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06章 对战高手

    第六章对战高手

    很显然,周国邦对着两人非常放心。虽然对方拉扯他的姿势有点儿粗、暴,但周国邦完全没有发怒的意思。

    他转过身,随意找了处沙发坐下,翘起二郎腿,冷冷眺望着陆轩,嘴角显露出耐人寻味的诡笑。

    似乎是抱着看戏的心态,他又轻轻打了个响指,某个小弟立即屁颠屁颠的端来一杯红酒。他擎着酒杯,轻轻摇曳那猩红的液体。

    “距离上次闹事,好像已经过去七八年了吧。上次那小子断了五根手指头,永远不敢出现这块地儿。”莫名间,周国邦喃喃自语。

    接着他又朝陆轩的方向点了点头,冷笑道:“年轻人,这次你准备留下点什么?”

    “抱歉,我什么都不想留下。当然如果你执意想留点什么做纪念的话,那应该就是你的血了!”陆轩根本不惧周国邦身上所爆发出来的匪气。

    甚至于,他比周国邦的气势更加张狂。

    “哈哈哈,嚣张,果然够嚣张!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周国邦摇头晃脑的,又嘀咕道:“不过嚣张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恩,我明白!”陆轩的声音刚落,整个身影已经如同离弦之箭射出,径直扑向周国邦。

    那两位高手也迅捷出手,两道身影如同炮弹轰出,准备拦截陆轩。

    砰砰!

    眨眼间,在周国邦沙发前方,拳影碰撞,竟发出响亮的声音。

    被拦住之后,陆轩嘴角仍旧挂着淡笑,身子先行后退。

    “这二人速度不错,力道也不错。”

    这只是一次试探性的出手,测试结果根本不至于让陆轩拧起眉头。

    相反,这时那二人倒是眼眸犀利,脸上的表情崩得如同便秘多日。

    瘦高个子率先出手,他向前奔出两步,足尖点地,凌空跃起一米多高,双腿像个车轮似的,一口气踢出了六腿,招招都是奔向陆轩的小腹跟腰身。

    不远处,看到这阵势,洛熏儿的心突然就紧张起来,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不过还好,陆轩挥臂连挡六下,身子又往后撤退三步。

    瘦高个子并不打算就此停止,他向后翻身,双足刚一着地,身子立刻旋转,反腿横扫陆轩腰肋。

    陆轩也跟着迅速出腿格档,脸上神色仍旧显得轻松。

    瘦高个子如同开启了电动小马达似的,他又是反方向旋身,扫堂腿攻击陆轩下盘。

    几个呼吸的时间,陆轩与他的腿部交撞至少超过十五次。

    在旁人看来,这些腿影除了眼花缭乱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切身感觉。

    可这一幕落在周国邦眼中,他再也无法淡定的品尝红酒了。他可是很清楚,瘦高个子平常随便一腿就能让他一个小弟昏厥。

    此时陆轩心里头已经摸出个大概。无疑,瘦高个子的腿功十分厉害,有点类似于少林的十二路谭腿,不过并不是那么正宗。

    “年轻人,实力不错。”瘦高个子难得开口说了一句。

    “老鬼,换我来!”矮壮家伙在一旁看得双眼闪出浓浓战意。

    话音一落,他迅速从侧面扑向陆轩,一拳击向陆轩心窝,一拳击向鼻梁。

    双拳齐发,拳风刚猛。

    陆轩眉头挑了挑,微微俯低身躯,嘴里低喝一声,同样挥出双手拳头。

    砰砰!

    两道撞击声几乎同时响起,重叠在一起,听起来就像一道。

    顷刻间,陆轩感觉到了一股澎湃的力道震得他的手指头生疼,他快速避其锋芒,身影又借势往后退了一小步。

    可矮壮家伙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身影逼近,再次出拳击陆轩的心脏位置。

    陆轩顺手就掀起旁边一张椅子,往对方的拳头上砸去。

    咔的一声,塑料椅子碎裂,迸射成一块块碎片。

    这时,周国邦的脸上终于又恢复了淡定,而他的小弟们脸上皆是扬眉吐气的神采。

    就连不少围观的客人脸上也跟着露出戏谑之色,他们十分相信周二爷的两位贴身心腹一定能把陆轩打得哭出来。

    “靠,哪里蹦出来的邪门家伙,居然这么能打?”此时洛熏儿心头的担忧越来越甚,如果情况不对,她决定搬出一些人的名头,把周国邦镇住。

    “两位高手果然厉害!一人擅长谭腿,一人擅长形意拳。在如今的华夏大地,想凑到这么一对实在不容易。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能跟二位过招。”

    所有人都不理解,为何此刻陆轩脸上竟浮出了微笑。

    对手并没回应陆轩,矮壮家伙甩了甩拳头,身影继续贴近,等着发起下一轮攻击。

    就在这时,陆轩却又开口道:“因为机会实在难得,所以还是请二位一起出手吧。接下来我也会拿出点真本事跟二位一战!”

    霎时的,这二人脸色一变,阴沉变成铁青。

    “小子,你特么也太狂了吧。”周国邦好似为两位高手感到愤愤不平。

    而这时,洛熏儿的脸上却是一愣,“这家伙是什么意思,一个都打得这么吃力了,他竟然想让人家两个一起上。难不成今天是找死的黄道吉日?”

    不过当她看到陆轩脸上那股自信表情时,她的心头不由一个激荡。

    “奇怪,我怎么会感觉他看上去很帅?找死的人都会这样吗?”

    不等洛熏儿想明白,那两位高手已经盛怒,瘦高个子一声低沉嘶吼:“就你一个部队的军体拳,也想逼我们出合击之术?今天我就废掉你一条胳膊!”

    瘦高个子一个箭步冲到陆轩身前,双腿当即如同狂风暴雨般倾泻,接连扫到旁边的椅子,每一次都能直接扫得碎裂。

    不过陆轩却毫不在意,见招拆招躲闪,亦或者同样用腿部格挡,表情略显悠哉。

    “老鬼,这小子有点邪门,不可轻敌!”

    交手几个回合后,矮壮家伙看出同伴已经被对方彻底激怒,攻击毫无章法,他的身影也跟着扑了上去,加入战团。

    当形意拳封杀上三路,谭腿封杀下三路时,陆轩的脸上终于变得认真起来,拳脚频频出击,身影左右穿梭,动作灵敏非常。

    “哼,在部队里学了点皮毛也敢出来撒野?”

    “老鬼,沉住气,这小子有诈。”

    两位高手已经倾尽全力,可他们仍旧还没能伤及陆轩丝毫。

    “看来耍形意拳的家伙定力更好,而且他的力道威猛异常。我如果继续使用普通的明劲绝对没用了。”

    此时陆轩的心里打起了算盘。

    明劲,只要有手的人都用这种。如提起重物,抓拽拉扯。

    明劲不行,陆轩打算使用寸劲。这是一种在短距离内大幅度提高速度所爆发起来的力道。一带武学宗师李小龙所创立的截拳道便是寸劲的最佳体现。

    砰砰砰!

    身随心至,陆轩改成寸劲应对之后,瘦高个子的疯狂谭腿接连被震开两三次,他的眉宇间露出了些许痛苦之色。

    矮壮家伙发觉不妙,他立即出拳解救同伴,可没想到还是慢了一个节拍,瘦高个子最后一腿被陆轩的拳头轰得发出嘎吱一声脆响,接着整条腿便开始发颤,收回之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一力降十会,陆轩返身立即迎击壮实家伙的形意拳。

    砰砰声响不断,在外人听起来就好似爆米花炸了。

    十几次寸劲爆发的力道,终于让矮壮家伙整张脸憋得通红,身影节节败退。

    天啊,这怎么可能此时周国邦已经说不出话来,不过他的脸色映射出来的话应该是这一句。

    就在四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时候,陆轩用最后一记拳头硬生生把矮壮家伙砸得后退三大步。

    这让矮壮家伙紧绷在体内的一口气瓦解,他的两条手臂也步了同伴后尘,变得不断的发颤,接连几次想拽成拳状都有心无力。

    “两位,承认了!”

    陆轩嘴角笑了笑,目光朝周国邦扎了过去。

    一瞬间,周国邦仿若被一块块冰尖扎中似的,身体一动都不敢动,脸上弥散着惊慌之色。

    “我们输得心服口服。”矮壮家伙朝瘦高个子望去,看到同伴脸上戾气未散,他便率先开口承认。

    转过身,他朝周国邦走去,同时从身上摸索出了一张纸。

    “周老板,今年的这份合约到此为止。我们不会跟你要钱!”

    周国邦整张脸都快哭出来了,可矮壮家伙早已转身走向出口。

    “年轻人,若有机会再来比过。”瘦高个子低垂着脑袋,走过陆轩身边时,他还是不服输的喊了一句。

    “好!一定会有机会的。”陆轩声音响亮应道,目送着两道身影从门口消失。

    到了这时,整个酒吧里的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了,就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的,生怕被陆轩盯上。

    当然,洛熏儿心里的那块石头安全落地,她雀跃着走到陆轩身边,笑眯眯的赞赏道:“真没想到陆哥哥原来是这么厉害的高手。”

    “不,如果那两人抵死战斗的话,我也会吃亏的。”陆轩这话自然是说给周国邦听的。

    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周国邦根本连大口喘气都不敢。他如同囚犯一般,等着陆轩发落。

    “周二爷,别发抖啊!我今天来并没有太大的恶意,就是想知道陈建阳的车祸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明新是你雇佣的吧?”

    看起来陆轩的表情是如此的和蔼,可这话落在周国邦耳朵里,登时让他的身体发颤得更加厉害。

    “是是是,李明新是我雇佣的。我……我愿意赔钱,赔赔赔十万块。”周国邦说话都打起了结巴。

    “十万……靠,你当是青蛙腿啊?少废话,三十万,马上转账。”这回没等陆轩开口,洛熏儿已经跳起来义愤填膺的嚷了一句。

    “好好好,三十万就三十万,不过我现在没有这么多现金。可不可以……”周国邦急得一张老脸又多了几层褶皱,他的小弟们,包括那位经理全都低垂着脑袋,不敢去看老板丢脸的模样。

    叱咤风云的周二爷,今晚居然被一小丫头片子骑到了头上。这一幕就连周围围观的客人们都快看不下去了。

    “没有现金,都什么年头了,银行转账支付宝财付通都可以,不行还有微信转账。总之,钱要马上到!”洛熏儿继续狐假虎威。

    “好的,好的!”周国邦只能把脑袋点得如同捣蒜。

    于是,接下来可谓是周国邦这辈子最为丢脸的时刻,洛熏儿报了一个银行账号,他乖乖地分成好几次转账,三十万一下子打了水漂。

    可转账之后,陆轩缺仍旧把身子探在周国邦脑袋前,丝毫没有就此放过的意思。

    “好了,周二爷,赔偿金你付了,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我,究竟是谁让你这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