下,就把电话挂了。陆轩觉得奇怪,再打电话,对方已经关机。

    他又拔了其它人的电话号码,结果无一例外,对方要么关机,要么说有急事,都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最后剩下一个电话号码,这次陆轩打通后,换了一种方式:“你好,我是宁海市公安分局,有些事情需要向你核实一下,关于陈建阳被车撞了的事情,肇事司机李明新又提供出其它情况,他说和你有些关系,需要你配合调查。”

    那边果然传来着急的声音:“怎么会和我有关系呀,简直胡说八道,明明是周国邦……”说到这里,那边忽然意识到什么,反问他,“你到底是谁?你这不是办公电话,是手机号吧……”

    嘟嘟嘟……那边把电话挂了。

    陆轩迟疑了一下,转头盯着洛熏儿,喃喃说:“周国邦是谁?”

    周国邦就是道上朋友说的“周二爷”。洛熏儿趁机告诉陆轩:“周国邦啊,我知道这个人。他是宁海市‘极品世界酒吧’的总经理,是个混混头子,好像挺心狠手辣的。”

    陆轩本来是自言自语,听了洛熏儿的话,眯起了眼睛:“你怎么知道他的?你不是说,刚刚到这个城市打工的么?”

    不过洛熏儿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我来的时候,那个黑中介带我去过那家酒吧,说是在那儿当酒托的话能赚不少钱,不过我没答应。”

    陆轩没时间推敲洛熏儿的话。现在真相大白,陈建阳果然是被人害的。事情的真正原因,也许就在这个周国邦身上。

    “我要去找他。“陆轩心里立即下了决定。

    仿晚时分,宁海市西平开发区【极品世界】酒吧,陆轩跟洛熏儿快步走了进去。

    “来一瓶最贵的红酒。”刚坐上吧台,陆轩便桌子拍得啪啪响,大声吆喝道。

    服务生扫了他几眼,并未马上理会。他们很怀疑,以眼前这客人的穿着,根本就付不起酒钱。

    “我要红酒,没听到吗?”陆轩瞪起眼睛,低沉声音重复道。

    靠,这么嚣张!

    几位服务员纷纷转过来审视陆轩,从他们的眼眸中,陆轩看出了丝丝怒意。

    当然,这非常符合陆轩的意图,他就是想把这群人惹毛了,然后才能逼出他们的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