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13章 半夜求救

    当宾客全部散去,婚礼结束后,陈建阳彻底醉了。

    卢小雨的脸颊红扑扑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带着陆轩和洛熏儿到了酒店的前台。

    夜深了,酒店距离陈建阳的住处太远,索性卢小雨就让两个人在凯悦大酒店住下。

    “开一个房间?”卢小雨穿着款款婚纱,头上还带着洁白的头巾,站在酒店前台似笑非笑的看向陆轩和洛熏儿。

    “两个!”陆轩赶紧开口说道。

    洛熏儿脸上的潮红还没褪去,听到陆轩的话后,撇过头翻了个白眼。

    我对这家伙难道就一点吸引力也没有?洛熏儿心里腹诽。

    星光斑斓,微风徐徐,一轮昏黄色的月亮高挂天空。

    洛熏儿刚洗完澡,乌黑的秀发还稍稍湿润,穿着一身白色的浴袍俯趴在床上,一对白皙光滑的小腿往晃来晃去。

    “楚大美人,姐真服了你这个未婚夫了,你都不知道他今天有多帅!”洛熏儿给楚落雁发了一条信息,脸上全是兴奋的表情。

    楚落雁有些好奇的回道:“洛洛,你们又做了什么‘好事’了?”

    “姐今天在凯悦大酒店劫亲了,你知道是劫谁的亲吗?哈哈,是鼎盛集团那个花心大少方浩,陆轩用脚一绊,就把方浩摔了个狗啃泥,卢清风还想阻拦,也被他一脚踢断了腿,都站不起来了……”洛熏儿的手指噼里哗啦的在屏幕键盘上发着信息,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楚落雁。

    楚落雁收到洛熏儿的信息,脸上出现不可思议的表情。

    一个是鼎盛集团的太子方浩,一个是公安局局长的儿子,陆轩凭什么能说打就打,甚至还有一个军团长在背后替他撑腰。

    陆轩真的只是一个刚退伍的士兵?

    楚落雁突然有些捉摸不准了,不过看见洛熏儿在信息里描述得绘声绘色的模样,便调侃的回信息道:“洛洛,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喜欢上人家了,要不你们两个凑合凑合在一起算了。”

    “去去去,姐还不是在替你做事,还好意思在旁边说风凉话。”

    “好啦好啦,洛洛别生气。”楚落雁连忙回信息安抚洛熏儿。

    “嘿嘿,姐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未婚夫也算不错了,姐几次投怀送抱都被他给避开了,这简直是现代版柳下惠呀坐怀不乱,而且本事也不错,一个打三个都是小意思,最关键的是,他为人挺正派的。”

    “打住!”楚落雁突然有些担心这丫头万一反水怎么办?把自己的事情都透露给陆轩?那可不行!

    和洛熏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楚落雁考虑着是不是要把洛熏儿从陆轩的身边调回来,顿时陷入了沉思。

    ……

    与此同时,就在洛熏儿房间的隔壁,陆轩简单的洗簌了一下,就盘着腿坐到床上,双手的拇指与中指的指尖相捏,放在膝盖上,仿佛老僧入定一般。

    陆轩的双目紧闭,身体里面流转着一股灵力,这股灵力仿佛一道道温和的气浪,流经陆轩身体各处的同时,强韧着他的每一个细胞,拓宽着他的每一道经脉。

    陆轩正在修炼《轩辕决》。

    “我现在的实力连颠峰时期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要不然,在酒吧对付那两个形意拳和少林谭腿,根本用不了三五秒那么长的时间!”

    此时,陆轩的眉头一皱,心想:“该死的,我必须得尽快恢复实力。”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那股灵力在他的体内完成了一个大周天,陆轩睁开双眼,呼了一口浊气。

    “明天就是楚爷爷的寿辰了,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陆轩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浴袍,又转头看向挂在衣架上的那身黑色西装,嘴角抽了抽,露出一丝苦笑,他好像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

    蓦然,陆轩的脑袋里闪过一道灵光,随即眼睛一亮。

    “我怎么把那东西给忘了。”陆轩拍着自己的脑门自言自语道:“把它当作寿礼,楚爷爷肯定会喜欢的。”

    陆轩眼睛越来越亮,不过片刻后眉头又皱了起来,喃喃道:“不过那东西在行李包里面,行李包还放在陈建阳家里呢!”

    现在回去?

    陆轩手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下,便下床换衣服。

    没过多久,陆轩换好了衣服出现在凯悦大酒店的大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返回陈建阳家。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出租车抵达了西关区古城街。

    一下车,那些堆积得老高的垃圾飘来阵阵恶臭。

    陆轩快步朝着陈建阳家走去,可就在他快要赶到陈建阳家的时候,一道若有若无的‘救命’从远处传来。

    求救声!

    陆轩耳朵一动,头一扭,瞬间把目光聚焦在不远处的一栋楼上面。

    陆轩的脸色凝重,因为修炼《轩辕决》的关系,他的听力比正常人灵敏数倍,所以能肯定那道求救声的主人现在正遭遇着危险。

    可那道求救声只喊了一下,就石沉大海再也没有音讯,陆轩不由得着急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陆轩的双目锋利,蓦然见到那栋楼一户人家的灯光突然熄灭。

    “四楼,左边第二户。”

    陆轩盯准目标后,身形如一阵狂风,朝着目标冲去。

    现在是半夜两点,这个小区的居民几乎都已经睡下了,刚刚还亮着灯的,就只有那户人家。

    有人发出求救声,恰巧灯就熄了。

    陆轩可不相信这是什么恰巧,如果他没听错的话,想必那道求救声的主人应该已经被控制住了,所以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目标位置。

    小区很黑,连路灯都没有,草丛里时不时还传出野猫的叫春声。

    陆轩摸黑前行,快步冲上了那栋楼的楼梯。

    二楼、三楼、四楼,到了!

    他的耳朵微微颤动,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老大,这女人看到我们真面目了,怎么办?”

    “哼,杀了他,然后把房间弄得乱一点!”

    这是两个男人的声音,前者的语气有些慌乱,颤声询问后者,后者的声音凶厉,说话的时候非常决绝。

    “唔唔……”然后还有一个女人似乎是被封住了嘴巴发出的挣扎声。

    紧接着,他听到了利器摩擦的声音,虽然微不可闻,但还是被陆轩给捕捉到了。

    女人有危险,不能等了。

    陆轩后撤一步,眼睛眯了起来,一条腿骤然踹到门上,犹如一道轰雷,发出一声巨响。

    门被破开了。

    “谁!”

    “什么人!”

    一片漆黑中,两个男人突然被这声巨响吓了一跳,一边喝问,一边果断防范了起来,找起了开灯的开关。

    不过这两个男人看不到,不代表陆轩也看不到。

    他在部队有些时候会进行夜间训练,久而久之就锻炼出了夜视的能力,早在撞门之前,他就适应了楼道里的黑暗,破门后借着屋子的阳台透出的昏暗月光,陆轩已经清楚了四个人的位置。

    原来歹徒不只有两个,而是三个。

    想开灯?陆轩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脚尖点地,猛的踏出,陆轩就像一头朝着猎物猛扑而去的猎豹。

    “啊!”

    陆轩手臂如迅雷般一叠,用肘部重重击打在一个男人的头部。

    男人脑袋轰的一声,眼珠子都差点爆了出来,嘴里发出一声尖锐的哀嚎声,身体顺势就往地上摔去,不料这个时候手腕却被人猛的拉住反手一扣,男人的手掌和小臂竟然贴合在一起,被折断了,而他原本握在手里的匕首,也被人抢走了。

    ‘哧’的一声,那把匕首深深插进了他的大腿,血流如注。

    男人的五官曲扭,杀猪般的嚎叫声顿时响彻午夜的星空。

    “谁!出来!”

    那个男人的嚎叫声不绝于耳,让另外的两个男人双目圆睁,大声叫喊给自己壮胆,然后拼命朝着空气挥舞利器,生怕下一刻叫得这么惨的就是自己。

    陆轩眯着眼睛,嘴角却勾起了一丝冷笑,手上握着一把匕首。

    他动了,手上的匕首仿佛一柄死神的镰刀,划出一道寒芒,朝着另外一个男人切割而去。

    铿!

    陆轩击飞对方手中的利器,匕首骤然刺出,深深扎进了对方的大腿。

    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剩下的最后一个男人双脚一软,徒然跪在了地上,‘铿’的一声,把手上的利器丢在了地上哀求道:“大哥饶命,饶命啊!”

    哧!一把匕首没入这个男人的大腿,迸射出一注温热的血液。

    此刻,三道嚎叫声响成一片,陆轩眉头一皱,冷冷开口道:“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把嘴巴闭上。”

    屋子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抽着凉气的声音,陆轩走到房门旁边,打开了电灯的开关。

    蓦然间,灯光刺眼,女人眯着眼睛,却看到了极为血腥的画面,客厅中,三个男人五官曲扭在一起,似乎忍受着剧痛,咬着牙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在他们的腿上,都有一处往外渗血的伤口,身下已经渗出了一个血滩。

    女人睁大了眼睛,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而陆轩这个时候也才看清了女人的模样,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

    女人乌黑的长发盘在头上露出修长的脖颈,五官精致,柳眉凤眼,是一个没有半点争议的美女,穿着一件雪纺开衫,两条手臂如藕般白皙透亮,下身的长裤紧紧包裹,将本来就修长双腿衬托更加细致。

    女人呈现出的那份成熟韵味让陆轩眼前一亮,但随即陆轩微微一愣,片刻后仔细打量起了女人穿着,然后得出一个结论。

    都是名牌!

    都不便宜!

    陆轩眉头一皱,用怀疑的目光的看着角落里神情惊骇的女人,心想住在这个小区的都是处在社会底层的人,这个女人非富则贵,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