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10章 团长威势

    第十章团长威势

    堂堂公安局局长跟鼎盛集团董事长两位人物结成儿女亲家的大喜之日,竟然会发生武力事件,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负责这场订婚仪式的婚庆公司根本就没安排任何的安全防卫人员,他们就请了几个保安帮忙引导一下车辆排放而已。

    而那几个保安,陆轩刚进门的时候就解决掉了。当然,陆轩没对他们下什么重手,最多在地上翻滚一阵子就能恢复。

    大厅开始变得混乱不堪,宾客们纷纷闪避到两边,腾出中间一大片的空地。

    此时卢振声看到儿子竟被人殴打,心里头登时如同几十吨TNT炸药引爆,怒焰灼心。他睚眦欲裂大喊道:“马上给我叫特警队过来。”

    卢清风摔得七晕八素的,等他缓过神站起,全身衣服都被糕点食物沾得污迹斑斑,连头发上都盖着一层奶油,看上去狼狈不堪。

    他愤怒怪叫一声,满脸狰狞朝陆轩扑了上去。

    “找死。”陆轩双眼眯得更紧,只留下一条小小的缝隙,缝隙里映出如同实质般的寒芒。

    啪啪啪……

    接连的响亮耳光声,陆轩甩手的同时不经意掺了一些寸劲的力道,五六下就把卢清风煽得满嘴是血,噗噗吐出。

    最后一脚,陆轩直接对准他的右腿位置狠狠踹去。这是帮建阳还回去的。

    嘎吱的脆响只有卢清风本人能够听到,那一刹那,他口中发出如同杀猪般的凄厉惨叫声,哇哇嘶鸣几声后,身体顿时跌落在地上。

    剧烈的疼痛让他双手抱着右腿膝盖,一会儿翻向左边,一会儿翻向右边。

    看到这一切卢振声傻了眼,他习惯性伸手去摸后腰,打算拿枪把陆轩当场突突了。

    可今天这样的日子,他又怎么可能佩戴手枪。他气得抓起身边长桌上的水果朝陆轩砸过去。

    陆轩摇摇头满脸冷笑,等着那几颗苹果橙子到了眼前,他才迅速出手如驱赶苍蝇般拍开。

    “你是陈建阳吧?”

    陡然间,一道怒吼声让陆轩心中一个激灵。他回头一看,那位倒霉新郎方浩正怒不可遏朝轮椅的位置冲过去。

    堂堂方家大少,竟然在订婚仪式的现场被人抢了老婆!

    方浩其实根本不在乎新娘,甚至他也无所谓结不结婚,他只是吞咽不下这份羞辱,倘若今天这事儿传出去,那将来他必然会成为宁海市所有人的笑料。

    此时在方浩身边的还有他的两个年纪相仿的亲戚,三道身影正如同饿狼般扑向那一对沉浸在欣喜中的恋人。

    “建阳哥,小心!”此刻洛熏儿就在旁边,情急之下她顾不得考虑其他,直接就把手里头的一块糕点砸向方浩。

    千钧一发之际,陆轩返身奔跑,双脚速度爆发,如同蜻蜓点水般跨步,两个呼吸间便跑到方浩三人的身侧。

    洛熏儿的糕点砸得方浩叫了一声,奶油糊住他的半边脸,他顿时气得整个人都快疯了。

    不过陆轩没给方浩任何发疯的机会,只见陆轩在奔跑中俯身下去,如同铲球般的动作,直接用一条腿绊了方浩三人。

    砰砰几下,方浩三人当即摔得如同狗啃泥似的。

    陆轩重新站定,身影笔直矗立,至上而下俯视着方浩,厉声道:“今天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想报仇的话,改天再来!”

    这样的画面落在董事长方云天眼中,他顿时也气得太阳穴鼓起,带着一群亲系快步朝陆轩走去。

    “年轻人,我不管你们跟卢家究竟有什么恩怨,但是动了我儿子,你就得付出代价。”

    看到这伙人煞气腾腾袭来,带头的中年男人浑身散发着一股威势,陆轩心头迅速思忖。

    “害了建阳的人是卢家父子,跟这方家没有关系,似乎没必要在这里又给建阳招惹一个仇敌。”主意打定后,陆轩面色不惧朝方云天直视而去。

    “我的同伴坐着轮椅,谁想伤害他,我都会出手的!”

    方云天还以为对方会服软,可没想到陆轩的口气却是那么强硬。他不由又仔细盯着陆轩打量两眼。

    初生牛犊不怕虎。

    方云天混迹商场三十余载,早已养出上位者的威压气势,一般人跟他面对面直视,大多很快就变得目光躲闪。可眼下他发现,这年轻人眼神尤其凌厉,竟敢与他碰撞。

    短暂的无声交锋,方云天收回了视线,朝地上的方浩喝道:“还嫌不够丢人吗?走!”

    话音刚落,他已经带着一伙人朝酒店大门走去。

    “靠,你小子给我等着!”方浩从陆轩身边走过的时候,用手指头戳着空气,恶狠狠的放话。

    当陆轩的视线转回到卢家父子身上时,卢振声正蹲在卢清风身边,他手中拿着手机,脸上浮现阴狠神采。

    “打完电话了?”陆轩慢慢悠悠的迈步朝二人走去。

    此刻在大厅中看着这一切的宾客,脑子里根本没办法消化当前这么庞大的信息量。

    当着公安局局长的面打他的儿子,当着鼎盛董事长的面摔他儿子,这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刚刚那短暂的交手,年轻人所展现出来的速度跟破坏力,俨然是个打架高手。

    这年轻人真狂许多宾客心头同样的想法。

    “诸位来宾,请大家稍等片刻。卢局长马上就要把特警队喊过来了,接下来的场面一定会更加精彩的。大家别忙着走开啊!”

    当所有人正以为陆轩准备继续攻击卢家父子的时候,他却突然侧过身朝众人喊道。

    “天啊,这小子狂得突破天际了。”人群中某个男人嘀咕一声,大家纷纷点头。

    此刻所有人心头都在猜测着年轻人究竟有多强硬的后台,才敢干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也就在卢振声心头犯嘀咕的时候,酒店大门外,忽然响起一道道粗、暴的刹车声,声音刺耳非常。

    人群顿时转头朝门外望去。

    这一看,他们无不瞠目结舌,好半晌都反应不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军用卡车出现,而且一来就来了三辆?”此刻卢振声比任何人都关注下一秒的变化,他还以为是特警队来了。

    当一道道穿着迷彩服的身影簌簌下车,列队朝酒店小跑进入时,卢振声低头看了痛苦满面的儿子一眼,喃喃道:“难不成这些军人是这小子喊来的?”

    答案很快揭晓,当两列队伍整齐排列在酒店大厅左右两边,将所有人围拢在中间时,所有人都被这些军人身上的全副武装吓傻了。

    身穿迷彩服,九十五式步枪斜跨在双手间,几颗醒目的手榴弹挂在腰身,头上戴着防弹头盔,腰间另一边还挂着水壶,这是标准的野战部队行军装扮。

    此时大厅里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与此同时酒店外又传来单独的踏踏声响,那是坚硬军靴踩在木地板才会有的声音。

    一位同样穿着迷彩服的中年男人迈步走进,他的每一步步距几近相同,身子抬头挺胸。

    纵然穿着衣服,也掩饰不住他身上那些充满爆炸力的块状肌肉,他蓄着很短的胡渣,脸上有几道浅浅的伤痕。

    他肯定是这支队伍的长官,身上那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就是最好的证明。

    全场所有人都快窒息了,周围静得落针可闻。

    此时卢清风也因为瞟到那么多步枪而精神一震,他忍着右腿骨头断掉的剧痛,目光偷偷瞥着陆轩的侧脸。

    看着陆轩淡定的表情,嘴角甚至还微微勾着笑意,这一刻卢家父子的心如同坠入冰窖。

    “郭营长!”当中年男人走到陈建阳身旁时,陈建阳当即满脸溢出欣喜之状,急切喊了一声。

    “建阳,错了。现在可是郭团长!”

    陆轩返身站直,朝着郭团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的动作提醒了陈建阳,陈建阳立马也跟着敬礼。

    此时郭团长冷峻的脸上如同冰川融化,微微露出淡笑,伸手摸了摸陈建阳的脑袋。

    “哈哈哈,你小子长大了呀,都娶媳妇了。”

    “这……”陈建阳脸上露出腼腆的微笑,他立即跟卢小雨介绍了起来,“这位是郭团长,是我当年刚进部队第一个领导。”

    “郭团长好。”此时卢小雨心头还在一片震惊中,她难以相信陈建阳居然能喊来军人当帮手。她喊话的时候,声音怯生生的。

    “哈哈,好好好!今天这架势那可是大喜的日子啊。我都看了,外面都是那些名贵车子,看来现场肯定都是贵宾人物。”郭团长拍了拍陈建阳的肩膀,脚步开始往陆轩走近。

    “郭团长,这两位便是建阳媳妇的父亲跟兄长。”陆轩摆手朝卢振声父子比划过去的时候,这两父子浑身都一个颤栗,视线根本不敢抬起来。

    “很好,军队就是建阳的父母,而你们二位算起来可是部队的亲家啊。”

    郭团长摆出微笑迎向卢家父子。

    这时候卢振声只能扯着脸皮也跟着笑了笑,他费力把儿子的身躯拉扯起来,两人齐齐朝郭团长点点头道:“郭团长好。”

    “客气客气,我也只是凑巧带着队伍路过宁海市,听闻以往的部下今日大喜,所以这才过来凑凑热闹的。”郭团长朝卢振声摆了摆手,示意他找地方坐下。

    等卢家父子屁股还没坐下,郭团长朝身边一位战士使了个眼色,接着被五花大绑的周国邦便出现在了大厅中。

    此时周二爷的模样狼狈极了,整个脸庞肿得跟猪头似的,他的目光扫到一旁的卢家父子,再看看两边那整齐的战士队列,不由吓得浑身哆嗦,直接嚷嚷了起来:“领导,领导,我坦白,我愿意交代……”

    刹那间,所有人都看到卢家父子脸色大变,唰得一下变成了惨白色。

    “领导,就是他,那事儿就是卢清风让我干的。是他拿钱指使我去迫害陈建阳的……”

    周国邦的话让全场所有宾客无不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