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07章 人家还小

    第七章人家还小

    在宁海市的道上摸打滚爬了二十几年,今天无疑是周国邦最丢脸的一天。

    眼下他被两个煞星盯着,吓得面如土色,不过他心里还在盘算着损失一些钱没什么,保住这条老命最重要。虽然暂时吃了眼前亏,但这两个小畜生只要没出宁海市,他周二爷就有一千条妙计把钱追回来。

    怪只怪这个酒吧安稳太久了,当年起家时用的几支土枪都给放仓库角落,否则他一定当场崩了这个愣头青。

    如此想着,周国邦脸上摆出迷糊,怯生生回道:“这位小哥,我不明白你说什么。陈建阳这件事,也是我一时糊涂。当初他在南苑小区管门,我要进去小区他偏偏不让,所以就起了冲突。后来我就……”

    周国邦不敢再说下去了,脸上唯唯诺诺的。

    然而陆轩却是轻轻冷笑一声,拧起眉头直视他的眼眸,好似洞穿了他的内心一般,道:“给你三秒时间,再不说的话,你今晚得赔两条腿。”

    “陆哥哥,我看连第三条腿也……”洛熏儿口无遮拦,不过说到一半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赶紧打住。

    周国邦的眼神变化,丝毫没有逃过陆轩的眼睛。军人在战场上随时要掌握有价值的情报,最基本的技能就是审讯俘虏。

    “陆哥哥,你怎么就确定姓周的没说真话呢,建阳哥的车祸真的有其他的隐情?”洛熏儿表面上装得萌萌哒的,可心里却在想她得到的情报居然不够准确。

    陆轩正了正色,道:“以我对建阳的了解,他哪怕两条腿都没了,也不至于畏惧这个姓周的。所以我基本能确定,幕后还有其他人。”

    说话的同时,陆轩伸手拽起周国邦的后衣领,如同拎小鸡般把他提了起来:“不说是吧……熏儿妹妹,你到一边去。”

    “干嘛?”洛熏儿不解的眨了眨眼。

    “等一下我的逼供手段可能有点儿残忍,我怕你会看着不舒服。”陆轩提醒道。

    “没事,我乐意看,我可好奇了,你难道比他们这些混混还狠?”洛熏儿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还故意挺了挺事业线,惹得陆轩连忙转移视线。

    “好吧,随你了!”

    刚说完,陆轩猛地就把周国邦拉扯离沙发,没等他站稳,陆轩右脚出击直接往他两腿各自踢了一下,周国邦两条腿顿时分开,半个劈叉的姿势看上去滑稽极了。

    “正常来说,老年人多加锻炼对身体是非常有好处的。”

    就在洛熏儿还看不出这方法残酷在哪儿时,陆轩双手猛地往周国邦双肩一拍,这位道上的老油条终于哇的一声惨叫起来。

    正常小年轻,想玩劈叉这个动作都得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才行,而周国邦这把老骨头突然就这么被强硬劈叉了,他的裤裆顿时撕拉裂开,疼得整个脸的五官都拧在一起。

    “想说了吗?”陆轩面色生冷质问道,不过周国邦额头上冒汗了,嘴皮子还是咬得紧紧的。

    不得已,陆轩只能继续下压,让周国邦双腿呈现的角度大约在145度左右。

    这下周国邦感觉跨骨就像是裂开了一样,痛得哇哇叫嚷,额头上冒出更多的汗;与此同时,他的裤裆裂缝逐渐拉大,一股冷气灌进去,蛋蛋微凉。

    “还不说吗,不说就直接180度完美劈叉了!”陆轩双眼眯了起来,全身散发着冷酷气息。

    “姓周的,赶紧说吧,要不然今晚你就可以去代言盖中盖了。身子骨真灵活,一口气劈叉不费劲。”看到周国邦疼得龇牙咧嘴,洛熏儿趁机在伤口上撒盐。

    “好,好……我说,我说……”

    周国邦发出颤抖的喉音,整个人疼得都快虚脱了,眼神也变得有点儿呆滞。

    “是卢清风,是卢清风指使我做的。”

    胯、下撕裂的疼痛,扯到蛋蛋的感觉,周国邦可没有什么伟大的情操,这时候他连节操都不要了,迅速供出真正的幕后黑手。

    “卢清风是谁?”陆轩双手放开,周国邦立即瘫软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这时洛熏儿脸上也露出思索之状,她感觉这名字有点儿耳熟,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究竟是哪位。

    周国邦显然还没缓过劲来,他大口大口喘气着,生怕陆轩再度发难,赶紧回道:“是这个区公安局局长卢振生的儿子!几个月前他主动来找我,让我帮着办妥一件事,只要做到了,他就能帮我在局里消除几个案底。”

    在周国邦有气无力的叙述下,事情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三个月前,卢清风找到周国邦,跟他商量教训陈建阳的事情,两人见过几次面,谈到最后才敲定用“意外”来掩盖伤害这个办法。

    而后,周国邦开始负责寻到合适的下手人选,他跟他手下的小弟自然不行,因为他们在公安局都留着大量案底,有的还在缓刑期间,如果出事的话,警局那边肯定不会认定为意外。

    最后周国邦找到了李明新,选择他的原因很简单,这家伙是个烂赌鬼,欠下几万块高利贷,随时有可能被砍死在街头。周国邦许诺帮他还钱,并且还告知事后会多帮他疏通关系,几个月就能出来了。

    李明新走投无路之下也就铤而走险了,对他而言,比起被砍死,关几个月牢房显然好得多了。

    接下来,为了制造机会,周国邦又唆使陈建阳的一个同事,让他在那天晚上务必拉着陈建阳去喝酒,有意灌醉陈建阳,好让接下来的“车祸”事件显得更加顺理成章。

    就这样,“酒驾”的李明新开着一辆破旧小货车,在街道口准时遇到酩酊大醉的陈建阳,然后又有那位同事巧之又巧的一个推搡,陈建阳的一条腿就这么被轮胎碾压过去。

    碾压不要紧,李明新还刻意踩了刹车,这样轮胎就夹着陈建阳的一条腿往前拖,生生碾到粉碎性骨折跟大出血。

    事后,陈建阳的那位同事拿了两万块逃之夭夭,而其他几位保安也因为半夜怠工喝酒被物业公司开除。

    听完一切,洛熏儿目瞪口呆,两排牙齿紧紧咬在一起,冲上去就往周国邦脸颊抽了一个狠狠的耳光。

    “无耻人渣,你还配得上在道上混吗?最起码混混们还只干明刀明枪的事儿!”

    跟洛熏儿的愤怒不同,此时陆轩面色阴沉,心里正沉思着接下来下一步该怎么办。

    牵扯到公安局长的儿子,想报仇的话得有个万全之策。

    “还有没有别的消息,比如卢清风为什么要对建阳下手,他们之前有什么过节吗?”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了。卢清风口风很严,而且制造意外的提议也是他想出来的。我帮他办好这件事前后也就拿了二十五万,现在都给你们了……”

    周国邦这句话倒没有说谎,这次他的确倒贴了五万块。

    不过陆轩转头就是一脚踹在他胸口,满脸狰狞怒喝道:“建阳丢了一条腿,你以为那三十万能买回来吗?”

    离开酒吧之前,陆轩狠狠揍了周国邦一顿,打得他鼻青脸肿嘴角流血,连牙齿都掉落了两颗。不过他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下重手,要干的话也得等私底下再来。

    洛熏儿喊了一辆出租车,两人钻进去。

    “陆哥哥,我正用手机上网查看安装假肢需要多少钱,网上说国外进口的假肢十几万的应该就可以办妥了。今晚咱们帮建阳哥要回的这些钱,回头还可以让他换个地方住,那边的条件实在太差了。”

    车上,陆轩正眯眼小憩,洛熏儿的话让他又睁开眼睛。

    “是吗,那太好了。你快点帮忙问问看,如果想安装的话,大概需要多久时间?”陆轩来了精神,嘴角微微浮起笑意。

    看到昔日战友意志变得如此消沉,他心里别提多难受。

    “好的,我再查找看看,能联系得上的话,就马上跟对方订购。”洛熏儿继续用手机查找更加具体的讯息,同时她也在悄悄跟楚落雁汇报今晚的全部经过。

    “楚大美女,我算是见识到榆木疙瘩的本事了。他一个人单挑十三个,还打败了两个练武的高手,最后还把周国邦打得一口血噗噗吐出来,整个酒吧都被搅得天翻地覆的。实在太帅了!”

    “周国邦是谁?洛洛,你可别跟着他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不行的话就赶紧回来,我跟他的婚事还不着急,要到明年呢。只要在此之前我想办法摆脱就行了!”楚落雁回信息。

    不过洛熏儿仍旧噼里啪啦的吹嘘着酒吧里发生的一切,还不断吹捧陆轩是个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的男人。

    “洛洛,看来我或许可以跟你父母商量一下,到时候娃娃亲就让你来完成吧!”

    “呸呸呸,人家还小呢!”

    “切,你一会儿不喜欢男人,一会儿又说年纪还小,可你发育得那么好啊。谁信呢?”

    “好啦好啦,不说了。我会帮你继续测试这个男人的。早点休息吧,亲爱的!”洛熏儿最后以一个飞吻结束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