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11章 酒店劫亲

    “周国邦,你不是乱说的吧,人家卢局长公正廉洁,怎么可能指示你去做这种事!”郭团长脸上升起一抹冷笑,黑色的硬底军靴把周国邦踩在地上,把周国邦的脸都踩变形了。

    “领导我没乱说啊!卢振声和卢清风父子倆本来就不是好东西,这种事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让我干了,饶了我吧!”周二爷的脸憋成了猪肝色,拼命叫嚷道。

    “周国邦,你可不能诬陷好人呐!”郭团长冷冷说道,把好人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卢家父子听到郭团长句句带刺的话,心肝惧颤,面色尽失,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

    看到这一幕,陈建阳坐在轮椅上,脸色因为激动而变得潮红,眼眶渐渐有些湿润。

    无数个日日夜夜陈建阳都想亲手杀掉卢清风,现在看着卢清风狼狈惧怕的模样,心中涌出一阵阵快意。

    可当他看向卢小雨的时候,又犹豫了。

    陆轩站在旁边,看着陈建元的激动因为卢小雨变得为难了起来,沉默了一下,然后往前走去。

    见到神情紧张的卢振声,陆轩凑了过去,用手轻轻掩住嘴巴,说道:“卢局长,两年前的清溪路工行受贿案,一年前的619精神病杀妻案,可都是经你的手结案的,想必这些案件背后的猫腻你比所有人都还清楚吧?”

    听到陆轩的微不可闻的声音,卢振声心里‘哐当’一下,就像被一道惊雷劈到,愣在了原地,看向陆轩的眼神就像看着了鬼一样,连嘴皮子都哆嗦了起来。

    “工行受贿案,银行主任曹大志收受贿赂两千余万,私吞银行款项六千万,在全市警力出动围剿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搭乘航班逃往国外,当时这起案件就是你负责了,可别告诉我不是你给曹大志开的口子。”

    陆轩说完,见到卢振声惊恐的模样,继续冷冷说道:“619杀妻案,在家中将发妻残忍杀害分尸埋藏,作案手段极其凶残。”

    “将犯人抓捕归案后,原本已经判决死刑的陈然事后竟然被诊断出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作案时因病发将发妻杀害,最后改判有期徒刑五年。”

    “这份病简,也是你一手策划的吧卢局长!”陆轩说完,眼神直勾勾的盯紧卢振声。

    “你…你想怎么样?”卢振声这个时候已经站不住了,看见陆轩就就跟见到地狱里的恶魔一样,小腿肚子不争气的颤抖了起来。

    “你害我兄弟陈建阳的双腿截肢,要不是你女儿卢小雨,我一定把你杀了!”陆轩每次想起陈建阳坐在轮椅上,双腿空荡荡的模样,眼里又燃起了怒火,可是又看见如今陈建阳和卢小雨的甜蜜幸福,眼神又恢复了冰冷,开口说道:“这些年你也捞了不少钱,我的要求不多。”

    说到这里,陆轩伸出两根手指头。

    “一,准备一套两百万以上的房子,过户给我兄弟!”陆轩目光炯炯,说完收回了一根手指头。

    “二,准备三百万现金,当然,不可以是你那些脏钱,我不管你去借去讨,反正这些钱的来历必须是干净的。”

    陆轩收回第二根手指,眯起了眼睛冷冷盯着全身颤抖的卢振声,斥声说道:“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明白了!”卢振声只觉得一股在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有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得他透不过气,就在他答应以后,这股压力骤然就消失了。

    卢振声双腿一软,顺势瘫坐在了一把椅子上,扶着椅背的手依旧颤抖个不停。

    “笑一笑,别苦着一张脸,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呢!”陆轩鄙夷的嗤笑了一声,拍拍卢振声的肩膀。

    卢振声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笑得比哭还难看。

    “哦,对了,刚刚那两个要求你答应了,可我还漏说了一个。”陆轩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说你说。”卢振声唯唯诺诺的应着声。

    “正巧礼宾都在,婚宴司仪也都齐了,干脆让我兄弟和卢小雨在这结婚算了,卢局长你看怎么样?”陆轩看了看周围,一桌桌宾客都还在呢,厨房通道的小推车也堆满了菜肴正等着上菜呢,可不能浪费了。

    “好好,只要小雨答应我就答应。”

    卢振声立即答应了下来,但心里简直气得要吐血,这回订婚不仅放跑了鼎盛集团的大少,还惹来了这么一尊煞神,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啊!

    闻言,陆轩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只不过这个微笑意外的有些深沉。

    在场的宾客大多都是宁海市的上流人士,所以不管是郭团长的出现还是周国邦的指认,肯定都会经这些人的嘴巴传到某个有心人的耳中。

    到时候,只要某个有心人想查,卢振声这个公安分局长也算是当到头了。

    一套房子加三百万,这笔钱不是陆轩为了敲诈卢振声要的,而是为了给陈建阳和卢小雨今后的生活一个保障。

    而且为了陈建阳和卢小雨以后不被卢家父子纠缠,他陆轩必须把这两个人送进监狱,绝不姑息。

    陈建阳为了卢小雨不可能做这个坏人,所以这个坏人,就得由他来做。

    接着,卢振声就把卢小雨叫到了自己的身边,板着脸问道:“小雨,你真的想好了,要嫁给那个残疾人?”

    陆轩就在一旁,听到卢振声说起‘残疾人’,目光一厉瞪向卢振声。

    “嫁…嫁给那个陈建阳。”卢振声感受到陆轩的恐怖眼神,背后一凉,赶紧改了口风。

    “我早就已经决定了,这也是你欠他的!”卢小雨的声音有些冷漠,她还在为自己的父亲让人打断了陈建阳的双腿而感到愤怒。

    “小雨啊,你别这么死心……”

    卢振声本来还想继续劝说卢小雨,让她改变主意,可话还没说完,旁边的煞神又不乐意了,卢振声只能咬紧牙关,眼睛一闭,任由自己的女儿了。

    “去吧!”卢振声的语气有些哀怨。

    卢小雨听到卢振声这句话,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却也没多说什么,转身走向了坐在轮椅上的陈建阳。

    谁也没有看见,卢小雨在转身的那一刹那,身体仿佛挣脱了一副沉重的枷锁,连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起来。

    陆轩看着卢小雨的背影,耸了耸肩,然后走到了台上,拍了拍还有些出怔的主持人,说道:“订婚改成结婚,婚礼继续举行。”

    主持人诧异的说道:“新郎都跑了,还结啥子婚?”

    “刚刚那个不算,看,坐在轮椅上那个帅哥,才是真正的新郎官。”陆轩搂着主持人的肩膀,指着大厅中央的陈建阳说道。

    陈建阳此时虽然是坐在轮椅上,可架不住人帅又会打扮,装着一身黑色西装仪表堂堂,周围又有几列装备着荷枪实弹的士兵守卫,好不威风!

    主持人眼睛都看直了。

    陆轩接着又交待了主持人几句,这才下台,推着陈建阳的轮椅进了后台。

    周国邦也被接到报警后赶来的警察带走了,一个教唆伤害罪肯定是跑不掉了,加上他之前的指认卢振声的行为,卢振声肯定不会让他有好过的日子。

    为了不让宾客冷场,主持人赶紧在台上用一些笑话段子活跃着现场的气氛。

    而陆轩则在后台目瞪口呆的看着洛熏儿的打扮。

    这丫头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套紫色的连衣裙,将她的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那对傲人的玉兔,简直就要把这套紫色连衣裙的抹胸给撑爆了,诱人的事业线就仿佛一道深渊,将其他人投去的目光完全吞噬。

    “你干嘛?”陆轩扶着脑袋,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当伴娘喽,怎么?就准你当新郎官的伴郎啊!”洛熏儿毫不客气的还嘴道。

    陆轩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说道:“人家新娘有没有同意啊你就当伴娘……”

    “熏儿这么可爱,我当然同意啦!”卢小雨和之前相比,少了一份幽怨,多了一份开朗,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活泼了起来,和洛熏儿互相挽着手说道。

    于是,陆轩和洛熏儿就成了陈建阳和卢小雨的伴郎与伴娘。

    在主持人的贺词中,卢小雨挽着陈建阳的手,顺着大厅中央的红毯,缓缓朝着台上走去。

    四周,装备着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得笔直,脸上却不像平时那般刻板严肃,而是一个个都露出了欣然的表情。

    他们都在为这个已经退役的战友高兴。

    台上,在主持人的贺词中,陈建阳和卢小雨为对方戴上了珍贵的钻戒。

    “现在,将你们带着戒指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并且高高举起接受在座的各位来宾朋友的祝福吧,我们衷心希望你们能记住今天彼此的诺言,永远把……”

    主持人笑容洋溢,滔滔不绝的说道。

    陆轩和洛熏儿站在台上比较靠后的地方,洛熏儿的身子往陆轩身旁靠了靠,看着主持人说道:“这司仪话真多。”

    “再多也不如你的多。”陆轩撇了洛熏儿一眼说道。

    “切。”洛熏儿白了陆轩一眼,嘟起了嘴。

    过了好长一会,贺词环节才终于结束,接下来是新郎新娘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