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08章 绝不甘心

    第八章绝不甘心

    已是半夜,陆轩跟洛熏儿回到陈建阳住的地方。

    当他们以为这个点陈建阳肯定已经睡下时,没想到却在住处旁边的花圃位置,看到陈建阳的轮椅。

    昏暗路灯的照映下,他们还看到陈建阳的身前半米左右站着一个女人。

    “嘘,有情况。”陆轩立即拽起洛熏儿,直接把她拉到旁边的花丛内隐藏。

    不过这一扯的力气有点过了,洛熏儿趔趄一下,身子往后仰去。

    陆轩赶紧出手搀扶在洛熏儿的后腰,总算把她揽了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陈建阳发觉手掌心产生异样的柔软感觉,他连忙缩回手。而洛熏儿则恶狠狠剐了他一眼,她的脸颊登时涌起阵阵绯红。

    “陆哥哥,那女人是谁?”此时两人显得无比尴尬,但洛熏儿马上把话题岔开。

    “我也不知道,先看看!”花圃大概有一米高,两人蹲下的话刚好能隐没身影,只露出两颗脑袋。

    因为背着光的关系,那边看过来只能看到一片灰暗,而陆轩这头望过去却能看得足够清楚。

    从女人的穿着打扮来看,她很年轻,大概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女人面对着陈建阳,低垂着脑袋,手里提着一个小袋子,始终沉默着。

    同样的,陈建阳也没有说话,他的视线似乎不在女人身上,而是漫无目的看着天空的黑幕。

    “陆哥哥,那女人在哭。”陡然间,洛熏儿轻声说道。

    陆轩眉头一蹙,脸上露出狐疑。他的耳力很好,根本就没有听到洛熏儿所谓的哭声。

    察觉出陆轩的疑惑,洛熏儿又接着补充道:“说错了,应该是哭过,哭到没声音了。我可以断定,这女人跟建阳哥肯定是恋人关系。”

    “恋人?”陆轩可从未听过战友说过这个事情,在他印象中,陈建阳情商虽然比他高那么一点点,但也是不开窍的榆木脑袋啊。

    “你是根据什么判断的?”

    “没有什么根据,属于女人的第六感而已。不过如果非要说原因,一个女人大半夜在一个男人面前哭,肯定是因为感情上的事儿。”洛熏儿分析道。

    陆轩将信将疑,毕竟他根本不懂男女感情究竟是啥玩意儿。

    他们继续观察,陈建阳跟那女人终于有了对话。

    这下陆轩听到了。

    “建阳,我……”

    “你走吧。”

    对话挺莫名其妙的,女人哽咽住了,而陈建阳则是挥了挥手,直接想推着轮椅离开。

    就在这时,女人往前走了两步,把手里头的小袋子递给陈建阳,她道:“建阳,无论如何这些你都要拿着,这对你以后总会有帮助的。”

    “我不需要!”低沉的嘶吼声从陈建阳喉咙间爆发,他一手甩开那小袋子,末了还伴随几声冷笑。

    刹那间,袋子被撕得裂开,一沓沓崭新的人民币散开掉落。

    “哇塞,好多钱。“看到这情况,洛熏儿双眼一亮。

    “一沓应该是一万块,这些加起来差不多十五万左右。这女人怎么会那么有钱?”陆轩视线扫过,立即算出那些钱的大概数额。此时他心里正在判断那女人的身份。

    女人的脸色一怔,发呆地站着,而陈建阳已经开始转动轮椅返回住处。

    女人的双肩开始不断耸动,抽泣声掩盖不住,可陈建阳仍旧没有回头。

    十几秒后,陈建阳回屋,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女人开始蹲下身捡那些钱,豆大的泪水如同决堤的河流,不断的淌落。

    又过了一分钟,女人看着陈建阳房间的灯光熄灭,她脸上失魂落魄般,缓缓迈着步伐走向她停在一旁的轿车。

    这时陆轩跟洛熏儿这才走出花圃,没等洛熏儿开口,陆轩径直朝那轿车走了过去。

    “你好,卢小姐。我是小区的保安,以后能不能请你不要把车停在这里。”

    “哦,好的。”

    陆轩故意跟她搭话,而这女人正慌张擦拭着脸上的泪痕,点点头回应,紧接着便快速钻入驾驶座。

    几秒后,女人开车离开。

    这时洛熏儿忍不住好奇询问:“陆哥哥,你怎么知道那女人姓卢?”

    “一个小测试而已。”陆轩脸上若有所思,又接着解释道:“那女人因为心事重重,完全失去了判断力。第一,这种老旧小区根本不可能有保安;第二,大半夜出现陌生人她都没有警惕心;第三,她跟卢清风绝对有关系。”

    特种兵的侦查能力绝对不是吹出来的。

    陆轩直呼其姓,对方俨然就没有反应时间,就会惯性的回答。

    此时陆轩心里对于战友车祸的事情越来越有眉目了。

    洛熏儿脸上还在犯嘀咕时,陆轩已经快步朝住处走去。

    客厅的灯光熄灭着,陆轩推门而入时,顺手打开了灯光。

    顷刻间,映入他跟洛熏儿眼帘的是一副难以想象的画面。

    只见陈建阳坐在轮椅上,整个上半身蜷缩着,把头埋在膝盖位置,全身一阵阵的颤动。

    “他在哭?”听到那种压抑的低沉呜咽声时,洛熏儿双眼发愣,俨然没有想到。

    一个铁血军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呜咽落泪。

    看到这一幕时,陆轩双手的拳头狠狠拽紧,腮帮子也咬得发硬。

    “熏儿,你先进屋!”陆轩重重交代道。

    洛熏儿点点头,几步就朝里屋走去。她心里头很明白,当一个男人展现脆弱的一面时,他们是不希望有女人在场的。那样会伤及男人的尊严。更何况陈建阳是一名退役的特种兵,当兵的遵循的不就是“男儿流血不流泪”。

    陆轩没有说话,他径直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从里头拿出两瓶啤酒,麻利地用牙齿咬开啤酒盖。

    “建阳,喝酒”

    说实话,陆轩想不出任何安慰战友的方式,他能想到的就是陪他一起喝。

    男人流过多少的泪就喝多少的酒,看到陆轩的举动,陈建阳终于也提起酒瓶子猛灌起来。

    两人就这么一个劲儿的猛喝着,不一会儿冰箱里冷藏的啤酒就没了。

    里屋,洛熏儿自然听得见外面的动静,她怯生生走出来,小声道:“我去买酒!”

    “谢了!”陆轩难得朝洛熏儿露出赞赏之色。

    也不知道究竟喝了多久,当满桌子都摆满啤酒瓶,整个厅里充满淡淡麦芽香味时,两人这才停了下来。

    “借酒浇愁愁更愁,我现在的情况,喝越多反倒是越清醒。”陈建阳晃了晃脑袋,转身看着陆轩。

    他握起右手的拳头,陆轩也做出同样动作,两人的铁拳在空中碰了一下。

    “兄弟,说起来这事我真是不想告诉你。毕竟你那时候或许还在枪林弹雨中,我这算啥呀?”陈建阳自嘲一笑。

    陆轩摇摇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洛熏儿帮着买酒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旁边吃着小菜,眼下听到陈建阳似乎要开始讲出整个故事,她好奇得两只耳朵都竖起来。

    “呵呵,没想到我陈建阳这辈子也有情劫……”

    仰头叹了一口气后,陈建阳果然酒后吐真言了。

    的确,他已经压抑太久了,不吐不快。

    两年前,陈建阳因为没能通过晋级考核所以退役了,为了让老家父母跟妹妹能过上点好日子,他一个人南下打拼,抵达宁海市。

    起初他做过很多又苦又累的工作,最终因为剩不来几个钱而去应聘南苑小区的保安。那毕竟是个高档小区,小区业主都非常有钱,所以哪怕是新人保安每个月都能拿三千出头。

    因为有退伍证,陈建阳很快应聘上了。虽然只是个小小保安,但他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在岗位上,陈阳表现一直都很好,多次提升奖金,同时他对业主们也非常热心,经常帮助别人。

    半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卢小雨被一群地痞尾随,她朝陈建阳求救,陈建阳在岗亭外跟混混们打了一场,最后把混混都打跑。

    自此之后,卢小雨对陈建阳的态度便挺不错的,一来二去的,没想到竟擦出了火花。

    卢小雨便是卢振声的女儿,也就是卢清风的妹妹。

    当卢家父子知道女儿居然跟一个小保安谈恋爱后,他们找了陈建阳谈话,威逼利诱好几次,让陈建阳必须放弃,离开宁海市。

    陈建阳堂堂血性汉子,怎么可能就这样屈服。于是接下来卢家父子就想着法子刁难他,好几次故意跟物业反映陷害陈建阳。

    卢振声甚至还利用手里的权利让警察带走陈建阳两次,在警局里狠狠殴打陈建阳。

    对于这一切,陈建阳从未告诉卢小雨,每次受伤都会故意休息好几天,等伤好了才又出现在卢小雨面前。

    卢家父子眼看打击不了陈建阳这头犟牛,他们转而开始帮卢小雨物色结婚对象。

    这引起卢小雨的激烈反抗,她甚至在某天半夜带着几件简单的行礼准备跟陈建阳离开这座城市。

    陈建阳没有拒绝,当夜就陪她赶往火车站。

    可他们没想到卢振声却动用追缉逃犯才会用到的全方位布控,在火车即将开动之前把他们抓了起来。事后陈建阳又被打了一顿,而卢小雨则被强行送到国外学习。

    “不过那段时间,小雨仍旧没有断过跟我的联系,我也开始存钱了,为将来能带她离开宁海市做好准备。”即将说到重要的转折点时,陈建阳停顿了一下,他伸手提起桌上最后一瓶啤酒,灌了两大口。

    “就在小雨回国后,卢振声终于敲定他心目中最佳的女婿对象,所以便开始催婚。那时候我俩眼看不能再等,也就开始计划第二次私奔。我连辞职都小心翼翼的,后面一个月的工资都没要。可没想到,就在即将离开的前一天夜里,一个同事说是要为我举行一场送行宴……”

    当陈建阳说到这里,洛熏儿心里顿时将所有的经过都衔接起来,她突然打断陈建阳,破口大骂卢家父子。

    “靠,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门当户对的偏见。堂堂公安局长,做事竟如此阴险,随便一个混混痞子都比他光明磊落。这对父子真是人渣!”

    洛熏儿愤慨地嚷着,连最喜欢的花生仁都砸到了地上。

    反观陆轩,他的脸色一度很平静。其实在陈建阳述说之前,他便已经猜出大概。而且他也明白为什么陈建阳会变得如此颓废。

    很简单,建阳、根本没办法为他的一条腿报仇。因为那是他心爱女人的父亲与兄长。

    “对了,建阳哥,刚刚那是卢小雨吧。她为什么又跑过来了,这女人害得你成这样还不够吗?”洛熏儿回想起之前在花圃所见到的一切,脸上不由又露出疑惑。

    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陆轩立即愤愤地朝洛熏儿瞟去一个眼神,带着责怪的味道。

    这时陈建阳摇了摇脑袋,嘴角露出丝丝苦涩笑意,眼眶顷刻间湿润了。

    “小雨是过来告诉我,明天她就要跟别人举行订婚仪式了。她还想把她赚的所有钱都给我治疗这条腿。不过我拒绝了!”

    “这……”洛熏儿当即不敢吱声。她能够想象,两人刚刚所经历的悲伤。

    这时,沉默许久的陆轩终于蠕动嘴唇,冷冷道:“建阳,我问你,你特么甘心吗?”

    “不我怎么可能甘心?”

    一瞬间,陈建阳如同愤怒的雄狮般狮鬃竖起,整张脸都涨得通红;他的眼神里闪出滔天的怒火。

    “好,那你就应该把心爱的女人抢回来,不管明天会不会再断一只手还是一条腿。”陆轩满目肃穆,声音掷地有声。

    “陆哥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洛熏儿显然被两人的表情吓了一跳。

    “有!”陆轩很肯定的回道,他眯了眯双眼朝陈建阳望去,“建阳,明天一切都听我的。”

    陈建阳脸色一怔,点点头应允。

    同在部队里混了几年,陈建阳很清楚当陆轩眯起眼睛时,那就表示他真的动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